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邢德琴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近一月

更新: 2020年10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通化市东昌区法轮功学员杜国林、闫淑芳和柳河县法轮功学员李俊兰、邢德琴,因被中共电话监控、长期跟踪,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被柳河县国保警察绑架,闫淑芳因血压高,七月三十日回家,另外三人被非法关押至今已近一个月。

杜国林,男,五十五岁;闫淑芳,女,五十三岁;邢德琴,女,七十二岁;李俊兰,女,五十岁。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四位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大法,屡遭中共迫害,他们的家人都承受了极大痛苦。

野蛮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通化市法轮功学员杜国林与柳河县法轮功学员李俊兰电话联系见面。

接近十一点钟,李俊兰到了法轮功学员邢德琴家。十一点半,杜国林和闫淑芳也来到邢德琴家,刚敲开门,还没进屋,就听后面有人喊:“杜国林。” 杜国林回头看时,走廊里不知从哪突然窜出来四、五个便衣警察,其中有柳河县国保大队长姜辉、副队长高煜文。

这些警察将杜国林和闫淑芳推进屋,其中一人是摁着杜国林的脖子就把他推进屋里,两个警察直接闯进里屋,就翻。法轮功学员们跟他们讲真相,警察也不听。闫淑芳要走,警察把她拽回来,闫淑芳当时头晕,对警察说:别动我,我血压高。警察就让她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当天,邢德琴、李俊兰一同被绑架。

邢德琴、李俊兰、杜国林、闫淑芳四位学员被劫持到柳河县公安局一楼讯问室,每人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屋,屋内两个警察非法审讯,外面有一帮特警值岗。李俊兰不断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问话,杜国林就讲真相。警察拿两打物品清单,说一打是邢德琴家物品的清单,一打是杜国林车上物品的清单。

野蛮采血

第二天,七月二十九日上午,警察强行采集四位法轮功学员信息,闫淑芳不报姓名,警察就填写“无名氏”。一个特警使劲摁闫淑芳的脖子,劈她的手,闫淑芳就喊“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警察强行照像,并发到通化市查找。

之后,警察把四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柳河县医院,强行抽血,做核酸检测。杜国林不配合抽血,四、五个警察就在走廊里把他摁倒在地。闫淑芳在屋里高喊:白衣天使,你助纣为虐,警察打人了!法轮大法好!尽管闫淑芳奋力挣扎,三、四个警察还是摁着把她拖回车里。闫淑芳不停的喊,医院里很多人围观。后来闫淑芳又被强行抬下车,摁倒在地,采血。杜国林、李俊兰、闫淑芳在采血过程中,都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被劫回到柳河县公安分局。

中午十二点左右,柳河县国保出动一辆特警车、两辆轿车,十五、六个警察,把四位法轮功学员拉到通化市东昌区。下午,先在通化市中心医院采血,学员们还是不配合,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过程中,柳河特警偷偷下手,掐杜国林。强行采血后,又做肺CT。然后,到第三人民医院即铁路医院强行做B超、心电图、测血压。闫淑芳测完血压,大夫说得做脑CT,结果是“脑梗”。之后,又回到通化市中心医院,为闫淑芳再做脑CT、重新测血压,血压183/123.一个柳河女警说:就是岁数大了,休息不好,没事!

做完后,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通化市长流看守所。邢德琴和李俊兰被非法刑拘。晚八点多,杜国林被一轿车拉走,劫持到柳河县看守所关押。闫淑芳被看守所医生测血压,因血压不合格,又是无名氏,看守所拒收。

闫淑芳被劫持回柳河县公安局讯问室时,已经晚间十一点了。国保警察办理了监视居住手续,念了一遍,然后让闫淑芳签字,闫淑芳拒签。国保队长姜辉签的字,要签时,他还说,我怎么手指疼呢,揉了一会,再签的。警察把闫淑芳的钱和钥匙给了她。闫淑芳于七月三十日凌晨快一点了,回到通化家中。

此次绑架之前不久,李俊兰就被非法跟踪。一天,李俊兰从三源浦娘家回柳河县,从路边一个黑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对她说:你坐我的吧,我去柳河县,就是有个人说说话。李俊兰上车后,就给他讲真相,这时这个人打开手机,给李俊兰录像、录音,并说:我要是便衣的话,也不抓你。后来,李俊兰家外面发现两辆可疑车辆。警察也一直非法监控、跟踪杜国林。

非法抄家

七月二十八日中午,警察非法搜查邢德琴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全套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此次抄家后,邢德琴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不见了,但是国保却说没拿这两样东西。

七月二十八日晚,李俊兰家被非法抄家,全套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及其它私人物品被抢走。

七月二十八日,杜国林的私家车被柳河国保非法扣押,晚八点左右,柳河国保等三、四个人按着杜国林车内疫情卡上的地址,拿着从他包里抢劫的钥匙,打开了他的家门。邻居不知是便衣警察,还热心的询问:是不是他家亲戚?因里屋门锁着,没有钥匙。所以警察晚十一点左右又回了柳河县。

