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小学高级教师许焕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许焕英,小学高级教师。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多年,曾获多次学科优胜奖,受到学生和家长的欢迎。许焕英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数次迫害,家人也生活在恐怖下。

许焕英于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前由于她身体不好,在单位听同事说炼法轮功特别健身,许焕英就去了她家前面的一个炼功点,只炼功不到一个月,原来的胃炎、胆囊炎、神经衰弱等疾病完全消失。走路一身轻,有使不完的劲。由原来爱烦躁变的有耐心,家庭和睦,道德回升,家人很支持她修炼。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晚,许焕英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交警拦住。他们从许焕英身上搜出一包真相资料,不容分说就把她绑架到北河交警大队。他们诬告给定兴国保大队,定兴国保大队的李俊岭等人很快把许焕英和那位法轮功学员连夜劫持到定兴何市集大酒店单间。国保大队长张淑兰来了,说了些坏话,之后就让李俊岭和朱晓涛看着许焕英。

关押许焕英期间,他们还跟家人造谣,说许焕英坏话,造成家人听信他们的谎言,给许焕英造成很大的痛苦。李俊岭和朱晓涛拳打脚踢了许焕英一宿,李还用手铐往后背铐住许焕英双手,使劲拉着她转圈,转的许焕英头晕脑胀,手腕被手铐勒紧很深,流出血,疼的昏死过去。许焕英醒过来后,他们俩又轮换着打嘴巴子,打的许焕英眼冒金星,耳朵被打聋。李俊岭和朱晓涛轮换着跳着高用皮鞋往许焕英身上乱踹,李俊岭还踹许焕英的乳房,打的许焕英浑身青紫。许焕英被打的胳膊用手一捏都象烂西红柿一样,肉都被打烂,特别软,骨肉分离,身上肿的不象人样(当时许焕英正来例假)。后半夜他们俩打累了,就用手铐子把许焕英铐在椅子上。酒店里边的服务员都看不下去,骂李俊岭和朱晓涛没人性。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第二天早晨,县610的杜金英、国保大队张军又开始审讯许焕英,打了一天一夜后,又把许焕英劫持到李郁庄洗脑班严酷迫害,十几个大小伙子围着许焕英毒打,想把许焕英的精神搞崩溃。

洗脑班经常让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光盘,不认真看就采取各种体罚。如:站军姿、两腿叉开压腿、做俯卧撑100个到300个、单腿蹦200米、双腿蹦200米、鸭子步200米、双手抱头、两腿起蹲100,这些动作根本就做不了。做不了就要遭到毒打。

看完光盘后,还让法轮功学员说体会,不说违心话就挨打。让法轮功学员违心的说修炼法轮功给家庭带来的坏处,实际上是不法人员执行江泽民下达的命令,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庭带来的损失,给家人带来的痛苦与悲伤及经济损失。法轮功学员不说,就说思想有问题,他们就拳打脚踢、打嘴巴,扫卫生,要反思自己。他们打了人,还要勒索家人交几千元罚款,还要写所谓的保证书,才让回家。

这期间,李刚抓住许焕英的头发把她拎起离地面,马凯华在前面打许焕英耳光,导致许焕英耳朵失聪好长时间。王志刚整天嚷着活埋法轮功学员,搞精神恐怖。许焕英的身体已经被他们打的遍体鳞伤,胳膊肿的跟腿一样,颜色跟茄子色一样。即使这样,王志刚还让许焕英做二百个俯卧撑,做不到数位,王就跳着高用皮鞋踹许焕英,导致许焕英的腰部软骨组织损伤很厉害。这么多年许焕英的腰都不能动多了,动多一点就疼,给工作和家庭带来很大的的损失。他们把许焕英打坏了,关押了四十多天,还强迫许焕英写所谓的保证,勒索家属交三千元罚款后,才让许焕英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在没通知家属,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下,定兴国保大队的人就非法到许焕英家抄家,连下边小房子也被搜查,钥匙是从许焕英身上搜走的。抢走所有大法书、录音机1个、炼功磁带2盘、现金800元、存款1万元、大法条幅多个、许焕英带的上千份真相传单。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现金存款经家人找好多次,并请他们吃饭,才找回小部份,其它物品都没归还。

他们还给许焕英的家人、单位人员灌输邪恶谎言。从此家人、单位领导都开始反对许焕英修炼大法。每到所谓敏感日,单位就打电话,有时候局里人还跟踪许焕英,怕她去北京上访。这些都给许焕英精神肉体带来极大的痛苦。当时的六一零主任是时田元,政法委书记是郝国赤。

二零零四年四月底,许焕英被定兴国保大队李俊岭从单位架到公安局,这次是许焕英家的电话长期被监控,因为许焕英给他们写了劝善信。绑架许焕英时,还抢走许焕英的大法书《洪吟二》。绑架到公安局后,他们就开始所谓的审讯,还告诉许焕英家人要拿一万块钱才让许焕英回家。许焕英跟国保大队长张淑兰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大法洪传、善恶有报。他只是说:现在你看是什么形势?叫许焕英不要再说了,还叫嚷着让许焕英识时务,让许焕英看看给他们邮寄的劝善信,让她交代问题。他们恐吓、辱骂,张军还拿茶杯往许焕英脸上泼开水。

经他们恐吓、辱骂(自从二零零二年迫害后,许焕英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整天生活在恐怖气氛中),不一会儿许焕英就昏死过去,浑身抽筋,眼斜嘴歪,他们见许焕英不行了,就把她送到医院给她做心电图,医生也骂他们没人性。许焕英碰到一位朋友,告诉了她的家人,才把她接回家,还被勒索了一万块钱罚款。当时公安局长是李新民,六一零主任时田元,政法委书记郝国赤。

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李俊岭又从单位把许焕英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迫害。当天许焕英到了那里后根本就吃不了饭,他们认为许焕英要绝食,就十来个人开始灌水、灌食。有的揪头发,有的拧脸,有的捏鼻子,有的撕嘴巴,有的摁胳膊腿。张硕和张志远跳着高往死里打许焕英的脸、脑袋,许焕英被打的鼻青脸肿,头晕脑胀,昏死过去。十多天不能动,脑袋顶木了好长时间,嘴斜了有好长时间,弄到医院做CT,做CT的钱、去医院的车费,都是从许焕英的工资中扣的。

他们把许焕英从医院又弄到洗脑班,又开始转化她。强迫许焕英看诽谤大法光盘,许焕英被迫害的连路都走不了了,还让跑大圈。跑不动,李长青就拿棍子打。许焕英跟他们讲自焚真相,他们不听。许焕英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勒索家人3000元,才让许焕英回家。

回家后,许焕英去取工资,才知道他们每月扣她工资600元,扣了五个月的工资。在洗脑班却整天吃粥、咸菜。

许焕英回家后,看到儿子放暑假提前回家,儿子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头发长的很长。儿子看了许焕英一会儿,才叫了声“妈”。许焕英赶紧安慰儿子说,明天快去理发。家里哪都乱哄哄的,灰尘哪都是,许焕英收拾好几天才象个家样。这些迫害给丈夫和儿子带来的痛苦无以言表。那些天许焕英的老母亲彻夜难眠,整天以泪洗面。本来母亲也看大法书,身体变的好多了,因为许焕英遭迫害,吓的母亲也不敢修炼了。许焕英的两个弟弟都去李郁庄洗脑班那看过许焕英,但都没让见。家人怕他们勒索钱,没去给许焕英送衣服、被子、物品。晚上睡觉,许焕英被冻的腿抽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