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141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今年的“7.20”期间,全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集会游行,纪念法轮功反迫害21年,谴责中共邪党的迫害,并呼吁国际社会制止迫害。但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的多个省份警察仍在大肆绑架,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曝光:中共政法委将在近日对全国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的清零行动,要求没有签字表态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表态。《大纪元》也曝光:近期,中国大陆多个省市出台专项行动,严重打压法轮功学员依法讲真相行为,煽动“人人参与”,设“举报奖金”最高达10万人民币。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主任布劳迪(Levi Browde)表示,21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任何减轻,并且在中共病毒疫情之下,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有增加的趋势。

原大陆维权律师陈建刚说:“中国的法轮功案件,没有一件不是冤案。因为共产党不允许别人有信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是它们最恐惧的。”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中国大陆二十七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31个城市的警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和骚扰。

七月份至少有141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绑架729人(262人已经回家,7人走脱),骚扰681人,强制洗脑60人,离家出走16人,抄家452人,判刑28人,庭审36场,非法构陷到法院、检察院113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王淑坤医生、吉林省长春市刘昌坤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图1:2020年7月中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20年7月中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七月份中共公安、法院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2761190元。其中警察抄家抢劫勒索2688190元,检察院、法院非法罚金73000元。

七月份有13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绑架86人,骚扰46人。70岁以上的113人,年长者94岁。

迫害最严重地区是:吉林省、山东省、辽宁省、河南省、黑龙江、北京市、上海市、天津市、河北省。

迫害最严重城市是:大连市、长春市、潍坊市、吉林市、成都市、鸡西市。

图2:2020年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图2:2020年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一至七月中共绑架3568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月份绑架152人,二月份绑架381人,三月份绑架528人,四月份绑架643人,五月份绑架632人,六月份绑架503人,七月份绑架729人。

一至七月中共骚扰3553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月份骚扰100人,二月份骚扰180人,三月份骚扰545人,四月份骚扰809人,五月份骚扰560人,六月份骚扰678人,七月份骚扰681人。

一至七月中共迫害致死45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月份4人,二月份9人,三月份6人,四月份6人,五月份10人,六月份8人,七月份2人。

(信息采集时间: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8月5日。)

一、七月份绑架729人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绑架729人。绑架最严重地区是:吉林省122人,山东省94人,辽宁省92人,河南省82人,黑龙江47人,北京市44人,河北省42人,天津市28人,湖北省26人,四川省21人。

绑架最严重城市是:大连市59人,长春市51人,潍坊市51人,郑州市29人,吉林市26人,延边州25人,平顶山市24人,武汉市22人。

图3:2020年7月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图3:2020年7月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人次统计

2020年七月份中共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次按地区分布表
区域绑架人数
吉林省122
山东省94
辽宁省92
河南省82
黑龙江47
北京市44
河北省42
天津市28
湖北省26
四川省21
江苏省19
甘肃省17
陕西省17
湖南省14
江西省14
重庆市12
上海市9
广东省9
福建省6
贵州省5
广西壮族自治区4
内蒙古2
安徽省2
宁夏1

迫害案例:

◎七月份大陆发生多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

据明慧网报道,七月份,山东、辽宁、吉林、河北、黑龙江、陕西、江苏、北京等地发生多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

七月十日晚至十一日,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政法委绑架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

七月十六日凌晨一至二点钟,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公安局绑架30余名法轮功学员。

七月二十二日,山东省潍坊高密市公安局、各个派出所统一行动绑架38名法轮功学员。包括不修炼的常人和小孩(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半)。

七月十八日上午,吉林省延边龙井市朴锦子等1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二十二日前后,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25名大法弟子遭骚扰、恐吓、抄家、绑架、逼迫放弃信仰等。

七月十二至十三日两天内,黑龙江省公安厅和鸡西市国保警察专程到虎林市,伙同虎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红旗派出所、曙光派出所绑架了虎林市正在市区讲真相的10名大法弟子。

