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610头于永江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于永江系双鸭山市政法委第一任610头目,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曾任双鸭山市610办公室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于永江多次秘密下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件,直接参与和操控了双鸭山市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610头于永江被举报。

一、于永江个人信息

于永江,YU,Yongjiang,男,一九五七年七月八日出生
家庭住址: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电大路天华三合园十一号楼二单元三零二室(二零一九年刚卖房,准备去外地)
于永江的妻子:班翠芹,曾任双鸭山市第十九和十八中学数学教师。
儿子:于洋,在天津工作。
于永江系原双鸭山市政法委第一任610头子。

二、于永江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任职期间的恶行

于永江系双市政法委第一任610头目,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曾任双鸭山市610办公室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于永江多次秘密下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件,直接参与和操控了双鸭山市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于永江还偷偷在双鸭山新兴广场对面家属楼办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于永江每天亲自做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在于永江担任610头目期间,双鸭山至少有2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45人,被非法劳教的有125人。双鸭山几乎每一起迫害法轮功的案件都与他有关。

以下是这期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事实。

(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实

1、吴玲霞:二零零一年五,月吴玲霞到功友家串门,被恶人举报被抓,在双鸭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又被送进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由于被无理关押,使她的精神、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最后,导致肝硬化腹水,被送回家。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七日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年仅十几岁的孩子和她已年过七旬的双亲。时年三十七岁。

'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的照片'
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的照片

2、刘金山,双鸭山市尖山区一名瓦工。二零零二年四月初,当地片警刘庆海让他交相片,建立法轮功学员档案,他拒不配合,被送进双鸭山市看守所。刘金山绝食绝水十五天后被释放。看守所让交一百五十元伙食费,刘金山没钱,片警开出欠条,刘当时签了名。回家后,刘金山再三思量,觉得自己被无理关押是警察犯法,随后回到派出所将欠条要回当面撕毁,并说:“我在看守所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交什么伙食费。”结果此事惹恼了片警,于是在刘打工回家的路上,再次将他绑架关进看守所。

这次刘金山在看守所里遭受长达五、六个月的残酷折磨,在被关押中一直绝食关在病号间。狱医徐恩江负责此间,隔三差五的给刘金山灌食,直到刘金山的食道烂了,管子上粘着脓血,徐恩江还是照灌不误。刘金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狱警怕他死在看守所,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四日用警车把他拉回家,两个警察将他扔在炕上。据悉,此时刘金山已经无法说话,也无法咽下任何东西,于回家五天后的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晨,五十六岁的刘金山离开了人世。

3、尹玲,双鸭山市五九七农场法轮功学员,是一位美发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半夜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她先被劫持到597拘留所,第二天,由公安局长朱绍坤带人劫持她送进佳木斯劳教所迫害。整个过程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完全是靠当地农场领导和公安以编造假材料、行贿等卑劣手段强行非法对她三年劳教。尹玲在劳教所她绝食绝水抵制迫害,被施以迫害性的灌食;一段时间后她的鼻、食道、胃已经无法再插管,不法人员就把尹玲铐在床上,或是几个人摁着她(拽头发、捏鼻子、捏腮帮子),往嘴里灌含浓盐的玉米粥或米汤,每次吃饭时间尹玲都被恶徒折磨一个多小时。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尹玲饱受折磨和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小便困难,劳教所狱警给尹玲注射了不明药物,尹玲尿血、全身水肿、尿不出尿(用导尿管导尿排尿)。劳教所看尹玲不行了,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她生命垂危时才让家人接出去。家人来时,尹玲已经不行了。尹玲回家不到一个月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解剖后家人看到尹玲的五脏六腑都分不清了,已经都烂了。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4、纪松山,男,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他和法轮功学员潘兴福(已被迫害致死)一同被捕。他不屈服于邪恶,被恶警以打手板、打耳光、“开飞机”等手段强迫他转化,放弃修炼。在狱中一个多月,他就在冰冷的牢房里睡在冰凉的水泥板铺上又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他共被关六个月零六天。出狱后他被公安局通缉,悬赏五万元。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年仅二十七岁的纪松山在被捕后的五小时内就被双鸭山市公610恶警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等三个邪恶之徒毒打致死。而公安局却宣称他跳楼自杀。纪松山被李洪波、杜占一、刘伟国三人带到市公安局七楼610办公室。恶警刘伟国和他们两个一起审讯纪松山。纪松山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拚命地打他。把他手脚都铐在铁椅子上,不知道是谁照他的脑袋就是一下子,小纪就再也没有醒过来。他们三个见小纪昏迷了,谁也不肯上前抱起他赶快救治,都怕自己承担凶手的责任。就眼睁睁地看着等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直到听不到小纪的呻吟声了,他们为掩人耳目,才把小纪送去医院。并编造了一套跳楼自杀的谎言蒙蔽世人。当时见到纪松山的个别医护人员曾说:“我还以为是中毒的病人呢。”可见他绝没有跳楼而应出现的临床症状。一个从七楼坠地的人怎么可能被医护人员误认作中毒呢?

