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宝山区警察杨跃飞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市宝山区国保恶警杨跃飞,男,40多岁,身高一米七四左右,多年来不遗余力的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的恶行已经多次曝光,但是杨跃飞不知悔改,仍在替中共恶党卖命。杨跃飞手机号码:15021600332,电话号码:021-28950349。

以下是明慧网曝光的遭杨跃飞和所在的宝山国保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 王敏子,女,结构工程与平面设计师,1993年就读于上海同济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系,家住上海市宝山区凇南十村。因迫害现流亡美国。

王敏子在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中描述了对她的迫害:“2008年5月7日早晨,我象往常一样骑自行车上班去。但我感到似乎后面有另一辆自行车在跟踪我,于是,我停下来观察,发现这辆自行车也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拿出手机汇报称我停下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办?我也正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冲出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我的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个便衣警察,又一次绑架了我。他们从我的包中搜走了我家的钥匙,并用这把钥匙打开我家的门,非法抄家,还绑架了我的父母。

这次我们一家三口人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警察采用不让我睡觉、上厕所的方式逼迫我承认将法轮功资料传递给了其他法轮功学员;他们对我的父母也进行了非法审讯,逼迫他们指证在我家搜查到的资料,都是由我下载和制作的。在我家中非法搜查得到的所谓宣传资料,大多是从网上下载的大法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打印后供自己阅读的。警察将这些经文每一页算作一份资料,将非法抄家得到的博朗电子书驱动光盘也算作所谓的“宣传品”,罗织罪名,伪造证人证词,对我们进行构陷。

后来得知参与迫害我们一家人的是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国保大队杨跃飞、陈克赟、严贵和等人,由国保处处长陈海清直接指挥,实施迫害。其中,迫害最为积极,直接绑架、逼供、罗织罪名迫害我们一家人的是宝山分局国保大队杨跃飞。此人多年来参与了多起对宝山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其是在2009年4月25日绑架宝山区应志明、张秀芳、应业奇一家三口时还曾经得意的称:你出去曝光我不怕,你们打电话没用的;去年我抓了淞南一家三口,今年我抓了你们一家三口等等。这里的凇南一家三口指的就是我们一家人。”

◎应志明张秀芳夫妇、儿子应业奇一家三口,家住上海宝山区湄浦路218弄。

2009年4月25日,一家三口人被宝山公安分局国保处的杨跃飞、陈克赟、仇峰等警察绑架、抢劫。当日清晨,应志明骑摩托车外出探望老父亲,守候在外的宝山区国保恶警假冒交通警察将他拦下并劫持,又去欺骗出门买菜的张秀芳说:“应志明出了车祸。”趁张秀芳惊愕之际,恶警抢走她手中钥匙,开门入室,绑架其子应业奇。恶警非法抄家后,又威胁应志明的姐姐打开应志明老父亲家的门,对其老父亲家中又进行洗劫。事发后,老人受到巨大的精神打击,三个月后离世。

4月28日,杨跃飞、陈克赟等恶警趁应志明家中无人,以搜查证据的名义又去抄家行窃。连抢带偷的物品有银行卡、超市购物卡、文具用品、书籍、电脑1台、手提电脑2台、手机7个、打印机3台等。行窃后唤来应志明姐姐在一张事先打印出来的清单上签字,很多物品没有列入清单。这些物品至今未被承认和归还。应的姐姐事后表示,自己当时根本不在场,因害怕警察,根本不敢提出异议。

在看守所,恶警对当事人刑讯逼供。应志明与儿子应业奇都遭受了酷刑。中共邪党人员两天两夜对他们连续提审,逼供、诱供,不让睡觉。非法提审时,恶警强制张秀芳坐在判死刑犯的凳子上折磨她。5月5日下午提审时,因为张秀芳不说话,杨跃飞就威胁说:“你不说,我要你们一家在社会上消失,房屋全部没收”等等。5月5日晚八点半到5月6日下午六点连续审讯,不让睡觉,实施“熬鹰”刑罚。在过程中杨跃飞还几次将张秀芳提起往墙上撞,还动手打她。

