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半冤狱 赵菲琼遭禁闭、束身衣、辣椒水等折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2020年6月7日,云南宣威市五十岁的赵菲琼女士结束四年半冤狱回家。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三年五个月里,她因为坚持炼功被多次戴手铐、脚镣,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床上,最长时一次被铐十七、八个小时不给放下来,还被两次送入禁闭室,被强迫穿束身衣、喷辣椒水。警察还曾当面直言不讳:“我每天一来上班前就在想,要怎么对付你赵菲琼!”

这是她第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此前她曾被非法劳教一次(两年),被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每次四年),共陷冤狱十四年半,由于不放弃信仰,在女二监长期被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遭到打毒针、高压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前期迫害经历详见明慧网《赵飞琼两次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酷刑折磨》、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出狱前遭毒针 出狱后被关精神病院》等。

一、绑架、抄家、非法判刑四年半

1、在昆明火车站被绑架

赵菲琼女士是云南省宣威市人,家住宣威市虹桥居委会台子巷45号。2015年12月7日下午四点多,她在昆明火车站回宣威的安检口被非法拦截,安检人员以她随身携带的包中有13800元的印有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为由,将她带到火车站警务室,把赵菲琼双手背铐起来。并立即通知了公安、国保人员,很快来了五、六个,有的穿警服,有的着便装,其中一人的名字叫艾成明。这些人把赵菲琼随身携带的东西,全部翻出来,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光碟、挂历、台历等,拿到另一间房子里铺开了拍照。还强行让赵菲琼滚手印,采集她的指纹信息。

当晚七、八点钟,赵菲琼被带到昆明市工人医院体检,她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用透明宽胶布把她的嘴缠起来,体检时也是这样让她体检。当晚送到铁路看守所,看守所开始以体检缺一项为由拒收,警察直接联系所长,后来勉强收下。

2、带回宣威非法抄家、关押

第二天12月8日下午两点,几个便衣来铁路看守所把赵菲琼抬手抬脚的抬上车,把她的手捆住,戴上脚镣,拉回宣威市白云四组赵菲琼的家非法抄家,既没有搜查证,也没有开具搜查物品清单,全程录像,到家后把赵菲琼双手背铐,一边一个警察把她架在沙发上坐着。从她家非法搜走了法轮大法书籍、李洪志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手机一台。警察叫赵菲琼签字,赵菲琼拒绝,警察就骗赵菲琼的父亲签字。赵菲琼一回到村里,就喊“法轮大法好”,村里的人都知道她回来了,好多都来看发生了什么。参与抄家的警察除了昆明的,还有宣威国保和当地虹桥派出所的。

非法抄家后又把赵菲琼带上车拉回昆明铁路看守所,到昆明时已是晚上十一点了,路上警察去吃饭,叫两个警察在车上守着赵菲琼。

第三天12月9日下午,宣威市国保大队,孔维柏(国保大队长)、蒋某、丁某等人共十多个人,还有宣威特警又开车把赵菲琼从昆明铁路看守所拉回宣威,直接送到宣威市看守所。到看守所赵菲琼喊“法轮大法好”被一个特警打,还被看守所一个男的打了三个耳光,当时嘴就打出血。

12月10日,宣威市虹桥派出所的警察把赵菲琼带到宣威市人民医院体检,体检时一直是戴着手铐。体检后,送回宣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37天后被非法逮捕,赵菲琼在看守所共呆了一年零一个月,做看守所的奴工——打磨锡箔纸(清明时烧给过世亲友的冥币所用纸)。看守所的责任警察是朱佳君。

3、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在宣威市看守所期间,赵菲琼被非法提讯过几次,在她接到宣威市检察院的非法起诉书时,才知道,在她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12月29日,宣威市国保大队人员再次去她家非法抄家。而检察院人员到看守所,看到她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法轮功真相标语时还用手机拍照,声称要以此对她加重判刑。宣威市检察院公诉人是张国彦。

