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西县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事例

更新: 2020年10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妒嫉冲昏了头的中共恶首江泽民,动用整部国家机器对一群修心向善、手无寸铁的民众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那些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仅违反法律,而且违背天理,无知的把自己和家人带到了危险的境地,不仅自己遭到报应,而且会给家人带来灾祸。善恶有报是天理。

这场迫害迄今已持续了二十一年,给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同时也出现了大量的恶报发生在迫害者或其家人身上。根据明慧网报道整理的发生在河北迁西县的部份真实案例,是想真心的善劝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未来。希望这些惨痛的教训不再发生;希望淳朴善良的父老乡亲们早日明白真相,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教人修心向善,使人道德回升。自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大师传出以来,由于在提升道德及祛病健身方面的显著效果,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修炼人数上亿。公园的绿地、马路边,处处可见到优美祥和的炼功场面。

一、受电视栽赃的毒害,辱骂大法遭恶报

赵印满,洒河人。中央电视台播出京城疯子傅怡彬杀妻害母栽赃法轮功后,他在红辣椒饭店门前,和饭店的女老板议论此事。赵印满大骂法轮功,女老板说他:“你家就有人炼法轮功,你还这么说。”过了没两三天,正是端午节,他正吃着午饭,突发脑溢血,当场死亡。

二、利用迫害法轮功往上爬,车祸身亡

付启文,原迁西县经贸委保卫科副科长,三十多岁。付启文积极配合恶警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他驾车送人回村,在路上鬼使神差似的,车连着翻了好几个筋斗,付启文当场死亡,其状惨不忍睹。更为蹊跷的是,车上坐着三、四个人,都仅仅擦破点皮,无大事。

付启文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仅送掉自己的命,也给年轻的妻子、幼小的女儿精神上造成无限的悲伤,生活上带来巨大的困苦。

三、政法委书记嗓子做了手术,怕声张

苏铁成,任迁西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时,因经常在邪党会议上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诬蔑法轮大法。曾经嗓子说不出话来,到医院做了手术,有一段时间只能用笔交流。他不敢让人知道他的病情,说是要保密,大家还是都知道了。

在迁西首例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案件(揣翠军被非法判刑五年、陈百合被非法判刑四年)中,苏铁成和迁西610头目龙立华起了最主要的作用,他们在明知证据不足、法院没办法判刑的情况下,向法院施压,威逼法院非法判决。

四、挣昧心钱,精神失常、送命

二零零四年黄历十一月份,恶党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送唐山非法劳教或洗脑班。有一失业工人王某,五十多岁,家住城南的新庄子村,他通过关系做了唐山洗脑班的陪教。法轮功学员向其讲真相,王某说:“我不管法轮功怎么样,给钱就行。比家里吃的好,还不花钱,又有钱挣,过年不回家我都干。”

到洗脑班四、五天后,王某就变的精神失常,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往外乱跑;在楼道大小便;不知危险,几次差点从楼上窜到楼下。洗脑班只好送王某回家。王某在自己家门口下车后,迷失了。第二天被大峪村人发现,王某手里拿的生活用品、行李被褥全丢了;折了三根肋骨,右小腿粉碎性骨折,住院治疗花了近万元。二零零五年春天,王某就死了。

五、派出所所长夜闯民宅、绑架抄家,八天后暴毙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晚上十一点多,城关派出所所长张印博伙同迁西国保大队长朱振刚,开着几辆警车、带十几个警察跳墙而入,绑架了柴君侠及年近七十岁的婆婆郭花莲。几乎翻遍了每一个角落,把家翻的一片狼藉,抢走了大法书籍、家用电脑、打印机、一些个人物品。家中只剩下患脑血栓多年、不能自理的老人被气的哇哇叫,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吓的不知所措。张印博又连夜赶到几十里路外的金厂峪金矿,把正在井下工作的揣之武绑架。

八天后,即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早晨,张印博和妻子一同去西山公园遛弯。张突然胸闷、气短、呼吸困难,被人抬下山送到县医院。检查后,身体没有问题,张就回去上班了。刚到班上,不一会儿,张又感到身体不好,再到医院,没来得及抢救就死了。