国保恶警在缺乏所谓证据的情况下,伪造材料,硬是把应志明一家人推上法院。2012年3月,上海市宝山区法院最终对应志明非法判刑四年、对应业奇非法判刑三年,关押至上海提篮桥监狱进行迫害。张秀芳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执行,之后多次被宝山区恶警绑架到“青浦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前后长达近半年。

◎ 钱玉华,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家住宝钢三村X号303室,与应家三口同日被绑架。国保警察以查户口为名,伙同友谊路派出所片警骗开门后,闯入室内绑架了老人,儿媳(未修炼法轮功)上前拉住老人,也被一同绑架。恶人怕她们喊来邻里,用胶带封住俩人的口鼻,致使她们呼吸困难。钱玉华当即被非法关入宝山看守所,儿媳被关在友谊路派出所一昼夜。绑架走二人后,恶警趁家中无人,入室偷窃。钱玉华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 郭小军,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学院优秀青年教师。2010年1月,宝山区610国保杨跃飞带队从上海最北边的宝山区横跨上海市区,到南边的闵行区,绑架了郭小军。恶警在郭小军家门口蹲坑,当郭出门时实施了绑架,然后入室抢劫。抢走三台电脑、打印机及大法书籍等。郭小军被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看守所期间,被杨跃飞、陈克赟、仇峰、卜霆钧、彭某等人刑讯逼供,殴打、不让睡觉、用老婆孩子的安全进行恐吓;用强光照射眼睛等,造成郭小军眼底动脉受损,间歇性失明。

郭小军被绑架后,恶警暗中指使闵行区浦江镇郭小军租住地的居委会施压房东,逼迫郭小军妻子、儿子和岳母搬离,郭小军的家人承受着对亲人遭受苦难的深深忧惧,又面临着走投无路的生活困境。郭小军远在河南焦作市的年迈的父母及兄弟也奔波来沪,一家老小前去宝山分局要人。宝山分局不法警察威胁利诱家属,并指使大量便衣非法跟踪、拍照他们。郭小军年迈的父母、哥哥、弟弟返回焦作市后,都被当地邪党人员看管起来,其父母被派出所来人堵在家门口不让出来。

杨跃飞、陈克赟二人威胁家属不许请律师,并使用下流手段先后逼走五位正义律师。郭小军的妻子先后聘请过北京梁小军律师、尚宝军律师、金光鸿律师,前两位律师先后受到在上海“610”唆使下的北京司法局等部门的警告,要求他们不得参与此案,致使律师备受压力,先后解除委托协议。后来恶警又将郭小军妻子徐文欣聘请的律师四次强行挡在法院门外。

郭小军于2010年7月6日被上海宝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 吕金龙,男,五十二岁,生于1968年,原住在上海市南汇老港镇沈港三组,现居住于上海市宝山区共富三村(富康园)8号402室,毕业于上海市工业设备安装公司技校。

2010年4月12日上午,吕金龙在送女儿上学后回家的路上,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停在他的旁边,从轿车里冲出杨跃飞等几名宝山区国保警察和顾村镇派出所副所长,他们把吕金龙从自行车上拉下,塞进车里绑架到派出所。然后邪恶通知他上班的妻子回家,非法搜查了他的家,把他的大法书籍、电脑、空白光盘、U盘全部掠走,把他非法关进宝山区看守所。

当天晚上,恶警对吕金龙“特审”四天四夜,不允许他睡觉;国保恶警杨跃飞对吕金龙多次威胁恐吓,不允许他打瞌睡;国保恶警陈海青使用欺骗卑鄙的手段做口供,陷害吕金龙,非法劳教吕金龙两年。

◎ 王东英,76岁,家住宝山区宝林四村43号101室,退休前是上海江湾气门厂工会主席。王东英于2011年1月17日被宝山区610非法组织绑架。当时她正在家中做家务,被居委会不法人员唤出,因王东英是楼小组长,不知是诈,外衣都没穿就随着出去了。被骗到居委后,被守候在那里的公安国保及610恶人绑架。王东英被骗到居委后,实施绑架的是国保处恶人杨跃飞(该案件承办人)。