之后在宣威市法院非法开庭,当天法院特警及陌生面孔的人很多,但是亲友却没见到。尽管律师也为赵菲琼做了无罪辩护,赵菲琼本人也表示自己的行为不违法,但是最终,在开庭后三个月时,赵菲琼还是接到了对她非法判刑四年半的判决。赵菲琼不服,向曲靖市中级法院上诉,但是曲靖市中院还是维持了对她四年半的冤判。

二、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三年半遭受的迫害

2017年1月10日,赵菲琼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她曾在这里被非法关押过两次共八年,因为不屈服邪恶,不向邪恶低头,她在云南这个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里遭受过很多别人难以承受及想象的迫害。

赵菲琼这次一直被关押在九监区,负责她的责任警分别是:杨忆曼(一入监两个月)——谢玲(后改名为谢雨彤,2017年3月至2018年6月)——王爱军(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何奕霖、张婧(2019年6月至2020年6月赵菲琼回家)

2017年1月赵菲琼一入监,就被送到九监区,赵菲琼拒绝穿囚服,拒绝挂胸牌,拒绝监狱奴工,警察点名不答,每天就是炼功、发正念,在窗户边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要让监狱里所有被中共邪党欺骗的犯人及警察明白真相。因此警察安排了专管组呆时间最长最邪恶的包夹犯人:白晓虾、陈淑珍、陈桂芬、徐顺英来做赵菲琼的包夹犯人。还有一名新安排到专管组不久的王涛(昆明人,职务犯罪)。这些包夹犯人不敢明着动手,但极尽辱骂之能事,用最恶毒的语言对赵菲琼谩骂,诋毁赵菲琼的信仰,在生活上克扣、折磨她,犯人白晓虾(毒贩,无期徒刑)故意打饭要么打一大碗,要么打一小口,难吃的菜用大碗满满一碗,好吃的菜如肉食就零星的一点来刁难赵菲琼。包夹犯人还不给赵菲琼上厕所。

警察把赵菲琼和两个包夹单独安排靠走廊最里的监房,紧挨着办公室,两个月所谓的未定级期限过后,立即转入严管级,不准赵菲琼出监房自己打饭、上厕所,还用报纸把赵菲琼监房门的小铁窗蒙上,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赵菲琼抵制邪恶的严管,抵制包夹利用打多打少饭菜来折磨她,绝食了五天。几乎九监区专管组所有的警察包括其他的警察都对赵菲琼辱骂、羞辱过,还多次恐吓、威胁,咒骂她不服从管理。但赵菲琼不为所动。

1、第一次被禁闭迫害

2017年9月18日,赵菲琼从走廊里经过时说:“发正念!”当时九监区的队长孙凌爽(多年来一直在九监区积极执行中共邪恶政策迫害法轮功)说赵菲琼影响其他人。下午两点钟,在孙凌爽的授意下,警察谢玲(后改名为谢雨彤)叫包夹犯人把赵菲琼拖到楼下一楼的禁闭室,那次同时被拖去禁闭室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进仙、于兰茹,这两位法轮功学员也喊法轮大法好。

禁闭室的四面墙壁全是胶,里面只有一张皮床,有一个小小的排气的小窗口,不开灯里面就是黑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关一间,相互之间还要隔着两个禁闭室。送到禁闭室当天,专管分监区长陈苗叫犯人按着赵菲琼给她体检,也就是量个血压。赵菲琼还被左手铐左脚、右手铐右脚的铐了一天。

在禁闭室不能吃菜,只能吃白饭,喝水也不定量,完全由警察随意决定给不给喝及给喝多少。那时已经入秋,禁闭室里没有被子,赵菲琼被关禁闭时只穿了一件单衣,禁闭室里特别冷,就那么冻着。这次赵菲琼在禁闭室里被关了十二天。

