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市邪党施“清零行动” 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

更新: 2020年09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天灭中共已进入倒计时,中共邪党在灭亡前仍不放弃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的实行所谓“清零行动”,就是变一种手段,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法,在全国各地进行着。从泸州市部份地区的“清零行动”骚扰看,中共人员丑态百出,中共败象尽显。

一、邪党干部教唆八旬老太撒谎

宋德贵老人是四川泸州市江阳区泰安镇农村老太太,快86岁了。二零二零年六月下旬的一天,本村的村干部张二,领着镇干部某书记、派出所警察等共五人,来骚扰宋德贵。

几天前,宋老太不慎摔伤,这伙不速之客一进宋老太家,正碰上来看望老太太的几位村民,于是就询问村民的姓名,并作登记。一位来修电灯的村民被警察要求翻包查看。

宋老太太行动不便,坐在堂屋里。来的女警是泰安派出所所长罗娟,作为一个执法者,却没有法治观念,她进到老太太的房间,未经允许,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抢走有“真善忍好”字样的十字绣,撕掉横批“春满人间”的对联。宋老太严厉的质问警察:你们是干啥子的?男警说,我穿的这身衣服,你看我是干什么的嘛。宋老太说,你叫什么名字?你说!男警说,你想报复我吗?老太太说,参与迫害,总有要找你的那天。

宋老太太问女警罗娟,为什么拿我的东西?罗娟说,政府不允许。老太太说,江魔头都要上审判台了,你还执迷“政府不允许”?你们知法犯法。他们都不吭声。

接下来,一个不明身份的黑大汉(可能是镇政府派来到基层包村的管理人员)对宋老太说,还有人来找你。后头还有人来找你,层层都会有人来找你,随便哪个来找你,你就说你“不炼了”。除此之外,把嘴闭上,什么也不说,不要开腔。

宋老太说,大法师父教导我们修“真、善、忍”,首先就是要做到“真”。我不得乱说,我不得说假话。说假话的不是好人。

这拨人一连来了三次,每次都由黑大汉来反复诱导,要宋老太只说“不炼了”三个字,除此以外什么也不多说。黑大汉满以为一个八十多岁的农村老太太,哄一哄,吓唬吓唬,就搞定了。结果,无论黑大汉怎么费心“指教”,老太太就是不动心。黑大汉急的用手指指戳戳的威胁,人家个个都说了(“不炼了”),就是你不说。

宋老太说:“你教我怎么说,我就得跟着你怎么说吗?你教我说谁杀人放火,我都跟着你说吗?”

“我这么大岁数了,摔伤琵琶骨(股骨),一般的老人睡上半年,能起来就不错了。可我两天就起床了,两天就能站起来扶着行走了。现在我生活基本自理,洗衣洗澡,全都可以自己做。你哪个做得到?你做的到吗?你不行的,修炼人就行,因为修炼人有师父。”

“我修炼二十几年了,在大法中受益良多,要我说‘不炼了’,我没那么昧良心,做人要讲良心。”

老太太还说:“你别教了,你教不出来。你教我撒谎,我不会符合你的。我就听大法师父的,修真善忍,说真话,做好人。如果层层来找我,不管那一层来,怎么问我,我就怎么答复,一定正确的答复,绝对答复真话,不来假的。”

在老太太的正念之下,这伙人无话可说。黑大汉没辙了,就捡起中共那些早已被揭穿了的谎言当说辞。

为了达到要老太太说出“不炼了”三个字,他们第二次上门骚扰,就对老太太的儿子说,每个月给你两百元钱,一个季度给一次,配合政府把你妈说服好,有人来问,就说“不炼了”。

有人问老太太,你的助步器谁买的?老太太告诉她是孙女买的。她就说,你还要炼,以后你末末(曾孙)当不了兵。老太太说,以后我末末会有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前途。临走时,老太太告诫他们:以后你们不要再来了。

大约九月初,黑大汉、罗娟等三人又来了,逼迫老太太签名,表态“不炼了”。老太太不签,他们就说,那人家问到你还炼没炼,你就不要开腔。老太太义正词严地说:我又不是哑巴。

二、正气抵制“关心”,女儿为母亲维权

桂大律年近八十,气矿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镇派出所警察、华油社区人员一行六人,到气矿职工宿舍桂大律家骚扰。

两名着装便衣的警察,一名自报姓何,桂大律的女儿怕身体不适的母亲再次受到惊扰,就挡在门口,说:你们又来骚扰我妈来了。一句话说到实处,举着招牌“关心”的警察很不高兴,就说,啥子骚扰嘛,是来关心,来了解一下你妈还在炼没有?

