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市610洗脑班主任毕思良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济南市洗脑班,对外谎称“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法制培训中心”本来的职责是负责对劳教、监管等警察的内部培训,后来成为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十几年来,用暴力洗脑手段迫害了济南地区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这个黑监狱一直是济南市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卖力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操控公检法及各级机构,暴力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这里可以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而无限期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以颠倒黑白的洗脑混淆是非,用暴力殴打残害人的身心,以工作、家庭、子女的前途等等为胁迫筹码,不但要法轮功学员缴纳高昂的洗脑费,还要其家庭承担所有说教者、打手、陪教等等人吃喝享乐的开支,利用亲人的眼泪及被挑唆起的愤恨和失去家庭、工作的压力等等种类繁多的卑鄙手段,目的只有一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

毕思良是济南市610洗脑班的主任。毕思良原系公安干部,负责治安。后来患重病,连续两年卧床不起,开始学佛教。恢复健康后,离开原工作岗位,曾任济南市反×教支队调研员(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后到“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南市610洗脑班)工作。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山东省济南市610洗脑班主任毕思良被举报。

一、迫害法轮功事实简述

(一)济南610洗脑班不择手段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毕思良一伙人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中,针对不同状态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变换嘴脸,或高压恐吓、精神伤害,或阴险伪善的拉拢欺骗,采用种种卑鄙手段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

1、肆意非法拘禁,剥夺人身自由:济南市610洗脑班强行关押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而且是肆意的延长非法关押时间,一关就要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的。

前几年强迫单位和法轮功学员家人拿钱养着洗脑班警察和工作人员的吃住,非法关押甚至都有半年、一年的。如济南钢铁集团总公司女法轮功学员张伟,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长达一年。

在这里,他们把劫持来的男、女法轮功学员分开楼层强行关押,由警察和社区居委会、单位派的“转化”人员轮班看管,不许互相说话交流,不许下楼,晚上锁上房门,象看守犯人一样看管。

2、高压恐吓,精神恐惧折磨:不论是个别谈话还是集体洗脑,有的唱白脸,有的唱黑脸,一会儿恶狠狠的高声训斥、呵斥,一会儿又用哄骗的手段,催逼赶快写“三书”、“五书”,(不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转化”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恐吓说不写的就要严办,送劳教、判刑,“转化”了就可以回家,假惺惺的说他们这都是为法轮功学员好。他们把这作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信仰、背叛师父和大法的精神魔咒。

为了达到他们尽快“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毕思良还经常狂妄的随口胡吹,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说:你看,范某某四姐妹的案子(二零零四年曾被邪恶迫害)就是我办的,不“转化”,就把她们劳教的劳教,判刑的判刑;你看刘某某(被非法判刑七年,今年已回家)不听话,不“转化”,我就把他送到监狱去了。显示他的权力多么大,用精神恐惧来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

3、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及诬蔑资料,强制灌输各种诬陷法轮功的诬蔑抹黑谎言宣传,还有邪悟者的录像、资料。并逼迫看后写所谓的体会,不写就要受到围攻、训斥与恐吓。以颠倒黑白的洗脑说教混淆是非,欺骗有些学法不深的法轮功学员。

4、强行灌输佛学、佛经理论,粗暴干涉信仰自由:诬蔑抹黑大法和师父的洗脑往往遭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和反感。在坏神邪灵的操控下,毕思良一伙恶人则经常变换手法,打着佛学、佛教的幌子,强行灌输佛经、佛学理论,制造思想混乱来进行洗脑迫害。逼迫学员听他讲他知道的佛经怎么好;或者是逼着看哪个所谓佛教大师的录像,或者是看佛教和其它气功的资料,强制看完后,再逼迫写体会。

