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同修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最近一个阶段, 十三岁的小外孙,在我女儿的带动下,炼功学法都精進起来了。在心性方面出现什么问题或有什么心得,他会打电话与我交流。通过交流,我知道他放下了玩手机的执着,学会了遇到矛盾向内找,同时因为他正念强,也出现了一些神奇的事。

外孙说,现在能够修大法是最幸福的事,可以跟着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因为他不想在六道轮回中转生,他真的知道了为什么而修。我为他能在法上悟,动真念,而且现在能抓住一思一念提高心性由衷的高兴。

看到小同修精進实修,他就象一面镜子,使我看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一些执着心。

今年因为中共病毒,孩子们都在家里上网课。一天,小外孙急着上课和做网上作业,就在这时,他的爸爸要他帮忙搬东西,他因急着上课,所以表现的有点焦急和不悦。这一下把他的父亲搞火了,对他说:“你说你炼法轮功炼好了,怎么现在还是这个样?”罚他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

我听到此事后,心就像被刺了一刀似的疼,心想别人家做父亲的生怕孩子上课迟到,误了功课,他这个当父亲怎么这样?还要罚他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还要不要孩子睡觉哇,心中无形的升起了一颗怨恨心——哪有这样狠心的人。

晚上快九点钟,小外孙还要参加学法,女儿心疼他,就说:“要不,今晚你就不参加学法了,不然你的惩罚到半夜也写不完。”这时小外孙对我女儿说:“你以为修炼是开玩笑的,今天想学就学,明天不想学就不学,有这么随便的吗?今天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先把法学完,这比什么都重要。明天早晨还是请你五点五十叫醒我,我还要炼功的。”真是语出惊人。

当我女儿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和我女儿都感到很羞愧,因为我和我女儿当时的想法是一样的。师父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1]。我们只是嘴上说说,而没有真正做到。我们平时都在说我们是信师信法的,然而在关键时刻,却分不清孰轻孰重。

这也暴露了我们平时对学法的态度,当有事情和学法相冲突时,我们往往是选择先做事。联想到以前到学法点集体学法时,也是这样,只要家里有点事,或有什么事要做,或有朋友相约,就不去学法了。好像这些事比学法还重要。学法点七点钟开始学法,看到这个迟到,那个迟到,好像对七点钟这个时间概念都不那么强,自己也慢慢的放松了。小外孙思想纯净,悟性高,并且做到了,给我们上了一课,重重的敲醒了我们。

那天他的惩罚做到半夜两点多才睡觉。第二天早上,我女儿不忍心叫醒他,谁知道,他自己设了闹钟,早晨按时起床,参加炼功了。

因为这件事情,我自己起了怨恨心,我担心小外孙也会有,所以找到师父有关这方面的讲法,第二天与他交流时,我们便一起学了师父的有关讲法。师父说:“碰到了矛盾,不管怨谁,先找自己。作为一个修炼者,你要不能养成这样一个习惯,你要不能够和人反过来看问题,你就永远在人中,最起码没做好的那一步你在人中。”[2]

学完后,我问小外孙:你有怨恨心吗?他说:“是啊,一开始我觉的很委屈,我也向内找了,可是没有发现错在哪里。为什么师父把我安排在这么一个严厉的家庭里?后来妈妈跟我说,作为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要感谢别人给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机会,当你的心性超出人的这一层法时,你不就超出常人了吗?我觉的很有道理。后来我静下心来想想,我现在已经是大法弟子了,是我没修好,没慈悲心,没做到先他后我,有执着没放下,自己造的业,才遭到惩罚。”

