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更新: 2020年09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我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大法,一路走来,见证了大法的无比神奇和超常,二十多年来,我们全家以及一些亲朋好友都陆陆续续的走入了大法修炼,师父的伟大以及大法博大精深的超常法理时刻指引着我们,无论中共邪党如何骚扰迫害,都无法动摇我们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大爆发,更让我们觉的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活在中共的谎言下,太可怜了,愿他们了解大法真相,不错过被最后救度的机缘。现在把自己的亲身体验及所见所闻大法的美好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师父的法身引领我得法

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最喜欢听大人讲故事,特别是神仙故事或远古传说等。母亲说她从小到十五岁以前,眼睛就一直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人,我妹妹也跟母亲一样,从小也能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她时不时的把看到的东西讲给我们听。我一直对书本以外、科学以外的东西感兴趣。上大学后,喜欢看气功书或气功杂志,因为上面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奇特或超常的现象,同时,也对气功祛病健身充满神奇和兴趣。

读大学第二年我患了慢性胃炎,不久又患有神经衰弱,而且越来越严重。参加工作后又患有肾结石、胸闷心慌、慢性咽喉炎、慢性扁桃体炎等。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每天饱受着这么多慢性病的折磨。有时去医院看门诊,医生问我哪不舒服,我不知从何说起,医生也只好脚痛医脚,头痛医头,天天吃药,也不见有什么明显的疗效。后来,对医院也失去了信心,心想只有气功才能彻底治好我全身的病,因为我对气功祛病健身的功理有所了解,但到哪能找到真气功师呢?

由于扁桃体时不时发炎,每次发炎都引起高烧,每次高烧都要到医院打吊针,注射青霉素,原本我很虚弱的身体弄得更是雪上加霜,于是决定干脆把扁桃体摘掉。就让我妻子陪我到广州一所医院准备做扁桃体摘除手术。到了医院,经朋友介绍的主刀医生刚好有事要出差,告知我们要几天后才能回来。我对妻子说:“我们先到烈士陵园找气功师,学一学气功后再回到医院等医生回来做手术。”

于是,我们到烈士陵园附近的旅馆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就到烈士陵园,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位老人家手提鸟笼迎面走来,笑着对我们说:“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吗?是想来学气功是吗?進去看看,里面什么气功都有,看一看喜欢哪种?”我们谢过老人家后便走進去,转了一圈后,站在离门口不远处的小山坡上犹豫不决,觉的什么气功都有,不知学哪种合适?这时那位提着鸟笼的老人家又出现在我们面前,问我们说:“找到了吗?有没有找到喜欢的?”我说:“太多了,不知学哪个好?”老人家用手边指边说:“对面那支枪的石雕下面,每天最多人炼,你们可以过去看看。”于是我们按老人指的方向走去一看,哇,真的有很多人在炼,也有人在教,还有几个家长带着四、五岁的小孩也在学。我妻子对我说:“这功应该不错,不然家长不会带着这么小的孩子也来学。”我们问那个教功的学员:“这功教会要多少钱?”他说:“我们是义务教功,不收费。”我和我妻子对视了一下,心想:这世上还有不用钱就可以学东西的,真是少见。接着那位教功的学员又向我们介绍说:“我们这个功叫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这位教功的学员正好住在我准备做手术的这家医院附近,对我接下来真正的走入修炼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这就是我得法的经历,感恩师尊的精心安排和一路上的引领。

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那天下午,我们又来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等待主刀医生回来做手术。一切办妥后拿出早上教功的学员送给我的几张纸,里面是各地学员修炼大法后的心得体会。看着学员们修炼后如何正确对待矛盾、如何善待他人、如何提高心性等,我觉的这功法真是太好了。接着又开始在房间里按照早上学员教的动作凭印象比划起来,过了一会,突然肚子很痛,就跑到厕所,一下便出了好多好多的污血,刚开始很害怕,但感觉身体很轻松、很舒服。我的胸部小的时候多次受伤,因为当时没有及时治疗以至于到后来每当气候不好或冬天时胸部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很闷,有时喘气都觉的很困难。这样陆续便了三次污血后,胸部感觉非常舒畅,再也没有胸闷等不舒服的感觉了。

因为我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睡觉前如果没有服安眠药就睡不着,住医院的第一天晚上,我叫护士拿几片安眠药给我,连续叫了三次,她都没拿来,当时我很生气,就到医务室责备她,回来后我妻子说:“说不定你就是不用吃安眠药了啊。”我没吱声,那天晚上还是照吃。第二天开始就没叫护士送安眠药了,真的象我妻子说的一样,不用吃安眠药也可以入睡了,真神奇!

