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基本生存权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始无前例的,其实施的上百种酷刑,活摘人体器官等非人行径,已将中共的邪恶与魔鬼本性暴露无遗。不止于此,中共还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生存权,这些迫害手段虽然没有酷刑、杀人与监狱那样血腥与惨烈,但是却如影随形般的缠绕在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生活中,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正常生活、学习、工作等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及对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的侵害。

一、敏感日受限

中共的流氓本性在各种他们所认为的“敏感日”时表现的淋漓尽致。每年中共人大、政协两会期间,都属于“敏感日”,在二会召开的前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都是它们的敏感日,以及中共的所谓十一、元旦、中国新年等全部是中共的敏感日。再加之每年的四二五(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和平上访),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七二零(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及修炼者)。中共将一年中的大部份时间都设置成敏感日,在这些所谓的敏感日之前、之中、之后不断的利用警察与社区或单位的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搜查、盘查、抓捕、“敲门”、“走访”、“谈话”、“办班”、“写保证”等骚扰、进行侵宅、侵权等非法活动。

更为严重的是,它们还限制法轮功学员的自由,它们利用信息技术将法轮功学员的身份信息输入公安内网,只要法轮功学员在敏感日离开所在的地区,邪恶就会利用公安人员在公路检查站、火车站、汽车站、码头等处将法轮功学员扣留,并带回原地,有的甚至直接拘留进一步迫害。

二、交通住宿受限

中共邪党不仅在敏感日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出行自由,哪怕是在非敏感日的所谓正常时期,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中共的严密监控。由于国内全国各地国保都将本地区一些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信息输入公安内网,这样法轮功学员的日常出行信息就会被邪恶掌控。

以铁路为例,法轮功学员只要购票,中共铁路公安的内网上马上显示红色,按铁路公安的邪恶规定,对于这样的法轮功学员铁路公安在候车室一定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专门盘查,重点对法轮功学员随身携带的物品、身份证、甚至手机图片内存都要严格检查,并将检查过程录像,报送邪恶备案。这还不算,法轮功学员在候车室上车之后,火车上的乘警还要上来,对法轮功学员再次盘查,无论是在候车室还是在火车上,只要是他们发现有大法的资料或信息,它们不仅会将物品扣下,还会将法轮功学员人身控制进行迫害。笔者亲身经历过在上火车出差前,当地公安派出所、车站铁路公安分局、铁路局乘警三股警力先后对我进行搜查的经历,上一次火车就好象过了三道鬼门关。

另外,法轮功学员只要在外地宾馆入住,宾馆登记处的身份信息马上也会传到法轮功学员户口所在地公安及外地酒店所在地公安部门,法轮功学员随时都处在中共的隐形迫害中。在中共的治下法轮功学员哪里还有基本的人权与自由!

三、亲朋往来受限

正常的人是一定要在亲朋好友间正常往来走动的,哪怕是涉嫌刑事犯罪的常人只要条件允许,法律规定还可以办理取保候审,唯一的限制就是要求其离开所在的县区时需要向办案机关报告,但是其在所在地区的活动是不受限制的。然而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社会往来却受到中共的严格限制,尤其是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学员之间正常的往来与走动,在中共的眼中这些都成了非法聚会的证据,甚至两个法轮功学员在常人之中本身就是亲友、同学、好友也不行,只要被邪恶发现也会成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借口和理由。无论是明慧网的报道还是我们身边发生的事实,都出现过很多这样的迫害案例。笔者身边就有一位女同修到儿子家中串门,结果被便衣跟踪,结果将其本人、儿子、儿媳、岳母等一家几口全部抓捕。

四、正常电话通讯受限

在现代社会中通讯工具成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因此,保护公民的通讯自由也是法律所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中的重要内容之一。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二十一年来,对于它们认为的重点法轮功学员在通讯方面进行了严密的监控,如发现它们认为的证据,那么就要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最为常见的手段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座机、手机、网络等进行监控。

