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葫芦岛市兴城市张崇跃生前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20年09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葫芦岛市兴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崇跃被非法判刑十年,2017年8月24日提前半年出狱后精神表现异常,于2020年8月7日在家中去世,终年48岁。去世时脖子以上部位包括头部,耳朵,嘴唇全是青色,左手发白,发凉。

张崇跃,男,1972年出生,家住辽宁省兴城市大寨乡郭家村,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自然也成了令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他们家也是一个被人称道和羡慕的幸福之家。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崇跃2000年6月被以“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为借口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遭有预谋的绑架、枉判十年

2008年2月25日凌晨,张崇跃正在绥中县城郊乡香房村租住的房子里睡觉,突然闯进来一些警察将他抓走,并抄家,抢劫走了大量用于向世人讲清真相的物品。

当天,中共公安部发动了代号“F0801”号行动,仅辽宁省就绑架了至少86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葫芦岛绥中县7个家庭真相资料点被抄,11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直接参与的有葫芦岛市公安局、绥中县公安局。据内部透露有辽宁省公安厅参与,由绥中县公安局长期监控,事前由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长华带领有关人员作周密观察,后统一部署统一行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绥中县看守所后直接送往葫芦岛市看守所。张崇跃就是绥中县被绑架的11人之一。

张崇跃被非法刑事拘留,3月18日被非法逮捕,关押在绥中县看守所。

2008年4月10日,绥中县检察院提起所谓“公诉”,诬控张崇跃犯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院秘密开庭,并于5月14日(判决书的日期,家人当时对于开庭和判决皆不知情)非法判了张崇跃10年,关进监狱。当时张崇跃家中有年迈老母亲,两个年幼的女儿:大女儿7岁,小女儿仅3岁。

判决书上称,因为张崇跃曾在2007年中国新年前去绥中货站接货,将法轮功学员发回的卫星接收设备运回,并为他人安装了一台卫星接收设备。然后在抓他的时候又在他的住处发现了大量用于讲清真相的物品,所以判10年。

参与迫害人员名单(相关警察等已经无法记录):绥中县检察院检察员柏季波,刘四新,马绍忠,审判长李桂静,陪审员吕丹,段晓丽,书记员毕淑媛等。

二、在狱中所受的迫害

2008年到2012年,张崇跃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这期间,张崇跃出现了血压高的状况,还被绑在床上强制服用药物。2010年6月12日,其妻子去看他时,见他身体极度虚弱、消瘦,走路不稳,说话有气无力,头晕头沉,血压高达三级,高压230,低压140,饭量减少,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用“认罪”做条件不放人。2011年7月29日,张崇跃家属,到盘锦监狱去看望张崇跃,遭狱方拒绝,借口是没有所谓“不炼功”的证明。

有一次大寨乡派出所来家里说,如果张崇跃从监狱里回来,告诉派出所一声,但张崇跃一直没有回来。2012年,张崇跃被从盘锦监狱又劫往沈阳第一监狱迫害。

2013年到2017年8月24日,张崇跃被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在这里对张崇跃进行了强制转化,期间血压高到220—230,心脏也出现问题,在小黑屋里关禁闭,整天坐着小板凳,导致张崇跃丧失语言能力,失去记忆。还有给食物中下药,在张崇跃意识恍惚时骗他转化,等等。张崇跃在沈阳第一监狱所遭受的迫害尤为严重,在这里开始出现了嗓子呼噜呼噜的,喘不上来气,憋的慌的状态(和这次死亡时的状态一样),据与张崇跃一起关押的同修说张崇跃在监狱时经常出现这样的状态。

在盘锦监狱时,家里人还能和张崇跃见几次面。在沈阳第一监狱,根本不让家人去看,说是“不转化不让看,转化了也不让见”。但是有那么一次,沈阳第一监狱让张崇跃给妻子打电话,让张崇跃跟自己的妻子说,拿3000元钱来给张崇跃做保外就医鉴定,叫妻子去。妻子到了沈阳第一监狱以后,监狱却让她转化。妻子没有转化的意思,监狱后悔让她见张崇跃。

三、出狱后的精神和身体状况及家庭情况

2017年8月24日,张崇跃被提前半年回来后精神表现异常,情绪很不稳定,好像精神出了问题,一会儿想干这儿,一会儿想干那儿,不让干就生气难受;到什么点儿就得干什么事儿,否则就心烦意乱。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与以前比判若两人,好冲动,好生气。在外面打工时也是情绪一上来,自己就很难控制住,有的时候打孩子,也是因为控制不住情绪。

没被迫害的时候,张崇跃性格好,心宽,从不斤斤计较,给人的感觉是一个非常祥和的人,孩子也是非常喜欢自己的爸爸,和爸爸感情很好。遭受九年半牢狱迫害后变化太大了,孩子说:我爸怎么变成了这样?!

张崇跃从监狱回来的这几年中,和他接触过的熟人也都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儿,不正常,让人怀疑张崇跃在监狱里被下了破坏神经的药物。张崇跃的记忆是在回家后,一点儿一点儿恢复的,但是一直就是记忆力不好。张崇跃身体也比迫害前差很多,干不动活儿了。家里人都感慨:原来他的身体特别强壮、健康!

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家里生活更加困难,还欠了很多债要还,上有老下有小,都得用钱,压力很大。农村人又没有什么营生,就只能出去打工。这样回家半年后,张崇跃去了南方打工,2019年9、10月份打工回来。2020年3月28日在给别人装修房子的时候,木工用的电锯又把双脚的脚脖子严重锯伤,因为在家学法炼功,双脚恢复很快,可以自由正常行走了。

张崇跃于8月7日的凌晨2:00多钟离世。去世的两三周前,他曾有舌头僵硬的症状,好转几天后,(大概在去世的前两天因为控制不住情绪而和邻居产生过矛盾)出现了喘不上来气,出气费劲,喉咙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的状态,相同的症状曾在长期的监狱迫害中多次出现。去世时脖子以上部位包括头部,耳朵,嘴唇全是青色,左手发白,发凉,双眼紧闭。

张崇跃在中共的监狱里所经历过的各种折磨,给他身体与精神造成的损伤无法评估!这种损伤一直影响着他!毫无疑问,没有这场迫害就不会有张崇跃的离世!

张崇跃家里有一位83岁的老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九年半的牢狱,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深深的苦难,现在张崇跃的离世使家庭真正地失去了一位主要的劳动力,老弱病残的家庭状况,让这个家庭在悲痛中又陷入了生活的困境。老母亲的眼泪,对儿子的声声呼唤,撕心裂肺,是中共恶行的控诉!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长华:0429-6122867[办]13700196626
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刘中和:13130989152
绥中县公安局:刘力
杨家哨所所长:关伟信
恶警:李国志 电话:13188518766
杨家哨所电话:0429-6693263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