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马长青屡遭中共迫害 被停发养老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马长青,男,67岁,榆树市养路段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五月十四日开始修炼大法。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单位抬东西时,把颈椎压折两节,腰椎压折四节。为了避免高位截瘫,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一只胳膊抬不起来。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胳膊完全恢复正常,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马长青一家三口,妻子穆春波是街道委主任,老实本份之人,女儿从小得癫痫病,一旦惊吓上火就犯病。

马长青和妻子穆春波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家人和睦相处。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马长青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妻子被迫害离世。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绑架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零正月十八,马长青与妻子穆春波和女儿去北京上访,在长春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截回,女儿因上学放回家,马长青与妻子穆春波在榆树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6天。遭国保大队罚款每人1500元,两人共3000元,伙食费每人每天十元。920元等其它费用,计4300多元。

吉林国保警察入室绑架抢劫 妻子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点钟,榆树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范洪凯指使几个警察,突然闯入马长青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书,不由分说就开始翻箱倒柜,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了一遍,满屋一片狼藉,最后抢劫走33516元钱和几本法轮功书籍,还有2000元真相币共35516元钱,并强行绑架马长青到拘留所。后来国保大队石海林又去马长青家找穆春波签字,穆春波即担心女儿犯病,又担心丈夫有个好歹,双手哆哆嗦嗦地签了字。

在马长青被非法拘留的第11天,国保大队警察齐力、李笑把马长青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因马长青的身体原因拒收,马长青当天回到家里。回来后要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钱,亲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吓得赶紧托人疏通,找到熟人帮忙,35516元钱只要回24000千元。

马长青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被绑架,家里象塌了天。在马长青被绑架的当天,他的女儿就吓得抽搐四次,穆春波既担心女儿,又担心马长青身体遭迫害,整天提心吊胆。 经过这一番的折腾,担惊受怕,让警察抢去钱财无处说理憋气上火,一下得了脑出血,住院治疗昏迷不醒,花去五万多元的医疗费。已经取借无门了,最后马长青无钱给妻子医治,只好将穆春波抬回家硬挺,穆春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靠吸管引流进食,还在用切开的喉管引流痰液,后背、臀部、双脚褥疮严重,昏迷不醒四个多月,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是周一,马长青去国保大队要剩下的11516元钱给妻子治病,可是国保大队长范红凯却说,那一万多元钱上交财政了,当马长青要看上交财政的票据时,范红凯又说没有,在这期间范红凯关了两次门,显然是怕别人听到他们中饱私囊和抢劫的丑恶行径。

火车站被绑架 讲真相回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马长青去长春办事,因为用身份证买的票,在长春站下火车走到出站口时,被俩警察劫持到火车站派出所,从马长青包里翻出10178元真相币,把马长青送到铁路公安处。

马长青一直给他们讲真相。马长青讲了自己做养路段职工时,在单位抬东西时,两节颈椎压折,四节腰椎压折,医生给他穿上钢背心的事,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穿了十多年的钢背心脱掉了。他还讲自己家里还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

后来,铁路警察真的到马长青家里了解情况,知道马长青说的是实话。但是,10178元钱被非法扣留,马长青于第二天回到家中。但在释放马长青时,给了一张监视居住的票子,意思是随时传换和绑架。

再遭绑架 被非法判刑两年

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铁路警察到家中将马长青非法逮捕,关押在长春市第二看守所,将有癫痫病的女儿安置在榆树市福利院暂住。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长春铁路法院对榆树马长青非法开庭审理,主审的法官朱姓法官和张姓法官。他亲属、嫂嫂和侄女参加了旁听。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在约五分钟时间内,铁路法院非法宣判,马长青做自我辩护,结果,马长青被冤判两年徒刑,并被勒索罚金2000元人民币。马长青不服冤判,起诉到上级法院。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吉林公主岭监狱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马长青去长春,被铁路警察绑架到铁路公安处,遭铁路法院冤判两年徒刑,刑期从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至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马长青被戴手铐、脚镣,手铐、脚镣连在一起,并和另一人连在一起,被劫持到吉林公主岭监狱,在那里,遭受强制洗脑转化,酷刑迫害。