七月二十一日,北京大法弟子王宇等10名大法弟子同一天被绑架。北京东城分局参与绑架,北京市局负责,国安介入了。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南京市公安局610与秦淮区公安分局联合绑架了约10名法轮功学员。

七月二十六日早上九点钟左右,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红庙坡派出所有預谋的,在西安市西大街老关庙绑架了大概有10多名大法弟子。

◎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66岁的女医生遭警察毒打后离世

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66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并胁迫她承认已经上访29年的丈夫于晓鹏也炼法轮功(从而便于关押),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给王淑坤打电话让她到医院去一趟,说是院长陈广群找她。

王淑坤到医院之后,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晓鹏也修炼法轮功,被王淑坤拒绝。

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强迫王淑坤在“三书”上签字,威胁王淑坤如不写就让别人写证明,证明于晓鹏修炼法轮功。王淑坤在医院被打时医院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拦。大约几个小时后,警察才让其回家。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

大约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脑血管病症状。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七月四日,王淑坤遗体在海林市殡仪馆被火化,丈夫于晓鹏趴在棺材上号啕大哭,“媳妇是冤死的,我媳妇死得冤啊,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所有在场的人动容。

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曾找于晓鹏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

◎丈夫被迫害致死 北京画家许那再次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时分,北京画家、法轮功学员许那,被北京顺义区空港派出所所长带着国保绑架。七月二十日这些警察再次登门,非法抄家,把所有的电子产品和摄像机等都抢劫走了。目前许那下落不明,不知道被非法关押在哪里。

许那丈夫于宙北京大学毕业,通晓多种语言,音乐人,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遗体仍然被冷冻着。许那本人也多次被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此次许那被绑架,家中剩下年迈的父亲。

'许那和丈夫于宙'
许那和丈夫于宙

许那,一九六八年出生在吉林长春,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职业画家。父亲是文联画家,母亲生前为吉林美院教师。

二零零一年七月,许那因收留外地法轮功学员在通州遭北京市国安科绑架,同年十一月在北京房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关押期间,许那曾遭受集训队小号严管隔离、酷刑等折磨,被强制盘腿捆绑、不让睡觉洗漱、在雪地里冻、禁止家人探视、软硬兼施、频繁调队等。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宙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许那驾车返家途中,行驶到通州区北苑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所谓奥运搜查,随即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属接到通知,时年42岁的于宙已去世。当时许那被非法关押在通州区看守所,却不被允许见上丈夫最后一面。随后许那被当局非法判刑三年。

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被北京警察破门入室绑架

'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
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晚,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被北京西城国保与西长安街派出所警察破门入室绑架,大门玻璃被砸毁,家中被翻得一团糟,两次被送至北京西城区办案中心(地址小马厂),由于体温高被拒收。

'大门玻璃被砸碎'
大门玻璃被砸碎

这些警察当着周围邻居的面把穿着睡衣的周晶劫持到警车上,绑架至西长安街派出所进行笔录、强制采集DNA,周晶不配合,零口供,没有签字。周晶被取保候审回家。

今年44岁的周晶女士,从江氏集团发动迫害至今,曾多次遭遇绑架、非法劳教等迫害,长期处于无自由环境下。曾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凌晨三点二十分左右,被北京安外派出所警察深夜破窗而入独居的家中迫害。这一恶行三年后又一次上演,中共的公检法610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都是流氓式的手法,随意抓捕、入室抢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制造恐怖与不安。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展中香的儿子邵展鹏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平度法轮功学员展中香的儿子邵展鹏在青岛火车站被非法扣留,被平度公安绑架到平度刑警大队,期间被非法询问,扣留至今。邵展鹏已请了律师。