张印博身高体壮、年仅四十二岁,有望很快升职为公安局副局长,仕途正盛。他的暴毙,在全县引起轰动。公安内部的人都说:他这是遭报了。

六、司法所干部积极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宋德春,男,五十岁左右,迁西县洒河镇洒河二村人。当兵回来在镇里做饭,后来当了干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时,宋德春是洒河镇管司法的一般干部,受邪党诬蔑法轮功的毒害,积极配合迫害法轮功,主动到洒河二村、大关庄、白寨等各个村恐吓法轮功学员,抢夺法轮功学员的书籍、真相资料。搜书回来的第二天傍晚,天气炎热,到马路上蹓跶,被大卡车刮倒,将上身前胸、后背刮去一层皮,鲜血淋漓。但他不思悔过。

二零零五年夏天,本镇政府退休干部法轮功学员柴金印夫妇,给镇上的干部讲真相。宋德春知道后,汇报给县公安国保大队朱振刚。朱振刚派人伙同洒河派出所恶警,抄了柴金印的家,抢走大法书和《九评》,并逼问资料来源。随后宋德春又带领恶警抄了洒河三村法轮功学员蔡玉轩夫妇、汉儿庄乡鸽子峪村法轮功学员关贞柱的家。柴金印夫妇、蔡玉轩夫妇、关贞柱等五人被绑架到迁西看守所半个月。宋德春仍不死心,伙同迁西国保大队,将他们五人分批送到唐山市洗脑班,强制洗脑转化,镇里出钱(交洗脑班)还出人陪同,花了三万多元。后宋德春升了所长。从那以后,他迫害法轮功更加卖力。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县“610”和公安局以“保春节、奥运稳定”为名,召开邪恶会议,布置打压法轮功的事。宋德春积极配合落实,别的乡镇不当回事,他跑的最欢,写了许多诬蔑大法的标语,带领着一个手下,雇人将洒河镇繁华街道两侧电线杆上全部贴满,贴的又高又牢固。强迫各村到处挂诬蔑大法的横幅、标语、板报。严密布置人员监视法轮功学员。有时还亲自到法轮功学员家门口蹲坑,到法轮功学员家上门骚扰、恐吓。

宋德春继续参与迫害,等待他的是更大的恶报。

七、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兴城镇西庄村有一妇女,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一年。不久,举报人就遭了恶报:在家家买年货准备过年的时候,先是她妈妈得心肌梗住院;刚出院不久,她哥因事骑摩托车外出把一只腿摔断,她侄子从摩托车上摔下来至今未醒;大年三十,她父亲又得急病住进医院,急需做手术,可家里又没钱。明白的人都知道是干了缺德事遭了报应。

八、铲真相粘贴,遭恶报半身不遂

新集镇夹河村有个人贪图小利,大队干部给他钱,让他铲法轮功学员贴的真相材料。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别干这事。可他就是不听,说给他钱就行。没过几天,此人得了脑血栓、半身不遂;过了不长时间,他家电线突然失火,因火势很大,儿媳妇只将他扛了出来,剩下的全都烧没了,只剩下两面光秃秃的黑墙。此人坐在地上大哭。

九、不听真相、口出狂言,车祸死亡

新集镇汽车司机李敏,男,约五十多岁。二零零九大年前,昔日的同事、法轮功学员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劝其退出邪党组织。他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说了一些不利大法的话。结果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在行车途中出车祸,死在路途中。

十、恶警毒打辱骂法轮功学员,车祸身亡

李国安,男,四十多岁,县公安局警察。在他参与审讯、逼供并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曾慈悲的劝善于他:“干坏事是要有报应的,别跟共产党走。”他不仅不听劝告,还一边狞笑着,一边恶毒的骂大法师父、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晚上,李国安饭后与妻子去遛弯时,被一辆拉啤酒的货车撞死。

