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做好人 大庆铁智杰遭受中共迫害

更新: 2020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法轮功学员铁智杰因为信仰法轮大法,做好人,遭到中共不法人员的绑架、抄家、拘留、劳教、洗脑、酷刑、监控监听、骚扰等,三年半的工资奖金被扣除或少发,妻子也被中共不法人员骚扰、施压,全家人承受巨大痛苦。

铁智杰是大庆市试油试采分公司职工,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从小患的神经性头痛好了,关节炎、甲亢病也不翼而飞;原来生活中的一些恶习,如抽烟、喝酒、打麻将等也统统戒掉。从此,铁智杰精神愉快、家庭和睦、邻里融洽、工作兢兢业业。

为大法说公道话 遭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元凶江泽民违背宪法,与中共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铁智杰和其他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深受其害,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一直生活在极度恐怖的阴影之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摧残,也使家人受到了无尽的痛苦。

二零零零年的某一天,创新派出所赵剑波、邵青春等闯入铁智杰家中,强行搜查铁智杰家的电脑,以铁智杰浏览过明慧网为由,将电脑非法抢走。同时将铁智杰绑架派出所,非法拘留二十四小时后,放铁智杰回家,但电脑至今未归还。

二零零零年十月,铁智杰进京上访,被创新派出所高凤杰、宋长久绑架到派出所,高凤杰逼迫铁智杰写保证放弃修炼,并进行打骂。晚上九点多由单位领导出面担保,将铁智杰领回单位,当时单位书记是华士俊。因为是周末,华士俊不让铁智杰回家。

在单位被非法拘禁两天后,周一开会对铁智杰进行处理。由于铁智杰没有按照华士俊要求写放弃修炼的材料,而是客观的反映了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事实,华士俊暴跳如雷,找到铁智杰的妻子(同一单位)大发雷霆,并扬言要严肃处理。随后在会上对铁智杰作出记过处分,并宣布停发一切工资和奖金半年,只有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晚七点多,创新派出所高凤杰和宋长久到铁智杰家,谎称到派出所了解点情况,一会就回来。结果,直接把铁智杰劫持进龙凤看守所;一个月后,高凤杰到看守所把铁智杰接出来,在车里他问铁智杰说,“法轮功好不好?”铁智杰回答说:“好!”高凤杰听后说:“那就再给你换个地方炼。”然后又把铁智杰送进萨区拘留所,铁智杰绝食抗议,被一次次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铁智杰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在大庆劳教所遭受迫害

在大庆劳教所里,铁智杰经历过强制洗脑转化、包夹限制应有的权利、坐铁椅子、上绳、打骂、恐吓威胁、长时间坐小凳、超负荷奴役、不明体检抽血、剥夺家人接见、延长刑期等。有一次,铁智杰胡子长了,向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魏本生借用剃须刀,被值班的副大队长赖仲辉看到了,当时就把包夹的两个普教犯人用铁锹把打倒在地,并令他们跪在地上,叫值班警察给这两个普教上绳(一种酷刑),并加刑期十天。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两年期满的那天,铁智杰要求回家,遭到劳教所拒绝,并且不作任何解释,也不说明何时释放。在此情况下,铁智杰说如不释放,就绝食抗议。管理科长韩青山很快赶到铁智杰所在的三大队,二话不说对铁智杰的脸上就是一顿拳头,边打边威胁说:“我打死你!看你给我绝食!什么时候放你我们说了算,你想回家就回家?”

再遭绑架走脱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乘风分局董立新、赵剑波、邵青春、刘学忠突然到铁智杰单位将他绑架。他们先到办公室搜查,然后又去抄家,抢走铁智杰的笔记本电脑一台、移动硬盘两块、MP3播放器、大法书等。下午一点四十左右,铁智杰从分局走脱,开始流浪生活。

