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大法要求做人 大家庭和睦相处

更新: 2020年08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我婆婆有三个儿子,我丈夫是老二。我和丈夫结婚后,公婆就一直跟我们住在一起。我修炼大法后的这二十多年来,我们一家人彼此相互尊重、相互帮助,没有任何间隔,融洽和睦,让公公婆婆真正享受到了天伦之乐。

可我第一次在婆婆家和嫂子见面时,我俩就彼此看不顺眼。婆婆和嫂子关系不和,积怨很深。为此哥嫂更认为父母偏爱我们,为此吵闹,使得整个大家庭很不和睦。

结婚不久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我明白了我和嫂子相互之间看不顺眼是前世的恩怨。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一扫对她的积怨,发自内心的对她尊敬、对她好。终于,嫂子对我阴沉的脸变的晴朗起来,有了真诚的笑容。

婆婆常常在我面前数落大嫂的不是,我总是告诉婆婆大法的法理,告诉她人与人之间就是业力轮报,告诉她凡事都有因果。渐渐的,婆婆对嫂子的态度变好了。嫂子也象换了一个人,对婆婆好,过年过节也会买一些衣服等东西送给婆婆。

法轮大法一扫我们这个大家庭的阴霾,从此我们的大家庭和乐融融。过年过节的时候,小叔和大伯全家都来聚会。他们吃完了就走人,我从头至尾帮公婆做菜、搞卫生。平时剩菜剩饭我吃,脏活累活我干,公婆的马桶我来刷。公婆总说辛苦我了,我乐呵呵的说没事。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可是一个处处斤斤计较、从不肯吃亏的人。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叫我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为别人付出,这是我的快乐。

公公是邪党体制内的人,一生仕途顺利;婆婆是个女强人,“改革开放”时期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因而二老对邪党感恩戴德,对大法有成见,认为我们反党。我总是利用吃早餐的机会给他俩讲真相,放大法音乐《普度》、《济世》给他们听。渐渐的,他们对法轮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

日久见人心,公公婆婆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婆婆曾给我保护过大法书;在我遭受魔难时善待我。她因而得福报,高血压、骨质增生都好了。在我修炼、助师正法的二十年间,公婆一直给我煮饭,使我有充分的时间修炼、讲真相。

二零一三年,婆婆得了老年痴呆症,经常走失,以致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每次她走失,我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公公也念,结果每次我们都能“巧合”的找到她。

一次,她又走失了,正碰上下大雨。天已经黑了,我找了两个小时还未找到,急的不行,就在心里求师父。突然一辆110警车停在我身边,但马上又开走了。这不是师父点化我吗?我马上打电话给110,一会儿110打电话给我说有人报警:“一个深巷子里,有一个老人摔倒,昏死在那里。”

我赶紧开车过去,发现真是婆婆。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趴在她耳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她醒了过来,婆婆安然无恙,只是摔破了嘴皮。公公看到婆婆回家了,不禁唏嘘。我说:“幸亏师父保护,不然肯定是骨折。”

婆婆脑子糊涂,经常做错事。一次她把煤气打开,把电饭锅放在火上烧。对类似这样的事,公公难免有时对婆婆生气。丈夫脾气火暴,对婆婆说话语气有时也很冲。每次我总是劝公公别生气,我说老人是家里的宝,谁都有个老。她这是病,也挺可怜的,我们要善待她,不然病会更恶化。公公听了,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好。我也对丈夫说要他对婆婆说话要温和。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在家里要做表率。我对婆婆倍加关心,照顾她,给她洗澡、精心烹调食物、带她散步、半夜扶她上卫生间。她虽然脑子糊涂,但我从不怠慢她,对她总是非常尊敬,语气尽量温和。只有一次,她把水倒在大法书上,我急了,一把抢过书,高声责备了她几句。事后我就后悔了,怪自己没把书收好,不可以对老人这样。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也不懂的什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这种传统文化,如今大法改变了我,我自然而然的就秉承了中国的传统美德,对老人孝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教导我如何按古训处理家庭关系。

