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北京市平谷区610副主任王洪静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原北京市平谷区610副主任王洪静,在2001年8月到2013年左右的任期内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数百人次,伙同国保大队长王晓华、副大队长张大明等,不仅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骚扰、恐吓、绑架、抄家、洗脑、勒索钱物等,还经常组织宣传队四处乱窜表演毒害世人的节目,歪曲事实,煽动仇恨,欺骗老百姓。现在王洪静被民众举报。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王洪静
中文姓名拼音:Wang,Hongjing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日期:1963年12月5日
出生地:北京市平谷区王辛庄乡后罗庄村
工作单位名称:原北京市平谷区政法委610(任期1999-2013年)
职务:原副主任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北京市平谷滨河小区1号楼(农行宿舍楼)
身份证:110226631205583
籍贯:北京市平谷县人
手机:13910670206
1999年至2013年左右任平谷区610副主任,期间带头绑架、抄家和恐吓骚扰侮辱法轮功学员,后转到刘店乡政府任人大代表。

二、迫害事实简述

王洪静和610主任杨宝山(2001年4月~2008年11月,2015年患癌症死亡)、610主任池宝义(2008年11月~2016年),以及610成员倪跃东、王晓琴(2016年升任610主任)伙同国保大队长王小华、副大队长张大明等,经常骚扰、恐吓、绑架、抄家抢劫、关押勒索法轮功学员与他们的家属,还威逼、利诱法轮功学员上地方电视台“现身说法”,进行剪辑编造,欺骗老百姓,使世人难以得救,达到共产党毁人的目的。

1、王洪静等610成员对龚瑞平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平谷区城关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龚瑞平,被610胁迫所属单位平谷县教育局和平谷县公安局二十余人,强行从家中抬走,送往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的“法制培训中心”,就是洗脑班。她刚一进洗脑班就被恶徒抽了一顿耳光,接着又被县教育局派来的王琪瑛用一团烂纸塞住嘴,捏住鼻子,捂上眼睛,她无法呼吸,眼前发黑倒了下去,差点窒息而死。龚瑞平清醒后又被恶徒用力揪住头发,“咣、咣、咣”地来回按着头向墙上撞,随后恶徒又用拳头不停地照她的脸上打,直到她眼前开始冒“金星”,失去知觉。再次醒来时,龚瑞平已经失去了记忆,只知道呆呆地望着虐待她的人,并用力回忆着: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儿?我在这里干什么?后来,她隐约地觉得自己在大声喊叫着什么,当时连新安劳教所的几个警察也惊呆了,在门口张望着,不敢进屋。后来她被拖着上了去宾馆的车(当时转化法轮功学员都是政府出资租用宾馆),离开新安劳教所,清醒后她发现脸被打得又青又肿,左眼肿得只剩了一条缝儿、右眼眶又黑又紫,两个膝盖全都磨破了皮,血都流了下来,裙子也磨出许多大洞。

第二天,平谷县“610办公室”主任王洪静、打手王琪瑛、李翠兰及北京公安局一姓杨的科长又继续合谋要“转化”她,先是把她从床上拖到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顿毒打,遍体鳞伤的她又一次遭黑手。王琪瑛见她不屈服,又拿起一件东西狠狠地朝她脸上抽去,打得她头晕目眩,当时耳朵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接着又一盆凉水就朝她脸上泼,她连激带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连泼了好几次,恶徒见她再也没有什么反应才住手,她已经满身是伤了。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抗议这种严重侵犯人身权利的违法行为,一进洗脑班龚瑞平就进行绝食抗议,“610”的人说要对她进行人道主义救助,不管她的死活,强行灌食,野蛮的往鼻子里插管,龚瑞平流了好多血,她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为增加她的痛苦,恶徒们在灌食时还趁机偷偷的在饭食里下了泻药,使龚瑞平一天十几次的拉肚子。与龚瑞平同村的龚宝华就是被平谷看守所活活给灌死的。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更卑鄙下流的是,在宾馆里,平谷县“610办公室”主任王洪静竟然猥琐的多次对她性侵犯,单纯老实的龚瑞平尽力抵抗,但真是感觉生不如死。

2、办洗脑班关押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

平谷区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是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之间,平谷区“610办公室”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把十多对夫妻绑架关押至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有的家里孩子和老人无人照顾,有的家中老人因此而离世。