'展中香的儿子为了见母亲被警察打得眼睛、鼻子出血,身上多处伤痕'
展中香的儿子为了见母亲被警察打得眼睛、鼻子出血,身上多处伤痕

这次绑架的荒唐理由是: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展中香被仁兆派出所绑架,儿子赶到仁兆派出所想见妈妈一面,维护合法的权利,就这么个小小的请求,就被仁兆派出所执法人员殴打致伤:右眼球受伤,视力仅剩0.15,下肋受伤,身上多处外伤。知法犯法的有关人员不但不赔礼道歉,还给展中香的家人强加罪名“妨碍公务 ”。

◎吉林市警察回复家属:“他们向上面汇报请示了,上面说死了也不能放。”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吉林省吉林市女大法弟子刘淑芝在牛马行经营大个布料行家中被绑架。

当天早上7点多钟,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河南派出所警察带人用万能钥匙,将刘淑芝家门强行打开后入室实施绑架。当时刘淑芝的儿子还在睡觉,由于他阻止警察带走母亲被一同绑架,绑架同时抄家,刘淑芝家中所有大法的东西都被抄走,家中现金1万多元也被警察抢走。

刘淑芝一直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对她说:“我们说了不算,这是省里的指示。”在刘淑芝被绑架后,她的家属找派出所人员,要求释放刘淑芝回家,警察回复家属:“他们向上面汇报请示了,上面说死了也不能放。”警察并告诉说:“跟你多少天了,蹲坑好几天了,没有证据能抓你吗?”

前几天,街道社区人员曾找刘淑芝,跟她说:“你家房子都卖了,你把户口迁走吧。”(注:刘淑芝之前将她原来的房子卖了)刘淑芝不配合她们,并给她们讲真相。在刘淑芝讲真相时她们就给录了音,这次的绑架就是拿当时的录音作为证据,说刘淑芝在传播法轮功。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赵桂荣的儿子马义在派出所遭警察殴打,将脑袋撞墙,放冷气冻,拖行致使膝盖血肉模糊

七月十五日早七点左右,红旗街派出所、市局警察和社区10余人,闯入红旗街西三胡同法轮功学员赵桂荣家,抢走近百本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两台,影碟机,并要求在“搜查物品单”上签字。赵桂荣拒不签字。然后警察把赵桂荣儿子马义绑架,带到派出所一黑屋里,几个警察打他,将脑袋撞墙,放冷气冻他,拖行以至于膝盖血肉模糊,晚上把马义放出来,光脚回家的。

下午警察二次返回,找赵桂荣要求签字。因赵桂荣不在家才不了了之。

◎天津市东丽区警察断电、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李文静

二零二零年七月四日晚上,天津市东丽区军粮城示范镇军瑞园十七号楼李文静家,被东丽区派出所等多人,把电灯的闸拉下来,撬门而入,强行把人带走,在绑架前几天几次上门骚扰,还给录像等,详细情况待查。

◎北京画家、教师法轮功学员孟庆霞等三人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孟庆霞与两位不知姓名的女学员一起被警察戴着手铐绑架到她位于昌平区沙河镇于辛庄村的家里抄家,据说,恶警抢劫了一台电脑。

孟庆霞,女,48岁,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服装系,是画家、教师。她工作认真负责,还是所在街道评价极高的好媳妇。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先后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关押迫害,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后长期被骚扰、恐吓、监视。

◎四川西华师范大学年轻女老师陈平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四川南充市一年轻女法轮功学员陈平(四川西华师范大学老师),在顺庆区莲池路被恶警绑架。

二、七月份骚扰681人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骚扰681人。骚扰最严重地区是:吉林省128人,山东省101人,黑龙江85人,河北省82人,四川省62人,辽宁省47人,上海市25人。

骚扰最严重城市是:吉林市58人,长春市55人,成都市51人,鸡西市35人,威海市25人,大连市22人,保定市21人。

2020年7月份中共骚扰法轮功学员人次按地区分布表
区域骚扰人数
吉林省128
山东省101
黑龙江85
河北省82
四川省62
辽宁省47
上海市25
重庆市19
天津市19
陕西省18
河南省17
甘肃省14
湖北省14
北京市13
广东省8
湖南省7
山西省7
浙江省4
内蒙古4
贵州省3
云南省2
安徽省1
宁夏1