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将王东英“取保候审”,并从宝山区看守所将其接出,送到宝山区友谊街道派出所。但王东英并未获得自由,而是经友谊街道派出所片警王海荣办理“交接”手续后,又被友谊街道办事处及宝林四村居委恶人直接送入位于上海青浦的洗脑班。

王文菊是王东英的妹妹,宝山区罗店镇铆钉厂退休工人,其夫邹伟俊是罗店中学的退休教师。他们二人曾于2010年10月被构陷后,先被非法关押在宝山看守所,后又转到上海市洗脑班迫害。

◎ 2011年6月30日,宝山区国保大队杨跃飞等恶警闯到宝山区一法轮功学员家,骗开房门,几十个警察冲进家中,绑架多名当时在一起学《转法轮》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姚菊英、张美芳、鲁凤英、杜丽丽、老唐、老徐、老金、老潘、小英、高元贞、唐仁亚等十多人。期间,恶警杨跃飞非常邪恶、嚣张,对姚菊英暴力推搡、破口大骂,并指使手下暴力绑架姚菊英。杨跃飞承办此案,他本人带淞南派出所4个片警抢劫淞南老陈家,带九亭当地派出所的片警去九亭地区姚菊英家非法抄家。姚菊英被非法指控后,家人被威胁不许请律师。2012年2月17日,姚菊英被非法判四年半期,唐仁亚被非法判三年半期,高元贞被非法判三年期缓期三年。

◎ 罗蛟龙,男,时年三十七岁,四川人,上海交通大学九八级硕士研究生,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导致学业中断,后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夏海珍,女,时年三十九岁,江苏宿迁人,幼时因左眼睛受伤失明,属于残疾人。

2012年4月23日,家住宝山区大华地区的罗蛟龙与夏海珍在外出时,被宝山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拿着从他们身上搜到的家门钥匙,擅自闯入他们家进行非法搜查,声称从他们家中搜出一些神韵晚会光盘,并以他们赠送给别人三张神韵晚会光盘为借口,对俩人进行非法起诉。

宝山区国保在对夏海珍、罗蛟龙的非法提审过程中,采用了非常卑劣的手段。因为继续关押迫害所需的“证据”不足,为得到所谓“口供”,宝山国保采用非法诱供、串供的违法手段,先是欺骗夏海珍,说他们俩只要一个人承担下来,另一个就能出去,夏海珍为求得让罗蛟龙出去,就违心的同意了,答应由自己一个人承担。然后,宝山国保的不法人员特意安排夏海珍与罗蛟龙在宝山看守所的特审室里会面,在他们诱骗下制造了他们所期望的统一的“口供”。而后,不法人员又以此为依据,非法批捕了俩人。

◎ 余金艳(音)、叶小平,上海宝山区法轮功学员。2012年8月20日,被宝山区国保警察绑架。

◎ 曹月玲,女、36岁,上海法轮功学员。2012年11月5日,被上海宝山区恶警在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 陈玉新,时年五十多岁,家住上海市宝山区泗塘一村184号501室,从事开锁、安装维修居民的厨房卫生间的设备。2014年1月4日晚上,陈玉新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当晚宝山区国保、泗塘新村派出警察劫持着他到他家非法搜查,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真相币等。一个月后,宝山区检察院将他非法批捕。2014年7月10日,陈玉新被上海市宝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 赵红波,山西法轮功学员;张伟玲,内蒙古多伦县法轮功学员。2014年3月5日,在上海乘坐地铁时钱包被小偷偷走,小偷偷走现金后把钱包扔弃,内有两人的身份证。第二天,他俩接到地铁站的电话,让他们去拿身份证。他们去取身份证时,被以包内有真相护身符为由非法扣留。恶警杨跃飞等人非法查抄了两人的住处,而后将他们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宝山区看守所迫害。赵红波的父亲和哥哥从山西老家赶到上海要人,宝山区分局和看守所不让见面。