桂的女儿说:“在炼。我妈要开始炼功了,我要关门了。”说着,就开始关门。警察说,我看你都象炼法轮功的。桂的女儿说:“我炼不炼不关你的事,信仰自由。”警察恼怒起来,用手指指戳戳的说,国家不允许。桂的女儿说:“你不要对我指指戳戳的,没有家教。”

姓何的警察与站在楼梯上的另一个警察完全撕下了“关心”的画皮,骂起来了,拿出了派出所震慑犯人的那一套,厉声问道:你是她什么人?你叫什么名字?桂的女儿说,我是她女儿。我叫什么名字,你们是搞这个的,你们自己去查。

遭到长期的、不断的高压和骚扰迫害,几年前,桂大律一度出现脑血栓症状,因为坚持修炼大法,身体没有出现瘫痪、痴呆、植物人的后遗症,身体在逐渐的康复中。这时行动还不太灵便的桂大律从房间里蹒跚走出,拎着一个凳子坐在门口,直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警察逼问桂大律,你说法轮大法好,你就说出法轮大法有几大好处。桂大律说话还有些吃力,只能说单词,一句完整的话还说不出来。他们不断的逼问,桂大律就不断的回答:身体好,炼了身体好。

桂大律老人以前一直独居,身体出现状况后,由保姆陪伴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当地中共邪党人员对桂大律的骚扰从未间断,甚至还肆无忌惮的抢劫。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以查水表为名,十来个警察闯进桂大律家,气势汹汹,取下大法师父的法像就摔,翻箱倒柜搜出大法书籍等个人信仰的物品就抢走,还抢走三个MP3、两个播放器,有“真善忍”字样的十字绣也被抢走。

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上午八点左右,以蓝田镇派出所孟庆华为首的一伙警察闯进桂大律家,几个警察将桂大律的保姆按住不许动,保姆给他们讲真相,说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犯罪的,他们置之不理,强行非法抄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四本《洪吟》和一些真相资料,抢走的东西没有清单。

中共政府干部、社区人员、警察,光天化日下公然入室抢劫老人,对老人任意欺凌、对老人人格尊严任意践踏和伤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蓝田镇派出所警察、社区人员等再次上门骚扰,为了制止他们继续犯罪,手脚不太灵便的桂大律站在家门口,不让他们再次入室行窃,然后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伙人走了。

年近八旬的桂大律老人长期处于恐惧中,生活没有安宁,身体也不能很好的康复。桂的女儿深为母亲的处境担忧,二零二零年,不得不丢下在外省的家、远离她的丈夫和月收入七、八千元的工作,回来照顾母亲,尽其孝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七日的这次骚扰,她抵制了中共人员对老人的迫害,维护着母亲信仰自由的权利,保护着母亲不被恶人欺凌。

最后警察说:“某姐,只是来看看,没其它啥意思的,就是喊她不要出去贴资料。”惧怕真相,阻止法轮功学员向人们讲真相,这就是他们“关心”的实质。

法轮功学员的孩子维护母亲信仰的权利,这样的事例还有多例。泸县法轮功学员冯德琼的女儿、纳溪张元华的女儿,曾在法庭上当母亲的辩护人。冯德琼约66岁,泸县毗卢镇城镇居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炼法轮功的,原来的妇科病、风湿病、贫血、头痛等不翼而飞,道德也在修炼中升华,亲身证实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证实了法轮功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于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极端恐怖形势下,坚持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遭到非法拘留,及两次非法判刑迫害。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的庭审中,冯德琼的女儿为母亲辩护,证实了修炼法轮大法使母亲得到了身体的健康,修炼无罪,要求释放母亲。