1. 饿刑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监狱检查身体,大夫问:你胃里怎么一点食物都没有?马长青说:他们不给我饭吃。就给点用玉米面做的稀汤、很稀的汤喝,加点咸盐,每顿一小饭勺,其中有三顿没吃着,因加的盐太多,太咸了,不能喝。在严管队,马长青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两个多月全是吃这个,他瘦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八十斤,而原来一百二十斤。狱警利用这种饿不死的“饿刑”,折磨马长青,消磨他的意志。

2. 电刑

“他们不给我饭吃,”就因为马长青说了这句真话,九监区二区队姓李的大队长把马长青拉到一个小屋,三个人把马长青摁在地上,三个人用电棍用最大的电流,电了马长青两个多小时,马长青就一直喊师父。每十分钟,他们换三根电棍,一共用了三十多根电棍,来回换着电,电的马长青满身都是大紫泡,那种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马长青极度口渴,但又不能喝水,二十四小时没喝水,喝水了,满身就起水泡,水泡一破,可能会化脓感染。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一犯人抢马长青的鞋,警察们不管犯人,专门迫害马长青,姚姓教导员,李姓大队长,小李干事三人,把马长青拽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里,摁在地上,用电棍电他。

3. 拳打脚踢

马长青被关到监区后,两年中,每半个月,就拉肚子,晚上睡觉躺不下,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吃大头菜汤,就拉肚。有一次,马长青正要上厕所,队长郝凯(二十多岁)和沈姓教导员(三十多岁)叫马长青,马长青慢了点,队长郝凯就拽着马长青去警察办公室,马长青说,我要上厕所!他不让,结果将大便拉到走廊里了。郝凯和沈姓教导员拳打脚踢,把马长青都打懵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一九年开犯人运动会,马长青和其他的人观看。马长青回头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有个姓李的小警察回去后,把马长青叫到办公室,用拖鞋打马长青,把马长青右侧的大脖筋都打紫了。

4. 打嘴巴

二零一九年二月,有一次马长青前胸痛,连着后背疼痛,医生曾说是心绞痛。马长青跟姓郝的队长说:“我要上医院检查。”郝队长说马长青折腾他了,打了马长青二十多个嘴巴,大冷天,不让马长青戴帽子。还有一次,也同样是看病,姓郝的队长又打了马长青嘴巴。狱警还验两次血,每次抽一大管血。

有一个邪悟的叫周俊柱,帮着“转化”法轮功学员,还污蔑大法,马长青劝他不要再做这事了,不能污蔑大法。结果周俊柱把马长青告到队长那。因此,马长青被毒打。邪悟的周俊柱一次还推马长青,使他摔了屁股蹲儿,致使腰部剧痛,不能动,上厕所都困难。

5. 耳朵聋、眼睛视物不清

在监狱两年的迫害,马长青被电棍电以及毒打、挨饿、打嘴巴等摧残折磨,耳朵聋了,眼睛视物不清,不能看电视。

遭受中共不法人员经济掠夺

马长青三次遭迫害,造成很大经济损失,包括被强抢、罚款、被盗、扣发养老金等,总计人民币达262251元。

二零零零正月十八,背国保大队罚款每人1500元,马长青和他妻子两人3000元,伙食费每人每天十元。俩人920元等其它费用,小计4300多元。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被树公安局国保大队抢去35516元钱,其中有2000元真相币。只要回24000元。11516元被警察中饱私囊了,给妻子看病花去50000多元。小计:60000多元。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铁路警察抢去10178元真相币。冤判二年,并处罚款2000元。

两年冤狱期间,家中无人照料,家里电动车,彩电等各类家具锅碗瓢盆一律被盗,只剩冰箱和缝纫机。约70000多元钱。社保扣发养老金115773.12元(每月4823.88元,是二零一七年的工资标准)。两年冤狱经济损失;小计达197951元。

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榆树市政法委、“六一零”头目李奉林办洗脑班。马长青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十五天。回家后,他出现胃痛、肚子疼,不能吃东西,呕吐,吐得都是黑的,马长青被折磨十多天,卧床不起。亲属看情况危险,送他到医院救治。胃镜、肠镜检查说:“胃、肠粘膜全脱落,红哧的,溃烂。”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马长青又犯了三、四次,出现那种症状,疼痛,吃不下东西,躺不下,躺下就上不来气。

马长青回忆在洗脑班时的情况,他怀疑可能是他们在饭菜里下了药,回家后,就出现状况。法轮功学员崔占云在洗脑班时,被几次灌药,回家就出现此症状,不久就死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