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州市大鹿庄乡派出所原所长陆书军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陆书军,河北定州市大鹿庄乡派出所原所长,曾经在1999年7月20日至2002年底在公安局政保科任职,在任职期间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骚扰、绑架、酷刑折磨,致多人流离失所、致伤致残、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监狱。

现在陆书军的恶行被民众举报。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陆书军
中文姓名拼音:Lu, SHuJun
出生日期:1969年 10月
出生地:河北省定州市息冢乡王宿庄村
工作单位名称:定州市大鹿庄乡派出所
职务:所长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河北省定州市世纪花园小区

妻子张靖,电话:13932251168,工作单位(或学校名称):定州市卫计委

更多信息:陆书军,汉族,1999年7月20日至2002年底在公安局政保科任职。2019年3月,因涉及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马云飞等涉黑案被处分。目前手机号码:13932237000。

二、迫害事实简述

以下是根据明慧网曝光的资料及不完全统计信息整理的部份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高蓬镇法轮功学员王会然、范占文去北京上访被定州市610、公安局的人绑架回定州的途中,将二人用手铐铐在一起,并被关押到定州市拘留所,王会然被非法关押半年,其家人被陆书军勒索一万三千元后才回到家中。

一九九九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宋玉春正在家做饭,闯进来几个穿着便衣的陌生人,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法轮功创始人的像,还有法轮功著作好几本,随后被绑架到看守所,宋玉春被戴上背铐,遭到陆书军毒打,全身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整天被逼着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被关押了三十九天,家人被勒索一千元后才放宋玉春回家。二零零一年八月,宋玉春被陆书军等绑架到定州市党校洗脑班迫害,被迫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被逼写放弃修炼法轮功保证书,后家人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田红光与李冰寒(夫妻)电话询问其他法轮功学员有关北京上访的情况,因学员电话被监听,田红光在单位遭王会卿、陆书军绑架,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定州看守所一个月,并被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法轮功学员何永莲在定州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不放弃信仰)被陆书军毒打,之后陆书军等两人又将何永莲的胳膊上背铐四个多小时,何永莲腿被打的青紫,手背上的血管搓断好几根,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陆书军等让她的家人来拘留所领人,还威胁说要交五千元罚款,否则送高阳劳教三年。家人东拼西凑最后只借到一千一百五十元交给他们,何永莲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九月的一天晚上,法轮功学员王冠英因用油漆在村里的大街上写法轮功真相标语,被绑架到定州市拘留所。在拘留所,为逼迫王冠英出卖同修、放弃信仰,肖福娣、王会卿、陆书军等,指使人把王冠英头朝下吊起来毒打,陆书军、肖福娣又亲自下手扇耳光,把王冠英打得口鼻流血,头脸肿胀,面部严重变形;又把她铐起来,强迫蹲下,把一根木棍放在膝盖后强迫她夹住,再把她的双手从棍下拉到前边,再铐住双手。因长时间遭受这种酷刑,王冠英的手腕被手铐卡进肉里,手腕被卡破流血,腿、胳膊长时间麻木,不能伸直,很长时间才缓过来。后来家人被这伙人勒索了几千元后,王冠英才回到家中。王冠英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去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法轮功学员戚建英去北京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定州看守所期间,受肖福娣指使陆书军把戚建英倒背铐在拘留所门口的立杆上,对戚建英轮番毒打,打了约一小时才放下来,又强制戚建英跪在扫帚上半小时左右。 后来陆书军来到看守所把戚建英叫去值班室,抓住戚建英头发在地上抡着转圈,后又在走道里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碰,送回小号后又强迫戚建英弯腰成90度,头顶墙,双手倒背向上举。后戚建英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到保定劳教所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零年十月,陆书军等强迫被关押在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李俊英、胡彦宗、鲁国顺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因他们写了修大法亲身受益的真相,遭到陆书军和拘留所的陈姓警察两人扇耳光、毒打,陆书军揪住李俊英的头发把她身体提起来使劲往地上摔,李俊英的头发被揪掉一大块,第二天李俊英的脸被打的又肿又紫,眼睛肿的眯成一条缝,睁不开,浑身疼痛。