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原满城县公安局局长戴志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局长戴志庄在任期间,他的下属公安局国保警察赵玉霞、张振岳(正、副队长)和派出所警察配合县“六一零”疯狂的迫害当地的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现在戴志庄被举报。

不管年老年少,只要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的或在基层敢说真话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就被满城县公安人员绑架、劳教、抄家、勒索钱财、非法关押,一批又一批的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县武装部、乡政府或被软禁在单位,其中五位法轮功学员:朱东菊、韩淑敏、姚玉芝、魏宜斌、刘冬雪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被关铁笼子,铁笼来回翻滚,被吊铐、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暴晒等等酷刑折磨。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妻离子散,孩子、老人无法照顾。

一、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典型案例

1、满城县神镇大楼村法轮功学员刘冬雪被迫害离世

刘冬雪,曾任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化纤厂的技术员,后因满城县棉纺厂缺少技术人员,才被调回满城当技术师。刘冬雪因操劳过度患了胃癌等疾病,而且脾气暴躁。炼法轮功不长时间,他身上几种疑难病奇迹般的好了。

一九九九年六月份,江泽民流氓集团半明半暗就搜集有多少人炼法轮功。刘冬雪的单位领导要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不配合,并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单位领导把他软禁在单位。几天后被赵玉霞等人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被勒索三百元钱才放回家。回家后他去单位上班,领导不给分派活,却派人跟踪监视。后来他被迫离开单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同年八月刘冬雪依法上访,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绑架毒打。几天后,被赵玉霞、张振岳劫持回满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刘冬雪被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看守所所长王增茹指使犯人用残酷的手段折磨:转过十几个监室,他每次被转进一个监室时就会遭到恶犯人的毒打,打他的人明白大法真相后不再打了。他马上就被调换另一个监室,每换一监室又遭同样的迫害。一次,刘冬雪炼功,有一恶狱警隔着窗户用一块三合板把他的一个耳轮戳了一个豁口(到五个月后他回家那个豁口都没愈合)。恶警还扒光刘冬雪的衣服拿木棍对他全身不管哪个部位就暴打,他的一条腿被打的走路一拐一拐的,他的饭菜经常被犯人抢光。最后刘冬雪被折磨的躺在地上,两眼紧闭,气息奄奄。同监室的犯人每天早晨先用脚踢踢他,看是否出气,还说:“死了吗?”看守所怕担责任才把刘冬雪拉到县医院体检,结果被迫害的全身什么病都有。在这种情况下赵洪祥、王增茹才通知家人去接他。家人见到他时几乎吓的不敢认:他瘦得皮包骨,完全脱相,看守所还勒索七百元钱。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回家后,刘冬雪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但他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赵玉霞、张震岳三天两头去他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开两会,镇长王文举怕刘冬雪上北京鸣冤,把他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八天,直到两会结束。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冬雪被王文举等人强行绑架到党校洗脑班洗脑,他妻子怕他再遭迫害,到处找他,一直打听到刘冬雪被劫持到洗脑班。他妻子找到洗脑班,“六一零”头子陈承德不许她回家,强行把她也关押在洗脑班。刘冬雪被强行戴上手铐,铐在暖气片上。恶警拿粗木棍专打他疼的那条腿的脚踝骨。被洗脑迫害九天,夫妻俩被勒索一千元钱才得以回家。

同年腊月初八,公安局、派出所一群人闯入刘冬雪家,将他夫妻二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妻子绝食十一天,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他十几岁的独生子被勒索四千元钱。

刘东雪在看守所遭受赵洪祥和武警、犯人阴毒的折磨:用蛇咬他、强制吃大便,多次把他塞入一米左右见方的铁笼子里,上面露着头卡着脖子,站不起也蹲不下。恶人们把笼子踢翻,来回翻滚,在炎热的太阳下暴晒。他凄厉的惨叫声使人颤抖,恶警扒光刘东雪的衣服让犯人打,在走廊里拽着胳膊来回拖,肉皮被拖破,还被犯人每天从监号里拽着两胳膊,身体擦着地拉到院外,再由几个犯人野蛮给他灌食,经常插得他鼻口流血。天天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还几次把他劫持到县医院野蛮灌食。三个月后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体重只有六十来斤。

