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在日常生活中修去执着心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上初中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我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尽力做什么事情都先考虑别人的感受。但是,按照大法的要求,我总觉的自己离真、善、忍的标准还相差太远。

一、修去怨恨心

我生第一个孩子时,因为顺生还是剖腹产,与婆婆意见不合,而且矛盾逐步升级。加上婆婆说话难听,自己没经历过这些难,有些忍不住。婆婆还当着我的面,对公公说:“我来是伺候小孩的,不是来伺候她的。”我更感伤心。那期间,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生活在痛苦中。

一次刷碗时,那种怨恨的念头从右脑塞進来,师父的声音也从右脑進来劝我,我就不痛苦了,思想也很平静了。那时还不会悟,只是觉的奇怪。大概用了三年半的时间,我一次次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到时刻规范、克制自己,做到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到随时在第一念截住怨恨。

只要遇到与婆婆有关的事情,我就努力做到正念、正行,战胜怨恨的思想。一天,发现自己突然间达到了“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1]的境地。具体表现为,当与婆婆突发矛盾时,我第一念不再生出埋怨心。那时还觉的好奇怪,怎么不生气?象没听见一样的平静。

后来在其它的事情上也是如此。我从而悟到,这是经过三年多的时间,经历很多摩擦,我时刻归正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达到了法的标准。也就是,在归正中,我做到一次,师父就给我拿掉一些不好的思想物质。持之以恒,不求结果,归正自己,最后彻底放下。修炼人想要达到神的状态,不动念,就必须修去看不上人的心。

二、修去怕心、疑心

比如,做事时会害怕被抓,心里很痛苦,不知怎么突破,我就先求师父,但心里还是害怕。有一次,出去买东西,花了两张崭新的真相币,在店里,被店老板当着很多人把真相币挑了出来,说:“你给我的是什么钱?”让我等着。我愣在那里,大脑空白,等了大概二十几分钟,老板出来,换了钱,我才走。从那以后,再去突破就很难了,因为又多了一个“后怕”的心。

但我还是不停的突破。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求了师父,为什么还动这些怕的念头?这些怕的念头,不就是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父吗?这不是对师父大不敬吗?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我求一遍师父,师父就会知道了。”从那以后,我再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情,只求师父一次,控制人念,做到正行。

说着容易,做到难。当真正去疑心的时候,是经历很多魔难才行。比如,当想要突破“后怕”,回家就有怀疑的念头打过来,让你恐惧。那段时间,各种各样的恐惧打到脑中:有人跟踪你、家门口有摄像头,对门有警察监控、一上楼警察在等着你,电话铃响,都联想到是警察……

面对这些,我就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这些负的念头我不信,我一定要抑制、克制这些负面思维,不能随着它们想下去。”抑制、克制一会儿,好一些;过一会儿,又上来了,再抑制、克制、不随着想。可心里还会冒出来:“你这样抑制、克制、不想,就什么都不发生吗?”

大概半年左右,这些一次次从脑子里出来的假相,都没有变为实现。后来我就跟冒出来的念头对着干:“你让我害怕,我就坚信师父,我就做到正念正行。”慢慢的,没那么恐惧了。

我记的恐惧的关是这样过的: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我上了“非法网站”,要我的身份证号码。后来有一次,一上网的时候,突然恐惧害怕,怕网络那边监控我。脑子里莫明的特恐惧,好象有人监控着我,马上要来抓我似的。对这些负面思维,我首先想到师父,稳住心,上网。我想:“我不能怀疑大法弟子的能力,大法弟子突破封锁上网是最安全的,不能动怀疑的念头。”

正在这时,警车来到我家楼下,我的恐惧疑虑之心急速飙升,抑制不住的到阳台上去看看,全身笼罩在恐惧之中。此刻,我立即抑制、克制自己的疑念,不让自己随着它想下去。可是心里又冒出来:“你不这样想,就不来抓你吗?”但是,我马上否定这个想法,我心里想:“我就是信师父。”心里却还冒着:“他们怎么还没上来?”但我一直守住这一念:“我就是信师父。”就这样,一直抑制、克制到警车走了。