陆书军抡拳头狠捣胡彦宗的胸口、软肋,胡彦宗被打的不敢大口出气,一口气只能慢慢出,从外表看不出有伤,回家几个月后还左肋疼痛。十二月份,陆书军等人在向李俊英丈夫勒索了钱后,李俊英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岁未婚女青年法轮功学员范永红被绑架到定州市看守所期间,为逼迫她出卖同修,肖福娣狠扇她耳光,陆书军、周辉等人铐住她双手,用毛巾套住手铐,抡起来往地上猛摔,手铐深深卡进肉里,鲜血淋漓。又把她双手铐住吊起来毒打,暴行从上午八点持续到晚上十一点,长达十五小时,范永红被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后范永红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马小宣、马勤俭、刘彩平、马会勋、唐淑卿等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劫回关押到定州市看守所期间,肖福娣、陆书军揪着马小宣的头发往墙上撞,脸被撞肿,头发揪下一大把,用皮鞋后跟踩她脚趾,搧耳光,陆书军连续三天逼迫马小宣脱去棉衣棉裤后,用棍子打她,棍子被打成两节,打的马小宣头上有坑、全身发紫,鼻子、嘴上都是血,直到把人打昏才住手。马会勋、刘彩平、马勤俭的家人被肖福娣、陆书军等分别勒索一万一千二百元、一万元和一万五千元后才放人。马小宣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到保定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陆书军等人闯进法轮功学员侯荣爱保定的家中,将她绑架到定州市看守所。为逼问法轮功真相传单的来源,陆书军等人将侯荣爱的两手用手铐铐上,手铐中间串上一条毛巾,抓住毛巾把人抡起来往地上摔。又把侯荣爱的双腿并在一起,将戴手铐的双手抱住腿,腿下串上一个木杠,用钩子挂在屋里一个支起来的横木上,侯荣爱的身体被悬空吊起来,陆书军等人开始打她的头和脸,直到把她打的昏死过去。第二次,陆书军等又把侯荣爱从看守所关到拘留所一个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的屋子里,把她按到地上跪着,几个人给她上背铐(右手从肩上拉到背后,左手从背后使劲拉近右手,两手铐在一起),又在她跪着的腿下放上木杠,后面有人使劲用皮鞋跺、踩、拧她的脚,毒打了一上午。第三次,陆书军等把侯荣爱从看守所押到拘留所,把她双手背铐住,在手铐上绑上一根绳子,把绳子拴在拘留所院内一个竖立着的木桩上往上拉,拉到她的脚尖几乎离地时,绑上绳子,被吊了一上午。解下来时,侯荣爱的手腕和肩疼痛难忍,手腕上的肌肉几乎坏死,没有了知觉。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侯荣爱被从看守所关押到党校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结束时,陆书军等敲诈了她家人二万五千五百元钱。二零零一年从洗脑班回来后,为躲避骚扰,侯荣爱有家不敢回,直到现在流离失所近十八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法轮功学员吴玉璞被定州市公安局的人绑架到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并被抄家,为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陆书军逼迫吴玉璞跪在一个圆木杠上,遭到拒绝后陆书军上来就打了吴玉璞一个耳光,随后吴玉璞被劫持到客车厂宾馆四天,用手铐把他铐在沙发扶手上不能站立,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勒索家里一万七千五百元后才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保定女法轮功学员王彦芳,被陆书军等人绑架到定州市拘留所期间遭到陆书军毒打,后被绑架到定州邪党党校洗脑班,在勒索了她八千多元后才把她放回家。当时王彦芳独自抚养着上高中的女儿,而这些钱是她为女儿准备上大学用的。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在党校洗脑班,因拒绝念贴在洗脑班墙上污蔑法轮功的“通告”,陆书军揪住法轮功学员钮文改的头发扇耳光、毒打,把她打倒在地, “六一零”人员崔玉亮、警察周辉等几个人围上去用脚狠踹她的胸口,随后陆书军又分别揪住法轮功学员李清、赵小平、段兰梅、李立英等人的头发从屋里拖到院里,屋里地上留下一绺一绺的头发,李清的裙子被磨破,膝盖被拖的血肉模糊。陆书军将学员踢倒,周辉挨个扇学员的耳光。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陆书军还把李清吊铐在钉了钉子的小杨树上脚尖着地六天,李清被吊铐到双手手腕渗血、右手大拇指没了知觉,当人从吊铐上被解下来时双腿不听使唤摔倒在地,陆书军还强迫李清双手抱住一棵大树用手铐铐住三天,强迫在太阳下跪着暴晒三天。段兰梅被吊铐到心脏病复发才被放下来;马艳红是近六十岁的人了,直到被吊铐的口吐白沫昏迷过去;张灵君也被陆书军吊铐在小树上。陆书军等指使武警扇学员的耳光,还用盛矿泉水的瓶子砸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秦书岩的脸,因用力过猛瓶子断为两截。李春国被陆书军等人迫害得口吐白沫、全身抽搐,被迫紧急住院治疗;赵小平被迫害得心脏病复发;随后二人被勒索了钱财后才被家人接回家中。