十一、劳教所犯人迫害法轮功 殃及家人

吴双艳是白庙子乡吴庄村人,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人员。

河北省青龙县法轮功学员郭坤兰(女),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被青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大巫岚乡政府和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到青龙县看守所关押几天后,秘密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送至唐山开平第一劳教所迫害。关押期间在室内炼功时,值大岗的吴双艳打郭坤兰的手,揪着郭的头发往墙上撞。还有一次郭坤兰在床上立掌发正念,被值班犯人崔秀平发现,就报告吴双艳,吴进来就把郭从床上往下拽,嘴里还叨咕着:“我宁可大岗不干,我也得管你。”(实质她怕丢了大岗的职位)她从室内将郭拉出去后,狱警将郭单独关在一个室内,把她的双手和双脚镣在椅子上,腰也绑上,全身不能动弹,三天两夜,后来郭出现病业状态,全身抽动,被她们发现,就给郭打针、吃药,郭不配合,没办法才把郭放回。

吴双艳在迫害郭坤兰之前,还对其他班组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有六、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室内炼功时,被吴发现举报给狱警,使六、七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野蛮灌食,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和双脚被铐在椅子上,腰用绳子绑上全身不能动七天七夜进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给吴讲真相,她也听明白了,就是为了监狱给她减刑,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其恶行殃及家人,家中丈夫(村里医生)上吊死亡。

十二、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原迁西政法委书记白兴源,一九五八年七月出生。二零一二年上半年,因严重的心脏病,险些丧命,开胸在心脏接了五个血管,做了搭桥手术,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

白兴源自二零零六年上任迁西县政法委书记以来,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操控迁西“610”、公、检、法各部门,县直机关单位、乡镇、街道办,借“维稳”、所谓的“敏感日”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监控、骚扰、绑架、拘留、劳教、判刑。二零零八年奥运前,组织召开全县政法系统开会,白兴源在大会上扬言,要严厉镇压法轮功。

白兴源任职期间,三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李秀凤、汪秀花、陈百合;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非法判刑:揣翠君(五年)、陈百合(四年)、汪秀花(判三缓五)、陈红利(四年)、贾淑香(三年半)、刘秀云(四年)、郑得荣(三年半)、柴君侠(四年)、张雅林(判三缓五)、刘云江(三年)、杜学军(三年)、张瑞英(三年)、赵桂艳(三年)、赵洪涛(一年)。二人被起诉后取保候审一年:王志新、马银凤;二人被刑拘:揣之伍、陆佐金;五人被非法劳教:张印福、柴淑珍、吴志芳、高凤芝、王淑艳;一人被网上通缉:王志新;十余人被非法拘留:柴淑珍、高凤芝、揣之伍、揣志刚、柴君侠、郭花莲、张桂兰、陈晴、全淑敏、陈红利、赵桂萍、刘华、纪天胜;二人被以浏览国际互联网为由入室抢劫、敲诈勒索:杨立民、张印同;一未成年人被绑架毒打:陆兵;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超过百人。

十三、公安局副局长积极迫害法轮功,得了脑梗

董君彪,男,一九六七年一月出生,毕业于滦县师范学校,一九八六年八月参加工作。董君彪在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六年任迁西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先后开展“天网”、“维护政治稳定”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在董君彪任期内,据不完全统计,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十二人次被非法判刑;五人被非法劳教;十一人次被非法行政拘留、五人次被绑架;多人被骚扰、入室抢劫。

二零一六年初,董君彪患脑梗去唐山做手术,至今没有很好的恢复。虽然还占着个主任科员(相当于副局长),其实已经不能正常上班。

十四、法官枉法裁判,独子车祸身亡

付国瑞,迁西县法院刑二庭庭长。数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迁西县很多人的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消息:“迁西白沟至河东寨养鸡场拐弯处,一辆黑色轿车翻下山坡,请朋友们转发帮忙联系家属。”并附有侧翻的车辆照片。

后确认出车祸的是法院刑二庭庭长付国瑞的儿子,大学二年级学生,二十一岁。他和表兄去钓鱼。付的儿子不想钓了要回来,其表兄不想回来。他自己开车回来,在迁西县旧城乡白沟村附近翻车。三小时后有人发现并在朋友圈转发,才联系到家属。