从禁闭室出来时刚好赶上过中秋节,监狱给每个犯人按人头发水果和月饼,九监区警察却私自克扣赵菲琼、王进仙、于兰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当时她们三个都出禁闭室了。从那以后,监狱逢年过节再发什么水果和食品,九监区都不发给她们三个法轮功学员。九监区教育队长吴玉娥还恐吓赵菲琼,说她再炼功就要对她不客气,要对她采取措施。谢警察谢玲(后改名为谢雨彤)也把赵菲琼叫去骂了一个多小时。

2、出现可怕幻觉,疑似被监狱下药迫害

在明慧网关于云南女二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报道中,女二监强迫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也是其邪恶手段,多位法轮功学员如何莲春、邓丽华、刘翠仙等都被监狱指使包夹犯人偷偷在给法轮功学员的饭食中下药。

2018年开始,一向身体健康、精神良好的赵菲琼开始出现浑身无力,口干口苦等症状,而且总感觉嘴里有药、老咽口水。同时脑袋里开始不停的出现各种可怕的景象,感觉有放射性的电流刺激身体,害怕看到监房的监控器,觉的从监控里不断的有东西发射出来,像子弹打在脸上,电钻在头顶上钻,晚上睡觉也是这种感觉。整个人非常痛苦,又无法言说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带给自己的痛苦。赵菲琼坚持炼功、发正念,仍感觉力量有些不足以抵挡这种看不见的迫害。
2018年3月9日,女二监监狱长杨明山、李洪钢,副监狱长雷亚梅到九监区赵菲琼所住的监室“看望”她,这三个人刚进监室门口就有警察拍照。

3、第二次被关禁闭

2018年4月13日,赵菲琼再次被关进禁闭室。这次不在一间禁闭室呆,两间禁闭室相互调换,橡皮墙面的和水泥墙面的两间禁闭室,隔一两天就调一间。在禁闭室里,不按顿送饭,只能是送来就吃,不送来就饿着。有时白天不开灯,禁闭室里就漆黑一片。这次在禁闭室,赵菲琼开始不断流眼泪,感觉耳膜通了,说话的声音也变了,各种可怕恐怖的景象反复出现在脑海里,出现幻觉“看到”自己的各种器官被取出去标价出售,各种不好的东西全都洒在头上,连睡着了都清晰的感觉到穿透骨髓的疼痛。这次赵菲琼被关禁闭两个星期。

4月27日从禁闭室出来时,赵菲琼整个人极端虚弱,人已经瘦的脱了形,手、脚上的筋都缩了,站一会儿就觉的没有力气,连续喊三句“法轮大法好”就喊不动了。才回来时,那些可怕的幻觉依然在脑子里反复。

4月28日起,女二监结束了二十多年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违反监狱法及监狱规定,私设在监房里叫包夹犯人及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同时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勾当。至此,监狱不再允许犯人在监房做奴工,监舍区不允许再有劳动工具,包括针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要么出监劳动,要么在监房由两个包夹犯人专门守着,法轮功学员与包夹在监房都不干活了。

6月份,女二监监狱长赵桂芬(持有全国二级心理咨询师证)、狱警杨欣还有一个自称心理医生的人一起来九监区,九监区队长吴玉娥、专管监区长陈苗也在场,把赵菲琼叫去,心理医生问了赵菲琼一些关于她家的问题后,说她一切都正常。但赵菲琼自己却表示,当时见到这些人就莫名的恐惧害怕,都不敢坐在她们旁边。

赵菲琼在监室炼功,警察谢玲(后改名为谢雨彤)就过来辱骂她,谢玲还叫包夹犯人白晓虾写下认罪书叫赵菲琼签字,赵菲琼写上我无罪,以及大法真相,谢玲气急败坏的把造假的认罪书撕毁。