迫害案例:

◎怀有身孕的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中丽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中丽遭到警察猛烈敲门骚扰。孙中丽为避免被进一步迫害,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被迫流离失所。

她家中两个孩子,一个9岁、一个4岁只能丈夫一人照顾。

◎济南法轮功学员苏延芳拒绝验血提取DNA被4警察按倒,强行采取血样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下午三时多,济南市市中区六里山派出所三个警察等五人,闯到苏延芳家中。说是补办手续要给她验血提取DNA,苏不同意。四人就蜂拥而上将其按倒,强行采取了血样。

◎山东省烟台市招远市阜山镇94岁法轮功学员杨永卿等遭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阜山镇派出所派四人到下连庄,派三人到杨家营,同步进行骚扰法轮功学员。在下连庄由大队干部领着,到法轮功学员王汝波街门外的车棚里乱翻一通。又到法轮功学员王新龙、张淑美家骚扰,从其中一家偷走一本台历。

另一帮到杨家营老年法轮功学员杨永卿(94岁)家里,正好他女儿回家伺候老母亲,不法人员对他女儿说:你也炼法轮功?女儿说:“我没时间炼。”他们抢了《转法轮》准备走。被杨永卿和女儿阻止并追还回来,但是不知什么时候,用来炼功的小录音机被他们偷走了!

◎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九旬老人连淑贤和吴静老人被骚扰、被非法抄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家住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得利寺小屯村的连淑贤老人,九十几岁,被普兰店派出所大概六、七个警察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复印机,书,法像,小册子,手机,播放器等,听说车都装不下了。

还有同村的吴静老人(65岁)同日早上被警察非法抄家,抢手机,翻箱倒柜,被要求按手印,照像,老人坚决不配合,讲真相,四、五个人坐在凳子上听她讲,老人讲了近两个小时,警察态度有所缓和,老人还把小册子拿给他们看,警察们带走一个坏了的播放器。

◎吉林榆树黑林乡政府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多,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乡政府伙同谢家乡太平村治保主任,骚扰太平村四组法轮功学员汪洪杰,问她还炼不炼了,让她签不炼功的保证,说不签的话你孩考学当兵都不行,上面下文件了,你要不签派出所就抓你。

三、七月份强制洗脑60人

随着疫情的减轻,中共的洗脑班开始死灰复燃,七月份有60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入洗脑班迫害。河北省邢台市,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吉林省近期迫害非常严重,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强制送入洗脑班迫害,七月份吉林省至少有35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入洗脑班。迫害的地区还有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梅河口市等。

2020年7月份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人次按地区分布表
区域洗脑人数
吉林省35
山东省10
河北省7
甘肃省3
四川省3
重庆市1
上海市1

迫害案例:

◎丈夫到洗脑班要人 邢台市夏云省平安回家

七月二十九日上午,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夏云省正在卖场里工作,桥东国保警察张宏康领着七、八个人来到卖场,直接要求夏云省跟他们走,说有事要了解。接着,夏云省被直接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洗脑班位于原邢台刑警大队办公楼。三个警察去夏云省的家抄家,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

夏云省的丈夫得知她被绑架后,立即到洗脑班要人。丈夫见到了夏云省,了解了她被绑架的经过,理直气壮的要求洗脑班放人,并且警告洗脑班的人,若二十四小时之内不放人,就去控告他们。

七月三十日上午一上班,夏云省的丈夫又到洗脑班要人,过了一会儿,洗脑班就无条件让夏云省跟着丈夫回家了。

经了解,洗脑班头子还是邱有林。

◎吉林省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郑丽华、杨华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郑丽华被绑架到洗脑班,十七日,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杨华被绑架到洗脑班。

