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不正常状态背后的因素和执著

更新: 2020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最近一段因为疫情,完全在家办公。因为时间相对自由,所以不象以前那样忙,有了更多的时间反思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就象师尊讲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因此我想把自己在这段时间内悟到的东西和提高的心得跟同修分享一下。

一、 炼功的心得

在疫情这段时间之前,我打坐和抱轮都是最多一个小时,从没想过再往上突破一下。不过因为身体出现比较严重的病业假相,为了突破这个状态,跟家人同修交流后决定在炼功上突破一下。因此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突破九十分钟:坐到四十分钟就开始比较痛,七十分钟时就痛的全身抽动了。在坐到八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忽然自己开始笑,然后又开始流泪。我不是一个容易因为自己的痛苦而流泪的人,但是当时就是控制不住的流泪了。坐完之后,虽然感觉前胸以下的身体全是麻的,但是明显感觉师尊给我拿下去了很大的一个东西。我想我的笑和哭可能都是另外空间的我看到了师尊为我所做的事情的反应吧。

但是打坐中还很不静,更定不下来,这也是我需要突破的地方。这个过程中的体会是:

(一)其实疼痛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自己之前坐不了那么长时间,是因为自己没想去突破,并且因为思想业或者其它因素的干扰导致决定把腿拿下来(虽然主意识可能还不太甘心),而当打坐中清理那些“让我提前把腿拿下来的因素”后(自己心里不稳的时候,就默念“灭掉让我提前下来的因素”),思想业和其它因素没法干扰我们的时候,坐多长时间完全取决于主意识的决定。这样就能够增加很长的打坐时间。

(二)干扰会变着花样来。第一次突破九十分钟时,到最后几分钟时脑袋里明确的出现一个念头:腿要折了。后来有一次,脑袋里又出现一个念头:“打坐中只有痛苦吗?”自己当时的反应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就想:“你是哪位啊?”打过来的念头,在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中,这也是头一次非常明确的感受到思想业反映出的念头,之前我只是意识到有些思想不太对,但是这样明确的反映了出来还是头一次。

另外,突破了一周之后,干扰就变了形式,忽然多出很多琐事来,使得我难以找到整块的时间炼功,因此在发了几天正念之后才突破。现在努力突破早上三点之前起床这个关,还是不能稳定的做到,但是这个过程中发现需要睡觉前专门发一念,灭掉那些不让我早起打坐的因素。起床就会容易的多。之前我也试过三点起床,但是对我来说只打坐一个小时的话,白天非常困,还需要补觉,否则困的什么都干不了。但是现在打坐两个小时之后,不补觉白天的精力也基本够用了。

二、找到不正常状态的背后因素

从大约十年前开始,我就常常感觉眼睛很疲劳,特别是在阳光下呆时间长眼睛会感觉非常累,如果在阳光很强的白天出门,在外面呆几个小时,眼睛非常干涩,之后会体现出心脏很疼,胸闷和大脑反应很慢,严重的时候甚至无法有效的思考。这个状态一出现,早上就很难早起,其它事情也因此被打乱,所以干扰非常大。因为我的常人工作和救人项目都需要长时间的面对电脑,从常人的角度看很象是不好好保养所引发的干眼症。虽然我意识到了这是不正常的状态,并一直都对这个不正确状态发正念,清理旧势力及其安排的干扰因素,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善。

但是最近学法,看到师尊讲:“目前只要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表现出的不正常而且持续干扰的,一定是黑手干的,消除中一定彻底解体它们。”[2](这不都是指对身体的干扰吧,所以发正念就起作用)我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正常人在很强烈的阳光下呆一段时间可能也会有点疲倦(正常状态),但是不会象我的反应这么强烈(不正常状态)——很明显是师尊所说的不正常而且持续的干扰。因此从那天之后我每天专门针对这个干扰灭黑手之后,果然症状减轻了不少,在很强烈的阳光下出门也只是感觉有点累而已。这让我的信心坚定了不少。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思想越来越清晰,我现在悟到出现这种状态的原因是:这种干扰会有一些常人中的表面的引发条件,逐渐的使我头脑中形成了一个因果关系,建立起了一种观念“自己过去不好好保养眼睛,使得眼睛受不了强光,一出门就会非常累,没办法”。自己对这种状态的承认(也就是承认自己是个常人),使得黑手和烂鬼能够躲在这个观念后面给我施加强烈的干扰。

其实对于修炼人来说,眼睛非常疲劳这种状态的加重和减轻跟引发条件(长时间的室外光照)没什么关系。认清这一点之后,就不会把人中的原因和我自己的反应建立起因果关系了,我意识到旧势力的干扰、黑手烂鬼才是根本原因。

现在我思想中养成了一种象条件反射似的习惯,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一出现眼睛疲劳、心脏疼痛的状态,不管难受不难受,就立刻发出一念“解体、销毁黑手烂鬼,破除不正确的观念”,不让自己的思想沿着常人的思维观念走下去。因此这种强烈的干扰现在已经很少出现了,即使出现也很快的消散了。

这个过程中我还意识到自己的一个问题:之前一出现那种受干扰的状态,如果没有特别急迫的任务就想早点休息。这其实还是把这个当做常人中的事情,想用常人的恢复方式来过去。而没有认识到这时自己其实是在被强烈的干扰中。因此一旦这种状态出现,必须尽早突破,大量炼功突破这种干扰。

虽然悟到了这一点对我是个非常大的進步,但是就象太太同修跟我交流的那样:太被动,干扰来了才去破除。我自己也在想,为什么我会出现这种极度疲劳的假相干扰?沿着这个问题深挖下去,我又找到了自己的一个很深的执著。

三、执著成功的瘾好

我在常人中的学历算是比较高的,因此也养成了持续学习各种东西的习惯。经常为学到新的知识、技能或者解决问题而兴奋。也因此,我在学习或者做项目时兴奋起来了就不休息不断的干。也因此积累了很多技能、职业认证。当然精益求精、勤奋刻苦在人中不是坏事,因此我也一直认为这是自己的一个很大的优点,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执著。

但是在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会出现这种极度疲劳的假相干扰?”这个问题后,有一天在背法中,我忽然悟到,我很喜欢、享受学到新知识、新技能或解决问题后的兴奋感。在我认真学习工作的时候,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在追求这种兴奋感。而且有的时候如果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甚至明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可能都会抛之脑后,更别说干累了之后的休息了。师尊讲:“人说中毒,我告诉大家什么叫中毒。人们在医学上认为是瘾好神经被刺激了、很发达就是中毒了,其实不是。是什么?在你身体里,时间长了,积累了一个和你形像一模一样的你,却是那个东西构成的,控制了你。因为它是很强的执着构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么强的能控制你的心,因为它是很强的心形成的。”[3]

从这段法,我还悟到自己这种状态甚至可以用上瘾来形容自己,再说重一点,这跟吸毒执着那种感受差不多。只不过是这种上瘾不是依赖于外部的药物。这种对成功的瘾好使我没有节制的工作和学习,使得自己经常处于不必要的很疲劳的状态。这在常人中也是严重伤害身体的做法。更何况旧势力还会给修炼人添加各种各样的干扰,所以就会很累。而且也让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出现了那种不正确状态。悟到这一点之后,我现在在强烈的排斥、灭掉这种瘾好和执著。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