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女监强迫法轮功学员每日罚坐小凳18小时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从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一九年,利用所谓的“扫黑除恶”迫害法轮功学员。自二零一八年三月份开始,强迫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罚坐在不到十厘米高的小板凳上,双腿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从早上四点起床开始,坐到晚上十点。十八个小时中,只允许上四次厕所,不允许洗漱,不允许洗衣服,不允许换衣服,不允许打电话和接见家人。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狱警高阳给“包夹”开会说: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只给两杯水,一点饭和咸菜。剩下的饭菜全都倒入厕所冲走,这一年八监区通下水道就花了八千元。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也不让买吃的,导致许多学员身体极度虚弱。由于长时间不让洗漱和换衣服,再加上天气越来越热,许多学员身上散发着臭味儿,包夹就经常破口大骂。

1、长春法轮功学员邢淑华,六十多岁,因拒绝转化,多次被包夹徐颖(长春人)拽到厕所里拳打脚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邢淑华心里明白都是狱警指使和允许的。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2、永吉县岔路河法轮功学员连金华,因拒绝转化,不背监规,被高阳罚站,每天十八个小时。站了十多天,连金华的腿肿的锃亮。狱警高阳给包夹王丽娜(无期)施加压力,让她迫害连金华,王丽娜就找各种借口羞辱与谩骂连金华。王丽娜,遭到了报应,在二零一九年无期改判有期时,没改成。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架上罚站

后来高阳又把连金华调到王叔文(刑事犯)监舍,王叔文迫害法轮功学员比较邪恶,曾打过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金桂芝、邹淑艳、金燕等。王叔文对连金华又打又骂,不让她睡觉。导致连金华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原本健康的身体变的极度虚弱。

3、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付俊秋,因拒绝转化,被长时间罚坐小板凳,导致付俊秋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血压高、血糖低;浑身疼痛、盗汗;梦中被吓醒、失眠,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心脏病很严重;一点力气都没有,走路需要有人扶。就是这样的身体,仍然每天坐十八个小时的小板凳。长时间不让洗漱和换衣服,再加上天气越来越热,身体和头发散发着臭味儿。包夹孙影(无期)心灵极度扭曲,不断羞辱与折磨付俊秋,让她看污蔑大法的光盘。大热的天气,孙影在打水时,暖壶碎了,一壶开水全都洒在孙影的脚上,起了许多大泡,遭到了报应。

4、长春农安法轮功学员王娟, 二零一八年九月到监狱时,包夹让她坐小板凳,她不坐,狱警高阳让包夹李翠玉、常淑荣、安海燕、王淑文等按住王娟,往她脸上喷辣椒水,给王娟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

5、长春榆树法轮功学员刘建英, 二零一九年三月到监狱时,精神有些失常,是在看守所被迫害的。因刘建英不愿吃饭(身体原因),包夹常淑荣经常对她拳打脚踢;包夹李翠玉在半夜骂刘建英,把隔壁屋里的人都吵醒了。这样的境遇,导致刘建英精神更失常了,监区长把她调到监狱医院,调去四个包夹,其中有常淑荣、李翠玉。在医院,常淑荣、李翠玉经常打骂刘建英,李翠玉把刘建英的脸抓破,流了很多血,其她包夹问怎么回事?李翠玉说刘建英自己挠的。

6、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杨鸿雁, 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因拒绝转化,拒绝坐小板凳,说自己没有犯罪,不受这种侮辱。在狱警高阳的指挥下,把小板凳四角朝上,包夹常淑荣、李翠玉、安海燕、王淑文等五、六人蜂拥而上,几个人把杨鸿雁拽胳膊拽腿抬起来,然后往小板凳上摔,连续几次,导致杨鸿雁浑身疼痛,坐在地上。这时高阳拿着执法记录仪和手铐,气势汹汹的让包夹把杨鸿雁抬到床上,左手和右脚被铐在床上,使杨鸿雁不能动。高阳对包夹说:不给她饭吃。

那一夜一直有包夹看着,大小便由包夹给接,包夹安海燕边接边骂杨鸿雁。包夹杨雨娟邪恶的说:再尿就把她的衣服堵那。骂杨鸿雁,什么难听骂什么。第二天高阳把杨鸿雁手铐解开,还是让她坐小板凳,坐在地中间,羞辱她。这次参与迫害杨鸿雁最积极的包夹安海燕,没几天脚被一暖瓶开水烫了,起了许多大水泡,遭到了报应。

二零一八年春,杨鸿雁的母亲病危,想要见杨鸿雁最后一面,狱警和队长说不写五书不让见。杨鸿雁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心脏病很严重,前胸后背都疼。

在这期间遭受同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国珍、王淑艳、许静波、王艳欣、崔明淑、牛亚芬、姜月淑、闫淑芬、赵宇静、陈义红、刘淑珍、刘香卓、杨金玉、迟素芹、迟素玲、费怡、李亚珍、李桂英、周业玲、于文彦、郑春玲、张桂霞等。

常淑荣、李翠玉参与迫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报应。二零一九年,常淑荣报减刑时,没给减;二零一九年秋,李翠玉报九个月减刑,只给她减刑两个月。


狱警高阳电话号码:18504302264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