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真善忍 徐明侠屡遭迫害 仍被非法关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陕西省岐山县法院对沈红奇、徐明侠(徐明霞)、焦炳兰、王亚兰等九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两位北京辩护律师给他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四位法轮功学员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岐山县“六一零”公安系统调来三十多警察,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上午闯进岐山县桃源居小区一住户,绑架了当时正在学习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的九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就有徐明侠。

徐明侠是岐山县凤鸣镇北吴邵村人。这次绑架徐明侠,在非法抄家中,公安警察暴力毁坏了徐明侠家的门窗,窗户玻璃都震碎了。房间的隔墙都发生了裂纹。后来又叫来了开锁的人打开了儿子和媳妇的房门,抢走了不少财物,期间抢走了徐明侠夏收买麦子的六千九百元钱和祖辈上留下的八个银元。几个月后,才退给徐明侠的孩子。

一九九八年上半年,徐明侠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修炼不长时间,折磨她多年的风湿病就好了;当年她风湿病严重时,连舀饭的勺子都拿不起来。修炼后,脾气也好了,也不和人斤斤计较了,心胸开阔,一家人开开心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江泽民把持国家机器,动用国家资源,挟持公检法系统疯狂打压大法弟子,各地大法弟子纷纷进京上访,以亲身经历向国家相关部门讲述“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希望政府能纠正错误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徐明侠就是其中一位。

一、进京上访 被劳教迫害

徐明侠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到北京上访,天安门警察让过往人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拉上警车,她被他们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一进门,就被警察一拳打倒在地。后拉到不知是什么地方,脱光衣服搜身,随后问是什么地方人,不说就在师父像上弹烟灰,放到地上踩。最后她被陕西省驻京办事处来的人劫持到驻京办。

三天后,徐明侠被岐山县公安局陈颖年等人劫持回岐山。在走到北京火车站时,她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被陈颖年打了几拳,回到岐山后关押到看守所。第二天,陈颖年的一个胳膊用绷带攀起来了。她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一个月后,家属被勒索了三千元放回。

回家后十天,徐明侠被村书记骗到村上谈话,在村上他们叫来了派出所警察,又把她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徐明侠在陕西女子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半,后又延长五个月。因坚修大法,多次反对、抵制邪恶的强制“转化”,遭到恶警张晓玲的迫害,被戴手铐连续四十八天,并且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同时多次遭到恶警殴打、谩骂。

二零零一年腊月,大法学员徐明侠坚持炼功,被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邪恶之徒李珍(时任教育大队长)铐在楼梯口四十八个日日夜夜,不许睡觉。恶警李贞,用胶带将宝鸡法轮功学员徐明侠的口鼻缠住,几乎将她窒息,后又打算缠西安法轮功学员赵朋丽,被其挣脱,高呼救命,被铁门内的法轮功学员们听见,一齐跑出来声援,恶警们才急忙把两人的胶带撕下。恶警李贞经常对落单的法轮功学员用皮鞋踹,揪头发撞墙,打耳光,特别是对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害人脸被打肿,双腿外侧被打得淤青。

徐明侠、魏欣荣、刘贵清、孙运城、李淑莲、李小荣、于勤珍、胡春勤等八名大法弟子抵制邪恶“转化”,被铐在后院的铁架子上、铁门上、楼梯上、办公室的铁窗上几天几夜。同时,恶警唆使其它劳教恶者干猪狗不如的事,把其他大法弟子的碗用尿浇污,为此八名大法弟子绝食抗争。恶警们同其他劳教恶者,丧尽人性,铐住八名大法弟子的双手,骑压在身上,嘴里塞上污布进行迫害、强迫灌食,之后又灭绝人性的将八名大法弟子铐在床架子上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大法弟子魏欣荣被折磨迫害了八天八夜,大法弟子徐明侠被迫害折磨了九天九夜。