二零零八,冯德琼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两年,处罚金两千元。二零一九年,被第二次非法判刑从冤狱回家,冯德琼由泸县移交龙马潭区小市镇政府、派出所监控,不法人员对她骚扰不断。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小市镇回龙湾社区来了两个人,到冯德琼居住的女儿家,没见到冯德琼本人,就叫其女儿签一张单子,证明他们来过了。并说,叫你妈不要出去发(真相资料),你妈的事可以弄来解除了。只要同意不炼了,他们就上报市里、派出所,由市里的人找她谈,找她核实。女儿回答说,解除不解除要问我妈,由她自己说了算,你们不要来找我。

三、李全英夫妇拒绝“消了”

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竹林村村民李全英夫妇在蓝田镇打工多年。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前夕,村干部唐世国领着东升桥街道办事处干部田太荣等四人,到李全英打工的餐馆找她。李全英正在忙,他们非要约她到餐馆外去“摆会儿龙门阵”(闲聊)。李全英说,我们没有什么龙门阵可摆,我就是炼个法轮功嘛,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这么多年来,哪个都晓得我炼法轮功,我又没做啥子见不得人的事,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

李全英忙着干活,不跟他们出去“摆龙门阵”,田太荣就摊牌:我看你还在炼没有?没得啥子的。喊你们把“那个”弄来消了。

李全英说,炼,怎么不炼?!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炼(因为大法修炼,功炼人)。怎么消嘛?拿啥子来消嘛?全球都晓得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说消就消了?不可能的。

田说,消了对你有好处。孙子当兵啊这些事都不受影响。李全英说,当兵有啥子了不起嘛,命中注定,该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影响的,无所谓的。

十年前,即二零一零年八月,李全英在蓝田打工,在上班的地点,被镇政府、派出所人员秘密绑架到洗脑班。人失踪十天了,家人不知其下落。李全英的丈夫带着儿子顶着烈日,村、乡、镇层层反映情况,层层要人。当时田太荣是棉花坡镇政府群公办主任,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是绑架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找田太荣要人,田太荣明知道李全英的下落,就是不说,甚至还叫来警察企图以扰乱公务抓人。

警察凶狠的对前来要人的父子俩说,这是秘密,公检法都不能知道。最后田太荣才对李全英的丈夫与儿子说,人弄去“学习”去了。

李全英的丈夫唐世奎,二零零一年在纳溪610、区政府办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遭到强行剥夺信仰的精神迫害;失去自由,两年多不见阳光,生活上受尽虐待。二零一三年,唐世奎在蓝田一公交车站又被秘密绑架,下落不明。李全英带着唐的衣服八方寻夫。唐世奎的八旬老父亲全靠唐世奎一人照顾。唐世奎在洗脑班被秘密关押了十五天,惦记老父亲,绝食四天才得以回家。

一次政府、派出所要对李全英夫妇俩“清零”,闯进他们家里要其儿子代他们签名。李全英喝住儿子说,不准签!那是整你的,害你的,哄你的,骗你的。他们想尽办法”清零”。一次竟通过李全英儿子的朋友打电话给其儿子:叫你妈把“那个”弄来消了,照个相。

唐世奎、李全英夫妇长期被骚扰。田太荣是经常带着人马来骚扰他们的常客。二零二零年六月,田太荣一伙又企图对唐世奎“清零”,村干部唐世国打了好几次电话找他,或曰“来看望你”,或曰“见个面,喝杯茶”,均遭到唐世奎拒绝。

四、抄家、抢劫、胁迫家人签字“消案”

纳溪区肖道秀被骚扰。二零二零年五月,纳溪东升桥街道办人员田太荣、韩利萍,竹林村干部唐世国、姓杨的政府人员,一个穿警服的警察,一行七人,把正在山上干活的肖道秀喊回家。

进屋后,这伙人反客为主,热情的招呼肖道秀坐好。一些人问这问那,什么时候学的?还出去学没有?小儿在哪里打工?你住哪间屋……韩丽萍、警察等四人未经房主人允许,直奔肖的卧室,床上、柜子里一阵乱翻,乱找。