过关后,我才知道邻居在派出所临时工作,开警车回家。我悟到,遇到事情的第一念,都应做到不动疑念,这就是时刻修去怀疑心。历经大量事情验证总结,发现只要不随着疑念想下去,都不会成真。修炼者想达到神的状态,不动念,首先要修去疑心。

三、向内找,改变自己

我的二儿子三岁之前不会上厕所,满屋大小便,我气的不行,用尽所有办法。常人说是“假性自闭症”,同修都说是旧势力干扰,让我不承认,发正念。当时家里和外界的压力使我很难承受。我根据其他同修发正念的经验,也针对这事发正念,仍无改变,只能干生气。

一天,我把儿子带到卫生间,逼他小便,他宁肯憋着也不尿。一开门,还是尿客厅。我实在没招儿了,也就不管他了,任由你吧,也不生气了,心甘情愿、不厌其烦的给儿子收拾屎尿。

一天半之后的中午,突然儿子上卫生间尿尿了。我当时一惊,从此,开始试着实践小事并总结,才明白什么是“放下”和“不执著”。

我试着改变自己时,发现儿子都会有小的改变,这时才明白是师父让我“悟”。我改变自己,师父就会帮助我改变一切。明白后,我就实修自己,改变自己,相信“相由心生”[2]的法,做到正行。

现在我明白了,带着执著心发正念,根本不起作用。若图舒服、求安逸、不想、也不敢、也做不到放下自我,就做不到正行,这里有对法的不坚定。想达到神的状态不动念,就要修去自我。

四、修去欢喜心、显示心

欢喜心、显示心不去,自找麻烦,徘徊在一个层次中,时间长了还要掉层次。我用了两年半的时间,逐步做到完全控制自己对“病”的观念。达到病的观念在萌芽状态时,就能控制住它,不让它在我大脑中形成文字,也就能达到控制自己,不出现欢喜心、显示心。

女儿两岁半时,一天晚上发高烧。以前发烧,只要念“法轮大法好”就没事了,这次却不奏效。当时我丈夫出差,我母亲(同修)在我家里。我求着师父,我母亲发着正念,念“法轮大法好”。女儿一直抽搐,很吓人,我心里有些不稳。女儿接连又抽搐了两回,吓的我不知咋办才好,脑子里一片空白,思想有点动摇,是否去医院?

这时母亲说:“去给师父跪下,认错。”我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磕头说:“师父,我错了。”但心里说:“师父,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我怎么给您承认错误?”

睡着的女儿没睁眼,却突然说:“妈妈,大佛,多漂亮。”我赶紧问:“在哪里?几个?”女儿指着西墙说:“两个。”我看着墙,什么也没看到。可这时女儿烧退了,睡的很好。

第二天一早,就听对门邻居说孩子生病了,怎么样怎么样;我准备送女儿去上学,又听见对面楼上的人说孙女有病了,怎么怎么样;送女儿到学校,又听见有人讲孩子生病了,怎么怎么的。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就想,听到了三次说“病”,我发现自己动的念都是:“看看你们,没修大法,孩子生病了,还得吃药。我们修大法了,孩子就不用吃药了。”

仔细一想,这不是欢喜心、显示心吗? 平时觉的自己自卑、内向,从不显示。可这下动的念,不就是显示吗?当然是内心显示,露不出来,只有自己知道。通过这件事,也是我向内找、修去显示心的开始。我发现,吃穿住行,都会动显示的念头。从此,我進入了时时注意自己的念头、时时抑制自己的显示心。

看到诊所,不动显示的念,控制对“病”的观念。有一次女儿发烧,挨着她,她身体很热,我第一念“发”字出现在大脑时,立即控制住,没让“烧”字出来。孩子立刻就不热了,非常神奇。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了只要不动心,就能控制住所有的妄念。想达到神的状态不动念,就必须修去欢喜心、显示心。

另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坚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只要修自己,师父就能给你改变一切。

这么多年里,我坚持修去名、利、情,我悟到了怎样修自己的思想念头、怎样去执著心,真正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句法的一层内涵。通过实修,总结、暴露自己在生活中的那些执著心和常犯的错误,这就是认识自己的过程。总结后,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这就是实修、提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