二零零三年十月,平谷区“610”办曾在韩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韩素英、纪桂霞、王克曾、罗海英、赵彩云,除赵彩云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外,其他人都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法轮功学员肖彩莲,女,五十多岁,平谷区韩庄人,二零零四年八、九月间,她的表妹(法轮功学员)来到她家,韩庄派出所闻讯来人翻墙进院踹门抄家,把二人绑架到派出所,然后送到乐政务洗脑班,被罚站、洗脑,遭受殴打折磨。第十八天,五十多岁的肖彩莲夜间寻机离开洗脑班,在快跑途中掉到泥坑里,肺部受伤,不久离开人世。

3、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张东升

平谷区峪口乡兴隆村法轮功学员张东升,男,49岁, 2001年和妻子张桂金一起被610操控的恶人绑架到平谷区韩庄强制洗脑转化班迫害10个月。出来后一个月,张东升又被送入平谷区韩庄精神病医院迫害,致使他反应迟钝,双腿不听使唤。

2003年春天,恶警又上门骚扰,张东升住进医院,检查内脏器官有阴影,住院花了一万元左右,不见好转。回到家一星期以后,出现不断流口水,下肢活动不便,偏瘫症状。张东升于2005年6月18日含冤去世。

妻子张桂金由于不愿放弃修炼,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被迫害的高压下,强行洗脑时所说、所写不是发自内心的,声明全部作废。于2005年8月23日再次被恶人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4、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久海

平谷县刘店镇行宫村法轮功学员张久海四次被非法劳教,累计七年多的时间,为躲避迫害,好几年流浪在外不能回家。父母也双双被劳教,母亲因压力大而去世。

二零零零年,张久海因发资料而被人告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调遣处,他因不放弃修炼,刘鹏、吴传金等劳教人员在警察邓九贞等人的指使下,强行把张久海头朝下,按在床下,进行所谓的飞着,造成张久海浑身发抖,几近昏迷。被送到团河劳教所后,张久海因坚持修炼,二大队强迫不让睡觉,常常熬夜至二、三点。除此之外,还让犹大殴打、谩骂、罚站、罚蹲等等。

二零零二年四月,张久海被海淀分局非法抓捕,并被用电棍逼供。后因绝食抗议至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了家,后流离失所。八月六日,张久海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在平谷县洗脑班。八月,张久海在调遣处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警察指使普教包夹轮番对他进行殴打,还把他绑在床上进行侮辱折磨。第二次送进团河劳教所后,被直接送入“集训队”捆绑,捆绑长达四十多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的早晨,正在平谷石林峡风景区上班的张久海被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受尽屈辱与折磨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解教。当地“六一零”又对他进行骚扰,并派多人跟踪、监视,昼夜不停,设所谓的专职信息员收集他的言论,张久海因此被迫离家出走,再次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公交车上发放神韵光盘时被昌平区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五月初被劫持到新安劳教所六大队十班,同年六月底被转入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迫害。二零一三年六月,张久海在新安劳教所六大队被狱警强行灌食片状颗粒状不明药物。

5、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马占全、田淑荣夫妇

马占全、田淑荣夫妇为北京市平谷区金通远建筑工程公司工程师。马占全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两次,累计五年;妻子田淑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判刑三年,不修炼的儿子被非法判刑半年。

二零零一年,马占全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遭到毒打,喘不上气,胸部剧痛,上厕所需由两人搀扶,几天后警察带他去找“所谓的犯罪证据”,途中逃脱。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的一年多时间夫妇二人再次被迫流离失所。期间被平谷国保非法抄家、跟踪、追捕乃至通缉;当年他们八岁的儿子和姥姥、姥爷常遭警察的半夜砸门、讯问、威胁、恐吓和骚扰。由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老小三口靠好人接济和借债度日。

二零零二年八月,他们一家三口被六一零警察王晓华等从北京租住地绑架回平谷,王晓华坚持施以背铐,致使田淑荣手腕中毒肿胀,幼小的孩子痛哭了一路,租住房及家里被非法查抄洗劫。随后夫妻二人被非法劳教两年,直到二零零四年才先后回家。

马占全夫妻遭严重迫害的八年间,被公司停发了工资等所有待遇,马占全副科长职务被免,两人的高级职称和相关证书未能获取,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万元。

'前平谷区610副主任王洪静'
前平谷区610副主任王洪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