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了一个月的腹痛魔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的某一天,我肚子开始疼痛,而且感觉每一天的疼痛都不一样。但是不管怎么疼痛,我就是坚持做好救人的项目——打印挂历。

白天我一边打印挂历,一边读《转法轮》,每天读一讲,有时间就发正念,再就是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忙碌中、溶于法中还感觉不到那么疼痛,可夜晚疼痛的更厉害。有时太疼痛了,我就从屋里跑到客厅的沙发上发正念,有时在沙发上躺着、卧着、趴着、撅着、跪着或用手按着肚子等方法来缓解疼痛,但都不管用。我就念《洪吟》,念不下去了我就背,背我会背的法,背《论语》,不停的背法。有时前胸、后背都疼痛,疼痛的我都无法言表,疼痛的难忍程度让我承受到了极限。

但我没有围着旧势力转,脑子里也没有旧势力的存在,我只有师父和法,其它我什么都不要,就信师信法,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有师父管,我的事不许任何生命插手,即使我做的不好,师父会点悟,会给机会修好的,我会在法中归正。

有一天,肚子疼痛的厉害,我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有时肚子疼痛的感觉是:好象随时会被夺走生命。我疼痛的忍不住就喊出声。求师父救我!我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怕死,但是弟子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弟子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那时我真的放下了生死。就象师父在法中讲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1]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晚上,肚子疼痛的厉害,难以表达的痛苦。这时我的头脑中源源不断的反映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有一天早上一点半,从胃里往上返酸水,我赶紧跑去厕所,吐出了一些粘乎乎的东西,紧接着又吐出两口似血、似脓的脏东西,吐完后肚子也不疼了,感觉身体象虚脱了一样,空荡荡的。然后回屋就睡着了。时间不长肚子又疼了起来,但不厉害了,我坐起来就说:这是师父给我一步一步的往外推,帮我清理身体,怕我承受不住啊!谢谢师父!又给了弟子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

稳定了一天后,又疼了几个小时,在这个阶段,我就是发正念,疼的发不了正念就在客厅中不停的走动,但是肚子就是不停的疼,从下午五点多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一直疼痛,早上五点炼第一套功法两遍,炼第四套功法一遍,炼完后我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起来后浑身无力,但我并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状态,就去给老同修修理打印机,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其实也没什么事,清理了一下就好了。

经过这次魔难,我找出自己有怨恨心、显示心、欢喜心、急躁心、做事心、色欲心、名利心等执着心。原来所有的执著心都在,真是太可怕了,还以为自己修得不错呢。其实离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不知还相差多远呢!

这是我真正的静下心来找自己所找出来的执著心,这些心我都会在法上归正,用法来清洗自己,纯净自己,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家!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都在疼痛中煎熬着,每晚几乎都在沙发上度过。经过这一个月自己身体上痛楚的修炼历程,使我体会到:在魔难中只有真正的信师信法,真正的向内找,师父才能加持弟子正念走出魔难。

有一天,我怀着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敬香,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对您的感恩之心无法用世间的语言来表达,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使弟子闯过这次魔难!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把我近期走出身体上魔难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也希望正处在“病业”假相中的同修有所借鉴,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以上是现阶段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