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大法 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我家楼上邻居夫妻俩都是邪党党员,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年末搬進这个楼的。

我刚搬去几个月,还没来的及给他们夫妻讲真相,有一次我从老家探亲回来,快到家时碰到楼上的邻居在遛狗,她见我就跟我说:“昨天晚上我们门洞着火了,是法轮功放的火!”我赶紧说,你可别瞎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都是做好人的,怎么可能放火呢?她一听我这么说觉的很意外,就说:“怎么你也信法轮功啊!”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因为探亲回来手里拿了很多东西着急回家,也没有想好怎样给她讲真相,加上那时候自己刚走回大法修炼,觉的自己正念没有那么强,心想回家多发发正念再找机会仔细给她们讲真相。

两天后去她家给她讲真相,她还是不认同,还觉的自己是个党员,非常的自豪。

又过了几天,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就听到楼上吵吵嚷嚷的,我赶紧穿上衣服到门口听动静。我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是说法轮功放火什么的,我就赶紧出去往楼上走,想问个究竟。她家门口有几个邻居,她夫妻俩看到我就不好意思说是法轮功放火了,我问她们怎么了?夫妻俩都改口说不知道是谁在她家门口放的火,女的说已经报警了。一会派出所的人就来,我一听心想我不能走,派出所人来了我怕她胡说八道说是法轮功的人放火,我就等派出所来人,看她怎么说。不一会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来了,警察看了看说,你家门口的东西太多了,清理一下,以后少放点东西。说完就走了。几个邻居也都回家了。我一看,警察走了,我也回家了。

我这一宿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心想:她接二连三的对大法不敬,怎么办呢?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向内找自己,法理也不太清晰,就知道大法好,也不怎么会讲真相。心想不会讲也得讲,也知道在我身边的人都是有缘人,不能让她再造业了。

师父看我真心想救她,就给我智慧。我突然想起来了给她写信,然后我就开始写,从早晨一直写到晚七点多钟,因为写信对于我来说太难了,那时我刚做资料,我想不能打印出来的,我得用手写,觉的我是诚心为她好,虽然写字慢还有很多不会写的字,还得查字典,可耽误时间了。好不容易写了四、五张信纸,但我是用心写的,写完后赶快装好信封我就求师父让她下楼,我好当面给她。

一会就听到她敲我家对门邻居的门,因为她与我对门的邻居关系很好。我赶紧出去把信给她,我说:王姐我给你写了封信,你好好看看,她笑着接过去了。以后见面倒是挺客气的,但看见外面贴的真相不干胶她就往下撕,她的手经常起小水泡出黄水,就象脚气似的那种,还有一身的病,特别是糖尿病,天天吃饭前打胰岛素,那时她也就是五十多岁,她还经常跟邻居借钱,几乎所有邻居都借遍了,我家对门邻居已经借给她五、六万了,光借不还,可能就跟我借的少,只三百元。

后来听说她是为儿子还债,她儿子炒股赔钱了,她儿子结婚好几年也没有孩子,后来儿媳妇也跟她儿子离婚了,最后谁也不借给她钱了,她就借高利贷,夫妻工资卡都压在高利贷那里,为了还钱房子都卖了。她家天天无论白天、晚上都有人敲门讨债,后来就是砸门,她干脆就不给开门了,他们夫妻天天吵架,男的天天喝酒骂她、砸东西,我就在她家楼下听的清清楚楚的。

每次她见我面都说,过几天就还你钱,我就说不用还了,钱不要了,我又给她讲了几次真相,让她退出邪党组织,她还是不退。一次我说,姐你应该转变观念了,法轮功是修佛的,你以前说法轮功人放火,你也知道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我俩邻居这么多年,你也应该了解我了,你看我是象放火的人吗?她说我不是说你。我说那就跟说我一样,我们都是修真善忍的人,怎么可能放火呢?大法师父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不修炼的人谁能做到?现在你的家庭状况、你的身体,中共给你什么了?善恶是有报的。你还不转变观念,你要那个党有啥用?只能害你!她笑笑说,我不信是报应,别人也说过怎么没遭报应?我说遭报应是用各种形式的,不是千篇一律都一样的,就像你跟人借钱一样,有借多的、有借少的。然后她摇摇头就不再说了。

不长时间她就出现了小脑萎缩,掉过臭水沟,说话也不清楚了,几个月后她就死了。死后留下很多的债务,她儿子还经常领着一帮债主去跟他爸要钱,气的他爸要跟儿子断绝关系,后来他爸也搬走了。

被邪党欺骗毒害的可怜又可悲的这一家人。

我真诚的劝告可贵的中国人,法轮大法弟子不断广传真相,广传“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是为了让人们在乱世中,在大善大恶面前做出善良的选择,从而避免作为中共的牺牲品被大劫大难卷走生命!切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