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三位老年法轮功女学员被绑架威胁、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2020年7月28日上午10点多,上海浦东新区三位法轮功学员:东沟浦煤小区72岁的郜玲玲、莱阳路伟业一村72岁的刘明英、五莲路沪东新村北小区83岁的王玉榕在北小区家里读书学法。突然有人敲门,王玉榕问了一声谁呀,就开了门。

一群人涌进了房间,进到里屋。其中只有两个人穿警服,三个人穿着黑色体恤服。老太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阵势,都惊呆了。有两人手里拿着手机和照相机分别拍照录像。老太太抗议,不让照相,用手挡着脸。他们还是强行照。然后有人问,你们在干什么?很凶地问了好几遍。刘明英说:看书。这人训斥:看书就看书,还不吱声。有人说:把书拿上,出去。老太太就把书放到自己的包里。柜子上的大法师父的镜框被摘下,装进塑料袋,和大法书,让王玉榕拿着。

三人被来人拽住胳膊上的衣服,下楼。让三人分别上三辆车,开到沪东新村派出所。有人提到了高行派出所,郜玲玲问你们是高行的?边上一个穿体恤服的回答是分局的。三人进了三个房间。挂工号的沪东新村警察做笔录,让坐审讯的椅子,老太太不坐,说不是犯人。有一个穿大花裤衩的警察在一边狠狠地说:坐上去。警察问多长时间去一次?回答有时间去没时间不去。做完笔录,强行让按手印签字。同时搜包,翻出真相币几百元,抢走。

到了下午五点钟,几人又进去,被把着手强按手印,采血,用药棉纸采集,封到塑料袋里。刘明英拒绝抽血,大声抗议,也被强行抽走。紧接着照正面和侧面相。然后,几个人被放了出来。

从此以后,麻烦来了。沪东新村北小区居委会给王玉榕的儿子打了很多次电话,儿子没有办法,只好去母亲家,后来居委和派出所两次到周浦女儿家敲门,说查户口,问的却是王玉榕炼法轮功的事。

沪东北小区居委人员胸前带着执法仪到王玉榕家,声称:以后每天都要上门,来拍一张照。这样就证明人来过了。

伟业一村居委会两次到刘明英家敲门骚扰。

8月初,东沟一居委员会把郜玲玲的丈夫找到居委会签字。后来又打电话给郜玲玲女儿,随后就有高行镇综治办、东沟一居四人包括志愿者,上郜的女儿家叫郜玲玲在保证书上签字。郜玲玲拒绝。郜玲玲给他们讲真相

8月中旬,东沟一居打电话,把郜的丈夫、女儿叫到居委会,跟他们讲,家里有炼法轮功的会影响祖孙三代。孩子上大学,职工升职、参军、入党、报户口都受影响。

8月23日,东沟一居把郜的女儿、儿子电话叫到居委会,说不去居委会,就要到儿子单位约谈。女儿和儿子就去了居委会,居委会还拿出所谓的红头文件给儿子看,说要影响祖孙三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7/上海三位老年法轮功女学员被绑架威胁、骚扰-411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