参与劫持郑丽华去洗脑班的,有国保大队长徐文广 、国保教导员王广仁。警察李庄伟、吕扩、郝建华、杨意。

洗脑班地址是梅河口市五高中往里走,革新四队一个小院内,恶人蓄意办班一个月。据说里面有20多人。

◎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七月初,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非法将依汶镇马牧池乡的法轮功学员10人,办洗脑班进行迫害,非法让其签字,现10人都已经回家。

四、中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警察抄家抢劫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2638190元。

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经济掠夺印证了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示的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抢”。“抢”,不但是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共匪心照不宣的生财之道。

2020年7月份中共抄家勒索10000元以上法轮功学员现金分布表
姓名 省县区回家情况抄家抢劫勒索现金(元) 65岁以上
杨树房学员辽宁省大连市2000000
赵喜庆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回家抄家25000085
高小齐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抄家184000
大法弟子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抄家70000
王钢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抄家20000(现金几万元)
李瑞清和妻子山东省潍坊市高密市回家抄家20000
陈桂芳甘肃省金昌市抄家20000
康玲芳河北省石家庄辛集市回家12000
刘淑芝吉林省吉林市抄家10000
呼世欣山东省潍坊市高密市回家10000

迫害案例:

◎辽宁大连杨树房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被抄走现金200万

七月十一日,辽宁大连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

七月十一日,大连杨树房一法轮功学员被抄走现金两百万。

◎武汉85岁赵喜庆被抄家抢走25万元现金

湖北武汉市85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喜庆,七月十四日被绑架、非法抄家,警察抢走赵喜庆多年省吃俭用攒下的25万元现金。老人第二天回家,25万元现金至今还没有退还。

◎警察砸破后窗长春农安县高小齐18万4千元被抢劫

七月十五日,长春农安县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张秀芝、吴冬梅、高小齐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警察通过刷脸、互联网定位找到法轮功学员高小齐的家,砸破后窗,从高小齐家中抢劫走现金170000元,还有面值一元的真相币14000元、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一部等。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一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抄走7万多元现金

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的大抓捕仍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晚8点多,大法弟子孙建中被不明人员绑架,非法抄家。目前不知人在哪里。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姓名不详)、非法抄家,警察非法抄走7万多元现金,其它不详。

五、13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七月份有132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绑架86人,骚扰46人。70岁以上的113人。年长者94岁。

2020年7月份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骚扰迫害分布表
年龄人数
65-70岁(65岁~70岁以下,余者类推)19
70~80岁64
80~90岁46
90岁以上3

迫害案例:

◎武汉85岁赵喜庆被抄家抢走25万元现金

湖北武汉市85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喜庆,七月十四日被绑架、非法抄家,抢走赵喜庆多年省吃俭用攒下的约25万元现金。老人第二天回家,25万元现金至今还没有退还。

七月十四日早,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及江岸区后湖派出所几十个警察非法闯入了85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喜庆家,绑架了正在学法的8名法轮功学员,有四名老年的学员(年龄80岁左右)当天或第二天被家人接回,另四名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5天,七月二十日都回到家中。

七月十四日,警察非法闯入赵喜庆家抄家并绑架时,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从二楼窗口跳下,小腿粉碎性骨折,被警察送到江岸区汉口铁路医院,当天深夜被家人接回。

七月十四日的晚上,法轮功学员熊桂菊陪同从二楼跳下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去医院把受伤的同修接走,七月十五日早7点多,警察就闯到她的家,非法抓捕了她。

整个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都在不停的向相关警察讲真相:善恶终有报,是天理。这次发生在武汉的大瘟疫,是老天在惩罚人,特别是针对迫害佛法的人来的,如果还不停止迫害,就面临着生命的危险。