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能带动周围的人。由于我对婆婆尊敬,家里的人对她老人家也都尊敬,丈夫对婆婆说话语气也柔和了,总是轻声细语的。

公公总说我比亲生儿女还好,我说这都是大法好,是大法师父教我们要做好人。

周围的邻居对婆婆也很尊敬。一次,婆婆散步,把邻居家晒的小孩的衣服藏起来丢掉了。我知道后,赶紧带上礼物去给邻居赔礼道歉。邻居不肯收礼,羡慕的说:“她老人家这是病,没事。你看她的儿女对她这么孝敬,是她老人家有福气,我们老了还不如她呢!”

以前有个邻居婆媳不和,老是吵架,儿媳打婆婆,婆婆拜天咒儿媳死。如今风平浪静,听不到吵闹声了。

左邻右舍夸我孝顺。我说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才变的这样好。我劝邻居们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五年,公公得了肠癌,动了手术,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那个病室的人都痛的不得了,唯独他不怎么痛,手术非常成功。医生都觉的神奇。手术后很快康复了,公公自己也感到很幸运。我告诉公公说:“这都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的福报。”

二零一九年,公公肠癌复发,化疗对身体伤害很大,到后来卧床不起。晚上半小时左右要扶他起床上一次厕所。我主动晚上照顾公公,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左右,白天还要做饭、搞卫生、照顾公婆,还要抓紧时间学法。丈夫下午不上班,我叫他照顾一下公公,我需要利用这个时间去街上讲真相,救人。

丈夫看我辛苦,叫他弟弟和我们俩,三个人晚上一人一天轮流照顾公公。他们晚上睡的很深,因我睡眠少,公公一叫我,我立刻就到。他兄弟俩值班,有时要叫好久才叫醒,所以他们值班时,公公有时也打电话叫我,我一听铃响,马上就起来。有时过了十多分钟,公公又要上厕所,但有时又拉不下来。丈夫和小叔有时受不了,因白天他们要上班,就劝老人家如上厕所太勤,就拉裤子里算了,反正穿了纸尿裤。我却从不怠慢,从没有怨言,心甘情愿的照顾老人家。

公公要喝热水,我怕烫着他,常常先尝一口再让他喝。公公胃口不好,煮了东西给他吃,他吃不完,总要倒掉一些。但公公是个很节省的人,我也时常给他讲糟蹋粮食到阴间都要偿还之类的故事。因此他吃剩的,我都吃了。一次煮了鸽子肉,公公吃剩的叫我吃了,我说我不喜欢吃鸽子肉,公公以为我嫌弃他,很不高兴的说:“不吃算了,倒掉!”我听了怕公公生气,还是把它吃了。

公公一天到晚老上厕所,却不喜欢洗手。我提醒他好多次,他还是那样。我说多了又怕他生气,只好忍着。我想正好去我怕脏的心,我是炼功人不怕脏,什么病毒、细菌对我都不起作用,只要他老人家开心就行。公公有时大便弄脏了衣服,因是癌症晚期,真是奇臭无比,可我从未嫌弃。若不是修大法,我还真做不到这一点。

公公卧病期间,我每天都轮流给他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大法歌曲,《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及神传文化等。公公是邪党体制内的人,中毒甚深,平时从未用心听过,这一次他终于听明白了,他说:“这次我听明白了,师父讲的真好!”

公公的一个老朋友曾是我市副市长,是公公家的常客,我劝了他好多次退党,他都不肯退。这次公公劝他说:“这法轮功真是厉害!”我借机劝他三退,他终于笑着满口答应了。

公公临终前,对我说他买了十多万元的保险金,要转到我丈夫和小叔子名下,我对他说:“您把钱平分给他们三兄弟吧,以免老大知道了闹的家庭不和。”

亲朋好友来看望公公,公公总说他二老幸亏有我照顾。我对公公说:“我不可能做的十全十美,总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请您原谅!”公公连连说:“没有,没有。”他双手抱拳重重的谢我。

我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我按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做的,是法轮大法给二老带来了福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