家人看到他的遗体:他被白色的绷带缠裹着躯干和四肢;左眼睛及眼眶青紫,从眼角到太阳穴有一道血迹,左眼上方额头上有一条约二厘米长的伤口;十指指肚没有皮肤,手腕处青紫肿胀;两外踝骨粉碎性骨折,并且有伤口外翻着,脚腕处同手腕一样的青紫肿胀。明显的戴镣铐的痕迹。家人要求拆开绷带,医院的人却不让,推托说医院没有剪刀。当家人自己买来剪刀剪开绷带时看到他的背部也是一块块的青紫瘀斑。索要他的随身衣物和鞋子,却说被医院的清扫员给扔了。家人要准备给他拍照,当再次去时,公安部门不准家人再看到遗体,取不到证据。但是公安部门表现出来的行为本身不就是证据吗?他的遗体告诉世人他不是跳楼自杀的。恶警凌清范威胁纪松山的母亲,并强行将纪松山的遗体按照无主处理。

5、潘兴福:是一位德才兼备的青年才子。潘兴福小时候就天资聪颖,在小学连跳两个年级,十六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大三时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毕业后潘兴福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双鸭山市只此一个),是一位出类拔萃的精英。

因修炼法轮功潘兴福曾多次被抓。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被非法抓捕,并被关押在双鸭山市看守所一个多月。期间多次被强迫放弃信仰。潘兴福被关押期间,他被看守所所长白树文用小白龙毒打、戴脚镣子、施酷刑坐铁椅子等方式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潘兴福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对他拳打脚踢,把眼镜都打飞了,他的手指被打成青紫色。二零零一年一月潘兴福从北京上访回双鸭山的途中为了摆脱警察的跟踪,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一年五月,潘兴福再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关入七台河监狱,后转至牡丹江监狱。


潘兴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后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末,潘兴福在牡丹江监狱被迫害致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二零零四年五月,他被送到监狱医院,诊断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六月,潘兴福突然晕倒,经检查是贫血,之后病情日益恶化。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趁潘兴福病危之机仍几次逼他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均被潘兴福拒绝。当时他已不能行走,骨瘦如柴,只有八十多斤。副狱长栾景和怕承担责任,七月,潘兴福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时,才允许家人抬回家。在双鸭山市传染病医院住院一周后出院回家。因为长期的折磨,再加上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潘兴福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一岁。

6、孔祥柱:男,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生长在一个极其贫困的家庭。修炼前,他身患多种疾病,小便尿血,什么活都干不了,整天只能躺着,多方治疗无效。自从二十八岁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强壮起来,也能为父母尽一份孝心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后,孔祥柱三次依法到北京上访,三次被绑架,第一次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之际被放回。第二回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塔河,孔祥柱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放出。孔祥柱从塔河边走边讲真相,硬是走了一千多里的路,讲了一路的大法真相,最后回到了双鸭山。第三次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劫持,北京打电话让家属去接,家属说:他没罪,凭什么绑架他?没有钱去接,后被放回。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晚,双鸭山市刑警队恶警以孔祥柱在有线电视网插播法轮功遭迫害真相为由,用欺骗手段将孔祥柱诱骗到工地绑架。第二天,孔家接到孔祥柱在医院进行抢救的消息,当家人赶到医院时,孔祥柱已被推进手术室。他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整个后背都被电棍电焦,脖颈处打得骨肉分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孔祥柱在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遭非法庭审。法庭上他义正词严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后孔祥柱子被非法判刑七年,上诉驳回,加刑三年,被非法判刑十年。

