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肺炎全面爆发的日子里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元月二十五日,我上下午班,刚接班大约一小时左右就通知关门,当时我还满心欢喜,真好!可以回家过年好好歇歇了。我是从事商业工作的,每到年、节时就是我最忙碌的时候,所以是极其盼望休假的。其实,那时武汉肺炎已经蔓延开了,只是处于武汉周边的地区还没有全面爆发,所以我心里想着这次大约和二零零三年的SARS病毒相似,不会有多严重。

元月二十六日早晨,同修打来电话约我出门讲真相救人,我被丈夫斥责不许出门障碍着,推掉了一次师父的苦心安排。

直到元月二十八日形势越来越恶劣,网上已经是盛传封城,武汉肺炎蔓延至全国各地了,这时的我才警觉起来。可是由于忙着常人中的琐事,把正事都落下了,以至于本末倒置,我的打印机无替换硒鼓,打印的真相小册子还滞留在家中。眼看通知上班的日子一再延迟,网上每天报道的感染人数日渐上升,我又被人心障碍着、麻木着,没有理性的在法上悟道,没有升起应有的正念去兑现史前的誓约,助师救人。

直到有天晚上在睡梦中:我走進一个剧院中,里面空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只见剧院里有不断涌入的雾气,意念中我知道:任何人只要被这雾气沾上,就会被感染上瘟疫,必死无疑。这时我的一个至亲被感染了,她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我将她牢牢的抱住,不停的口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面对她的痛苦,我痛彻心扉,她每一次翻滚、承受都碾压着我的心房,我大声不停的念动着九字真言,直到从梦中惊醒。

梦境是那样的清晰,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还牵扯着我的心,惊魂未定的我忙将丈夫摇醒,告诉他:一定要常念九字真言,只有这样才能度过劫难。刚才我做了一个很凶险的梦,一个至亲被感染了,我不停的念九字真言才醒过来。丈夫忙告诉我他一直念着呢。

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打电话,告诉明白真相的亲朋好友,一定要常念九字真言,还让他们告诉家人及朋友,唯有神佛护佑才能平安度过劫难。

海外同修的电话促动着我精進不怠

大约是封城后十多天的样子,那天吃过晚饭,我的电话响铃了,一看是个零字开头的号码,难道是海外同修的电话?我忙接起电话,这时一个很年轻的男声闯入耳膜,他说着不算流利的中文,后来又有位女同修接过他的电话,用流利的中文讲着真相,我的眼泪湿润了眼眶。丈夫问我是谁打来的电话,我小声告诉他:是海外的真相电话。胆小的他忙催我挂电话。我多么想在电话里大声告诉他们:我是你们的同修啊,你们好!你们辛苦了!同修,请放心,我们湖北同修一定会尽全力做好的。千言万语无从说起,我含泪挂了电话,不忍心同修们有误解。随后还是发了一条短信:辛苦了!谢谢!只想让海外的同修们明白,我们大陆海外的同修心连心,共同携起手来跟旧势力抢人。让多一些世人众生明白真相得到救度。随后我立即着手把自己所知道的,还没明白真相的部份家乡人的电话号码发往明慧网。

第二天中午时分,我带着少量的真相小册子,在我居住的这栋单元楼里发放,为了安全起见,我没多发,怕引起邪恶的注意。因我所在的单元楼内有一户人家已经感染了新武汉肺炎(新冠病毒),所以单元楼是被封闭隔离的,我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看见门内有垃圾堆放的用户就发放一份,没有就说明家里没住人,发放完毕后,回家在师父法像前跪着求师父加持,让众生明白真相得到救度。隔天再去看真相资料被拿去没有,如果有丢弃不看的就拿走再发,直到把单元楼有人住的都发满。回家后只要有负面不好的心翻动就发正念,请师父做主。师父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精心抄写宝书《转法轮》,每天抄写三页,然后背法,看各地讲法。我下定决心要让自己每天被大法同化,修好自己。只要师父没说正法结束,我就不能有丝毫懈怠,不能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我每天被法包容着,越抄写越能感受到师父的佛恩浩荡,有时抄着抄着就泪流满面,我怎么就那么的不争气,荒废了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其实师父在二零一九年已经说了:“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虽然最后旧势力插手了改变了一些事,但是烧炉子的煤都没了,这个火候也不够了,这事也就快结束了,所以大家更得做好。大法弟子啊,我那天还在讲,我说谁能当上大法弟子?多大的缘份哪。”[2]当时学了师父这段讲法之后,还在心里想:没事,还有时间,师父还没说正法要结束。时至今日才领会到师父讲这段法时,心里那份对我这种不争气弟子的急呀……师父啊!我还够格吗?还来得及吗?……