酷刑演示:铁笼子
酷刑演示:铁笼子

二零零一年五月,饱受折磨的刘冬雪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魏海河,男,六十四岁,一九八二年从部队转业调到满城县公安局,任刑警大队长,侦破了很多特大刑事案件,多次立功。在九四、九五年被授予“河北省公安系统优秀警察和全国优秀警察”称号。

一九九七年春天,魏海河请来大法书回家专心拜读,觉得大法太好了,讲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从那天起,他天天早晨去公园炼功,晚上学法,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都好了,抽烟、喝酒的习惯一下戒了。吃什么都香甜,走路轻快,人从此精神起来,再没拿过一分钱的药,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魏海河为给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信访办反映法轮功蒙冤的真实情况。走到涿州市,被公安局副政委彭红志截回,非法拘禁在县公安局办公楼一个多月。戴志庄逼着他写所谓的检查、谈认识。期间,不让他回家,有专人负责看管,失去人身自由。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城关派出所和县公安局的人就到他家附近监视,或上门骚扰。

3、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无辜遭到中共江氏集团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韩占禄为给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便衣特务绑架,由县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接到满城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副所长张辉等人对他推来搡去、拳打脚踢,打倒在地后再用胶皮棒打他的脚心。第三天,张辉等人把韩占禄劫持到县看守所。韩占禄在看守所被剃成了光头,被狱警强迫天天超负荷劳动。三个月后,县“六一零”伙同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将韩占禄非法劳教三年,关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4、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利用所有宣传机器诬陷、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魏宜斌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县“610”人员绑架到县看守所。不多日就被送入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当时魏宜斌家在村外开着小卖部,家中有一个吃奶的孩子和上小学的女儿,接送孩子上学照看小卖部和一切家务事都落在妻子一人身上。

5、郭汉义,男,生于一九五三年,于一九六八年参军,在部队开军用大货车,曾在东北、青藏高原等地执行艰巨任务。珍宝岛战争时,他昼夜不停的开车从战场上往回拉阵亡的战友尸体,立了二等功。东北和青藏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及艰巨繁重的部队任务使他年纪轻轻就患上了肠炎、胃炎、肾炎等疾病,全身浮肿,气色灰暗,经常拉肚子,吐酸水,胃疼起来在床上直打滚,饱尝了疾病的折磨。一九七六年他转业到河北省满城县商业局。九八年就失业了,没有收入。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郭汉义喜得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他全身的病都好了,吃什么东西胃里都不难受了,而且走路生风,心情特别好,他把以前吃的所有药品都扔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郭汉义去北京和平上访,被劫持到县公安局,遭到赵玉霞的非法审讯,逼迫他交出大法书籍。从此,郭汉义就被上了邪党的黑名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闯入郭汉义家,又逼他交出大法书。

一九九九年秋天郭汉义去正定打工,单位经常给他打骚扰电话,他因精神压力太大,导致肠炎复发,拉肚子,不能继续打工。回家后张振岳等人经常三更半夜敲门,乱喊乱叫。

二零零零年初,赵玉霞利用骗术、威胁、恐吓等方式把郭汉义拘禁在公安局一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城关派出所的一帮人把郭汉义绑架到城关派出所,说北京要开什么会,把他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同年,城关派出所又来了五个人闯入郭汉义家,到处乱翻,抢走了大法书和炼功磁带。

郭汉义被迫害的身体越来越糟,最后全身浮肿、便血、持续高烧不退,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二、戴志庄的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戴志庄
中文姓名拼音:dai zhi zhua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49年 4月 日
出生地:河北省博野县东伯章村
工作单位名称:
职务:1969年参加工作,1970年任保定市公法军管会团委书记,1971年12月调保定。

'戴志庄'
戴志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