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迫害咱老百姓的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据中共党媒报道,9月16日至18日,党魁习近平到湖南考察,并亲自对当地民众开展红色基因教育,他首站来到湖南省郴州市,在郴州市汝城县文明瑶族乡沙洲瑶族村考察时,习近平向在场的村民说,中国共产党人自己有一条棉被“也可以分半条给老百姓”。建党近百年“不忘初心,老百姓把共产党看成是自家的党,是老百姓的党”。

党媒对习近平的话大肆宣传报道,唯恐天下不知。看到这条消息时,很多人感到实在是太好笑了,共产党是“老百姓的党”?前边加上两个字就贴切了:“迫害老百姓的党”。约在半年前的湖南郴州,疫情还比较严重的时候,推特上有一个视频流露出,当地的一群民众晚上在一个出不去的小区内点着篝火,围在一起高唱:“共产党的天是最黑暗的天,共产党的人个个不要脸!”怎么这就变成“老百姓把共产党看成是自家的党”了?

“半条被”与“半夜鸡叫”:同一套路的谎言

与“半夜鸡叫”一样,这个被拿来做文章的郴州红色纪念馆“半条被”的故事,同样不值得推敲。

党媒自称1934年红军长征进到沙洲村的山里时,百姓吓得躲起来,村民徐解秀因孩子有病来不及跑,3个女民兵闯进她家,女兵带了一条被子,这家很穷,没有被子,晚上3个女兵和村民母子就合盖一条被子。临走前,女兵要把被子留下,村民推让,女兵就把被子剪成两半,半条留给村民。这就是“半条被”的故事。

这个版本的故事有不少“美妙”的巧合:孩子病了,碰巧父亲不见了,母亲留下来了,红军来了,碰巧不是男兵,是女兵,家里穷得什么也没有,碰巧还有一把剪刀,这剪刀还挺锋利,不然怎么能剪的了被子?被子够大够厚实,碰巧5个人身材都够小,不然11月寒冬一条被子如何能合盖5个人?一张床能睡5个人?难道都睡在地上吗?故事还没完,红军走了,国民党来了,把被子抢走了。国民党那时的装备与财富,需要抢半条破被子吗?这又是一个典型的中共骗取民心、煽动仇恨的假故事。和《半夜鸡叫》如出一辙,哪家长工半夜跑地里干活?地主夜里也不怕搞坏自己的身体,天天去鸡笼边装鸡叫?

网民们毫不客气地打脸中共:“我不要你那半条被子,你自己留着吧,把强拆的房子还给我,好吧?”“贪了百姓那么多的钱,半条被子就想了事?”“把被子给非洲人吧,把美元给咱国内百姓,行不?”

中共真的是象自称的那样是“老百姓的党吗?”远的不说,看看近些年发生在湖南郴州百姓身上的实际情况吧,一群只为做好人的人,只为坚守“真善忍”信仰的人,却遭到了中共无比残酷的迫害。

'图:周扒皮后人孟令骞揭秘“半夜鸡叫”谎言'
图:周扒皮后人孟令骞揭秘“半夜鸡叫”谎言

强盗般的经济掠夺

老百姓有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李木朵,男,湖南郴州市苏仙区工商银行职工,从小就病痛缠身,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顽疾不药而愈。善良的他多次为民众做好事。一九九八年大洪灾,李木朵捐款三千元,获领导表彰。柿竹园附近山上常发山火,在那工作的李木朵奋不顾身参与灭火,多次受伤。二零零零年,李木朵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家两次被抄,三万元现金和存折被抢,公安人员对李木朵夫妇强行照相,伪造身份证,取走了存款。二零零一年,李木朵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后被中共强行买断,家中一贫如洗。之后遭非法庭审、历经生命危险。

范丽英,湖南郴州市北湖区机关幼儿园教师,按法轮功真、善、忍要求自己,用善心教育孩子,是位难得的好老师,却遭非法关押迫害十次,被降级降薪,岗位由教师贬为保育员、清洁工,累计被罚扣现金十一多万元。

丈夫被打死 财产被抢夺,女教师控告元凶反遭诬判

李菊梅,湖南郴州市嘉禾县珠泉完小教师,现年63岁。她曾患骨癌,四处求医无效,卧轨、投河自杀未成,第三次吞下大量的安眠药中毒后被亲属送往医院抢救过来。学法轮功三个月后,返回省城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身体各项指标正常!专家医生对此产生了深厚的兴趣,请李菊梅将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留给他。李菊梅的丈夫郭会生是嘉禾县政府法制办干部,身体彪悍结实,性格乐观豁达,办事干练有魄力。郭会生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廉洁奉公。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郭会生被非法抓捕、劳教一次;李菊梅因讲真相六次被绑架,两次非法劳教,合计经济损失十几万。李菊梅在狱中还遭受了十多种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二零零零年三月,李菊梅被劫持到“转化班”洗脑并遭罚款一千元。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九日,国保大队王社清带领一群警察深夜闯进李菊梅家,将她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天,逼家人缴纳生活费四百元,罚款四千元。

