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时不要被对方状态带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我母亲十年前就三退了,但是从来不愿看《九评》之类揭露邪党的资料,只接受大法怎么好之类的故事、小册子或神传文化。在疫情期间,我也给她听修炼故事与真相语音电话的内容。

最近我在给她听真相语音电话的内容,她突然大骂,说的都是美国怎么怎么,我们怎么怎么骂党之类的,一连串我一下根本不能接受。

我看她这样不消停,一直大声嚷,我就开始发正念,一段时间后她还是在嚷,因为播放器不支持我下的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WMA格式,里头就两个内容可以播放,我看放完了我就拿走了,以前我在明慧广播下的WMA格式是可以播放的,这次不行,拿走时我也没有说原因,我就告诉她:我们都反思一下这些迫害机构的人是怎么对我们家的,不要再感恩戴德对他们,不要那么顺从他们例行的所谓敏感日的提醒,那是骚扰。那不是真正的关心我们。

第二天,母亲突然问:你昨天怎么把播放器拿走了?我说我以为你不要听了。她说:没有啊!我要听,我以后每天早上听一个小时,你给我放吧!你跟我说心里话,我就不能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吗?

其实,我都没感到我在说心里话,但是她心里却是感觉温馨的。我一下明白了,人就象个复读机一样,因为母亲看常人新闻,她脑子装这些,但是心里是明白的,只是表现出来是那个嚷嚷的状态,现在新闻,学校都在搞这些负面宣传,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心,我却被带动了,以为她不愿听我们的真相。

说这个事就是提醒同修在面对世人议论疫情的负面消息时,不要动心,就正念很强的跟对方讲真相,也许说者无心,听者有心,常人说这个,心里想的是别的呢,人也会象复读机状态一样,随便说说的,那不是他们的心里话,就说我们不要看表象。

另外,提些我在黑窝被迫害的事。

曾经与一个警察真心交谈过后,但是我依然被严重迫害,我太想停止对我的折磨了,我当时只想着我自己,我就只对她说了“我们师父说过有的人已经不配听真相了”,她立刻紧张的问我:“你想告诉我什么?你说你说,我翻过墙,我看过你们的《解体党文化》。”我也非常惊讶她是这样的回应,但是因为当时我修炼状态不到位,也没有再多说真相。

还有一次,我被罚坐在管区长边,我默写《洪吟三》的《赠世人》,写完站起来给她,说:给你的!她看了下当时非常紧张,首先问:什么时候写的。我说就刚才在你边上,我以为她想审问我什么时候写的,竟还敢做这样的事,其实她是想确认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才放心。她立刻环视四周,当时是在生产车间,她熟练的微笑的说:是你们师父写的吧!我说嗯。就看她速度非常快的将很多文稿拿出来,把我写的那张混在里头小心的藏好,再紧张的看看四周,将这堆文稿放入了一个文件夹里头,夹在腰间就立刻离开了我,那种紧张与害怕让我感到心里无比难受并惊讶她如此渴望知道大法的真相,我发自内心的说了句:带回家藏好也给家里人看看。她紧张的点点头。

表面她对一些同修很凶,有时说出的话让人感到她好像不听真相,但是其实她的内心不是这样的。她对我印象比较好,因为在她看来,我被打成那样没有“闹过事”,她会在众犯人面前说别看她这样,意思我不配合改造,她比你们谁都懂事。我才知道对狱警来说,在那个环境,找所长、找检察官给他们的感觉是闹事。

我们修炼后接触的环境、接触的人,我们现有的思维离常人很远了,要想救他们,是否在思维上需要转变与思考下。

写出来以上这些,希望给同修救人方面有些启示,智慧的让世人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中能得到真相。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