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市八旬宋宝莲多年来遭受迫害事实

更新: 2020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在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一年来,山东德州市现年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宋宝莲,遭受过绑架、抄家抢劫、罚款、骚扰、监视居住、非法关押等多种迫害。二零二零年五月的一天,德州于官屯派出所警察去宋宝莲家,用桌布把香炉和两本大法书抄走。

得法修炼身心受益

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宋宝莲清早起来去大堤散步,看到有几个人在炼功,就问炼的什么功,说是法轮功。她问炼法轮功能治好病吗?说只要真心学炼就能好。她又问要钱吗?说不要钱。随后她就跟着炼了起来。

宋宝莲第二天请来宝书《转法轮》,通过学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是返本归真。人得病和所有的不幸都是人做了坏事招来的,要想没有病,就得做好事做好人。从此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人,修心性,重德行善,思想境界得到提升,不计较个人得失了,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错了,做事知道为他人着想了,变的宽容忍让了。

在炼功之前,她患有多种病:关节炎、颈椎增生、三叉神经、肩周炎,还有甲状腺瘤已长到象鸡蛋那么大,去济南肿瘤医院检查医治,医生说即使是开刀做手术,也要留后遗症,或导致不能说话,她只好无奈的回来了,那时病折磨的她痛不欲生,艰难度日。

真没想到,她学法炼功仅三个月的时间,甲状腺瘤自己消失了,其它的病不知不觉中都没了,这期间没用一点药。她亲身经历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师父给她生还的机会,救了她的命。至此,她生活的无忧无虑,每天沐浴在大法的幸福怀抱中,从内心感谢大法师父。

风云突变、邪恶镇压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中共江泽民小人打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这天早晨,宋宝莲和往常一样骑着三轮车拉着炼功音箱到炼功点去炼功,炼功点却布满了警车、便衣警察,不让他们炼功,赶他们走,说是上边有命令。七月二十二日下午电视广播就开始播取缔法轮功,编造谎言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造假新闻,并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从此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宁静祥和的修炼环境。

宋宝莲坚信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没有错,一直坚持在家炼功。可是却不断的受到派出所、街道、公安局的骚扰。德城区东地派出所指导员张亮、片警王英林、殷广建、所长六七人非法闯到家中,抢走大法书、炼功带。抄家两次。。

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半夜,东地派出所把宋宝莲绑架到德城区公安分局扣押,没有拘留证,后又补拘留证,说是扰乱社会治安。她说:“我在家大门没出,扰乱什么社会治安了?”关押了半个月,罚款三千元,扣生活费三百元,没有出示任何收据。

后来派出所殷广建、王英林、所长、姓冯的,公安分局五人,又闯入家中到处乱翻,连摞着的煤球堆里都翻,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从此,派出所开警车三天两头的进行骚扰,没有消停日子过。

进京鸣冤遭迫害

宋宝莲想师父教人做好人,无偿的给修炼者祛病健身,提升人的道德,不要一分钱,对社会对国家有百利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应发扬光大才是当权者的明智决策,而小人江泽民却无理智的镇压,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心想:“我是一名法轮功受益者,应站出来为大法师父讨回公道”。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的一天早上九点多钟,宋宝莲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大法师父鸣冤,正遇上外地学员,和他们一起拉开了“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一百米的大横幅。警察蜂拥而上,用电棍打的学员口鼻流血,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腿被打断。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还是紧紧地抓住横幅不肯松手。

警察们拳打脚踢,连拉带推,学员们被推倒压在一起,有的学员被砸伤。宋宝莲用劲将人堆的学员拽起,一边说:“不许打好人。”警察问炼不炼功?说不炼功就要逼迫骂师父。宋宝莲反问道:“让骂人是好人吗?”最后警察拿来剪刀把横幅剪碎,法轮功学员被抓上警车拉走。宋宝莲被拉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

在派出所大院内,法轮功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喊声不断,学员们顾不得擦干头上的血渍,顾不得受伤的腿,只想表达自己的心声。警察用电棍连击学员,倒地一片,有的被打伤。

下午,警察把他们分散到各郊区派出所。宋宝莲坐上警车后,取出上衣袖内的横幅,打开车窗,拉开横幅,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路中的行人都目睹了在微风中飘扬的横幅。宋宝莲被拉到石景山派出所,横幅被警察搜走,关押两天一宿。后被劫持到驻京办,这里关押十多人,都是德州的。一黑胖男人破口污蔑师父,一女同修上前阻止被他拽出门外,用脚猛踢她的腿,他们在驻京办被扣押一宿。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号,宋宝莲和被踢同修,还有一国棉的,三人被遣返拉到德州河西派出所。而后把宋宝莲和被踢的同修关押在东地派出所,关在一个犯人呆的小黑屋里,冻了三天。
期间东地派出所的张指导员分别审讯她们到北京去干什么去了,她俩告诉他是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法轮功太好了,镇压是错的。三号她俩被送入看守所。宋宝莲被关押一个月零三天,过年没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中共江泽民开两会期间,宋宝莲的单位对她监视居住二十多天。从迫害那天起,她家失去了往日的安宁,不断的受到骚扰恐吓。

持续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宋宝莲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问诉江之事。宋宝莲给他们讲真相,最后被强行采血后放回家,警察抄走了两本《转法轮》、若干本《明慧周刊》。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德州于官屯派出所两人来到宋宝莲家敲门,说是串门的,进门后出示警察证件还想录像,宋阻止没让录。然后问你是宋宝莲吗?家有电脑吗?并用微型相机拍了宋儿子的电脑,他们要了户口本,登记了号码后走了。五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半左右,东地派出所先给宋宝莲的儿子打电话,随后二男一女到宋宝莲家,说走访一下,看看有困难吗,想录像,宋阻止没让录,问还炼法轮功吧?宋给他们讲真相,信仰自由等。六月二十九日,宋宝莲儿子接到电话,问你是宋的儿子吗?你母亲还出去吗?宋的儿子问是谁?对方说是市局的。

二零二零年五月的一天,于官屯派出所警察去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宋宝莲家,用桌布把香炉和两本大法书抢走。当时宋没在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