师父安排我走出家门

二月二十二日我接到通知,让二十四日去超市帮忙做义工,我心内那个高兴呀,明白是师父知道我有救人的心,所以就安排走出家门。怕二十四日不能顺利过关卡,二十三日中午时分,我走出家门来到小区外碰到一同修,她已经有好几期的《明慧周刊》没拿到,封锁太严,她无法联系同修,我忙把另一同修的电话告诉她,为了避免安全隐患,让她只要在电话内告诉自己几时去就行,其余的我来安排,我们匆匆交流几句就分手了。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每个星期的《明慧周刊》和少许真相小册子,在封城如此严密的情况下,我都安全的送达到同修的手中,这都是慈悲师父的加持,才让我去同修家时,守关卡的人象没看到我一样。等办完事回到家中细一思量,这不就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的吗?怎么就那么凑巧,刚走出家门就遇到同修,要知道平时与这位同修相遇的几率很小。

更神奇的事情还是三月四日那天(因单位说是让我去做义工,但其实只让我二月二十四日去了一天,以后就没排我的班,原因是我恰好这时到退休年龄,如果不是瘟疫闹的,我的退休手续可能就办下来了,鉴于这种情况,单位之后就没排我的班。二十四日上班那天我只派发了几本小册子,跟一个同事还没完全讲明白真相,她只要了护身符,讲到三退(退党、团、队)时,她借口离开了)。从二十四日后,我又被困在了家里,在家里被动的呆了一个多星期后,我内心无比煎熬,于三月四日早晨在不上班的情况下,我坚定的迈出家门,这次我把余下的真相册子全带上了,可是当我顺利的过了两道关卡时,被第三道关卡拦住了,由于太早,三道卡的工作人员还没来,值得一提的是,过关卡时是要出示证明的,而我却没有。前两道卡工作人员没问我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决定绕道而行,可当我到达另一出口时,发现那里也是堵死的,没办法只好折回,在回来的路上,这时,关卡依然没打开,我有些着急了,后来第二道关卡的工作人员喊着说:你要是急赶时间,就翻卡过去。说是翻卡,要是没人帮忙也翻不过去呀。这时刚好又来一个要过关卡的人,我先帮她过了关卡,然后再让她帮我翻过关卡,因我们是反向行走,也没来得及告诉她真相。过了关卡后我便忙着派发真相资料,当我刚進一个没关卡的门楼时,门楼内的摩托发出刺耳的报警声,我内心一直请求师父加持,没做停留的上到顶楼,将真相资料撒遍后,下来时门楼口的摩托依然发出报警声,但这次没叫多长时间就停了。其实这栋楼离关卡没多远,如果不是关卡没人,我这次真相资料还真是发放不出去,后来当我把所带的资料发放的只剩下一本时,街道巡逻队上班了。我在心里感谢着师父,要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看护,我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后来我又帮着做了一上午的义工,十点钟时,本不想再拿配货单,可心里又像是有什么事没做一样,便遵从了心意去领了一单,这个配货单挺多的,货物从一楼配到了二楼,当在二楼配最后两笔货物时,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去问二楼的同事,恰巧问到了一个同修,她一看到是我,忙惊喜的把我拉到一旁,悄悄的问我能否帮她找同修发送三退(退党、团、队)名单,我忙点头说:能,给我吧。她告诉我:名单在手一直找不到同修发送。她将名单交给我,我由衷的感谢着她:谢谢你,同修。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她劝退了58名世人,多么好的同修啊!只有最伟大的师父才能造就出这么不畏艰难,不畏生死,无论外部环境怎么变化,都紧跟着师父正法進程不懈怠的大法徒。

要不是慈悲师父的苦心安排,我和她怎么能这么凑巧的遇上,我们是同在一个大型商场上班,我在四楼从事服装行业,而她是在二楼超市,平时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我们都不容易遇见,而此时处境那么艰难,我们却神奇的相遇。看来一切的偶遇都是出自于大法师父之手,是师父一手将我们托起、引领、归航。

弟子叩拜恩师,感谢师父的慈悲护佑,让弟子能走在您指引的神路上,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弟子还有多少的人心执着没有修去,但我跟随师父回家的坚定决心,永远不会变!

师父,弟子一定紧紧抓住您的手,跟您回家!

层次有限,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