被看守所迫害 再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中秋之夜,铁智杰回家看望家人,被乘风分局董立新等人绑架。绑架过程中,他们猛击铁智杰的头部,导致铁智杰长时间头晕、迷糊。在乘风分局被非法关押近一天,又被劫持到让胡路看守所迫害。铁智杰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在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之际,乘风分局又把他劫持到绥化劳教所,但由于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铁智杰被乘风分局勒索八千元后,办理保外回到家中。在家调养身体期间,几次受到不法骚扰。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乘风分局董立新等人砸铁智杰家的门,此时,铁智杰还没上班,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在铁智杰不给开门的情况下,他们将铁智杰家的窗户钢筋护栏锯断,砸碎玻璃,强行进入铁智杰家,将他绑架。在乘风分局非法关押一天后,直接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进行迫害。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以残忍著称的劳教所之一。在绥化劳教所里,铁智杰经受过高中海、刁雪松、金庆富等人的上大挂、野蛮灌食、头上绑收音机耳机插入耳朵调到最大杂音、烟熏鼻子和眼睛、指甲缝插牙签、暴打、死亡威胁等。高中海、金庆富等常常叫嚣:“按照上边的政策,你我属于敌我矛盾,对你们怎么处理都不过份,整死你们就象整死一只蚂蚁一样。”除了每天强制超负荷长时间劳动外,晚上让犯人李迎军用训练走正步折磨半小时,然后强制唱歌,之后体罚坐小塑料凳,直到半夜十一点半左右。铁智杰被无任何理由加期一个月。

大庆“六一零”骚扰不断 送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奥运火炬传至大庆,大庆“六一零”如临大敌,草木皆兵。乘风分局到铁智杰单位欺骗说,乘风地区有八位法轮功的要抢火炬,以此要求单位限制铁智杰自由,逼的单位只好将铁智杰强行带到外地“旅游”,避开火炬传递日。

从二零零八年起,大庆油田公司六一零就不断到铁智杰单位骚扰,强迫单位将铁智杰送五常洗脑班迫害。因单位领导深知铁智杰为人十分正直善良、工作兢兢业业,一般职工都同情他,都不愿将好人送去迫害,不断的求情说好话。

二零零九年夏天,油田公司六一零刘希平要挟试油试采分公司稳定办领导说:“如果不把铁智杰送去,就把你们送进去。”并扬言要考核单位及主要领导。逼的单位用尽各种办法要铁智杰配合去洗脑班。经理刘国志曾找铁智杰的妻子生气的说:“如果不把铁智杰送进去,你就不用上班了!”

稳定办主任马立新,本来和铁智杰妻子是多年的好朋友,但被上边逼的二十天竟找了铁智杰妻子四十多次,从劝说到诱骗,从诱骗到威胁,几乎撕破了脸皮。铁智杰所在的基层队书记潘迎华也是不断的找铁智杰劝说、诱骗、威胁。当铁智杰和他们谈到人权、法律,他们都哑口无言,只好说:“没办法,上边逼的。”在这期间,铁智杰及家人一直生活在高压和随时被绑架的恐怖之中,逼的铁智杰妻子常常以泪洗面,有时嚎啕大哭,多次提出离婚。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早晨,大庆市六一零伙同乘风分局警察共六人,突然闯到铁智杰的单位将其绑架,强行送到五常洗脑。五常洗脑班,向来以残忍和手段花样繁多著称。

到了洗脑班,他们先把铁智杰带到专门酷刑室,不一会付彦春走了进来,二话没说就对铁智杰用拳头、巴掌往头部、脸上一顿暴打,一边打一边叫嚣:“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人间地狱,是法轮功的终点站。进这来,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走着进来,抬着出去,我打死你白打,知道吗?!这里不是没整死过人。”

打累了,付彦春就叫莫振山和万文博(付彦春的女婿)将铁智杰反手吊铐在一根铁管上,只能脚尖落地。身体稍微一动,手铐勒的手腕钻心的疼,渐渐的卡进肉里。铐在铁管上,付彦春每过一段时间就进来打骂一顿,直到半夜才放下来,由负责看管人的扶铁智杰进宿舍休息。

第二天,开始强迫观看诋毁大法的造假录像,铁智杰不看,付彦春就进行暴打,将铁智杰打倒在地后,不允许别人去扶,并说就让死在这里。以后的日子,每天强迫看诋毁、造假录像或书,强迫写诋毁自己信仰和师父的邪恶东西。那段日子,对修炼人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直到七月一日,才由单位接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