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师父(译文)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

师父好!
亲爱的同修们好!

二零一九年五月纽约法会上师父提到明慧后,我感到明慧是一个重要的项目,我应该帮忙。

翻译和编辑明慧文章对我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看这么多的文章,有助于我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我的忍和我的善。两种都是我需要培养的美德。


保护

我从很小就感到有人保护我。

三岁左右我跟表兄弟们在一个谷仓的三楼玩捉迷藏。他们离开谷仓去别的地方玩的时候没有告诉我。我找来找去,没想到三楼只盖了一半,我跑着跑着就掉了下去,摔在了一楼的水泥地上。

表兄弟们独自回家后,我妈见我没有跟他们在一起,急忙跑出去找我。我躺在水泥地上一动不动。

她把我抱起来原地踱步,我就醒了,毫发无损,没有骨折,没有划伤。

多年来,我母亲一直向所有人讲,那天是天使保护了我。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成长在有人保护我的意识中,偶尔还会试探一下真假。

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我想了个主意,跑着横穿家门口的马路好几次,看看会发生什么。车子是要停下来?还是绕道避开我?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后,被母亲看到了,出来阻止。她向我解释说,我不应该试探自己得到什么程度的保护,而是应该感恩。

我的一生中,我多次见证了有人保护我。


修炼法轮大法

三十来岁的时候,我会在小卡片上写下正面的、给人动力的念头;有空时, 如等公交车去上班或坐公交车时,默读它们。其中的一个念头是,我渴求有一个活生生的师父来指引我的道路。

当我遇到大法,看到师父的形像时,我知道了,这就是我等待的师父。

我是二零零一年得法的,那时我生命中的能量很弱:癌症、离婚、卖别墅、买公寓,短短几个月经历了这一切。

我曾患过多年的失眠,还有焦虑、关节疼痛等诸多健康问题。患了癌症并经历了那么多压力和疲惫后,精力已经所剩无几。

从第一次上法轮大法班开始,我就开始每天在家炼功。虽然我不太掌握动作,但我既用心又坚毅。两周后,失眠已成为旧事。我真的很惊讶,这件事鼓励我每周坚持去社区中心(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大约两个月以后,我与几个同修一次从临城参加大法活动后开车回家,刹那间感到好像一套千斤盔甲被人从我的肩膀拿走,不可思议的感到一身轻。这就是我摆脱焦虑的时刻。

修炼法轮大法六个月后,我姐姐提起了一个我以前惯用的医治关节疼痛的药物。这让我意识到我已经三、四个月没有购买这种药了,但是却哪里也不痛。

而且,在开始修炼后,我很快就恢复了令人羡慕的精力。


谢谢师父为我安排的生活

我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孩子,家里很重视幽默和答辩能力。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我父亲对我很自豪。随后,生活中,我身边的人们也鼓励我继续开玩笑。

一开始修炼我就开始修口。同修们也许没有觉得我有多大進步,但是了解我的人们都发现我变了。

开始修炼后,办公室的同事们发现我变了。他们习惯于我这里开个玩笑、那里接个话,但是我已经不这么做了。有些人告诉我他们更喜欢我以前那样。我听到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我提高了,尽管同修们看不出两样。

师父说:“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1]

一般情况我很精進,但有时候我会过不去关。比如背诵新《论语》,尽管我很快的背会了旧版的《论语》。有时我想,是不是因为在发表的第一阶段时我过多的抱怨新《论语》译文被修改了很多次?我好几次开始背《论语》。每当我差不多背下来第一段时,我就放弃几天,然后就退步很多。我很惭愧。这就像一个黏黏的物质覆盖着我不让我背诵。这只是一个例子,我做的不好的还不只这一点。

我会不停的净化自己,打开我的思想和心灵,让我的意念更强大,兑现我的使命。

这是我在所在层次的一点理解,若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