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都匀市法轮功学员李青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州省都匀市法轮功学员李青和她的母亲刘晓菊及父亲李宪智都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集团发动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他们失去了公开修炼的环境,但在大法中受益的这一家人,一直坚持修炼,并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却屡遭迫害。刘晓菊、李宪智先后被迫害离世,李青流离失所多年。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下午,李青到都匀茶场附近农村寨子里去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打电话诬告。派出所很快就出动了警车及多个警察,将李青绑架。因当时李青还未结婚,与父母同住,父母也被抄家了。从家中抄出了一些真相资料和法轮功书籍,警察们如获至宝,认为立功的机会来了,正策划如何向上邀功时,李青走脱了。这下急疯了立功心切的警察们,于是就威逼恐吓李青的父母李宪智和刘晓菊,同时又逼问二老家中的真相资料和法轮功书籍是谁送来的。

在这样的威逼、恐吓下,刘晓菊修炼法轮功后早已经康复的旧病再次复发,住进了医院。恶警们连病人也不放过,又跟踪到医院,每天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企图再次绑架李青。这种阵势吓坏了病床上的刘晓菊,使她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在家中的李青父亲李宪智也被茶场保卫科严控起来。刘晓菊一直担心女儿李青一人在外的安危。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在未见到爱女最后一面的情况下,刘晓菊带着深深的遗憾与对女儿的牵挂、对老伴的眷恋,永远的走了,去世时年仅四十八岁。

在办理刘晓菊丧事期间,大坪派出所在刘晓菊家里、火化场、墓地都安排了警察,企图在办葬礼时绑架刘晓菊的女儿李青。李青再一次走脱,都匀市警方对李青的再次走脱恼火万分,变的更疯狂了。公安内部通知:见到李青可随时随地绑架,无需证件,提供线索者有奖。李青的亲属家首先成了公安重点骚扰监控的目标。被逼迫下,李青只得丢下孤苦的老父亲和已经领结婚证的丈夫逃往外省市流离失所。

刘晓菊被迫害致死,李青被迫流离失所,亲友家也被警察监控起来。警察又天天来逼问李宪智,要他说出李青的下落,要李宪智带人去抓李青“归案”,还追问是谁送来的真相资料。在血雨腥风的恐怖中,李宪智一个人在家提心吊胆的苦熬着日子。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李宪智一头倒在地上,在医院抢救了三天,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在警察的监控中离世。

二零零六年李青怀孕,但外地不能办准生证。李青不得不冒着危险回都匀市待产。二零零七年六月三日生下了孩子,但李青和孩子在医院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匆匆出院了。没有准生证不能办出生证,不能上户口。小孩直到两岁多了还是上不了户口。李青只因为修炼法轮功,连生孩子的权利、孩子做中国公民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八点,几十个警察冲进李青家,将也是法轮功学员的李青的丈夫梁荣祺绑架,并抄家整整一天。抢走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电脑、耗材、现金、存折及打印好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刻录好的光盘及一些生活用品。梁荣祺被非法判刑六年。李青由于一大早外出,才幸免被抓。但公安马上对李青网上通缉,加大力度全面追捕。李青的亲属家又成了警方重点骚扰的目标。骚扰的手段、方法及次数更是花样百出,软硬兼施。屡次给李青的亲属送来要李青限时到公安局自首的最后通牒。二零一一年九月,甚至还要李青的亲属到都匀市公安局去开什么“在逃人员家属会议”,要亲属劝其自首。

直到二零一二年四月,经过长期盯梢、跟踪,贵州省贵阳市及兴义市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在兴义市的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家中把李青绑架。李青被由贵阳市610、政法委操纵的贵阳市白云区法庭非法判重刑九年。二零一二年底,被劫往贵州省贵阳市羊艾女子监狱迫害。

由于不给李青办准生证,李青的女儿梁师度从出生起就没有出生证。二零零九年,片警王登美突然“关心”起了孩子的户口。说只要一张父母抱着孩子的照片就可以上户口了。谁知道几个月过去了,孩子的户口还是上不上。原来这是都匀市公安局为了绑架李青夫妇而设计的一个圈套,就是想逼李青露面。直到绑架了梁荣祺,网上通缉李青几个月之后,又被逼交了罚款这才办了户口。上户口时还逼问为什么取梁师度这个名字,有何意义等等。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几十个警察冲进梁荣祺家抄家时,梁师度被吓的大哭。当天晚上就被惊吓的高烧不退,多次从噩梦中惊醒,一刻都不能安静下来。尽管亲属当时还被严密监视,却不得不带着孩子到医院输液半个多月。退烧后,孩子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愿说话,怕见人,整天一个人悄悄的哭。一见生人就躲在亲属们身后,满脸愁云,白天吃不下,晚上睡不踏实,瘦弱得象只小猫。几个月后,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亲属们只得带孩子到天津住一段时间,换一下生活环境。

半年后回到都匀,给孩子换了一家幼儿园,孩子的各方面情况基本正常了。但警方对孩子的迫害却在逐步升级。他们不但仍然天天到亲属家骚扰,甚至还到孩子的幼儿园,趁孩子午休时,把熟睡中的四岁孩子弄醒,追问她奶奶(也是法轮功学员)和妈妈的情况。吓的孩子从那天起再也不敢上幼儿园去了。无奈之下,二零一四年十月份,亲属只好再次带着备受伤害的孩子逃到天津躲避骚扰。

到天津才几天,都匀市的两个国安警察居然从都匀追踪到天津,把四岁的孩子吓的够呛。最后都匀来的两个警察要亲属抱着孩子照相,好让他们回去交差,被回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