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的修炼之道:完全相信大法(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导)银白的发丝、从容的姿态,鹤发童颜,笑容可掬,他是已过古稀之年的胡乃文医师,心安理和全写在脸上。胡医师视病人如亲人、医术精湛,许多病人四处寻医后,才在他的诊断下找出真正的病因。多年来,慕名求诊、远道而来的病患纷至沓来,但胡医师却表示他在法轮大法面前,只是个幼儿园的学生,完完全全相信大法,听师父的话。

'图:胡乃文在不断实修中体悟到修命与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关系,他表示整个看病的过程就是我修炼的过程。'
图:胡乃文在不断实修中体悟到修命与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关系,他表示整个看病的过程就是我修炼的过程。

胡乃文的人生之路在念高中之前仍很模糊,他从没想过未来的有一天会步入杏林。“以前还不知道自己要走哪条路,读高中时分甲乙丙组,我连自己要读哪一组都不清楚,只是随着要好的同学来选择,你读丙组那我就读丙组,慢慢的,也就越读越有兴趣了。”

大学时,胡乃文研读生物学,研究所主修神经科学及内分泌,毕业之后则投入药理学,并被单位派去美国史丹佛研究院(SRI international)从事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他回忆道:“我在美国的研究院里那段时间,常在图书馆里查询当季最新的研究资讯、科学文献,发现中国医学提到了一种治疗方法叫针灸,我是学西方神经科学的,心想神经和针灸一定有所关联。”

回到台湾后,胡乃文开始钻研针灸,并进一步深研中医,从针刺之术到黄帝内经,望闻问切,经络气血,仿佛踏进一个崭新的天地,收获五千年神传文化的奥秘。当他考上中医执照时,胡乃文已届不惑之年。

“其实我自小身体就不好,即便是青壮年最有活力的阶段,也总是脸色蜡黄、空虚乏力,常因心情紧张以致肠胃不好而苦恼。学西方医学时,曾摄取很多营养药剂、健康食品,常常吃也没啥用处。当上中医后,也开始服用中药调理,表面上好像维持得还不错,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是非常差的。”

在中西医皆感无效之下,胡乃文转而接触各门各派的气功,希望借此自我锻炼、提高身体素质。“我就到处去转,四处去看,终于在接近五十岁的时候,听到当时一个气功班上的同学提到了‘法轮功’这个名词。当时人们几乎不知道有法轮功在传,我不断地打听询问,终于在一九九六年时,找到一位学过法轮功的老先生。”

从一个好人做起

一九九七年初,胡乃文上完法轮大法九天学法教功班,十一月,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李洪志师父。“那一年,师父来台湾三兴国小讲法,我看到师父在那么忙碌嘈杂的环境当中,一直不愠不恼、平静祥和。师父叮嘱我们不管在生活当中、工作当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要从好人做起、按照高层次的法修才能修成。”李洪志师父慈悲宽厚、浩然正气的风范一直烙印在胡乃文的心中,自此之后,他便时时刻刻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实践“真、善、忍”的修炼人。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过去时常犯的毛病不见了,因紧张烦恼、发怒焦虑导致的肠胃宿疾也消失无踪,不仅精神越来越好,智慧更仿佛涌泉般源源不绝,对许多艰涩的医学古籍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领悟。

“一直到学了大法之后,我才明白不管是针灸也好,中医也好,都是中华古老文明的智慧结晶,完全领先最尖端的西方医学。而法轮大法则远远超越这一切,不是气功,不是宗教,而是‘修炼’。”“修炼”是人类文明中一个渊源久远、奥妙无穷的领域,法轮大法明白揭示人体、生命及宇宙的深奥法理,更使胡乃文在不断实修中体悟到修命与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关系。

病由心造 境随心转

胡乃文表示:“在我刚得法没多久,就遇见一位老太太来找我看病,她是一位基督徒,每天都要祷告,我问她祷告忏悔时都说些什么?她说我和上帝讲今天和谁发脾气了,明天又和谁不好了。当时我立刻想到师父讲的一段话:‘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1]”