5、利用家人亲情纠缠,制造精神痛苦:他们把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子女叫来“谈话”, 使劲吓唬一番,说不“转化”就要送劳教、判刑,甚至株连家人、子女的工作、前程等等。致使一些家人、子女对着炼法轮功的亲人连哭带闹,甚至打骂,逼迫写“转化”书、悔过书,好快回家。不明真相的家人由于惧怕强权的淫威反而怨恨法轮功学员不听话,怨恨法轮功给他们带来麻烦;对家人能配合他们的,就特意让家人与法轮功学员一起住,利用家人软缠硬磨,瓦解修炼人的意志。

也有一些家人、子女害怕家人受罪,就赶紧回家筹钱,到处找关系、托人情,请六一零和洗脑班的人吃饭、送礼物,各方打点。高新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人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市中区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花了十九万元的代价,才换到了不判刑、“转化”了回家,知道此事的亲朋气愤的说,这和过去土匪绑票拿赎金有什么两样啊?!

6、人格侮辱,精神摧残:毕思良等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手段,非常奸猾狡诈。他们抓住善良、单纯的法轮功学员的心理,使用侮辱性的语言,刺激他们心理,实行精神摧残折磨。对于保持沉默的,就恶毒的讽刺挖苦,你不回答我们问话,一点礼貌都没有,你还修真善忍呢,修的什么真善忍啊!或者说:你看他不说话,他(她)心里乱着呢,她在想我这老脸往哪放啊。对敢于据理力争的就侮辱说:看你脸色这么不好,你精神已经混乱了,看你都到了精神病边缘了!你看某某某都练的精神病了,你再不“转化”,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姓胡的表面上和善,平和的说话,但是一旦“转化”不了,也开始辱骂:死老太婆,这么顽固!

历下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同修,与前些日子明慧曝光的被洗脑迫害的杨姓年轻同修的情况很相似,开始还挺坚持的,毕思良就指使洗脑班恶人、社区、单位人员及其家人,每天五六个、七八个人轮班的围攻她,软硬兼施的恐吓与精神折磨,直到把她“转化”了才死心。

对年轻一点的,就利用开除工作、挑拨让家人离婚进行恐吓。还举例子说某某人因炼法轮功家庭破裂了,吓唬法轮功学员再炼就会影响工作、家庭,婚姻等。他们还颠倒是非,诬蔑说法轮功学员自私,不“转化”给家人造成了痛苦。明明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造成的,反过来却推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身上,等等。使法轮功学员的人格、自尊受到严重伤害,内心十分痛苦。

7、对“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阴险伪善的欺骗拉拢:毕思良对“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马上换上另一副嘴脸,伪善的与法轮功学员“推心置腹”交谈,或“和蔼可亲”的称兄道弟,说:你看,你不“转化”,我也不逼你,我尊重你,我真的是为你好,我有这个权利把你送到监狱去,一句话就能送去,你看刘某某不“转化”,我就把他送到监狱去了。但我不这样对待你,咱们交个朋友,你回家练你的功,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再发资料。毕思良利用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其言辞带有很强的欺骗性,对正法法理不清的学员就容易被其蒙骗,从而放弃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8、为了彻底摧毁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信心,逼迫揭发其他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逼着写了“转化”书等五书后,还不放过,还让法轮功学员必须得揭发几个(一般至少四个)认识的法轮功学员,来证明自己是真的“转化”了,不是假的,否则还是不让回家。有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有怕心才违心“转化”的,被逼的没办法,又急于想摆脱邪恶控制,就违心的把自己认识的同修出卖给了邪恶坏人,给同修的修炼环境造成一些干扰。

9、为了巩固邪恶的“转化”效果,对回家的学员实行长期控制:为了显摆他的“政绩”、“本事”,毕思良对已被他“转化”了回家的学员实行长期控制,以维持这些人对他的恐惧。手段是,隔三差五、逢年过节都要给这些法轮功学员打电话、发短信“问候”;或者是打电话叫了去“谈心”;或者是随时叫几个去洗脑班当帮教;还常常进行“家访”(当然家访会带回法轮功学员家人“送”他们的礼物)。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毕思良还召回前几年被他“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开了座谈会,他滥用职权,打着济南市公安局的名义打电话给单位和其家人,要求由单位领导或家人陪同法轮功学员前往。