二十九日下午十六、七点钟,警察伙同和平社区六、七个人,到闫淑芳的家,非法抄走一套大法书籍。当时闫淑芳家只有行动不便的婆婆和八十岁的老母亲在家,老母亲就问他们要女儿:“我没人给做饭,你给我姑娘!”来抄家的一个女的说:过两天就回来了。两位老人受到极大惊吓,对刚刚冤狱期满回家三个月的闫淑芳很担忧。

二十九日二十一点多,去杜国林和闫淑芳家抄家的警察回到通化市看守所,与劫持三位女学员的警察汇合。特警车门口摆着切刀和胶装机,车里不知还有什么,还有多少。但非法抄家去的七、八个柳河国保、特警都说累够呛。

四位学员屡遭迫害

(一)邢德琴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邢德琴,女,72岁,通化市柳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吉林省公安厅、通化市梅河口市公安局国保人员等绑架七名法轮功学员和未修炼的家属,其中有邢德琴、她的弟弟和她的儿媳薛丽丽。邢德琴被非法关押在辽源市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二月六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邢德琴儿子刘晓峰阻止警察绑架母亲和妻子,并问“你们是谁?不准随便抓人”时,警察将刘晓峰按倒在沙发上,非常野蛮,撕扯中,刘晓峰脸上受伤,有淤青。然后,警察就疯狂抄家。

邢德琴的二妹从外地回来过年,那天,刚刚到家,看此情景,惊吓过度,心脏病发作。警察却说她是装的,几个大小伙子将她强行从床上拉下来,开始翻床,不顾邢德琴的二妹的死活。警察还抢了邢德琴二妹笔记本电脑,没收了二妹和二妹夫的身份证、邢德琴小妹妹的手机,以及刘晓峰手机等物品。随后,邢家人接二连三都被叫到公安局问话,并以“不去就抓你!”相威胁。家属去了之后,问的问题,本不知道的,警察硬让说知道,被询问过的亲属都是如此。

由于惊吓,邢德琴弟媳的心脏病发作,不得已输液。即便这样,警察还威胁:“如果不去,就强行抓人。”弟媳无奈,十四日,拔掉输液针头,带病去了公安局。

警察强行让邢德琴小妹妹签字,邢小妹说:“我不是他家人,不签!”警察强迫“非签不可!”更甚者强迫邢德琴的二妹签字:“同意没收电脑。”而那部电脑本身就是邢德琴的二妹的。

家属们经过这一惊吓,大都心脏出现问题。邢德琴二妹当天就吓得犯了心脏病,邢德琴的弟媳输液,邢德琴的弟弟经常心慌心悸,几次站立不稳,差点摔倒,时常突然浑身无力。邢德琴平日照看的小孙子,也只能由姥姥赶来每日接送。

邢德琴女儿刘静到梅河口国保索要被抢劫物品清单,国保警察王广仁在电话里对刘静态度恶劣,辱骂恐吓,多次说要抓刘静。

邢德琴家属为邢德琴聘请了律师。此案中只有聘请律师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退卷。二零一七年八月,前进派出所两个警察又骚扰邢德琴及其女儿。

(二)李俊兰遭受的迫害

李俊兰,女,50岁,通化市柳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李俊兰因为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阳光城家中,被柳河县多名国保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通化市看守所,家中只剩一个年幼上小学的女儿。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李俊兰从外地回家后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通化市长流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取保候审放回。二零一七年四、五月份,派出所警察骚扰李俊兰。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李俊兰到公安局户政大厅办理护照,想出国打工。工作人员说:“你炼法轮功,不给办。”并说:“是国保不让办的。”李俊兰到国保找到队长王小刚。王小刚说:“不给办,怕危害国家安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规定的不给办。”李俊兰来到政府大楼,向门警李某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找领导要办护照。”并跟他们讲真相,政府保卫科韩某张口就侮辱大法,骂李俊兰,并报警。李俊兰被绑架到前进派出所。下午,国保警察高煜文和另外两个警察到李俊兰家非法抄家,没带任何手续,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经书一本。李俊兰的父亲和女儿去国保要人,李俊兰晚上回家。

(三)杜国林遭受的迫害

杜国林,男,55岁,通化市东昌区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法轮功遭受中共残酷的迫害后,杜国林因坚持修炼、向民众讲清真相。一次次迫害使杜国林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至今杜国林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杜国林少年时习武,19岁在通化地区武术比赛中获第一名。少年的体育健将,却因信仰真、善、忍两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关洗脑班,因一次次遭受酷刑折磨,一度四肢麻木、僵硬,后来全身麻木、大小便失禁、视力下降看不清物体、双耳失聪……至今,仍听觉障碍、耳朵长鸣、头昏、走路一瘸一拐。因为心中有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他以乐观、积极、祥和的心态面对生活,平和理性的善待每一个人,包括迫害他的警察和犯人。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已经是他第六次被绑架迫害了。

