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胁迫、骚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2020年6月以来,河北省衡水市政法委和桃城区政法委胁迫相关部门和单位及各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方式,尤其是株连迫害家属的方式,对衡水市区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骚扰、胁迫转化。赵二瑞在医院病危,也被骚扰;有的法轮功学员临终前还被骚扰。

以下是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的部份案例:

1、衡水市桃城区河沿乡政府和村干部把河沿乡三个老太太的所有家人都叫到家里,胁迫家人逼三个老太太签字,不签字就牵连到儿子孙子的工作和上学。

2、2020年6月份,河东派出所把南门口小学教师刘玉仙和她的丈夫儿子叫到派出所,逼迫刘玉仙在三书上签字,遭到刘玉仙的拒绝,她的丈夫和儿子怕派出所扣押刘玉仙,给家庭带来灾祸,便大打出手,逼迫刘玉仙签了字,后来学校又让她签字,遭到她的拒绝。

3、郑玉荣,七十来岁,因丈夫姓野,大家都叫她“老野家的”。2020年6月16日,居委会不法人员将她骗到居委会,让她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字不让走,到下午下班时间才放她回家,并让她第二天还去居委会接受邪恶的转化,扬言不转化就天天去,实在不转化就送石家庄洗脑班。在邪恶的压力下,郑的老伴被迫将家人及亲戚的联系方式提供给了居委会。儿子开门诊,也被强行关闭不让营业,母亲不转化就不让开。为了抵制迫害,郑被迫离家躲避。老伴整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儿子和女儿到处找寻母亲,家里乱成一锅粥。后来郑玉荣才回到家中。

9月20日上午,居委会不法人员又上郑玉荣儿子的门诊骚扰,威胁如果他母亲不转化就再一次关闭他赖以谋生的门诊。他儿子在邪恶的压力下失去理智,回到母亲家中,把家里所有的物品砸了个稀烂,还把墙砸出个洞。老伴也扇她的耳光,父子俩逼迫她答应签字转化,以求得家庭的安宁。儿子打电话叫来居委会的人,居委会的人拿着所谓的三书来到家中,老野家的不签,儿子便用力死死抓起母亲的手签下字。

4、何庄乡马村法轮功学员刘申新、倪学稳数次被骚扰,村里给村民发的生活福利:每月每人25斤面粉,大米10斤,花生油3斤,还有中秋节的每人3斤猪肉、3斤香油和2斤麻酱也被停发。除了法轮功学员,他们还搞株连威胁迫害不修炼的亲戚和家人。刘申新夫妇二人、刘申新的女儿和外孙、倪学稳一家四口(只有倪学稳一人修炼)、她的小姑子(丈夫的妹妹)一家三口和婆婆不修炼法轮功,也被停发以上生活福利,直到她们签字转化为止。

此外,刘申新现年67岁,她和老伴每月各有200元的生活补助费也被停发。村委会的人威胁倪学稳的小姑子说,你得把你嫂子说过来,要不就给你停水停电。他们驱赶租住倪学稳家房子的租户,威胁说如果不搬走继续租住倪学稳的房子,就不让他的孩子上学。 有村民说,杀人放火进了监狱还让吃饭呢,这不是不叫人家过活了吗?!

何庄乡马村村支书马建锋,四十多岁,他的堂兄弟马建库是村里的治保主任。从1999年7.20邪恶迫害法轮功开始,马建库就一直参与对本村法轮功学员的骚扰与迫害,领着乡政府、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门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家。

5、王国恩在市区居住,老家的乡政府让他夫妻二人回村到村委会,王国恩去了后,乡政府和村委会的人让他在三书上签字,王国恩断然拒绝,他说,监狱我也坐了,刑我也受了,让我签字,不签!

6、薛俊庄夫妻二人被骚扰。派出所给他儿子打电话想要去家里看看,儿子说他父亲身体不好,不要骚扰他,出了问题你们负责。8月25日,社区居委会和裕华派出所共五人非法闯入薛俊庄家中,让他在三书上签字,被他断然拒绝。恶警口出恶言,威胁薛俊庄和妻子,夫妻二人给他们讲真相劝善也不听,还要抄家,临走时扬言必须签字,不签就天天来。9月20日,裕华派出所又打电话进行骚扰,薛俊庄不修炼的儿子为了保护父母和他们吵了起来。

8、桃城区文广新局的李静也被单位的局长、纪检书记等人数次骚扰。被单位数次骚扰的还有育才街小学教师赵红玉、市七中退休教师啜花卉和桃城区审计局退休职工杜文乾、还有工商银行的邱桂冬。啜花卉和杜文乾被要求去洗脑班,每天两小时,单位派人陪着,实则监视,杜文乾被告知她是第一批名单里的,均遭到二人的正念抵制。

9、桃城区工商局退休职工代新赏被骚扰。单位给代新赏的儿子打电话,儿子不堪其扰告诉了母亲,代新赏把单位的电话要过来给打过去说,你们不要骚扰我儿子,有什么话朝我说有什么事找我,第二天单位人上门,代新赏拒绝了他们的非法要求,对他们讲了真相。

10、陈玉夫妇也被骚扰,康复街派出所打电话问还练不。

11、市第四中学的四名教师(其中有退休教师)也被骚扰。

被骚扰的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