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刻讲真相需要充分换位思考

更新: 2020年09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六日】今天晚饭后和家人一起出去散步,看到在广场啊、一些小区啊,人们沉浸在各种健身舞蹈中,还有打麻将的、唠嗑的,人们好像把武汉肺炎忘了。见状,我心有感慨,家人于是说:“要不说啊,你们和人家说武汉肺炎还会爆发,有多么严重,好像得了就得死全家一样。那前几天有个同修家的小孩得了肺炎,你们要是去和人家说肺炎还会复发,你想她会不会愿听啊?”

我忽然意识到:现在讲真相一定要站在世人的位置,考虑一下真相内容会不会引起人家的反感,如何才能让人主动接受。

现在疫情下,人大多喜欢祝福吉利的话,也喜欢神佛保佑之类的话,也不抵触神,更愿意相信神的保护。

举个例子:前段时间,母亲小区的邻居们和母亲在一起讲话,说“有个村子全村都淹了,有一个孩子幸运啊,到亲戚家玩避开了”,然后几个人很自然的就谈到了:“哎呀,就多年前有个傻姑就说等……的时候就有大灾难,到时候……”我听了以后就想,现在在民间有很多这样老辈留下的传说,人们现在看这么多的天灾人祸,很自然就接受了“道德败坏有天灾”的说法,而且我发现世人都还挺会说的,他们还自发的自己去和亲朋好友说,亲朋好友听了还都信。

也就是说,往往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说话方式就能达到不同的效果。用常人的话就是看眼色,当说话别人不爱听的时候,那就是我们需要调整说话方式的时候。讲真相更应该尽量避免触动人的负面因素。

说到媒体和小册子,个人认为打印在纸上的讲真相内容(比如杂志、小册子)要和影视媒体有区别。有些时候媒体这样讲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作为在大陆发放的打印出来的小册子、杂志就需要更多斟酌了。一开始我们说着病毒很严重、有潜伏、有后遗症、疫苗也不好使,后面夸赞国外(比如美国)等等,再来个全球反共,建设台湾光复大陆、白俄罗斯警察把警服都脱掉扔了,而天安门自焚真相(最重要的基本真相之一)被赶到了一个小角落,让很多年轻的和以前因种种原因没看过真相的人就看不明白自焚真相那里是说了什么意思。一套内容看下来不误会都难了。

再说武汉家里得了肺炎又复阳的那些家庭。武汉封城曾流落各地的武汉人民承受了种种痛苦,他们愿不愿听身上终生携带病毒?愿不愿听复发后几乎没有治了?

再比方说,病毒已发生变异这个事实,能影响到的主要是年轻人(真相是:中共病毒只指向亲共的人,这个我们都懂),但你不说明病毒变异了也影响不了明真相的人。带有这样考虑不全面的信息的资料发送到武汉的家庭和人群,再加上全球反共的信息,这部分内容人看了不知会作何想法?他们会相信我们是真心为了救他们才说这些的吗?还是认为我们是为了反共才说这些的呢?

实际上很多人念九字真言好了的,要是被终身带毒这个说法影响了,他们是否也可能不愿听?因为我们没给他们写明:念九字真言好的,把真相铭记心里,就有了神佛保护,不会再被瘟疫侵染。

以上只是几个例子。现在是非常时期,时间紧迫,很多人的性命危在旦夕。所以我们讲真相真得好好斟酌:怎么讲才能不让有缘人反感而是欣然接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