这次关禁闭室对赵菲琼身心伤害极大,三、四个月她才恢复,那些可怕的幻觉、景象才没有了,身体才有了力气。

4、几十次被吊铐迫害

2019年6月中旬女二监原有的三千多犯人,一夜之间一千多人被调改到其他监狱。随后九监区的狱警,专管法轮功的警察从队长到狱警也都换了一批人。狱警恐吓赵菲琼,原来是警力不足,现在犯人走了,有足够的警力来对付你了。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赵菲琼在监室炼功,多次遭到冉涛、李春艳、司晓燕、李芳、杨忆曼、张婧、王艳茸、贺敏、何昕楠等警察吊铐,几乎专管组的所有警察连同其他值班警察都因为赵菲琼炼功而铐过她。有时是双手吊铐在高低床的上床围栏上,站着铐一宿或半宿;有时是双手铐在床头,双脚铐在床尾,整个人躺在床上铐,最长的时候曾被铐过十七、八个小时,这样铐在床上,等解下来时,赵菲琼整个身体几乎都是木的了。有时赵菲琼在地上打坐或发正念,就被双手背铐,脚戴脚镣,或者是左手铐左脚,右手铐右脚。时间从几个小时到十几个小时不等。赵菲琼因为炼功而被铐过多少次,具体的已经记不清了,但是这样的被铐至少是以几十次起算。

5、监狱迫害升级 设立专门严管室

6月20日,当时赵菲琼住在201监室,晚上赵菲琼炼功。队长李春艳看见,就叫监督岗赵晓兰(缅甸籍,毒贩,无期徒刑,从最早九监区成立专管组迫害法轮功起就一直做包夹,积极配合狱警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把赵菲琼床上盖的被子抱走,赵菲琼晚上就盖着自己的衣服睡。

之后赵菲琼依然坚持炼功。警察就叫监督岗陆陆续续的把赵菲琼床上的棉垫、枕头抱走。只剩一块光床板,赵菲琼炼完功就在光床板上睡。警察见她不屈服,最后叫犯人把床板都掀了搬走。赵菲琼就坐在地上打坐,靠着床边的铁杆睡一下。白天赵菲琼炼功,狱警就给她铐手铐,还指使她的一个包夹犯人打她。

赵菲琼依然不屈服,最后警察叫犯人把她的拖鞋、衣服、棉衣等全部拿走,连坐的塑料板凳都不给她坐,要给她拿走。赵菲琼于是爬上高低床的上床,说:“不让我坐,我就上来坐!”她爬床时,当时她的包夹犯人(受狱警指使打骂她的那个)就过来紧紧的抱住她的大腿往下拖,因用力过猛,高低铁床本身质量也不好,很轻。结果那张高低床就倒下来,砸在地上。九监区队长和警察认为这是“重大事故”,赶紧叫来监狱的特警队。特警队来问了一下情况,把下床柜子里赵菲琼的东西都拿走。

九监区还想嫁祸赵菲琼,故意让她的另一个包夹犯人睡在床上,让赵菲琼坐在她床边(平时根本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坐在其他犯人的床边)迎着摄像头,想制造出一个是赵菲琼把床弄倒了,伤到了这个包夹,赵菲琼坐在她床边照顾她的假相。赵菲琼拒绝。之后,队长贺敏就带来几个犯人拿螺丝刀等工具,把201监房的所有床全部拆卸了然后抬走。把赵菲琼和她两个包夹犯人的被子棉絮搬进去放在地上,要让她们三个睡地上。但是最后没让她们三个睡地上,而是搬到了另一间监房睡床上。白天起来后又把赵菲琼关在201那间空房子里面。这并非是警察对赵菲琼有一点怜悯之心,而是让她睡监房的床上,在她炼功时可以把她吊铐在床栏杆上或是睡着铐在铁床上,同时可以利用连坐制,让和她睡一间的其他犯人因休息不好而仇恨她,仇恨法轮功。另一方面,队长孙凌爽、警察李国英还来转化她,叫她去车间劳动。拆床后,打饭不给赵菲琼打菜,只给白饭,赵菲琼绝食三天抵制,之后才又给打菜。