孔祥柱于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牡丹江监狱十监区迫害致结核性脑膜炎,曾一度昏迷,情况非常严重。七月在狱外就医一段时间后,仍不见好转,下半身已不能动,大小便不能自理,精神恍惚,情况非常危急。家属多次要求狱方放人,但狱方视人命如草芥,不顾法轮功学员死活,欺骗家属马上办理保外就医,但几个月过去仍不见结果。在经过家属长达十个月的努力下,牡丹江监狱勒索了家属五千元,同意将孔祥柱放回。家人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把他从监狱背回家,然而,孔祥柱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不省人事。经过两个多月的煎熬,孔祥柱于六月二十三日晚十点离开人世。年仅三十九岁。

7、王关荣,女,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原双鸭山市某企业会计,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王关荣和法轮功学员孙凤杰因讲真相同时被绑架,关押在集贤县看守所被关押九个月的时间中,遭受严重迫害多次。她被十四恶人近五十个小时酷刑逼供,遭禁食、禁水、禁止睡觉,刑罚“开飞机”、他们对王关荣拳打脚踢、扇嘴巴、拧脸、揪耳朵、薅头发,九十度大弯腰,腿大叉开,胳膊往后背,头大低下,如支撑不住,恶警们就用鞋踢脸。王关荣弯了近两个小时的腰。在弯腰期间恶警,一名给恶警李森开车的常姓司机,还有恶警用拳头砸王关荣的后背椎骨,使其全身肿痛,遍体鳞伤,咯血多日,腿半个多月不能走路。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二零零三年五月王关荣被非法冤判十二年刑期,她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七年。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监狱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王关荣站起来抵制邪恶,遭受关押小号迫害三个月,导致双腿双脚没有知觉,双目失明,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监狱为了推卸责任将她释放。二零零九年四月,五十三岁的王关荣在家乡医院凄然离世。

8、吴月庆: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而屡遭邪党恶警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吴月庆进京证实法轮大法,被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关押。吴月庆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看守所恶警强制灌食,把矿泉水瓶子硬塞到嗓子里,把嗓子都划破了。灌食后吴月庆肺部出现问题,被送到医院。住院期间,恶警指使犯人猛打吴月庆,并浇凉水。九个多月后吴月庆被放回,恶警勒索三千元钱。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吴月庆在资料点被恶警绑架,遭受残酷折磨。

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吴月庆被诬判重刑十二年,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

在牡丹江监狱,吴月庆出现严重病态,骨瘦如柴,恶警对吴月庆的病况不闻不问。后来吴月庆生命垂危,才让他住院治疗。可是医院不知用的什么药,致使吴月庆病情越来越重。二零零四年五、六月间,吴月庆被迫害致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六年十月,吴月庆肺部已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七十多斤,危在旦夕。监狱却百般刁难,拖延时间。直到人不行了,才让家人接回。

吴月庆全身肌肉萎缩,多病并发,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垂危。而唯一能够照顾吴月庆的人──姐姐吴月霞又遭恶警绑架,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吴月庆的家已不复存在,妻子已经去世,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被送到佳木斯市孤儿院寄养。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吴月庆含冤去世。


吴月庆的身体遭到严重伤害

8、矫龄鋆:男,原双鸭山市集贤县昇昌镇人,在建新高中食堂做管理员。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早,双鸭山市集贤县公安局副局长耿振东、国保大队队长吴华带着几名恶警将闯到集贤县建新中学食堂,绑架了正在工作的矫龄鋆。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戴丽霞、栾秀媛。矫龄鋆被非法关押在集贤县看守所,二十九天后,即七月八日晚,家属接到集贤县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告之矫龄鋆死亡。年仅四十九岁。

家属第一眼看到的矫龄鋆,人瘦得皮包骨,头上小腿都有淤青,人中有深深的掐痕,嘴唇坏了,脖子左侧有一道明显的紫色瘀痕,衣服是湿的,脸色紫黑。有十几个警察在周围。看守所到医院要开死亡证明,医院拒开,理由是矫龄鋆被送到医院后,只让医生检查手脚,不允许查看全身。