◎ 丁翔,在上海开办公司的江苏法轮功学员。2014年,宝山国保在跟踪监控丁翔半年后,将他绑架,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

◎ 宋兴伟,河北省沧州市法轮功学员;薄长城,秦皇岛法轮功学员。2016年6月,因在上海地区喷写“法轮大法好”,7月18日,被上海市宝山区国保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

宋兴伟屡遭迫害以及再次遭到绑架的遭遇,得到沧州父老的同情和声援,一千九百二十人签名、按手印表示支持法轮功、要求当局尽快释放宋兴伟回家。这些征签书复印件投寄至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引起上海市610的惶恐。在征签书邮寄到上海后,要为宋兴伟做无罪辩护的律师迫于压力,突然提出不再代理宋兴伟的案件。宋兴伟所在的朱里口村,村干部在乡里开会,说这个村因为征签事件成为“重点”。此后,家属又重新为宋兴伟、薄长城委托了三位律师出庭辩护。

在开庭前几日,上海政法委、610施压,通过河北省610,再压到沧州市,下命令不允许沧州当地法轮功学员到上海参与旁听开庭审理。2017年3月21日上午九点,上海市宝山区法院对宋兴伟和薄长城非法开庭,董律师要求法官回避,就检察官徇私枉法要求检察官回避,都被审判长驳回。在检察官污蔑当事人的情况下,董律师提出抗议,被审判长赶出法庭。另两位律师都当庭抗议,要求法院给律师合法的辩护权利,胡律师并请当事人宋兴伟解除律师委托而让本案中止审理。中午审判长与律师协商,下午继续开庭,答应让董律师和胡律师重新参与辩护。

非法庭审期间,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国保配备了特警车和大量的警力、男女便衣,在宝山区看守所周边严密监视、盘查,对人拍照。法院门口有两排警察,甚至在法院对面的酒店里还有宝山分局的警察。便衣、警察和保安对庭外的民众几乎是见人就抓,先后将冯兴吉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和民众绑架到罗店派出所,对每个人进行非法搜身,查身份,然后找所在派出所把人带走。

◎ 陈伟勤、朱纪芹,上海宝山区女法轮功学员。2017年5月中旬,在宝山庙行地区遭绑架。朱纪芹时年五十多岁,是教高三年级的高中在职教师。

◎ 刘淑芳,宝山区年过七旬的法轮功学员。2017年8月23日,被绑架后又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宝山区看守所。

◎ 姚桂珍、范晚霞、王秋菊,宝山区法轮功学员。2019年4月25日下午被绑架。

◎ 付健,在上海工作的法轮功学员。2019年8月,付健在周末回淮安老家接送孩子上学时,被宝山恶警跟踪到淮安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宝山看守所,后被非法庭审。

◎ 施筱玲老人,77岁,上海静安区法轮功学员。2020年4月24日,被宝山区国保和高境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在宝山区看守所。

◎ 法轮功学员王东英、詹关荣夫妇,2020年4月24日下午,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 法轮功学员奚娇,2020年4月28日,被非法抄家;5月6日,被迫害离世。

◎ 法轮功学员周清贤,2020年4月30日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当晚放回家。当天,应志明在她家。后应志明、应业奇被绑架,被非法抄家,现应志明、应业奇已回家。

◎ 法轮功学员姚卫华、漆荣邦夫妇,2020年4月24日之后失联。

◎ 郑兰英,杨浦区三门路法轮功学员。2020年4月被绑架。

这些年来,对上海宝山区以至其它地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总能看到杨跃飞在行恶。相信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对他讲过真相,对于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杨跃飞心里应该很清楚。但是为了眼前的利益,杨跃飞完全放弃了自己的良知,甘愿充当中共恶党的打手,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每一笔都记录在案,等待着他的将是无休止的偿还无尽的罪业。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给自己造下无边罪业,也会连累妻子、儿女、父母、亲人。这些恶警们如不知悔改,也必将在恐惧痛苦中走完其邪恶的人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