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郭会生因劝蓝山县公安局局长席小刚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国安保卫大队教导员胡永辉带领一群恶警绑架毒打,全身血淋淋的不省人事。恶警头戴钢盔、手拿电棒,在郭会生、李菊梅家中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连续两次抄家,抢劫走了家里的一切贵重物品。看见的人说抢走了足有六、七袋以上的物品。据郭会生的二哥说,他拿了几十万元用于建房及装修用的钱,全部放在郭会生家。十月十二日五时,当年五十二岁的郭会生停止了心跳,两个女儿永远失去了慈爱的父亲。家中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哭的死去活来。

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李菊梅向最高检察院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李菊梅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县石桥镇石塘村年仅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井雄,被长沙天心公安分局绑架。当天下午四点警察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他打昏死过去,公安人员就将他送到火葬场。

将要火化时,一个女警发现雷井雄轻微地动了一下,就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在场的几个男警察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雷井雄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抢救,捡回了一条性命。

七旬老人雷安祥被秘密构陷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三点,湖南省郴州市七旬老人雷安祥遭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庭审,没有律师在场,雷安祥的自我辩护权也被侵犯。在一九八医院内一间小房间里,法官罗红荣对雷安祥秘密庭审。为了构陷雷安祥,公诉人将雷安祥的妻子和女儿回答警察问题的记录也作为雷安祥的“犯罪证据”。在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公诉人说要判雷安祥两年以下的刑期,法官罗红荣则说要判三年以上的刑期,这表明庭审只是为了定罪而走的一个形式而已,完全背离了法律的公正。

十一月十二日,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决雷安祥三年刑期,并非法处罚人民币五千元。雷安祥不服冤判,提出上诉。

十二月九日,郴州市中级法院立案,但未公开审理,几天之后,中级法院草率结案,于十二月十三日宣布维持原判。中级法院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审判长张波、审判员刘继根、审判员袁勇、法官助理邓泓帅、书记员欧阳瑜珊。

人在做,天在看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持续二十一年,近几个月,中共政法委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清零行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仍在执行着中共的迫害政策。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八月中国大陆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58个城市的警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和骚扰。

八月份至少有1184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其中判刑41人,庭审76场,非法构陷到法院、检察院87人。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一中优秀教师王凤臣,辽宁省抚顺市都兴贵,河北省承德市边群连,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张崇月,甘肃省武威市郭玉莲,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姜全德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八月份中共法官、警察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234812元。其中,法庭非法罚金70000元,警察非法罚款164812元。10人被停发退休金、扣发被冤狱迫害期间的工资,不给办理社保。

这难道就是中共口口声声的共产党是“老百姓的党吗”?类似“半条被”的谎言还要掩盖到什么时候?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就拿郴州来举例。原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吴志强,每次抄家,必抄现金和金银首饰。法轮功学员多次告诫他:善恶有报,别行恶!吴声称:“我什么都不怕,我不干了还有我儿子干!”“要放人,拿钱来!”就这样,他把自己造下的深重罪孽遗祸给了自己的独生子:儿子突然瘫痪,终日与轮椅相伴。吴志强敲诈勒索的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及参与迫害领取的各种“奖金”为了给儿子治病也全部耗光。

湖南郴州市苏仙区前国保大队长廖爱青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劝善,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横蛮样子,说不怕遭报。但是大难临头就傻眼了,临死之前什么都明白了,有人劝他把抢劫法轮功学员的钱财都退还给他们,改过自新。他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话:“来不及了”。

据明慧网近期报道,仅北京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群遭恶报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共有527人遭恶报,其中有50人殃及到82个家人。长春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者至少有674人,其中,死亡人数为156人,遭恶报落马为260人,病伤残废为179人,灾祸17人,祸及家人的案例为62人次。上述恶报案例绝大多数的发生在610、公检法系统与迫害法轮功的相关部门的人员中。

世界各国与国内民众已经将中共与中国人民清晰地区分开了,这对中共来说是最为沉重的打击,中共在穷途末路之际,一定会利用各种谎言和手段继续洗脑民众,为其陪葬,理智的人们,应该想想是到了与中共切割的时候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