作为审判员对揣翠君、陈百合非法判刑五年、四年。二零零六年,当时任迁西县法院刑二庭副庭长的付国瑞,曾作为审判员三次非法开庭,参与对揣翠君、陈百合的枉法裁判,揣翠君被非法判刑五年、陈百合被非法判刑四年。

揣翠君被枉判五年后,四名家属去法院要人,法院叫来公安局国保大队朱振刚等人,付国瑞揪住揣翠君的婆婆郭花莲的头发,顺着楼梯往下拽,国保警察揪打揣之武、揣志刚,然后又将揣家兄弟及婆婆绑架到迁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七月,迁西县法轮功学员柴君侠被从家中绑架。付国瑞作为主审法官,以“犯罪预备”的荒唐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刑法规定犯罪预备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何况柴君侠根本没有犯罪)。柴君侠曾在法庭上义正词严的要求全体党员身份的审判人员回避,因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共发动的,共产党员不可能公正审判。审判长付国瑞未予采纳。

辩护人要求证人出庭作证,出示实物,要求播放光盘,展示书籍内容。审判长付国瑞也没准许。说经合议不用证人到场质证。当辩护人问付国瑞开庭是按《刑事诉讼法》程序还是按合议的开,要按合议的开就不用开庭了,你们合议一下就行了。付国瑞无言回答。

二零一五年,柴君侠因向最高检邮寄控诉江泽民的诉状被绑架。付国瑞负责主审。庭审开始前,柴君侠本人及两位律师均提出了回避申请,并向法庭递交了书面的回避申请书,申请本案公诉人及合议庭法官及书记员回避。审判长付国瑞说回避的事合议一下,结果不足一分钟就回来说申请了领导,不用回避。

付国瑞两次作为主审法官对柴君侠非法庭审。庭审过程中,付国瑞无视法律,如同儿戏,麻木的执行着江氏的迫害政策。屡劝不听,结果殃及家人。

十五、撕毁大法标语遭恶报,壮年而亡

邓壁龙,男,三十八岁,家住迁西县兴城镇照燕州村悦家老年公寓对面。二零一九年七月初,邓壁龙在自己家中洗澡,死在浴室里。被发现时,浴室水龙头还开着,他倒在地上,泡在水中,水温很高,身上被热水烫红,浴室门是被家人撬开的(里边闩着)。

邓壁龙的父亲是迁西县新集镇的人,在县城当干部。他父亲托人给他在县城街道办山庄里社区找了一份工作,主要是打杂、搞卫生,让他负责在片区内撕标语、小广告等。人们经常看到他骑着后面带斗的三轮车,撕标语、小广告。见到法轮功学员发在楼道里、车筐里的小册子,他都给收走,法轮功的标语他都清除。法轮功学员劝他不要收走法轮功真相资料、不要撕真相粘贴,他不听。

十六、县高官执意积极迫害 遭恶报患肺癌丧命

杨广田,男,一九五零年四月出生,曾任迁西县委办公室主任。九九年中共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开始后,杨广田是迁西迫害法轮功“八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他极端执行迫害政策,在各种会议上攻击大法,污蔑大法师父,不听亲朋好友的多次善言,讲真相,一味的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杨广田多次扣留本单位任姓、刘姓两名法轮功学员,反复施压,逼迫放弃信仰,并对他们实施长期的跟踪、监控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县公安局,搞所谓的“人人过筛子”,说一个炼字就立即拘押;表态不炼,立刻回家过年(这天已是腊月二十七)。杨广田亲自坐镇指挥,多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押。当时有八个法轮功学员被圈在很狭小的滞留室里,只能坐在小凳子上,几天几夜不能睡觉,直到正月初二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位于西河南寨村民兵训练基地)上,杨广田讲话,疯狂谩骂大法,叫嚣:“都把你们(法轮功学员)枪崩了!”

杨广田离休后,仍指使人偷偷撬开本单位刘姓法轮功学员家的家用小轿车,在车里翻出真相资料。“610”主任高增才因此扣留刘姓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其儿子拿了两万元钱才将其父赎回。两万元钱后被要回。

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杨广田患肺癌恶报身亡。杨住院期间,肺部全被癌细胞侵蚀,疼痛难忍,胳膊划拉着,大声喊叫:“到极限了,到极限了!”

