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使命 精進再精進

更新: 2020年09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我的右脚面上长了一个蛋黄大的瘤子,去医院治疗,医生说治不了,只好回家。从小我就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体弱多病。年幼的孩子有脑积水,丈夫常年胃痛,身体消瘦,全家都被病折磨着,感觉人生太苦,每天在忧虑无望中艰难度日。

在亲属的引荐下我喜得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二十四年来全家人没再吃一粒药,从此有了新的生活。

在疫情泛滥中抓紧时间救人

二零二零年新年,中共病毒从武汉爆发迅速传遍全国、全世界,我是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余年,知道它是淘汰中共邪党,在世人绝望中我应该珍惜师尊延长来的时间,精進起来,抓紧时间救人,在大淘汰中给有缘人得救留下的机会。

师父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1]

我住的小区西边有一条火车道,从火车道上能上别的小区,从火车道的大桥旁的交通大道能去市里,虽然挺崎岖陡峭,雪很深,只要有路可走,我都高兴。这是师父给留下的路。但疫情严重时,靠火车道旁的小区全用铁板封起来了,我住的小区没封。我出门不带手机、身份证、出门证,我也没有健康码,只带真相护身符,讲完真相就去超市买东西。

常人進超市又扫码又排队等候,我却能畅通无阻,家人想吃什么我就都能买到什么,既新鲜还便宜。一次同一小区的同修看见我说: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五天才带出门证出来一次。你咋天天能出来呢?我就告诉她怎么走,怎么走。过后她看见我却说:“我按照你说的那么走的,可也没过去,有人看着呢,不让走。”我说:“我每天都从那走,也从那回,从来没有人管我。我归师父管。”

为了节省时间,早晨炼完功我就先背法,整点发正念。十点出去讲真相,十二点前回家。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时间出来购物,就利用人多时出来讲真相。人人都有求生的愿望,迷茫中不知路在何方。看见世人迷茫的眼神,我多次流泪,众生太可怜,被中共谎言迷住本性,在浑浑噩噩中生活,实在太可怜了。师父太伟大了,我只能逆流而上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面临严酷的中共病毒的现实,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真相被救度,稍有迟疑的,我紧跟着说:“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一点恶意也没有,只希望你好,希望你全家都平安。”有的说:“我只相信科学。”我说:“科学你以为很发达,可现在它却救不了你。欧美的科学更发达,也没能阻止疫情的传播。求神佛护佑,危难中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平安!”

有一次从超市里出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拎着两个装得满满的大塑料袋,很吃力的走在上坡路上。我紧跟几步从她手接过一个袋子,她说:“谢谢大姐!”我说:“拎不动先少买点呗!”她说:“小区规定五天才能出来一次,一家只能出来一个人。我家五口人,两个孩子,还有个婆婆。整天担心死了,要有一个染上病毒全家都得隔离,都上不了班了,哪有钱吃饭?”我说这些当官的和公务员都有钱,不上班都拿工资。有些名人不也是一家家死吗?有钱买不了命,保命才是根本。这共产党太腐败!听说了吗,有个单位做了统计,得病毒后死亡的人中百分之八十是共产党员。你上学入过团、队吗?她说入过。“那就把它从内心退出来吧,顺天意保平安!”她答应了,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某某。我从兜里拿出一个护身符递给她,告诉她回家和家人一起按上边的字诚心敬念。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你全家平安!

她接过看看,忙说:“姐,再给我几个吧,我婆婆岁数大记不住,也给她一个。”我说:就看你这份孝心我也得给。你还要告诉你的亲朋好友,让你的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平安,神看人心!她很高兴地说:“谢谢!”我俩互道:“再见!”

在逆境中升华

一天看到我家单元门口二十四小时有人在那轮流看守,原来是楼上住户是武汉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全家人在家隔离,我们整个单元里的住户禁止外出。

遇到这事静下来向内找:儿子是在大法中成长的,十多年来我天天出去讲真相他也支持,没有怨言,看着满大街邪党制造的恐怖局势,我回来晚点他爷俩都担心,有时也不想让我出去了,说我连个证件都没有。而我总害怕自己有安逸心、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和重亲情。师父说:“修炼的严谨,一环扣一环,即使每一刻、每一步都不能被干扰。”[2]明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平稳的走过来的,但有时没意识到,没修去的人心还会往外返,有时从外面回来就沾沾自喜跟家人显示当天的救人成果。从内心认识到,这门口二十四小时的看守是自己求来的。于是一再求师父帮助,结果三天后就解封了。第四天和姐姐互相配合,互相鼓励,又面对面去救度有缘人。

我俩顺火车道去A小区。靠火车道边上依然被铁板全封着。以前去过几次没封。正停下来想往回走,这时后边过来一位大爷,说:“第三块铁板一掀就能过去了,好多人都从那儿过。”我俩没犹豫就進到小区里救人。当要回家时,到第三块铁板那里时,发现铁板被人用铁线绑上了,还有警车和两个警察在那看着。一看出不去了,就又回到小区继续讲真相。这样来回好几次,一看那警车还在,我俩就在街道上来回转,这挺显眼,满街都是戴红袖章的社区人员,楼全封了,只有中间一条大道,想上楼道里呆一会避开人的视线,哪座楼都進不去。

给一位大姐讲了真相,她说送我俩出去。绕了好几个地方都不行。还有一位女士明白真相后说:“你俩今晚上我家住吧,你们没证件走卡口得把你俩送去隔离。”我说:“你这么好心太谢谢你了!如果上你家住,社区知道了连你都得拘留。你放心吧,我俩一定能回家。”

天已黑了,我俩说还得从進来的那地方回去。到那一看,警车走了,我忙去拆铁线。突然一声大喊:“我是公安局的!”并出示胸前戴的工作牌,说:“我送你俩去拘留!你们这是破坏公物!”姐忙跟他说好话,他就大喊大叫着往十米远的一个卡口去跟那群人说抓到我俩的事。我和姐顺着刚才仅仅掀起一半的铁皮急忙钻了出去,赶紧往家跑。

感谢师尊的加持,我俩有惊无险!

一天我们三个同修从市中心大道往西边走,边走边讲真相,见到人就讲,因一旦错过就很难再遇到个人。道两边的小区封的严严的,又从另一条大道从西往东走,快到家时姐看一块铁皮有缺口,顺着过去進小区,另一位同修也進去了,我还没过呢,一辆车伸出个头说别过去,我想她俩都过去了,我一闪身也钻進去了。刚走十几步,一大帮人呼啦也跟進来,有扛摄像机录像的,还有拿手机录的,两个穿警服的,一个三十多岁大个子气势汹汹地让我们出示身份证、出门证、健康码,问我们是哪个小区的?我们都没带手机、证件,他说那你们是从外地回来的,姐连忙认错,我们都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弟子有难了,请师父加持。”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说:“你们也看见了,这缺口也不是我们扒开的,证件、手机都有,我们就这小区的。在小区里散步,看这有缺口,顺着上大道蹓跶一会儿。”僵持一会儿,一个穿军大衣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过来劝那位大个子说:“行了,这一天事儿太多了,还有事着急去办,就这样吧!”回头对我们说:“让你们家的男人下班回来把这铁板给绑上。”我答应着,并对他连声说:“谢谢!”

结语

让我们牢记师尊的教诲:“从九九年“七二零”走过来的大法弟子,师父都很珍惜你们,无量众神都很珍重你们,可是你们自己也应该知道珍重。清醒吧!最难的路都走过来了,最后别在臭水沟里翻了船。”[2]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