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南省610主任李翔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610办公室是中共河南省委迫害法轮功的指挥和执行机构,李翔在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间任610办公室主任,在任期间在河南省范围内发生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迫害,李翔应对这些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现在他被举报。

李翔,男,一九五七年十月生,河南博爱人,曾任河南省委政法委员会副书记、政治部主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任副厅级),二零一二年四月任河南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省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二零一八年一月任河南省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

以下收集的是这个期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分案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据不完全统计,河南省迄今有167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全国三十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名第八,是法轮功被迫害情况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李翔长期任职于迫害法轮功的直接责任单位政法委,特别是二零一二年四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任河南省610办公室主任期间,更是直接领导、策划、指挥了对河南省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在其任职期间,河南省有5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有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等。李翔作为全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下是李翔任职期间的部份罪行:

二零一三年十月,河南省610办公室、郑州市政法委、610授意金水区政法委、610、区教体局、区委、四家联合签发了“致学生家长的公开信”,发给该区109所中小学、92所幼儿园的120914名在校学生和家长,落款后注明要求签名上交。公开信内容诬蔑大法,毒害学生与家长。

二零一四年第一季度,河南省部份地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明显加剧,疯狂绑架、关押、非法庭审、诬判法轮功学员。三个月来,仅曝光的绑架案例就达20起,共计35人被绑架;非法庭审案例六起,涉及12人次;二名学员被诬判;遭到骚扰威胁的更多。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河南省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高检、高法递交了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各级 “610办公室”及有关部门对本地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挨家挨户进行骚扰迫害,试图阻止他们的正义之举。据不完全统计,到二零一六年五月,仅焦作市区就有115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骚扰迫害。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八人遭非法逮捕;19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25人遭非法拘留;还有25人被非法抄家;另37人遭骚扰恐吓。

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转发了一份河南省“610办公室”二零一七年的工作要点,里面也提到了“敲门行动”,要求省辖市、县(市、区)的“610办公室”与公安机关要在六月底前实现“数据库”共享,实现“一本账”。要求始终对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严防“法律维权”。同时,文件还提出“织严织密社会面防空网”,搞综治网格化管理,运用“雪亮工程”(视频监控联网应用),把“数据库”中的重点人员纳入公安大情报数据平台,搞信息化防控,还要加强网军建设,要求挤压法轮功网上生存空间。

案例一:妈妈跪求留条活命 二子壮年被虐杀

杨中耿,38岁,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杨中耿用快件邮寄讲真相的手机时,被郑州市四个警察绑架,在非法关押在郑州期间,杨中耿遭受毒打和酷刑折磨,恶警逼问杨中耿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下落。六月二十六日,杨中耿又被劫持到三门峡看守所继续酷刑折磨。六月二十八日,杨中耿被恶警活活打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杨中耿的弟弟杨中省,在郑州市被绑架,其母下跪哀求相关人员说:大儿子已经被迫害死了,求你给我这个小儿子留条活命啊!没几天,年仅38岁的杨中省被迫害致死。杨中省遗体头顶部位是肿的,七孔出血,耳朵鼻子用棉花塞住不致流出血,前面四颗牙齿是假的,因为冰冻的原因,无法打开整个口腔,只能看到前面四颗牙齿是假的,是他们装上去的,肚子上有好几个小黑点,双手指甲乌青,下身生殖器龟头已经焦了。

案例二:郑晓丽被洗脑班迫害 含冤离世

郑晓丽,女,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到郑州洗脑班,释放回家后,每天拉肚子二~三次,身体日渐消瘦,咳嗽不止,嗓子咳坏了,进食困难,身体急剧恶化,最后小腿出现浮肿,走路困难,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含冤离世,年仅50岁。郑晓丽的亲属和朋友都认为郑晓丽死因蹊跷。

案例三:王继成被郑州监狱迫害致死

王继成,二零一四年春被潢川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判刑,在郑州新密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五年春,王继成被监狱迫害得奄奄一息后,通知家人接回。王继成出狱后一直神志不清,身体经常痉挛,痛苦不堪,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63岁。

案例四:父母双亡 李军旗又被郑州监狱折磨致死

法轮功学员李军旗,曾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多次被警察毒打,父母均因迫害先后离世。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李军旗被绑架,之后被冤判三年,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继续迫害。在监狱期间,监区长赵洪涛为了达到让李军旗“转化”的目的,折磨他。看李军旗仍不“转化”,就把他关小号。李军旗从小号出来后,仍不“转化”,赵洪涛用电棍电他,命刑事犯折磨他,给他戴手铐,砸脚镣,还对他施一种刑具(酷刑),此刑具不知叫什么名,外表好像个网兜子,套到身上之后,光露个头,然后,往那刑具里加水,受刑者极其难忍,生不如死,其痛苦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八点,狱警指使几个刑事犯围着打李军旗,持续围攻殴打两个多小时,惨叫声整个楼都可以听到。事后,目击者看到李军旗瘫坐在地上,印堂部份有一个约两公分长的伤口在流血。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李军旗又被大队长尚红章等人电击五分钟(几根电棍一起电击)。事后导致李军旗癫痫病复发。七月十六晚,十余名刑事犯又用床单蒙住李军旗暴打。一分监区大组长张建峰说:不转化只管打,出了事我负责。刑事犯们有的用手打,有的用脚踹,李军旗被打得满身青紫,惨不忍睹。九监区值班副大队长、纪检书记等人,不但不处理打人凶手,还将脚镣手铐拿来给遍体鳞伤的李军旗戴上。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军旗从郑州新密监狱回到淮阳家中。精神明显不正常。不到四个月,即含冤离世,年仅46岁。

案例五:柴玉兰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孟州市国保大队王功军、邢发山等人,非法闯入柴玉兰家中,以她给其他法轮功学员资料为借口,将柴玉兰绑架,劫入焦作市看守所。警察王功军问柴玉兰还炼不炼法轮功,柴玉兰说炼,王功军说非得给你往死处弄。柴玉兰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脊椎骨折了,肋骨折了一根,不会大便,爬都很困难,奄奄一息时才被送往焦作市医院,还被戴着手铐脚镣。柴玉兰痛得吃不进东西,瘦得皮包骨头,骨癌转移全身。医院有一位好心人告知家属,家属到焦作医院,给警察理论,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才让家属把柴玉兰带回孟州市医院看病。柴玉兰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去世。

案例六:被非法关押十一年多 范金萍在迫害中去世

范金萍女士,原车站居委会主任,因坚信法轮大法真、善、忍,被当地610、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法院多次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于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共计五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六年,关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数次被非法关在南阳市看守所和南阳市610洗脑班,总计被非法关押时间十一年多。

其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范金萍被非法判刑送到新乡市女子监狱。监区长指使犯人天天放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光碟,对她强制洗脑,从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让上床,十七个小时都在灌输谎言,天天如此。恶警还指使刑事犯偷偷往饭里下毒药,使范金萍一直头疼,浑身无力,范金萍发现并揭露了,才停止投毒。范金萍于二零一八年一月被迫害致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