要想治病,得先治心,抒开心结,再谈病情。“于是,我和那位老太太说,我们讲的忏悔啊,您是不是每天忏了却没有悔呢?忏而不悔,悔而没改,就等于零。没想到老太太把我的话听进去了,流下许多眼泪;下次回来看诊时,包了一个好大的红包,告诉我她回家后改了乱发脾气的坏习惯,竟然让她的病完全好了。这个真实案例让我证实,所有的病如果都能用大法法理来实践衡量,那么人所称之为的‘病’,其实什么也不是了。”

病虽由心造,境也随心转,若能在苦中修去人心、升起正念,也就能从病痛中破茧而出。胡乃文说道:“有一些病情,包括闻之色变的癌症,从中医理论来讲,可能是情绪过度喜、过度怒、过度惊、过度恐造成的,这些喜怒忧思悲恐惊的波动,也都是因为人的名利情放不下,进而牵引万病丛生。所以当和病人谈及病情时,在低层次上我会告诉他们是生活习惯不当、养身方式不对所导致,但若能在高层次上让他们放下内心的欲望和执著,病人的‘病’反而就好了。”

病痛的本身不是问题,面对病痛的心境才是关键,胡乃文也提到自己经历过的“病业关”。他说:“有一天我睡觉醒来时,发现一只手一只脚不能动了,又麻又没有力量。若照医学常识判断,这当然是很不好的状态了。刚开始,我的确很害怕,但我努力清除这些感受,大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一阵子过后,这样的状况便消失了。之后再发生同样情况时,我体会到不能让师父操心,就想到师父在法中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于是便想着没事、没事!这个状况也平安过去了。”

相信大法 就找自己

胡乃文悟到,在严峻的过关中,考验的是修炼人的正信,那些担忧和恐惧是属于常人的却不是修炼人应该有的,无论表面上遇见再不好的情况,第一念一定要想到师父、想到法,而不是想找什么人如医师或爸妈的帮助;提高心性、正念对待,修炼路上信与不信,不得有半点虚假。

“修炼之初,有位年轻人每个星期都要来看我一两次,有一天我严肃的和他说,你身体的状况我用药已没法治了,你最好去学法轮大法。原先,那个年轻人怕冷怕到什么程度呢?怕到连家中的窗户都要用胶带紧紧封起来,但他才上了九天班第二天,竟然会流汗了!之后他的身体完全康复,没有再来诊所看过我。”

“还有一位红斑狼疮的患者,每周一定坐飞机从台南来台北找我,有一次我问他要不要在台北住几天,顺便来上法轮功九天学法教功班,他很快就说好,上完九天班过后,这位病患再也没来找过我了。可是,我也遇过一些病人,放不下固有的宗教及观念,不愿试着相信大法,二十多年来仍在病痛中载浮载沉。”

不同人心反映出不同的状态,不同人心也造成不同的后果,胡乃文表示:“我一直记得师父告诉我们:‘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2]所以我在看病当中,也是这样来思考的。对方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他有什么放不下的心?我是否也有同样的执著?每天我都这样找自己,一天看五个病人,五个病人心里放不下的东西,都在我脑袋里转过一遍,五十个病人就向内找五十遍,一百个病人就向内找一百遍,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让我来检讨自己的,整个看病的过程就是我修炼的过程。”

尽管人生过去了大半辈子,但对胡乃文来说,自己仍是单纯相信师父的幼儿园学生,无论遭遇什么都在修炼的路上,不管发生什么都有师父在身边。“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对修炼人来说,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遇到了我就把事情做好,遇到了我就把自己修好。”

行医济世三十五载,胡医师除问病看诊之外,也录影直播,写文出书,他以七十五岁的高龄四处巡讲活动,唯一的心愿只有一个。“年轻时接触人群,目的是希望得名求利,但修炼之后那种执著已经没有了,我现在不为名利而来,为众生而来。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希望看到我的人能和大法牵上那根线、结好那份缘,进一步了解‘法轮大法好’!”


[1]: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