此后,201监室就成为了专门的严管监室,女二监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把墙壁都刷成蓝白相间的,和囚服的斑马纹一样,才进去时看着都会头晕,不适应。被一级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就睡在地上,一层薄薄的垫棉,一床薄薄的被子,不管天气多冷都不给加被子。除了喝水杯和强迫坐小凳的塑料板凳,什么都不让带进去。

6、强迫穿束身衣

7月8日开始赵菲琼白天去车间,收监后晚上回睡觉的监房,两个包夹不让她炼功,要拽着她去看电视,赵菲琼坚持回监房炼功,警察就专门叫犯人做了一件束身衣,几个犯人强行把她按在床上给她穿上,穿上束身衣就动不了了。但赵菲琼说,她在监狱里睡眠很少,多次炼功被铐,可人还是很精神,警察和犯人都熬不过她。可是穿束身衣那一晚,她睡了安稳的一觉。警察见没达到效果,第二天又专门叫犯人去把束身衣改小了一号,当晚再次强行给赵菲琼穿上。也就穿了这两个晚上,再也不见束身衣了。

7、喊大法好被罚分 被用手铐铐脚、喷辣椒水

8月9日女二监开展活动,所有监区的犯人都到大广场上去,赵菲琼也去了。可是天气突变,下起了雨。警察就让所有犯人全部上到大舞台上躲雨,犯人与犯人之间都紧挨着坐在小凳上。赵菲琼回忆说:“那天真是天助我也,整个一监管区所有的犯人都在这里,此时不喊大法好,什么时候喊!”于是赵菲琼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弟子梁云也跟着喊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赶紧让包夹把她和梁云带回监房。从那以后,再有活动就不叫赵菲琼参加了。

三天后,九监区队长何昕楠、警察何奕霖念处罚单,处罚赵菲琼和梁云,梁云被一级严管,关进了严管监室,晚上就睡在地上。

赵菲琼仍然在监房里炼功,被铐在上下床的楼梯上,有一晚,九监区还把特警队叫来,那些人拖着脚镣在地上走,故意发出声音来制造恐怖,把赵菲琼呈大字型铐在床上,从头一晚八、九点一直铐到第二天下午两三点,十七、八个小时。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还用手铐铐赵菲琼的双脚,铐的太紧,结果手铐打不开了,又叫来特警队的人用大铁钳子夹,特警队的人夹手铐前专门对她说:“你要忍着点哦!”在师父的加持下,赵菲琼的双脚没有留下残疾。

9月初,赵菲琼又去车间,但是她拒绝劳动,在车间炼功,被带回监房。晚上把她铐在床上,不给她上厕所,赵菲琼就喊:“要上厕所!”队长冉涛冲过来拿着辣椒水就往她脸上喷,喷了好多,不仅整个监房的人全部被辣椒水呛的咳嗽不止,连整个一层楼都全是辣椒水的味道。

今年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每晚监督岗要给每个睡着的犯人量体温,一次监督岗麻果(缅甸籍,毒贩)来给赵菲琼量体温时,睡着的赵菲琼无意识轻轻动了一下手碰到了麻果,麻果就去警察面前诬告说赵菲琼打她。第二天,队长贺敏不问青红皂白,把赵菲琼铐在床上,拿着辣椒水就来喷,往她的脸上、脖子上喷,喷了很多。

从2019年7月一直到2020年5月,十个月,警察以各种理由不给赵菲琼买生活日用品,她一卷卫生纸节省着用一个月,期间也吃了很多苦。直到今年5月份,警察才让赵菲琼买了一套出监狱的衣服,在6月7日穿着出监狱。

2020年3月份,赵菲琼离回家只有三个月时,女二监监狱长赵桂芬、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专门来找她谈话,想骗赵菲琼转化,赵菲琼拒绝,并向她们讲真相,将自己修炼中的神奇事例。就在6月6日,赵菲琼回家的头一晚,警察何奕霖、张婧还来转化她,仍然被赵菲琼严词拒绝。