他这一关过的好,倒是我自己的怨恨心还没完全放下。

过了段时间,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也是小外孙上课的前几分钟,他正在准备上课的东西,这时他的爸爸叫他帮忙去微波炉热食物。因课就要开始了,担心误了课,此时的他又表现出焦急的情绪,又被他的爸爸罚晚上写一万字的检讨。他打电话告诉我时,从理性上,我知道这是他爸爸在考验他是不是真的有慈悲心,我还举例跟他说,现在你要上课了,如果这时碰到有人跌倒在地,或受伤了,你这时想怎么做?他说人命关天呐,我肯定把那人送医院。我说,这是一个道理。他说,他懂了。

其实我当时心里在想:孩子要上课了,你就不怕耽搁孩子学习?你自己起身去热一下不行吗?我原来还没完全平复的怨恨心这一下又翻腾起来了。但听小外孙讲这事时,好像就没事一样。

没过几天,我女儿给我发来小外孙为前两次发生的事写的一篇心得交流稿,题目是《严厉的爱》,其实是一篇真诚的向他爸爸道歉的信,并直接和他父亲交流了。原意是这样的;“爸爸,记得有一个晚上,我就不听你的话。你说很晚了,要我去睡觉,我说:我不需要听你的话。可能你当时就知道我对你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这过去的六年,我都是在你的严厉惩罚中度过的。为了不受惩罚,我就撒谎,谁知道,我的谎言一出口,就被你们揭穿了,然后是更严厉的惩罚,口里还不断的说;看你下次还撒不撒谎。有时我跟妈妈顶嘴,你就罚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顶嘴。我不好好做作业,学校老师反映我上课不听讲,成绩差,或我对外公外婆不敬,不礼貌,你都罚我。总之,惩罚时刻伴随着我,而且惩罚逐步升级。例如写反思,从一千到罚一万,罚做俯卧撑,还有好多好多额外的作业,我一点玩的时间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真的好讨厌你,恨你。

“最近,我真正的修大法了,我把很多的执着都放下了,我以为我修的不错了,谁知道你还要罚我。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再想想,我这三个字,哪个字都没修好。再想想过去,因为我的恶劣行为给了你们极大的伤害,把你们一个个气的发抖。我真的好后悔。幸亏我现在真的修大法了,从你的惩罚中,我看到了我的执着心,你是想真正的帮我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

“我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别人家孩子受到过的宠爱,我不知道那种宠爱是个什么感受,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我只知道在你的这些年频繁的惩罚中,我的学习成绩上来了,都是A,我的写作能力增强了,连老师都夸我的写作怎么進步的这么快,书写的很工整,很漂亮,我现在基本上能读中文的《转法轮》了,我的体魄强壮了,家里的什么重活我都能干了。在学校里或到同学家里,老师和家长都夸我有礼貌,懂规矩。哇!我现在才明白,你是在通过惩罚在锻炼我,培养我的能力,教我如何做人,我现在真正的受益了。

“那个时候,我也在怀疑,你是不是不爱我,但你一边惩罚我,一边精心的为我准备每天上学的中餐,做有营养的晚餐,为我买运动服,参加各种体育运动。在各种比赛前,为我准备水,准备食物等等等等。

“我现在才明白,你是把对我的爱埋在心中,默默的爱。你是把严厉的一面摆在面上,把真正的爱埋在心中,所以我把它叫做“严厉的爱”。这种爱是一种伟大的爱。

“Daddy,我好后悔,我过去一直都在误解你,埋怨你,恨你,让你受了极大的委屈。我现在真心的向你道歉,感谢你对我的培养,你是真正对孩子负责任的好父亲。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读完小外孙的信,我已泪流满面了,我对他爸爸的怨恨心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从怨恨转为感恩,他的爸爸真是一个严厉的好父亲,功不可没。

我好惭愧,修炼了二十多年,我的心性还赶不上一个刚刚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他的心是那样的纯。我女儿感慨的说,带小同修的责任重大,我们自己一定要精進,修好自己。我现在又悟到,不是我们带大法小弟子,而是大法小弟子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在推着我们往前跑,不跑还不行,不然就掉队,登不上圆满的法船了。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洪吟》〈得法〉,以共勉:“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1]。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