第二天,家属们要求见遗体,集贤县公安局答应让家属见。十日上午,矫龄鋆家属来到殡仪馆,遗体周围有几十个警察把守,矫龄鋆全身都被覆盖着,只露个脸,家属要求看全尸,公安局长不让看。据殡仪馆工作人员讲,矫龄鋆遗体有警察每天二十四小时把守,不允许殡仪馆工作人员与家属接触,怕走漏消息。

七月十七日矫龄鋆的遗体被强行尸检,家属被告知胸腔有积水。支气管有六公分长的冰水,有冰碴。肺部有水,一块肺叶瘀黑,有瘀血。

九楼嵬明:原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第十八中学老师。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双鸭山尖山区法院非法判重刑十年,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期间娄伟明在狱中被迫害到两次脑出血。二零零四年在监狱的高压迫害和十年重刑的极大精神压力下曾一度发生过一次脑出血,经狱外抢救后生活不能自理达数月之久,由于对法轮大法的正信娄维明在瘫痪半年后终于站起来了,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中午十二时四十分,二监区打水时,杀人犯(监道道长)马慧敏无端羞辱谩骂法轮功学员娄维明,语言龌龊不堪,致娄嵬明再次脑出血。二零一零年十月取保被家人接回,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三年含冤去世,时年五十八岁。

十代晓玲:女,四十一岁,家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新安矿,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二零零一年,在去北京上访的路上被劫持。代晓玲被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迫害长达一年之久,在看守所里被警察打的牙齿都松动了;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下午五时左右,宝山公安分局的警察以“走访”为借口,上门骚扰、恐吓代晓玲,六时四十分左右,有四人在她家,据说翻出真相光碟和书,不法警察就逼她问话。当晚七点二十分左右有人看到代晓玲从住所的三楼阳台窗户坠下,掉到下水道的盖上,伤的很严重。她的遗言是“他们逼我的”,她想见到她的丈夫。到八点钟,代晓玲才被送往医院,去了四警车到医院。邻居也去了医院。代晓玲的丈夫没有去,没有人签字。邻居和恶警没凑够钱,医院在三个多小时内下了四次病危通知单。于当晚含冤离世。

(二)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

1、赵祥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双鸭山市法院已对赵祥平、孙凤杰、王关荣、王丽华、吴月庆、张兴华六人非法开庭,六月五日,黑龙江双鸭山市六位弟子被非法判刑:孙凤杰十三年,王关荣十二年,吴月庆十二年,王丽华十年,赵祥平九年,张兴华五年。赵祥萍被枉判九年,后被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当时她的女儿才十二岁。她的丈夫张乐金与法轮功学员黄敏、姜鲁广和吕桂玲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一月张乐金不幸被平度市明村派出所警察抓捕,张乐金被警察和协警及610人员打骂、体罚:连续多日坐铁椅子、不给饭吃、不让睡觉,逼他说出其他法轮功人员的住址。在青岛看守所张乐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被转到威海看守所非法关押。张乐金被威海环翠区法院非法重判二十年,关押进山东监狱,被关押了十一年零七个月后,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回到家中。

2、张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潘兴福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张乐金的妹妹。

张莉曾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电信局程控交换中心的一名助理工程师,毕业于辽宁省邮电学校,在单位是一名优秀的员工,曾被派往国外进修学习。仅仅因为她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冤判九年,同年四月二日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潘兴福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丈夫去世时张莉正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都没能看上潘兴福最后一眼。二零一一年张莉冤狱期满被释放回家,双鸭山市向阳派出所和社区一次次的骚扰,张莉和儿子壮壮一直过着颠沛流离几乎年年都得搬家的日子。因张莉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失去生活来源,她和儿子只有三百元钱低保补助费用,为了支付儿子上学费用张莉长年打工勉强维持生存。

3、纪松海: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纪松山的胞兄,男,现年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双鸭山尖山区法院诬判十二年,同年四月送至七台河监狱,九月转至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狱中他被电棍电、用电棍打、用凉水浇、光着脚在外面冻等,直到把身上都电糊巴了、打到昏迷。

