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得健康 丈夫走出厄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我在大法中修炼二十多年了,无病一身轻,还拥有了一个豁达的心态。在大法的恩泽下,我们全家人人健康,心情舒畅,我每天生活在和睦的家庭中。我和全家人感恩伟大的师尊!

我于一九八九年结婚,次年儿子出生。他的出生却给我带来了一个疑惑:公公、丈夫、儿子三个人的生日是同一天,只是年份不同,感觉冥冥中有一种什么关联。我曾去询问过别人,没有人给我答案。

儿子长大后去算过两次命,那俩人都说这个日子出生的人,父亲的寿命都不长,也就是说我丈夫的寿命不长。儿子很难过,回家告诉了我算命人的这个说法。我听后不由得想:公公的确早早的就没有了父亲,丈夫又早早的没有了公公,存在我心中的多年疑惑好像找到了答案,从此以后这个心病就重重的压在了我心里,看着生龙活虎的丈夫,我有时叹息,有时止不住的掉泪。

儿子十岁的时候,我得了很重的慢性咽炎,疼得不敢说话,不敢吃东西。就在这个时候,在熟人的引导下,我得到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随着学法炼功,我身上的十多种病都不治自愈!得法后的喜悦让我激动不已,走在没人的路上兴奋的都会跳几下。大法使我身体健康了,脾气变好了,家庭和睦了,所有这些都被丈夫看在眼里。性格内向的他从行动上开始默默的支持我:我出去学法,或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不管回家多晚他从不说什么,特别是邪党刚开始迫害大法的时候,我经常是整夜的在外面发真相资料,他也能理解。后来我们在异地做买卖,为了做真相资料,我每个星期必须回家一趟。我不在身边,丈夫因做生意无法分身,不能按时吃饭,饿了就买根火腿肠充饥,但他对我从没有半句怨言。

二零一一年,我外出发大法真相光盘被不明是非的人诬告,警察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还要抄家。他们打电话给我丈夫,让他回家开门,遭丈夫拒绝。国保大队警察就给丈夫工作单位的领导施加压力。在领导的压力下,丈夫无奈只好回家。他走到我家楼下,可就是不上楼,大声和十多个来抄家的警察据理力争,目地是让住在我家旁边的亲戚听到后去我家把做真相资料的打印器材搬走。他们的吵吵声引来了邻居们围观,丈夫终于机智的把钥匙给了一个亲戚并示意亲戚去做什么。他接着和警察吵吵,就是不肯上楼给警察开门。最后警察没办法强行给丈夫铐上手铐,拉到公安局。

我回家后丈夫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我既感动又惊讶:平时不多言的丈夫,在关键时刻为了保护他的修炼的妻子,能不顾自己的安危,有胆有识的处理这样一件突发事件,这是多么了不起啊!我在内心里升起了对丈夫的钦佩和尊重。

派出所的警察没达到目地不甘心,多次给丈夫打电话找我,都被丈夫果断的顶了回去。

丈夫的善举得到了福报。十多年来,他身心健康,连伤风感冒也没有过。这让他更加相信大法。也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在去年将要过年的时候,丈夫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一个声音对他说:“你要不念法轮大法好,你的五脏六腑早就坏了。”丈夫醒后告诉我他的这个梦,我听后,止不住的流泪,我那一颗多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慈悲的师尊改变了丈夫的命运,延续了他的生命。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再说说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二零一九年黄历冬月去世,享年九十二岁。走的时候头脑不糊涂,很安详。

父亲好几年前就得了“小肠串气”,就是肠系膜破了,小肠漏了出来,小腹下鼓了一个大包,疼的挺厉害。我们带他去医院检查治疗。大夫告诉我们:这种病必须做手术,吃药没用。可是父亲年岁大了,医生不给做手术,怕老人伤口不愈合。我望着病痛的老人,心里真苦啊!老人劳累了一辈子,有病却不给治,这得疼到什么时候啊!

我想到大法的神奇,就叫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由于十年文革中被整,父亲吓怕了,不敢念,这次由于被病痛折磨的没有任何办法,他就念了。不过他记性不好,常常忘记念。我见到他时我念,他就跟着我念,我不在跟前,他就想不起来。

即使这样慈悲的师尊同样慈悲于他,一直到他去世,再也没有听他喊过肚子疼。

我修炼这么多年,家人和亲朋好友受益的例子举不胜举,而且每个大法弟子的亲人,只要相信大法好,在大法中受益的事例多的数不胜数。特别是在中共病毒肆虐的今天,有多少感染病毒的人就是因为相信大法好,诚心敬念“九字真言”而死里逃生!

同胞们啊,清醒起来吧!赶快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千万不要相信它的欺世谎言,相信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摆脱中共的控制,就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2/我修大法得健康-丈夫走出厄运-409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