6月7日一早七点多钟,宣威市虹桥司法所、虹桥居委会的人来监狱接赵菲琼回宣威家中,一同来的还有她的一个表亲。而赵菲琼的父亲却再也来不了了,在2018年,她的父亲就去世了,赵菲琼被关在监狱,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三、莫道善恶有报是虚言

在赵菲琼历尽种种魔难后终于要走出监狱大门时,6月7日在大门里检查时,给她检查的警察竟然是孙凌爽,这个一直积极卖力追随中共政策迫害法轮功,在明慧网上多次被曝光、上了恶人榜的昔日九监区监区长、队长,最后竟被安排去守大门。赵菲琼自己都觉的万万没想到是她,曾经多么的不可一世,九监区的老大。在多位法轮功学员面前嘲笑、讥讽,甚至直截了当对一位法轮功学员说:“明慧网上说我们善恶有报,我现在要加四颗星啦,也没见报应啊!”

专管法轮功的警察李国英,在九监区最卖力转化法轮功学员,其毫不掩饰、无所不用其极的为达到她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甚至画皮都可以脱掉,就想利用转化法轮功升官受爵,其野心连一般的劳改犯人都看的出来。可是多年来却是一直被利用,却从未被提拔,连专管分监区监区长都没有当上过。在2019年被调到其它监区了,其想利用迫害法轮功好好表现往上爬的美梦也破碎了。

李国英最得力的打手——包夹犯人马玉梅,充分揣摩警察心理,积极配合转化法轮功学员,其人早在几年前腹中就长了个包块类的东西,监狱从不告知犯人身体真实情况,叫去医院住院都不知自己得什么病,吃的什么药,打的什么针。马玉梅腹中长的东西已经使她身体一边高一边低,还不知是良性还是恶性,也不知哪天会发生什么。

那些最恶毒迫害法轮功的包夹:白晓虾、徐顺英、陈桂芬、陈淑珍等都在2019年6月11日一大早,被叫到名字,除了带上自己的判决、揣一卷卫生纸,其它什么东西都不让拿,调改到其它监狱了。她们积攒的各种食品、当宝贝一样的物品、家信、照片要么留给其他犯人(仅食物),要么就被当垃圾丢掉。她们所有对法轮功学员做的,都将毫厘不差的还在她们自己身上。

昔日人满为患的云南省女二监(坤宇服装总厂),从2017年就基本很少有新犯人入监,2019年6月11日一天,就调改走了一千多人。好几个监区因此都合并了,有几个监区都不存在了。曾经在改造大会上放出豪言壮语,今年的产值是多少百万的声音没有了,甚至曾经只有干不完的活,而不会没活干的加班加点的监区也休息了。气数已尽,败象尽显。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所有还在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犯人,面对已经不多的时间,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莫道善恶有报是虚言。

2016年专管分监区(迫害法轮功)由三个组变成五个组,每个组由一个狱警负责,其成员有:一组:杨忆曼;二组:谢玲(后改名为谢雨彤)(2018年6月调到其它监区);三组:李国英;四组:杨红彦(2018年4月调到其它监区);五组:杜元婷

2019年中旬专管分监区由五个组变成三个组,负责的警察:一组:李芳;二组:张婧;三组:刘婷。

九监区监区长:司晓燕
九监区副监区长:何昕楠
九监区队长(教导员):贺敏
九监区队长:李春艳
九监区队长(专管法轮功):冉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监区长:张鹤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何奕霖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艳茸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王爱军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路西
九监区专管(法轮功)警察:陈达瑞
九监区警察:夏昆丽
九监区警察:张连芬
九监区警察:马英
九监区警察:耿存兰
九监区警察:杨忆曼
九监区警察:杨雪娇
九监区警察:魏正天
九监区警察:保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