多年来,由于窃听法轮功学员的通讯工具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与迫害的案例屡见不鲜。我身边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是我们当地学校的校长,她丈夫也是我们当地中层领导,女儿也是机关干部,她家的电话就是被公安监控,后来公安内部人员将她家电话被监控的事情告诉了她,结果给她本人及家庭带来巨大精神上的压力,后来她虽然没有被邪恶直接抓捕,但是由于长期生活在中共的监控中,导致她精神崩溃,最后在各种压力下被迫从表面放弃了修炼,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态,现在得需要别人照顾才能勉强度日,她内心对大法是相信的,但是由于长期的监控搞得她已经精疲力竭,结果被迫害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五、出国受限

现代社会中公民或企业进行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是主流社会必不可少的一部份重要内容。公民通过签证后到国外旅游或进行商务活动也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重要组成部份。但是,中共在1999年7月对法轮功迫害以来,有很多地区的公安害怕法轮功学员出国后揭露它们的邪恶罪行,干脆通过公安的内网将很多法轮功学员列入不得出国的黑名单,在不声不响中将法轮功学员正常出国的权利给剥夺了。有一次,笔者想出国进行商务考察,结果到本人户籍所在的公安办证大厅才知道,我不允许出国。女公安指着一大摞子表格说,那些人和你一样都是因修炼法轮功不允许出国。中共为了限制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真是各种各样的办法都想尽了。

六、就业受限

中共为了让全国不明真相的中国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动国内上千家媒体,采用了事先编制好的各种虚假的报道来欺骗世人。在迫害以来相当漫长的一段时期内,全社会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法轮功学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甚至视法轮功学员如洪水猛兽。这样邪恶的负能量场给法轮功学员的生存也造成了很大压力。很多企业因为对大法的误解,或者对中共的惧怕,或者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结果不给法轮功学员提供生存就业的机会,很多法轮功学员尤其是那些因为不放弃修炼而被开除或辞退的法轮功学员,在就业方面更是受到了严重的限制,给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造成了极度困难,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毒也!

七、子女受限

法轮功学员本身直接处在中共直接迫害的风口浪尖,然而中共还要将迫害延伸并株连到法轮功学员的子女身上。邪恶利用手中掌有社会资源及国家权力,利用法轮功学员子女的就业、当兵、下岗(失业)、提拔升迁、上学、分房、评职称等等所有人们认为重要的事情来要挟法轮功学员,甚至还有的年轻人搞对象时,将放弃法轮功修炼也当成了是否答应结婚的条件,真是令人可悲可叹!

八、教育受限

从古至今无论官民都重视公民的教育,因为教育不仅是人立足社会的基本,也是现代人生活与工作的基础与条件,是否接受良好的教育,是一个人在社会中立足与成长的重要的环节之一。对于普通家庭与百姓来讲,教育是他们改变贫穷创造明天的唯一出路。中共在迫害法轮大法及修炼者时,将受教育这项权利也拿来作为迫害与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方法与手段。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修炼而被学校开除,又有多少学生因为修炼大法而被中共排除在重点大学录取的名单之外。

一位律师在法庭上说:“每一位为法轮功做过辩护的律师都深深知道,他们是无辜的,本应该以他们的言行得到赞许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十七年来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这场不顾事实法律的政治迫害运动,源于前党魁欲加之罪的非法意志,一人之令,将惩恶扬善的法律用成了犯罪工具;把公检法监狱,变成了程序化的犯罪链条;导致整个法制体系,沦为犯罪体系。许多公职人员麻木着自己,被卷入共同犯罪,甚至积极做恶、邀功请赏,残害着数以千万计的我们善良的同胞、兄弟姐妹,制造着我中华民族之千古奇冤!为法轮功的无罪辩护已经十年,今天站在这里,我们感到巨大的耻辱与悲哀!古今中外,有哪个国家、哪个朝代,能够对自己颁布、实施的法律错误理解、错误应用到这种程度!其错误之明显、严重,为祸之烈、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牵涉善良无辜之多,恐怕空绝千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