4、宋维影,女,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二十八岁。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押,恶警在审讯时,怕别人知道,把她关在屋子里,门窗紧闭,抓住头发用铁线抽打,拳打脚踢,尔后又把她带到派出所让她出卖同修,恶人一看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把她带到尖山公安分局,在那里恶警谎言欺骗,并用条子抽打,打人的恶警叫高远,还有冯跃辉、凌大威。在看守所期间,办案单位来照相,她抵制,又遭一顿毒打(也是凌大威、高远两个恶警干的)。在被劫持期间她坚持炼功,又被看守所白所长戴脚镣长达八天之久。宋维影身体多处受伤、眼睛瘀血,腿被打伤。手被打出血,身体多处瘀血。八月二十七日,狱警朱亚茹、所长白述文到号里又给正在绝食的身体虚弱的宋维影戴上脚镣,坐上铁椅。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双鸭山市尖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纪松海、宋维影、娄维明、王玉卓、张丽。宋维影被冤判十一年,纪松海被无理判处重刑十二年、王玉卓和娄维明十年、张丽九年。

5、王玉卓:原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人民医院心电室主治医师,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王玉卓被检查出身患有全身结核病,但仍被非法收监。

在被非法关押的十年中,王玉卓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曾被强行洗脑转化迫害、使用各种方式(被逼每天面朝墙坐小凳,腰挺直,双手放膝上,一动不准动;或者罚站、被暴力殴打谩骂、人格侮辱、不许睡觉等迫害手段)对信仰自由权利的践踏等犯罪行为。我曾经在强行转化班被使用不明药物迫害、以验血型为名强行抽血化验迫害(这是辽宁苏家屯发生的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手术后,全国监狱上行下效对法轮功学员强行验血型抽血化验迫害)。

6、孙凤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镇压的十几年的时间里,孙凤杰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十三年。由于她的不放弃修炼,不放弃做个好人。她在狱中共计度过了十五年的时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天,她在北京信访局门上访,要求给法轮功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同时告诉政府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在北京被劫持,孙凤杰从北京回到家的当天就被向阳派出所警察绑架,十二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进双鸭山矿务局公安处看守所。关押三个多月后,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被送西革木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28日孙凤杰从佳木斯劳教所回到家中。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八点三十分,孙凤杰和丈夫被610三名人员及富安派出所警察抄家、绑架,孙凤杰被关押在双鸭山市看守所九天后回到家中。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孙凤杰与法轮功学员王关荣被绑架关押在福利看守所九个月,被非法提审多次遭受残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被双鸭山市区法院非法判十三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份孙凤杰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

7、崔洪伟:集贤县福利镇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被双鸭山市公安局610绑架,因他是做资料的,被秘密非法重判十三年,送到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他要求给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炼功环境,遭到严重迫害,恶警不允许他与任何人接触,专人看管,不准写信打电话,超体力劳动,吃窝头白水煮烂白菜,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8、邓春英: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邓春英、孙淑艳、张洪波、赵玉华、郭辉、崔洪伟、大张姐七人均遭恶警绑架。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双鸭山市公安局“610”办公室杜占一、门永丰等三人对法轮功学员邓春英刑讯逼供、残酷折磨。打嘴巴子,手打累了用鞋底打,揪着头发往墙上撞;后把邓春英双手铐在背后挂在提审桌上折磨;再按在地上用凳子牚,用小木方猛打脚心,一直打到四肢抽搐才住手。此时邓春英已不能说话,睁不开眼睛,手脚不听使。从此,邓春英自脖子以下的各个部位再也不听使唤,四肢瘫痪。被非法判刑八年。

9、张洪波: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张洪波、邓春英、孙淑艳、赵玉华、郭辉、崔洪伟、大张姐七人均遭恶警绑架,张洪波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七(十八)日,被劫持至哈尔滨市女子监狱。

