理智清醒 远离邪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

一、陈文睿以我的名义炮制出两篇文章的经过

我第一次见到陈文睿,她说是疫情初期来日本的,因为疫情回不去新加坡了,将来要去意大利留学,为未来的人类设计大品牌服装,云云。

刚来日本时,她住在一位同修家里,后被同修给撵出来了。我问为什么?她就开始谈她的功能,在日本有使命,用功能做什么什么,做了一大堆事情。

于是我就说了我的一点点功能,能看到什么东西。我指出她的执着心和做的不足的地方,但她坚持认为自己对,是被大伙冤枉的。我很不理解:修炼人怎么不找自己呢?

我建议她用善念去跟当事人当面交流,解决问题。她说相关的同修都不接电话,拒绝交流。我问那你怎么办,她说她有办法解决。

一说起功能,我的好奇心、显示心都出来了,就被带动了。我想要离开的时候,她让我写文章证明她是清白的,她在日本是被迫害的。我说我需要回家考虑考虑。这时房东同修也过来,和她一起劝说我帮她,说她太可怜了。她们还给我看手机,说这么多同修都在写文章帮她说话呢。

我被人情带动着违心的答应了。我口述,她打字。好象有一种东西在控制着我,在那样的状态下,她需要什么我就能说出来什么,她提醒什么思路,我就能顺着这个思路说出来,就象她自己在说一样。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低下头不回答。故事中有一部份是我的记忆。

我想回家从新考虑考虑,但经不起她们一再催促、怂恿,就同意当时发出去了。因为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心里非常难受,然后我就回家了。

我以为文章是发给佛学会审查后再往出发送,但是陈文睿当时就发给了新加坡佛学会,我问她为什么发到那里?她说用来证明她是清白的,日本大法弟子在为她说话,至于还发到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在回家的路上,有位同修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同修说佛学会通知你看到了吗?我说我没看到。同修说,我的文章已经发到他那里了,他感到是错的。我说,我也觉得是错的。

回家后我心里特别难受,就给陈文睿打电话,想告诉她,“我不同意发,把我的文章删掉。”但无人接听,于是我就给她留言。第二天一早,我又打电话跟陈文睿说,我的文章你不要发,删掉吧。但是她说,已经发出去了,删不了了。

我只好去跟佛学会说。佛学会表示,大组学法的时候,我整理一下事情经过,说出来就行了。结果后来,陈文睿的那些追随者都找来了,天天给我打电话,说她是被冤枉的,我却不为她说话。我想本着真、善、忍,善意的解决问题,就又答应给他们写一篇文章。

我写到,“日本大法弟子向内找,新加坡同修也向内找,互相在法上提高,心性上提高上来,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我发给陈文睿后,她给我来电话说不行,需要改。意思是我没按她的要求去写。我只好答应再去她的住处一趟。去的路上我坐错车了,其实是师父点化我,不让我去。我没悟到,还是去了。

我到了后,她说这里不行,那里不行,没有行的地方,就把我用善意写的文章全都否定了。我说你那么做我不会写,然后她就自己从新写,把日本大法弟子完全推到对立面上,完全是按照她自己的观念,写完了给我念。由于被控制了我根本就没听進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还胡涂的同意她发了。

她在写文章的时候,眼神很不正常,心态也不正常。写完发完后她特别高兴,在我回头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神把我吓一跳。我看到她得意忘形、很不正常的状态,就象邪恶现出原形一样。她发觉在我面前有点露馅了,马上把头低下不理我了,过了一会儿,就跟其他人说话去了。

当时有四个人在,其中一个是小孩儿。我主动跟陈文睿交流,她也不搭理我,我只好回家了。离开那里后,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后来她又把以我名义写的第二篇文章转发给了很多人,还有各项目和聊天群组,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二、我对此事的反思

通过这件事情我彻底的挖一挖自己,我为什么老被她抓住不放?包括我自己的执着,包括我的第一篇为她澄清的文章。

我在这篇文章上找到了几句话,不是我内心想写的内容,现在回想这段话,是被邪恶的东西控制着说的。在第一篇文章写出来后四、五天,那些东西就一直在控制着我,往我脑子里打“你做的是正确的。你是对的”这样的意念。有两次来的东西是灰乎乎的拳头大小的一团物质。有一次我在单位,工作完成后,在炼法轮桩法时,我一睁眼看到它来了,却是南海观音的形象,我心里说你是假的,观音菩萨会从垃圾房里出来吗?它就走了。

现在我回忆着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想起来陈文睿的言行举止、她的眼神,完全能证明她是邪的,一点善都没有。

我发现,她用我的名字、还用好多同修的名字,写文章来证实她自己。我发现,陈文睿跟不同的同修交流的时候,根据同修不同的执着,她用那个东西控制人的方式也不一样,她控制着同修还让同修看不出来,或很难发现。就象我一样,被邪恶带动了。我也很痛心,自己这么多年学法学到哪去了?

我在找自己的时候跟一位同修讲,同修对我说:“你出来的时间太长了。你知道中国大陆监狱里邪恶怎么转化同修的吗?就是这样的,象吸铁石一样把你吸住,不知不觉的就走入魔道了。”

细想起来才明白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在修炼中走错了一步,不知道后果是什么。所以,我把我看到、听到、感受到的,都揭露出来。

那两篇文章,我在六月三十日大组学法的时候已经声明作废了,但是陈文睿等人仍在不停转发。

在正法最后的时刻摔了个大跟头,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给日本的同修造成了很大的干扰,也给日本天国乐团的同修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对不起全体日本同修,现在我终于清醒过来了。从现在起,我只做师父要的,做好三件事,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也请没清醒的同修,赶快清醒过来,让我们整体配合好,走好最后的助师正法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9/理智清醒-远离邪恶-408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