二零零三年,杜国林被非法劳教,他的父亲去世,已患脑血栓的母亲受此打击,病情加重。16岁的女儿因生活所迫,不得不辍学,为营救爸爸,女儿一次次的奔走于各个职能部门之间。有时脚上磨起了大水泡。东昌公安分局法制科和纪检科的工作人员竟对一个未婚女孩出言不逊,污言秽语;东昌区国保队长荆贵泉一边酷刑迫害杜国林,一边伪善欺骗他的女儿;副队长田月楠让人连拖带拽把女孩轰出去;在杜国林非法劳教期间,孩子经常去探望,还要面对停止接见、担心爸爸再遭酷刑、忧心爸爸身体等等。孩子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损失。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杜国林又被迫害,女儿去柳河国保,国保警察不仅不给被扣押物品清单,竟还要求孩子做审讯犯人用的铁椅子。

因杜国林和妹妹家住在一起,这些年,妹妹一家也承受着巨大的伤害和痛苦。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团结派出所绑架杜国林后,警察马文波、社区姓毕的主任等七、八人来到杜国林家,拿了开锁工具,把杜国林的房门撬开,将室内物品洗劫一空。杜国林患癌症晚期的妹妹,见警察抄哥哥的家,在床上痛哭。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早六点二十分左右,杜国林被绑架到派出所之后,警察马文波等人又拿着从杜国林身上抢来的钥匙返回杜家,打开杜国林的家门,非法入室抢劫。他们还欲抢劫妹妹家,遭到妹妹的强烈抵制。这是杜国林遭到的第五次绑架。

(四)闫淑芳及家人遭到的迫害

闫淑芳,女,53岁,通化市东昌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闫淑芳修炼法轮功后,一改往日嗜赌等恶习,修心向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闫淑芳被江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因为在劳教所里,闫淑芳坚持炼功,被大队长闫利锋、魏丹、叶熲、王蕾等四个狱警各持一根电棍,同时电击脖子、胳膊、大腿,满屋子都是皮肉烧焦味道。闫淑芳被绑死人床五个月。几年后,闫淑芳的腿和脚还经常象针扎一样疼,膝盖不敢跪。脚感觉不到着不着地,没有根一样,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直至现在,闫淑芳不能踩窄于脚底的条形东西,因为那样脚太疼。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吉林省公安厅、延边州公安局警察伙同通化市公安局警察,将闫淑芳再度绑架。在通化市老站派出所审讯时,毛元臣往闫淑芳脸上泼凉水;五月十三日被延吉市安图县国保大队秘密劫持到延吉市安图县顺时针时尚宾馆(洗脑班),国保警察王刚用塑料条左右开弓抽打脸;遭邪悟者强行洗脑。

闫淑芳家中有行动不便的婆婆,无人照顾,不得不请保姆;家人担心76岁的老母亲承受不住打击而苦苦隐瞒。因为没有女儿的信息,老人很快就发现了女儿被迫害了。从那以后,盲了一只眼睛的老人就天天算着日子。当闫淑芳结束冤狱回家时,老人慈爱的看着女儿,温声告诉她:你两次一共(被非法关押)62个月零12天。虽然老人说的平和,却揭露了中共迫害好人的事实。

闫淑芳丈夫为妻子聘请了律师,却遭延吉法院法官洪书颖强行退函,并对家人谎称是律师自己退出的。家人当着她的面和律师通了电话,揭穿了她的谎言。

远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因为营救母亲,放下所有工作,辗转奔波于通化、延吉、安图的国保、派出所、看守所。国保迫于压力,不得不将闫淑芳从洗脑班转入延吉看守所。

闫淑芳被枉判四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因为不放弃信仰,遭强迫坐刑凳、强迫戴胸牌、关小号、停止接见、不许给家里打电话等迫害。儿子在北京工作,回来看一次妈妈不容易,却经常被狱方以各种借口不许接见。孩子失落、难过又担忧。而闫淑芳为反迫害,几次绝食,九死一生。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闫淑芳结束了四年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闫淑芳再被柳河国保绑架。七月二十九日,警察和社区六、七个人到闫淑芳家抄家。闫淑芳的母亲与婆婆受到极大惊吓。八月十日,柳河国保队长姜辉等又到闫淑芳家骚扰,威胁恐吓。闫淑芳年迈的母亲由于连番惊吓,八月十三日出现迷糊症状,送医院检查,心脏偷停,需要住院。

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公检法地址:
公安局:人民大街 735号
检察院:柳河县中华大街 1369号
法院:柳河大街 1077号
前进派出所:柳河县前进路 109号
柳河镇建设派出所 柳河大街 3895号
邮编:135300
国保大队长:姜辉 18543588306
国保副大队长:高煜文 18543588347
警察 王伟 18043508364 13258773355
柳河县各片警信息
前景派出所
房金昌 18243548182
裴国栋 18043508308
孔维鹤 18743538989
闫林松 18643554099
王东升 18043508246
刘思廷 15144540013
魏家鑫 18043508183
高云龙 18626551317
建设分局
杨书博 15981610555
徐世祥 13944570543
于成洁 13196189110 (多次参加过绑架法轮功学员)
于凯杰 13766165831
曹 博 1322445037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