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定州市党校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穿只有犯人才穿的马甲,赵秀英因拒绝穿马甲,陆书军一脚将赵秀英踢倒,赵秀英站起来,再次被陆书军踢倒,又揪住赵秀英头发搧耳光,随后把赵秀英双手反铐吊在院里一棵大树上,直到吃晚饭才把她放下来。因赵秀英拒绝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在家人被勒索了四百五十元后,赵秀英又被非法关押到定州市拘留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在二职学校办的洗脑班上,东亭镇法轮功学员潘占田因不回答陆书军的问话,陆书军恼羞成怒,用铁锹铲下一根杨树棍子就打,直到把棍子打烂了才停手,又把他吊铐在树上一下午。

二零零二年二月,原定州市农业发展年银行职工法轮功学员田红光,被定州公安局绑架,先后遭到白建立、陆书军、马铁柱的刑讯逼供,其中,马铁柱把田红光双手铐在窗 户框上,仅脚尖沾地着吊铐了4、5个小时。后田红光被非法关押到保定劳教所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张立军、周剑、李冰寒、支翠芹、王娟(辛占芬女儿)、王红英(辛占芬儿媳)、辛占芬、邸国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这些法轮功学员都遭到酷刑折磨。为逼周剑说出资料点的下落,陆书军等对周剑扇耳光、脚踹、用鞋底打脸、电棍电等进行刑讯逼供;为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陆书军等人把李冰寒双手抱膝铐上,用一根木棍从膝盖处穿过去吊起来,整个人呈卷曲状仰面朝上,再朝头部和身上狠打。还将她的双手铐住,用毛巾套住手铐抡起来往地上猛摔,或揪住头发转圈然后再揪住往地上摔,木棍打,脚踹,拳头专朝乳房部位砸。李冰寒被所谓提审,一出去就是两天两夜,人回来时奄奄一息,伤痕累累,身上没了好地方。

二零零二年中秋节前,法轮功学员孙兢锟被公安局人员绑架到二职学校洗脑班,逼迫放弃修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半月后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孙兢锟在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家人被陆书军敲诈一千七百元后才被放出来。孙兢锟回家后精神压力很大,害怕再被抓走,只好离家去外面租房子住。

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凌晨四点,陆书军、周辉等人砸开门闯入法轮功学员王国英家,翻箱倒柜,把王国英家都翻了个遍,抢劫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后王国英被他们绑架到北城派出所,因拒绝出卖同修,陆书军扇王国英耳光,家人被迫给他们送了两千多元的礼品后,王国英才回到家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