二零零二年四月至七月,女劳教所制造了恐怖和残酷迫害环境,恶头谭正林凶恶的用警棍将徐明侠打倒在地,又被拖拉出楼道铐挂在院子卫生队的铁窗上六个小时,后又被铐在恶警办公室迫害达七天七夜,同时被迫害戴铐的大法弟子还有李淑莲、孙运城、张荣华、李小荣均长达八天八夜。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回到家中。

二、被岐山县六一零系统多次迫害

他们村村民杜锁熊曾配合江氏集团与村书记刘焕明串通一起,监视本组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杜锁熊通风报信,致使本村、组大法弟子徐明侠遭八名公安恶警绑架。由于徐明侠反迫害绝食十三天,闯出岐山县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晚,徐明侠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又被非法关进了岐山县看守所,她绝食抗议对她的无理迫害,中间被灌食几次,到十二天后才让家人接回,在家里警察经常来家骚扰,她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八、九月回家收秋,徐明侠被岐山县公安局王少平、陈颖年等八个警察绑架到岐山县看守所。她要求无罪释放,绝食抗议,被绑在死人床上灌食迫害。致食道造成严重损伤。第十二天后因人极度虚弱,警察叫家人在保单上签字,将她抬回家中。警察三天两头来骚扰,她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徐明侠回家收秋,第二天晚上十点多,警察翻进院把门打开,把她劫持到岐山县看守所,她又一次绝食抗议,他们把她关进岐山县中医医院打针灌食,晚上他们把她双脚镣锁在床上。

一个月后,岐山法院在中医医院对她非法宣判三年半刑,当时徐明侠被脚镣手铐铐在病床上,进来了四五个人,不到半小时匆匆做了宣判。因她不服上诉,三天后宝鸡市维持原判。

当天下午就把徐明侠劫持到西安女子监狱。因判决书有问题,监狱不收,他们叫来岐山县法院一个姓王的书记员,拿来了一张空白判决书,看守所所长张启仓和书记员商量,只要监狱收人,怎么样写都行,就这样知法犯法,趁监狱人不注意,将她放在监狱院子就走了。

三、在西安女子监狱被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岐山县公安局把徐明侠劫持到西安女子监狱,刚抬进去,狱警让犯人把她的被子全拆了,说是找经文,把棉花都倒成一团一团的。由于迫害她五十多天,她的体重只有几十斤,非常虚弱,晚上起来炼功,犯人让她站在外面,她就找狱警,她们就把她关在严管队,队长刘治平叫来七、八个犯人把她打倒在院子后拉进禁闭室。里面阴冷潮湿,没有阳光,白天把她被子拿走,她在光床板上坐,脚都冻肿了。

就这样关了两个多月,又把徐明侠放到邪恶的七大队,七大队是生产大队,里面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警察李静强行让徐明侠每天早上七点上工,到晚上十点多下工。有时装假药,上面检查就把药藏起来。有时通宵装药。徐明侠因拒绝转化,被张卓青和赵晓阳以及李珍为首的教育队恶警铐在楼道里五十九天,度过了寒冷的冬季。

有一天晚上,徐明侠起来炼功,被犯人告诉狱警,第二天在工房,狱警因为她炼功,在外面太阳下站了一中午。她经常晚上炼功,常被犯人打,从床上推到地上,头被碰伤。她为抗议对她的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她绝食抗议,狱警为了加大对她的迫害,就让犯人给她灌食,犯人张燕先用筷子撬,不起作用,后用鞋刷撬,把她一个牙撬掉吞到肚里。后又关进严管队。

教导员吴平,叫犯人王小英等七、八个人先把徐明侠拉倒在地上,有的站在手臂上,有的站在腿上,拿针管往嘴里打药。过后,她问为什么给她打药,她们说没有。有时有意往地上浇水弄湿,把她拉倒在地,全身衣服弄泥。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又放回邪恶的七大队,此后她一直拉肚子,持续一年多时间,在此中间,由于身体极度虚弱,不能干活,狱警就让她坐在工房,等最后一个锁铁门时才让她出去。

