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大法 全家受益

更新: 2020年09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八年,我退休了,回家后照顾两位高龄老人,父亲今年九十岁,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八十九岁,也年老多病。既要面对社会和家庭的重重压力,还要在极其有限的时间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同时照顾好两个老人。

一、在家庭环境中实修 道德升华

我出生在一个充满矛盾、争吵、多事的家中,从小我就对家里经常为一点小事指责埋怨,极其反感。结婚后,才感觉有了自己的生活。二零一八年我要退休了,原打算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来,可是这时父亲摔了一跤,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

我是个修炼人,遇到问题不能逃避,到哪都应该是个好人,所以就承担了照顾二老的责任。住到了父母家,每天除照顾两个老人的生活之外,还要买菜、做饭、搞卫生等等,从早忙到晚,夜里父亲翻身、大小便,我也是随叫随到。可是能留给我自己支配的时间却很少很少。父亲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个子比我还要高出十几公分,所以服侍他起床、穿衣、吃饭、大小便等等都很费劲儿,他要变换一个姿势、动作又特别缓慢。我的心里就很着急,总想抢时间,尽快的做完这些事,留点时间自己去学法。所以做什么事情心底好像总压着有一股“急”劲儿。

修炼人遇事都应该向内找。急由何生?我向内找,发现做事时,渗透着自己许许多多的执着。记得有一次,父亲让我给他理理发,我说:“你看我的头发理发的时间比你隔的还要长呢,过几天再说吧!”父亲要我给他剪剪指甲,我却说:“不长,等脚趾甲也长长了一块儿剪。”反正怕耽误自己的时间。这“自己的时间”表面上是为了自己修炼的提高,可是站在为私的基点上还是修炼吗?而真正的修炼是为他的。

其实大法弟子人人都知道学法的重要性。但是能给我的时间实在太少,仍然是我很主要的一个问题。为了抢时间,做什么事都感觉自己在冲。比如上午趁父亲要睡一会儿,就冲出去讲两个小时真相;然后冲回来做午饭,收拾完午饭,趁老人午睡时,读一会儿书;然后扶老人午睡起床后,又冲出去买菜购物,再冲回来赶做晚饭;有一点时间就想去学法。可是学法的时候,却经常读着读着就睡着了。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没有时间学法或学不好法,心里是很苦的。白天时间少,我就少睡觉,利用家人都熟睡夜深人静的时候学法。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1]师父的话,句句象警钟敲在我心上。我必须更加努力、更加专注的学好法,为了把法记到心里去,我不管再忙,天天坚持背法。慢慢的不知不觉中,急、怨的物质越来越少。

母亲是勤劳的老人,在家里干了一辈子了,一直是强势、爱唠叨,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她说了算。现在年岁虽然大了,有时还想要安排安排。“这个菜要这样炒,你那样做不好吃,我都不想吃了”。一听这话,我的心里就烦上了,忍不住说:“我觉的挺好吃的,你那样做太麻烦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啊。”可是话刚一出口,我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不都是维护自我的心造成的吗?修炼就要修去这些不好的东西,心里揣着这些执着害人害己啊。

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必须要做的一件大事。过去我出去讲真相,父母都极力反对。由于自己有被抓、被劳教迫害的经历,给父母带来过难以承受的痛苦,在这种高压的社会制度下,他们不敢让我去讲真相,说:“你要出事,我们就活不了了。”我给他们怎么讲也听不進去。可我是大法弟子,我还有我的责任和使命,不能只当一个保姆,说着说着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然后我说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我的生命,不只是为你们来的,我是为大法来的。”他们听了都不说话了,看我那么坚定,不可改变,只能默许了。但是干扰还是很大,由于父亲不能自理,母亲照顾不了,所以我外出时,只要家里有事就会随时叫我回去。所以在我讲真相时候,时不时就会接到母亲电话:“你又跟别人说什么呢?别说了!赶快回家!你爸又摔了。”有时回家晚一点,母亲就会说,“你可回来了,把我们都吓坏了。”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难受。面对社会上的打压政策,亲人的不理解,九十岁的老人都在为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心里很苦,感到步履艰难。

再向内找,发现还是个人修炼的问题,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2]妒嫉、埋怨是常人中的恶者,站在为私的基点上,怎么能生出慈悲心呢?亲人怎么能理解呢?师父还讲:“那天我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说我们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3]那么我的环境是不是都是我修炼状态的映照呢?我为什么遇到矛盾还是正念不足呢?就是因为受身体各种业力、观念的干扰,学法时思想溜号,大法没读到心里,同化不了大法造成的。

现在我每天都把学法当作最最重要的事情认真对待。随着学法、背法的不断深入,慢慢的我发现自己的心态在变,急的物质、怨的物质在解体,说话的语气态度平和了,有时不注意冒出强势的话,马上就能意识到了,然后还会说:“对不起,我态度不好。”矛盾马上就化解了。环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父母对我出去讲真相,也不阻拦了,每天都很平和的说:“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二、父亲信大法,身心巨变

父亲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这两年由于年岁大了,腿脚没劲儿,经常摔跟头,有几次摔的很惨。记得有一次,父亲摔的两根肋骨及膝盖骨折,身体几乎不能动了。并且全身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大脑思维不清,逻辑混乱,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几乎没人能听懂他在说什么,母亲都急得直掉眼泪。

我知道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他,所以就告诉父亲: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出现奇迹。我就拉着他的手,一起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果然奇迹出现了,几天后,老人的思维逐渐清晰了,说话吐字也清楚了。肿胀的腿明显的一天天在消肿。从开始不能翻身,渐渐的能翻身了,能靠着坐起来了,慢慢的又能下地行走了。

人家都说:老人最怕摔跤,摔跤后如果恢复不过来,人就容易摔“没了”(去世了)。但是父亲在这两年中大约摔了十几个跤了,可是每次他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出了险境。所以父亲对师父无限感恩,深信大法,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父亲喜欢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反反复复的听。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因此福报连连。

三、全家人一起学法,其乐融融

现在我忙完家务后,最大的乐事就是和老人一起学法。我每天读《转法轮》及师父的各地讲法。父亲像一个老小孩,非常认真的听,经常感慨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前几日,父亲在家里还看到师父法身来了,我们听了都非常的高兴。母亲听法时,经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有时我问她明白吗?她说:“明白,明白。”有时她也去忙她自己的事情,虽然听的不完全。但她也感受到了师父的纯正与慈悲,惊叹师父讲的法理高深。她说:“别人讲不了这些。”

全家沐浴在师父法光中,我觉的不只是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也都在默默的修自己。不知不觉中过去那种积怨少了,和谐成了主旋律。我做大法事的环境也越来越宽松了。

现在哥哥也退休了,每天都过来帮忙。我又有更多的时间学法,更多的时间去讲真相。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全家。

感恩师尊救了我全家!感恩师尊对无量众生洪大的慈悲与救度!我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我会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更加努力精進实修,修好自己,多救人,让更多的有缘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