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学静被天津警察两次绑架 又被监视居住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二零二零年三月以来,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街法轮功学员董学静两次被大港胜利派出所警察绑架。因疫情原因,董学静被要求呆在家里,限制出行,监视居住,每个月去派出所报到。

三月十日中午,董学静正在家中洗衣服,突然洗衣机停了。她想查看电表,就开了门。这时躲在门外楼梯上的居委会孙某马上跑出来,堵住门不让关。同时,打电话给外面的警察说:门敲开了,赶快过来!瞬间,胜利派出所的五个警察拿着所谓搜查证闯进来,要董学静签字。董学静认为警察干涉公民信仰自由而拒签。

警察又擅自敲开了董学静儿子的房间。因为疫情,她的儿子在家上网课。警察刘高宇看到房间里还有一间卧室,就搬个凳子到门口,站上去,透过卧室门上方的玻璃向卧室窥视,发现了放在屋里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卧室的最里面还有一个后门。于是,吼叫着立即打电话告诉外面的警察堵住后门,然后踹开屋门,冲进卧室。

不久,陆续来了几个人,一个年长的国保大队警察,两个大港街道的负责人,最后大港公安局的刑侦人员带着器材也到了。总共五个单位十个人,挤满了整个小屋。这些人开始录像、照相,非法抄家。一边吼叫,一边得意洋洋的互相恭维。有的夸赞警察干的好,警察则谄媚回答:多亏上级领导下达的死命令,几个月的大案在疫情中破了,云云。

最后,警察抄走了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部份现金等大量私人财物。并把董学静母子二人绑架到胜利派出所,分别关进不同的房间。

警察对董学静搜身、强制采血。董学静极力抵制,警察没有得逞。他们把董学静带进审讯室,强制她坐在一个带锁的椅子上。那个年长的国保警察试图“转化”董学静,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也没有得逞。警察又把董学静塞进铁笼子里,时间长了,她感到身体不适。这一整天,董学静只用过早餐,从中午到晚上,警察没让她吃饭。直到警察放过她的儿子,才允许她从铁笼子里出来,吃了点儿子给她买的饭。

吃过饭,已是晚上十点,一帮警察和辅警又对董学静强制搜身、照相、录指纹、采血样。采血样时四个警察把她围住,董学静奋力抗争,推开警察刘高宇的手臂,他竟然说董学静袭警。警察杨磊则把她的左手反扭到背后,用力向上提,说她拘捕。导致董学静的左手臂疼痛肿胀了好几天。

董学静质问警察:凭什么说我袭警?你们自己看,究竟是谁在打谁?对方却说:对,到了我们这就得我说了算。

因为是疫情期间,拘留所不收人。到了午夜时分,董学静被取保候审。

三月十二日,董学静一家三口被胜利派出所警察骗去,说是拿着取保候审的单子去银行交钱。但是到了派出所,董学静和丈夫就先后被带进审讯室录口供。最后,她被告知:监视居住、限制出行、随叫随到、不准与外人打电话等等。警察还拿着取保候审通知书和一份处罚决定书让董学静签字,她拒签。

警察恐吓董学静拒签的后果:案子已上报提交检察院、法院。因为疫情期间法院驳回,让在家拘禁,等疫情过后再拘留、判刑,另作处理,等等。

七月份,董学静意外发现她家门口对面墙上出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监控器。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胜利派出所的警察又去董学静的家,不断地砸门。董学静只好开了房门,警察进就抄家。翻了半天,没有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仍不死心,还是把董学静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董学静不惧警察的恐吓,不配合任何非法要求,拒不签字。在派出所遭非法拘禁二十四小时后,警察要求董学静下月再来派出所一次,然后才让她回家。

八月三日,胜利派出所警察王宗宇、李洋再次传唤董学静到派出所,让她取回了被扣押的电脑。告知她,九月中旬取保候审到期。

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灾难面前怀着大善大忍之心救人,迫害这样的好人,天理难容。自古以来,迫害修佛之人必遭天谴。大疫当前,无数的事实证明,病毒针对中共而来,天灭中共已被世人所共识。与中共为伍或听命其指使继续作恶之人,已是大难临头。请认真想一想,疫情再起,你和你的家人命可安保?

参与迫害责任人:
大港胜利派出所:
副所长:刘高宇(警号582302)手机号:13821188623
王宗宇(警号582333)电话13821570813
杨磊(警号582346)
李洋(警号582352)电话13312163626
李焕冉(警号582351)
郭瀚文(警号582353)
李佳(警号582341)
杜京伦(警号582356)
王福起(警号582317)司机
三春里居委会孙吴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