10、张兴华:二零零三年张兴华被抓到永红派出所并遭到毒打,他好言相劝恶警,一群恶警(李洪波、刘维国)竟然扒光他的衣服,将手脚镣上毒打,用椅子压住躺在水泥地上冻,还扬言将他泼水冻死埋掉。在未达到目的之后,又用电棍电了几个小时,手段残忍,连难以启齿的地方也电。恶警们兽性大发、把迫害人当作一种快乐。半夜,恶警将他送入看守所。几天后提外审,凌志威将他手脚镣上,背铐吊起来毒打达四十分钟后被放下。手背铐,脚也被铐,腿伸直坐下,用五十斤的小桶压在后背上,后来又用脚踩头和脸,五个警察坐在他身上,迫使脸贴紧腿,制造痛苦达半小时,几乎窒息。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张兴华被非法枉判五年。先被关押进七台河监狱二十多天,而后被关押到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

11、王丽华:桦川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枉判十年。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原来患有的多种疾病:神经衰弱、整天睡不着觉、胆囊炎、妇科病、心脏病、手腕痛得不能扫地,头痛,后来又患上了多眠症、正吃饭呢,碗从手中掉下来,也不知道,特别是眼睛痛、干涩,眼球象要冒出来,身体弱得上楼都上不去。王丽华让病折磨的丧失活下去的信心,几次想到自杀。一九九六年,她喜得大法,修炼不到两个月,上述病症都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王丽华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被挟持到西格木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冬天在外面洗脸,洗衣裳,洗头发,洗完头之后,头发都是竖起来的,净是冰溜子,一拨拉哗哗响。裤头揣在兜里好几天,才能洗上。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邪党开十六大之前,又开始绑架法轮功学员。当时王丽华正在双鸭山一法轮功学员家,当地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她的女儿、外孙女(只有两三岁)、一名男法轮功学员和王丽华,把我们非法关押在双鸭山看守所一天。第二天,桦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贾友与两个警察把我挟持回桦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桦川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贾友和董洪升在十二月二十三日把王丽华挟持去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途中黑龙江省610驻佳木斯的不法人员丘某(外号丘大脑袋)主使把我绑架到双鸭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三年七月,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对我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三年九九月二十七日,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挟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12、孙兆祥:家住集贤县富强街四十九委。二零零五年十一月,集贤县公安局绑架李军、孙兆祥二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物品,分别判刑七年和八年;黑龙江省集贤县法轮功学员李军、孙兆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监狱。法轮功学员孙兆祥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返回家中。

13、王耀君,女,现年七十二岁,住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向阳小区。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上午,王耀君外出时被恶警绑架。中午近十一点,有目击者看到警察撬门入室,把约十纸箱物品搬到警车上。在向阳派出所,恶警逼迫王耀君写保证,遭拒绝。王耀君被强迫戴上手铐和四十多斤的脚镣,恶警彭涧秋刑讯逼供,三天两夜不让她睡觉,她的两眼被打得乌黑,腿被打得上不去看守所二十公分高的床。尖山区法院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对花甲老人王耀军、郭淑珍非法开庭。法轮功学员王耀军、郭淑珍被非法羁押十月之久,均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14、郭淑珍,女,现年七十三岁,家住双鸭山市尖山区供电大院。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上午九时许,当地向阳派出所恶警闯到供电大院郭淑珍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撬开房门,非法抄家,并抢走现金七千元及贵重物品。后绑架了郭淑珍及其三名家人,家人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个小时后放出,郭淑珍被劫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注:一月七日上午王耀君被绑架,下午王耀君的孙子(大约八、九岁的孩子)放学后进不去屋,在屋外等奶奶回来,却被蹲坑的恶警带到向阳派出所,一直不让回家。警察恐吓孩子,叫他在电脑上指认谁和奶奶来往,孩子把郭淑珍的女儿田小玄(田琪)给说了出来。两天后,向阳派出所警察就去了田小玄家,绑架了田小玄的家人}。

后郭淑珍和王耀军同时被非法羁押十月之久,均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郭淑珍的女儿田小玄被非法判刑八年,上诉后改判七年。