准备做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妻子就跟我商量,说干脆不要做手术了。我说为什么?她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这功太神奇了,先回家炼炼看,不行再来做也不迟,扁桃体摘掉了就没有了,要也要不回来了。我犹豫了很久,后来觉的她说的有些道理,于是就决定不做了,但我还是放心不下,对她说:“明天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要多开一些药带回家,难得来一趟。”因为当时还没有开始学法,不明白法理。

第二天出院时,我妻子拉着行李箱,我一只手提着一袋湿衣服,另一只手提着满满一袋药,走到医院门口的候车亭刚停下,突然冲上来一个小伙子把我的那袋药抢了就跑,我拼命的追他,但没有追上,我对妻子说:“回医院找医生重开吧,药被抢走了。”她说:“说明你不用吃药了,回去好好炼功吧!”结果我们就真的空手回家了。

其实在回家的路上,师父就开始帮我消业了,当时一路上全身有点畏冷、低烧的感觉,但当时还不懂是在消业。

回家后,我开始认真学法、炼功(大法经书及师父教功录像带、炼功音乐带是回家前到那位教功的学员家里请来的),并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精進实修,不知不觉中,各种慢性病都消失了,真正感觉到无病一身轻的那种轻松和快乐。

后来才悟到,在医院期间,是慈悲的师尊一直借我妻子的口在点化我,我才能走过来,弟子叩谢师尊慈悲救度之恩!

三、师父给我下法轮

其实真修弟子师父都会给下法轮,但是,在这里,我还是想说一下我的感悟。在广东的农村,很多人家里都喜欢供这供那,其实就是求:财丁兴旺、升官发财等。虽然我参加工作离开了农村,但这些习俗记忆犹新,特别是修炼前各种各样的气功书都看。师父说修炼一定要专一,能否做到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但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还没有对这方面有很深的认识。有一天,我到市场买东西,刚走到市场门口,有两位尼姑打扮的中年妇女手拿着各种佛像(用镜框装着的),老缠着我,要我买,每幅10元,我微笑着拒绝她们,最后有一个说,看你这人很面善,不用钱,就送你一幅吧,放在家里,可保平安、发财。我还是微笑着对她们说:“谢谢!我家里已经有了。”因为我当时想到我家里已经有师父的法像了。结果骑单车回家的路上,我的小腹部位像有风轮一样在激烈地翻转着,上楼梯时感觉整个身体像失重一样,轻飘飘的。我知道师父已经给我下法轮了,我才悟到刚才发生的事是在考验我。这件事让我更加觉的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四、师父给我送来了孩子

我们夫妻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修炼后有一天,我在心里求师父赐给我们一个孩子,也好让这个生命能得法和我们一起修炼。

几天后,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手里捧着一个东西,但我看不清楚是什么,她走到床前对我说:“这豆是你的。”当我坐起来伸手去接的时候,便醒了。过了没多久,我妻子就告诉我,她怀孕了。因为那时候刚开始迫害,经常有公安人员到家里来骚扰,孩子出生几个月后就寄养在岳母家,一直到八岁左右才回到我们身边一起生活。我从来也没有把这个梦告诉我岳母。但神奇的是她却给我孩子起的小名就叫:豆豆。

五、师父保护我度过劫难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魔难和危险,都是在师尊的保护下化解的。在此仅举一例:

几年前的一天上午,我由于急着赶到某地与朋友相会(前一天已说好了见面时间)。在限速70公里的公路上车速开到超过100公里,突然前面路口有一辆黑色小汽车正要横穿马路,紧急刹车已来不及了,我立刻向右扭转方向盘避免正面与之相撞,这一用力一扭,整辆车急速向右边直冲,前面就是一个很深的泥坑,这时我头脑特别清醒,心也不慌,头脑中突然想起几天前思想中出现的一念:危难关头,一边踩刹车,一边向相反方向用力转方向盘。所以我一边踩刹车,一边用力向左转方向盘,结果艰难的扭转了车辆行驶方向,滑了一段路程后撞到路中间的隔离栏上,车头撞坏了,但人却安然无恙。想起来很后怕,如果没有几天前师父先打给我的那一念,在那几秒钟时间,我根本就不知所措,那可能就是车毁人亡。

六、师父帮我妹夫把体内的蟋蟀弄出来

前面提到我妹妹的天目从小就开着的,有一段时间她来我家帮忙,当我们一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她就看到了法轮和师父的法身,因此她很相信大法,全家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丈夫可能是病。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她丈夫今天说身上这里不舒服,明天说那里不舒服,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爬走一样,有时体内还有些痒的感觉,到医院看医生,医生也听得一头雾水,只能开一些抗过敏的药片回家吃,但都没有什么效果。我抽空去了她家一趟,我说服我妹夫来炼功试试,我告诉他,只要相信大法,一切问题都能解决,大法是超常的,并把他带到我家教他炼功,也让他看《转法轮》,炼了一周左右他就回家了。

不久,妹妹告诉我,妹夫早上突然感觉喉咙有点痒,接着就咳出一只白色的蟋蟀,那只蟋蟀还是活的。从此以后,妹夫原来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全消失了,亲戚朋友听后都觉的太神奇了!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一桩桩的神奇故事,展现了大法的伟大和超常,也印证了师尊对弟子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时时刻刻的保护。世上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弟子对恩师的感激,唯有不辜负师尊的期望,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做好师尊要求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圆满兑现史前的誓约。

弟子再一次叩拜师尊!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