有一次,徐明侠不能行走,就被杀人犯陈雪梅、王银花等,从号舍楼上一直拖到楼下,又拖到工房,背部拖伤,还有一次在饭厅碰到同修,看了一眼,就被犯人打倒在饭厅。在这段时间,每天晚上犯人到她嘴上试有气没有气。就这样,每天还让上工房坐。犯人用剪刀扎她的手。七队长每天晚上给犯人发一副手铐,说见她炼功就铐,犯人就用手铐铐她的脚,往起吊,她的手常被铐破,脚被铐破是家常便饭。

在她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徐明侠的丈夫经常遭受岐山县公安局的骚扰、威胁和恐吓,小儿子在生活压力下放弃了学业走上了打工之路。丈夫在精神和生活的双重压迫下,于二零零六年四月间去世。

二零零八年二、三月份,狱警想转化她,叫犯人张凡每天念诽谤大法的书,因徐明侠不听,犯人张凡就叫其他犯人打她、骂她,犯人打她,她喊“法轮大法好”,被关进严管队一年多,直到迫害回家。

四、在宝鸡潘家湾林场洗脑班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徐明侠在家叫工匠给儿子装修房子,准备给儿子结婚用。在去县城购买材料的路上,岐山县六一零伙同岐山县公安局和凤鸣派出所一伙警察,在岐山中学附近绑架了徐明侠,把她直接劫持到了宝鸡潘家湾林场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十天。

徐明侠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被非法劳教、判刑,受尽折磨,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陕西省宝鸡市六一零国保系统,要求岐山县六一零国保大队、与当地派出所人员配合他们,身着便装,开着普通车辆,在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多,绑架了在家里的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徐明侠。徐明侠被警察铐背铐举高扔到警车里开走。后又有一辆红色车下来的匪徒锁上了徐明侠家的大门,匪徒随手拿着抢走的碟机、大法书籍等物品装上警车。徐明侠儿子得知她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公安局看守所里,去看母亲时,看守所不让见,还说这是“宝鸡市项目组的事,与我们无关”。徐明侠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数日,当时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徐明侠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岐山公安六一零系统绑架,两天,家人得不到音信,非常着急。六月十五日,才得到音信,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后来又被关押在眉县看守所。

徐明侠因为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穿囚衣,被眉县看守所带四十斤重的脚镣加重迫害,徐明侠反迫害绝食已半月有余,眉县看守所每天给徐明侠灌食迫害。后来徐明侠被岐山法院非法判刑八个月,仍被非法关押在眉县看守所。

屡次遭受冤狱迫害的徐明侠这次因为一起学习大法著作,又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又将近三个月,尽管家属请的辩护律师给徐明侠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岐山县法院还没放人。那天在法庭上,徐明侠被戴着手铐脚镣,还穿着防护服,被带进法庭,身体瘦弱,她告诉法庭,自己走路没劲,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孩子们更加担心母亲的身体状况。

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修炼法轮功是民众的自由信仰。中国宪法也明确规定信仰自由。

徐明侠一个善良的农村老人,因为修炼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屡遭中共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大法的公安系统残酷迫害,丈夫被迫害提早离世,儿子被迫提早辍学打工度日,耽误了前程。现在儿子和媳妇在外打工养家,急需母亲在家照顾小孙子的时候,现在她又面临非法判刑。

这人世间的一幕幕悲剧,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邪恶集团与中共邪灵狼狈为奸一手制造的。今年以来,又在全国上下大搞自欺欺人的所谓“清零”骚扰,在全国范围内制造恐怖氛围,搅的大法弟子及家属不能正常生活,同时公检法系统的人员也不得安宁,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量,还让这些工作人员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企图把这些人推上不归之路。中共才是中国社会的最大的恐怖犯罪组织。

善恶有报是宇宙永恒不变的法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是来迟和来早,希望还侥幸没得到报应的、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看清人类回归正道的天意巨变,为放不下的权利和眼前的利益毁了自己和家人,那就太不值得了。没有遭报,那是上天给你得救的机会,及时把握,不要错失机缘,用自己本性善良的一面主宰自己,尽快释放徐明侠和法轮功学员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