杨广田的妻子李凤英,迁西县第一幼儿园退休职工。她和她丈夫一样,不听大法学员给她讲真相,一味排斥。二零零四年在新装修的家里搞卫生时,用了汽油、锯末子,引起大火,李凤英脸严重烧伤,毁容。

十七、市公安局副局长遭恶报祸及女儿

周景林,曾任迁西县公安局局长。后调到唐山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一处工作,主管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春,周景林出车祸差点丧命。但他仍执迷不悟,恶行不改,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八月,在市公安局工作的女儿周轶欧,以煤气中毒自杀身亡。工人医院验尸的结论是自杀身亡。周景林却对外宣传说是:“洗澡时出意外死亡。”

明白真相,退党保平安的两个例子

◎ 两次车祸警醒迷中的乡镇党委书记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某乡镇党委书记夫妻二人和两个朋友一起开车去宽城。由于受恶党宣传的毒害,他不明真相,在路上闲谈中,他说大法如何如何不好。车上坐着的朋友中有一个是法轮功学员,给他讲大法真相,劝他不要这么说了,他不听,固执己见。

车行至半路,忽然下起了小雪,车开的还很快。忽然车打滑了,向左面一个大约二十米深的山谷冲过去。他见势不好,使劲向右一打方向盘,车一下子转了一百八十度,车整个掉了个头,撞到一棵粗栗树上,正好撞在司机的位置上。

车上的人都吓坏了,只有法轮功学员一点没觉的害怕。党委书记的妻子吓的脸色蜡黄,抱着同车的法轮功学员的大腿直打哆嗦。另一个人头上也撞起了一个大包。 这时,法轮功学员心想,“如果过来一辆车把我们的车拉出来多好啊!”正这么想着,真的过来一辆红色轿车,车上下来四、五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把车给抬了出来。 玻璃撞碎了,车变形了,但还能开。党委书记把车开到维修站修车去了。

第二天,党委书记开着另一辆车去买东西,不巧又被撞了,撞他车的人正是昨天帮他抬车的几个小伙子。这次又撞到了司机的位置上。连续两天,车都被撞到了司机的位置上。这回他不骂大法了,也不骂媳妇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他妻子看过大法书。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他把大法书藏了起来,这回他把大法书也拿出来了。法轮功学员再给他讲真相,他也相信了。劝他退党,他也退了。

他妻子原来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害怕,法轮功学员给了她一个护身符,以后她就再也不害怕了。有一天,她听说有个算命的算的特别准,她也去算命。算命的人说:你的道行比我还高,我给你算不了啊。

◎ 悔恨当初做坏事 明白真相得福报

迁西兴城镇照燕洲村王桂金,男,退休人员,是那种所谓和邪党保持一致的人。“610”人员派他专门撕毁大法真相标语。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说:“我就不信有什么神,我就撕了,看看遭不遭报。”结果说这话后不长时间,突然就嘴斜眼歪,右边半个身子不会动了。

法轮功学员听说后,到他家看望,想继续给他讲真相。还没等法轮功学员开口,他马上用不太清楚的口齿说:“我信了,我服了,赶紧把这个邪党给我退了吧!以后我再也不干那种缺德的事了。”法轮功学员跟他说:“明白了就得救了,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就一个劲的喊“法轮大法好!”不久,王桂金就正常了、康复了。

结语

每一个生命都是非常可贵的!二十一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巨大的痛苦中,无怨无悔的坚守着,就是想用大善大忍的纯真换回被谎言毒害蒙蔽、被中共毒素埋没的还有良知的人的善良本性。那些在恶报中失去生命的迫害者是可悲、可怜的。我们为这些生命感到惋惜!每个生命都要为自己的所为负责,只要活着就是机会,就还有希望。

现在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觉醒民众已超过三亿六千万人。真心希望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刻停止迫害,弥补罪过。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摆脱中共这个恶魔,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不要给自己留下永远的痛悔,为您,也为您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