(二)济南市610洗脑班疯狂劫持、胁迫法轮功学员

毕思良等人和拘留所、看守所、监狱密切联系,经常从拘留所被非法关押的、或已经被非法判刑关押到期,应该释放回家的一部份法轮功学员中,直接从关押地劫持到洗脑班里去。如法轮功学员刘传祥、苗培华等,几年冤狱遭受非人折磨,到期了却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还被毕思良等恶人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凡丽带着其八岁的女儿从济南东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被610警察搜查并绑架至泉城路派出所。610警察又到李凡丽家,利用暴力将李凡丽的丈夫、律师陈广昌带到派出所。李凡丽仅仅八岁的女儿陈清悦被迫目睹警察非法审讯其父母、警察威胁恐吓其母亲等,造成心理压力,显露出被惊吓后的恐惧症症状。为此,李凡丽向历下区公安分局多次反映,要求对孩子道歉、平复孩子心灵的伤害,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七日,李凡丽以自己和女儿的名义,分别提出了行政诉讼,起诉于历下区法院。济南610为了逼迫李凡丽撤诉,并将其 丈夫绑架到洗脑班。李凡丽的丈夫陈广昌是执业律师,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济南洗脑班剥夺陈广昌人身自由,但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洗脑班的毕思良拐弯抹角的威胁陈广昌撤诉,否则就走不出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下午,天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黄健带领大桥镇派出所、堤口路派出所等十多个警察暴力绑架了冯志宏、杨峰母子。七月四日凌晨一点多,在大桥镇派出所和堤口路派出所关押审讯期间,大桥镇派出所和堤口路派出所警察伙同济南市610洗脑班恶警毛木林,采用伪善诱骗方式逼迫冯志宏放弃真、善、忍信仰。后来冯志宏被送到仲宫镇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堤口路派出所所长杨楠又与济南市610洗脑班头目毕思良,用诱骗形式引诱冯志宏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后被冯志宏老人识破。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九日,历城区税务局工作人员杨贵娥因实名控告江泽民,正在上班时,被历城区610胁迫单位领导逼她写检查,不检查就要开除公职。借口是杨贵娥依法实名起诉江泽民。十八日下午,济南市610洗脑班头子毕思良又来谈话,逼迫她转化。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下午,杨贵娥被骗到历城区彩石乡桃花生态园。恶人把杨贵娥的丈夫(在派出所工作)、母亲、姐姐、及后来哥哥也叫来,没收了杨贵娥的钱包、钥匙,日夜让家人看住她不许跑出去。由济南市洗脑班头子毕思良和姓毛的两个恶人主持,及税务局副局长马悦凌一起恐吓她家人,说她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就开除她公职。毕思良每天逼她听他讲那些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姓毛的大声训斥。让她一家人一起看造谣诬蔑的天安门自焚骗局的光盘。家人在毕思良的恐吓洗脑下,着急害怕,激动不理智,大哭大闹,丈夫也又打又骂。毕思良还把他老婆也带去,让他老婆也说教一番,说杨贵娥给公安家属丢脸之类侮辱的话。七天后,身无分文的杨贵娥设法逃出了拘禁地。第二天,这伙人又来到她家中,不转化就不让她上班。毕思良还带了已经转化了的某人帮他洗脑。丈夫把家门、屋门全锁上限制她自由,并以离婚相威胁。在生态园一个星期中,每天由杨贵娥家出钱,包这伙人吃住,一天二千元住宿费,中午、晚上一餐大约得二百多元,前后共花费一万多元。

毕思良等人为了一己私利,不择手段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侵犯人权、迫害佛法的大罪。如不悔改,等待他们的必定是无法尝尽的报应。

二、毕思良个人信息:

毕思良,BI,Siliang
出生日期:1962年9月23日
出生地:山东省济阳县纬二路12号
工作单位名称: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
职务:“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主任
电话:15505311113 0531-85081308(办公电话)
家庭住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英雄山路201号3号楼3单元601号

'毕思良'
毕思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