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圣缘 携手同修

更新: 2020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五年了,今年七十多岁。这里就讲一讲我和同修果姐(化名)一起修炼的故事。

一、找回果姐

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位果姐,七十八岁了。她的老伴为了过田园生活,在农村盖了个房子住,后来果姐也去那里了。有半年多时间我没有和果姐联系上,但我知道那个村子的名字,就一个人去找她。我共倒了五次公交车找到了果姐家。还送去了师父的新经文。

这次让我看到,因失去了整体修炼的环境,果姐已变了个人似的,身体佝偻成一团,目光呆滞,走路需要拄拐杖。我看到她这个状态,感到很危险。果姐主意识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家人让干啥,就干啥。说上医院就去,说吃药就吃,功也不炼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感到很惋惜。想当初她能双盘三个多小时,有时也和我们一起去讲真相救人。我就立即回市里找到她的女儿(未修炼大法)商量,决定第二天开车去接果姐的小叔子,他也是同修,我们要形成整体,帮助果姐。

后来我去市内,在街上远远看见果姐被她老伴用轮椅推着。我心情很沉重,全院的人都知道她炼法轮功,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这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这给我们今后讲真相救人,会带来多大的障碍?

第二天,我去果姐家和她交流。我说:“大姐,你一定要在法上归正,这是假相,我们不能承认它。你归正了,从轮椅上走下来,这就是在证实法。”我问:“果姐,你信师父不?”她一脸严肃的说:“怎么不信?我修炼这么多年了,能不信吗?”我又问:“你这是病不?”她说:“不是。”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说:“别难过,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师父就一定帮我们。”说着,我就扶她起来,我说:“不用拐杖,我扶你。”她就能随我走了,我就鼓励她,给她鼓掌。

我没有急于让她炼功,而是和她一起学法。逐渐的唤起她的记忆。她原来读法的时候声音洪亮清晰,可是现在读法读不成句,读的错字连篇。她的眼睛也看不清,她受魔的干扰很严重。我们读半讲法,就要花上两个多小时。刚开始我也很着急,甚至还闹心。我本来就性子急,做什么事都得看着表。我想我不能被她带动,我想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修炼自己的过程,这不是魔炼我的好机会吗?

于是我就和她发正念,我的心态平和了许多。发完正念以后,她读法读的也好了很多。我慢下来,一句一句的教她读,如果她有错误,我就给她改正,让她重读。

过了一个星期,果姐的状态好了很多,我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

二、果姐女儿说:“大法真的太神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果姐每天都有進步。我说:第四套功法的口诀,师父告诉我们“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1]来,果姐,咱们“悠悠似起”。 果姐就起来了,开心的边走边重复着说:“悠悠似起”。到了第四天,果姐就不用拐杖,自己完全能走了。

那天,刚巧果姐的女儿下班回来,看见我俩正在走步呢,激动的上前拥抱妈妈,连声喊:“妈妈你太棒了!”女儿高兴的说:“大法真的太神了,妈妈会走了。这下可好了,不用扶了。”

为了妈妈吃不吃药的事,果姐女儿一直和她叔叔闹矛盾,连电话都不接。我因势利导,我说:“你看你开车领你妈妈去扎针灸,扎了一个多月,也没见好,可是你妈妈恢复学法、炼功才几天,就一天一个样。大法师父真的管你妈妈了。”她说:“姨,你看你多好,你走路都看不出你多大岁数,真的很年轻。”

我又跟她谈了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为什么修炼就不吃药了的道理,大法不是给人治病,大法师父是给修炼人净化身体。果姐女儿改变了对法轮大法的看法,也消除了对她叔叔的误解。以前女儿怕果姐死,总是让果姐吃药。我把降压药的说明给果姐女儿看,告诉她副作用有多大。果姐女儿也表示,以后再也不给妈妈吃药了。

之前,果姐身体还没有好转的时候,有一阵子,由于她的儿女都要工作,就每天把她锁在屋里。因为她下不了地,也开不了门,我几次在门外挨冻。后来她女儿把门钥匙给了我。我有时给她带去可口的午饭,另外,在我家给她洗澡时,我发现她内衣已不能再穿了。年前,我特意去商店买了一身粉红的内衣给她送去。果姐女儿十分感动的说:“姨,你真善良,我这个当女儿的都没做到。”我说:“你们工作忙。这也是我修大法才能做到的。”

三、果姐的老伴变了

果姐的老伴是退休的军人教官,他的三个妹妹和两个弟弟也都修炼法轮大法,可是他受无神论毒害很深,对大法一直有不正确的看法。兄妹每次向他洪扬大法,他都会说:“哪有神?谁是神?你们少跟我说那一套!”他是家里的兄长,态度很强硬。果姐修大法时,她的老伴儿极其反对,迫害最严重时还骂她,扯书。所以也很少有同修去他家。

由于我们原来都是同一个家属院的,彼此都认识,还有过来往。我有时去他家,他不理不睬,我不计较,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最正的,我不惧你。

时间长了,特别是果姐几次身体不好,都是在我家住几天,学法炼功向内找,回去就好了。一次,果姐一只眼睛红肿的很厉害,我去她家,他们让果姐去医院,果姐不去。果姐老伴儿生气了,狠狠的说:“等着瞎吧!”我微笑着说:“不能瞎,能好的。”果然,在师父的加持下,果姐在我家住了五天,真的好了。这一切果姐的老伴都看在眼里。

这次果姐身体不好,我去他家时,果姐的老伴很热情,主动拿水果招待我。他说:“我陪老果去医院,老果被诊断是老年痴呆、脑萎缩、脑血栓。”我一听,就劝果姐老伴说:“不要再去医院了,这种病别说是我们这种家庭,就是多有钱的贪官也治不好啊!”我跟他现身说法,讲了我修大法前后的身体变化。给他讲了大法祛病健身、净化心灵的神奇例子。

果姐老伴说:“这些药吃完,就不去医院了。”我说得让果姐学法炼功。他说:“她啥也不会了,播放炼功音乐的播放器也不知道怎么开了。”我说:“我教她。”他说:“你教她也记不住,你教我吧。”于是我就详细的告诉他怎么使用。结果第二天他又给我来电话说:“你教我的那个事我又忘了,你还得来一趟。”于是我就乘车到了他家,给他写在一张纸上。这下他可高兴了,他说:“我会了,早上就可以叫她炼功了。”后来果姐恢复了记忆,自己可以炼功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果姐的情况有了好转。我去她家,正好她老伴刚刚从农村回来。我高兴的对他说:“果姐好了。”他大声说:“好什么好?!”我很吃惊。赶忙问:“怎么啦?”他不悦的说:“你自己看看,她在屋里,又不会走了。”我進了果姐的房间,一看,她半躺在床上。我说:“果姐起来,我们共同证实大法,请师父加持,走给你老伴看看。”我俩一起念发正念的口诀,我站在果姐身旁,象征性的扶她。她真的起身走進了大厅,此时她脸上洋溢着笑容,笑的那样开心。她老伴吃惊的大声说:“你会变魔术?怎么你一来她就会走,你不来就不会走?”我说:“这是大法的神奇。”

一次,正逢过节,果姐的女儿要去南方公司开会,没人照顾她,就跟我商量要把她妈妈送到我家住几天,我欣然同意,我没有害怕担责任。我坚信有师父、有大法加持我,一定能帮助她走回来,重归修炼。

在我家九天的时间,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向内找。她找到了怕心、安逸心和对她老伴的抱怨心、不平衡的心等。在帮助果姐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几位同修的配合和帮助。临回家时,果姐基本能自理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