15-23、王俊红、田小玄(郭淑珍的女儿)、王亚荣、孟宪国、姜杰、蒋贵福、于占鸿、田杨军、刘俊忠共九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双鸭山市公安局610杜占一(二零零三年打死法轮功学员纪松山元凶之一)伙同宝清县公安局政保科谢云桐(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勒索宝清法轮功学员十多万元)、杜福祥,国保大队强刚等十多人,把王俊红租住在宝清县元丰巷一号房屋前后包围,当地社区以查户口为名敲门,王俊红没有开门,杜占一从隔壁邻居家翻墙跳入院内,把窗户撬开闯进屋内,随后又有六、七个人闯进来,把王俊红和田小玄、王亚荣、孟宪国、姜杰五人绑架至县公安局。途中谢云桐气焰嚣张,张锐光更是公报私仇,因法轮功学员孟宪国曾揭露张锐光对他家人的迫害,张锐光便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王俊红阻止也挨打。在县公安局内,谢云桐又让多人在一个屋内打孟宪国,这时王亚荣(孟宪国的妻子)也因制止他们的恶行遭到宝清县国保大队白××的拳打脚踢。五位法轮功学员共有八个手机当场都被抢走。当天五点多钟蒋贵福在家被抓。接着六点多钟,于占鸿外出经过蒋贵福家,被在附近蹲坑的恶警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十八日,田成军在家被抓。六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恶警将宝清县小城子镇地税所所长刘俊忠在办公室绑架,并非法抢走办公电脑,同时非法抄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宝清县邪党人员操控法院对这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开庭,刘俊忠、王俊红被非法判十年,于占鸿被非法判九年,田小玄被非法判八年(上诉后改判7年),姜杰被非法判七年,孟宪国、王亚荣夫妇被非法判七年,田成军被非法判五年,蒋贵福被非法判四年。

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五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4、孙淑杰: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肺结核,一九九六年七月,经人介绍喜得大法,修炼后我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病不治而愈。在单位里,她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技术攻关方面为单位创造了经济价值;并赢得了荣誉,发表论文荣获二等奖。然而,二十多年来,孙淑杰因修炼法轮功,先后十五次被中共人员非法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分别一年、三年、二年半,佳木斯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等邪恶黑窝);二零一四年又被非法冤判五年(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在被折磨得无法行走的情况下被非法冤审。期间被十四种非人性的酷刑折磨的过程中,十一次送医抢救。冤遭过毒打、老虎凳、死人床、电刑、抻刑、吊挂、冻刑、手铐、脚镣、画地为牢坐小凳、在二零零三年,冤遭佳木斯劳教黑窝,利用不知名药物迫害,导致精神失常(出黑窝后,在家学法炼功以恢复)。修炼后,变得和睦的家庭,也被劳教所与单位的中共邪党书记张宝荣、纪检委耿铁刚以煽动、挑拨、威逼的手段拆散。

25-28、林泽华、田国民、谷玉芬、宋吉秀四名法轮功学员。

林泽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友谊县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林泽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三次非法劳教共计七年,两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并被非法判刑七年,在佳木斯监狱被迫害致双下肢瘫痪。二零一四年释放时,佳木斯监狱毫不掩饰地对当地“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人员说:如果不是他家人来的勤、追的紧,他早死在监狱了!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上午九点,林泽华被双鸭山市国安局特务伙同凤岗镇派出所警察刘春山、杨海山绑架,抢走法轮功书籍、电脑、打印机等家庭物品。双鸭山市国安局的特务给林泽华戴上黑头套拉到双鸭山市一个旅馆三楼拉着窗帘的房间,两名特务追问林跟谁有联系,林不配合,两人一个用脚踢他的颈部,一个用拳头猛击他的头部。晚上十一点,林被劫持到红兴隆看守所关押,在红兴隆看守所林因绝食反对迫害被插管灌食。

二零零八年三月,林被友谊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同月林上诉到双鸭山市中级法院,双鸭山市中级法院二审没开庭判维持原判。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林被劫持到七台河监狱关押,每天坐小板凳十几小时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林被转到佳木斯监狱五监区二分监区。

在佳木斯监狱遭酷刑,导致林瘫痪卧床八个月,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七年冤狱期满,当日凌晨林被佳木斯监狱和当地“610”警察强行拖出监狱。

黑龙江省红兴隆农场管理局的法轮功学员田国民与谷玉芬、林哲华于九月十三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田国民正念走脱,后在福利屯姐姐家被便衣跟踪、绑架。田国民等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友谊县看守所,遭恶警刑讯逼供。

十二月六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友谊县邪党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宋吉秀、林哲华、谷玉芬、田国民非法判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