◎威海警察:“您什么也别说了,看到您身体状况我们就知道了。”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上午11点多,一名男警察和社区俩女的到法轮功学员王桂凤女儿家(王桂凤住在女儿家)来找她,要她在所谓“决裂书”上签字。她女儿说:“不签,如果签字对你们(警察及社区人员)也不好。你们属于迫害信仰自由。去年这个小区还挂着‘人们有信仰,国家有力量’的条幅呢!”警察笑了笑说:“签不签无所谓。”王桂凤说:“人都要做好事,我六十多岁开始炼法轮功到现在一粒药也没吃,现在都八十二岁了。”警察和社区人员都说“不象”,警察说:“您什么也别说了,看到您身体状况我们就知道了。好就在家炼,不要出去宣传。”然后匆匆拍了张照片就走了。

◎成都市七十九岁李文芳向警察讲真相,了解真相的警察说:法轮功就是好啊!

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区七十九岁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李文芳,为了让人了解疫情真相,将避免得武汉肺炎的“灵丹妙药”送到有缘人手上。就在讲真相散发《疫情特刊》的过程中,被自称城管的两个恶人诬告,遭到双流县公安局东升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没收《疫情特刊》、护身符、真相币等真相资料。

李文芳一直坚持讲真相,特别是经过直接与审问警察讲真相,警察从他多次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了解了真相,感慨地说:法轮功就是好啊!

后来警察把小区主管人员找来照了像,其实是把学员交小区管。晚上九点过由儿子送回家。

◎屡遭绑架冤狱迫害 湖南黄菊秀被劫入精神病院

二零二零年七月中旬,湖南岳阳市法轮功学员黄菊秀在家中遭岳阳市金凤桥派出所、岳阳市楼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黄菊秀被劫入岳阳康复精神病医院,强行做所谓“精神病治疗”。

此前,岳阳市73岁的法轮功学员郭丹霞、62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卢永良也遭恶警劫持到此岳阳市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迫害。

黄菊秀,女,68岁,岳阳市人汽公司退休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迫害,迄今十二次被中共当局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被绑架到长沙捞刀河洗脑强行洗脑迫害;遭受药物迫害;被单位停发工资九年。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下午,黄菊秀在家中被岳阳市楼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刘学龙等多个警察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关押到岳阳市第二看守所。黄菊秀被非法审讯两天两晚后,被非法关押在岳阳市第二看守所,即云溪看守所。四月下旬,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回家。时隔两个多月,现又遭绑架到岳阳康复医院(精神病医院)。

◎敦化市八旬王向鞠老太太被派出所警察打了两个嘴巴子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敦化市国保大队绑架了王向鞠、张悦英、王姓男学员、刘姓女学员及家属。王向鞠是位80多岁的老人,被派出所警察打了两个嘴巴子,她家被警察抄走一些真相小册子,大法经书等。张悦英(五十多岁)也被打了,抄家时搜出真相卡。送拘留所因疫情不收,当天被放回家。近期敦化市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敦化市七十九岁法轮功学员郝淑春被停发退休工资半年余,每月只给530元生活费。去人社局找,说上边有文件。

◎江苏省苏州姑苏区蒋素珍老人遭警察的施暴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7时左右,法轮功学员蒋素珍(70多岁),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人举报,被双塔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蒋素珍遭到警察的施暴,将她两手反攥,使她疼痛难忍,头晕目眩,高血压上升。于当晚12点左右才放她回家。

审讯她的警察 警号:1043458

结语:

善恶终有报,是天理。现在越来越多的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明白了这次发生在武汉的大瘟疫,是老天在惩罚人,特别是针对迫害佛法的人来的,如果还不停止迫害,就面临着生命的危险。瘟疫有眼,专门找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专门找那些与中共为伍的人,专门找那些亲近中共为中共占台的人,也包括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天要灭中共,为一点蝇头小利为中共陪葬不值得。

附录:统计数据下载(379KB)
2020年迫害离世统计表
2020年非法洗脑统计表
2020年非法绑架统计表
2020年非法骚扰统计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17/七月份141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410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