没过几天,田太荣领着一拨人又来了。68岁的农村妇女肖道秀,在中共治下的农村吃了很多苦,她说,你们又来骚扰,干扰我的正常生活。你们来耽误我,接孙子晚了点,又把屋子翻的希乱,我媳妇回来对我又哭又闹。我丈夫早逝,我们孤儿寡母那么苦,房子倒塌住露天几个月,吃盐水拌饭,你们有谁来管过?看过?来关心过?我吃尽了苦好不容易把两个幼儿拉扯大,你们现在这样来对待我。这伙中共人员说,你不要谈那些。

穿便衣的派出所警察作记录,问什么时候学的,谁叫你去学的……肖说,我认不得字,就记住真善忍好。记录的人就说,说这句话不对,你不要这样说。然后断章取义,捡了符合他们意思的就记录下来,读给肖道秀听,然后诱导、威胁说,你这个案不消,你孙孙读书、考大学,都不得行。

田太荣趁火打劫,他说,我们还要弄周世芳(法轮功学员)。不听从的话,再不承认“不炼了”,社保(失地的社保)都要给她弄脱,社保都不拿给她吃。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号,派出所打电话胁迫肖道秀的儿子去派出所给母亲“消案”。

那些人骚扰肖道秀的同时,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张金莲也被骚扰。姓黄的政府人员问,还在“干”没有?张金莲说,我始终记住真善忍这三个字。真善忍教导人重德向善,这是做人的标准。你要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是你的福气。姓黄的窜进张的卧室,张金莲以为他随便看看,谁知他不顾政府官员的形像,不管违法不违法,掀翻枕头、打开柜子私自查找。又上二楼到张金莲女儿的房间掀翻床上的毯子找,打开柜子找。到女婿房间,张金莲说,不能进去,那是女婿的房间。黄才退了出来。

姓黄的政府官员在众目睽睽下,在有执法警察在场的情况下违法犯罪,没人制止。最后姓黄对张金莲说,我跟你写几点,意思是你不炼了,你没炼了,没去整那些了。你盖个拇指印,把这个名额给你退出来,注销了。张金莲说,你说注销就注销了?你喊我不炼就不炼了?你喊我不学就不学了?信仰、炼功是人的自由。你的妈去拜观音菩萨,你怎么没叫她不要去?你没必要这样来整我呀。

五、多次遭骚扰,拒绝除名

一些法轮功学员遭多次骚扰都拒绝签字,拒绝被政府所谓的“除名”。二零二零年七月,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镇政府的、蓝田镇派出所的人员伙同骚扰蓝田杨桥的农妇孙启秀,连续骚扰三次,说什么你不要炼了,把你那个名给你除了,我们给你解除了。

孙启秀说,这么好的功,哪个不炼?!哪个舍得丢?!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哪里不好嘛?!真善忍不是人人能都做得到的。你们做得到吗?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严重,救人要紧,救命要紧,你们还出来干这些。我们没有错,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法轮功。多次骚扰,孙启秀都拒绝被“除名”。来人就说,你心里只有你们师父。

结语

二十一年前,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曾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就企图“清零”。结果二十一年后,法轮功不但屹立不倒,还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的所谓 “清零”,只是痴心妄想,小丑的表演。

中共邪党的所谓“清零行动”着实荒唐可笑,如,中共邪党官员教唆八旬老人按中共邪党的意图撒谎,这就是“清零”;如问话怪怪的:你还在“干”没有?把你“那个”退出来;什么“除名”、“注销”“解除”、“消案”等等,“那个”是什么?除什么名,消什么案?含糊其辞,来“清零”的人员不敢提”法轮功”三个字,遭到法轮功学员抵制时,就胁迫其家人代为签名保证“不炼了”,这个“清零”算数吗?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源自修炼人内心深处的真念,家人、儿女能代为抹掉吗?

“清零行动”还以“影响儿子子孙的前途”进行株连恐吓,或曰“还要来找你”威胁,耍流氓无赖。还有一个怪异的表现是,把严重的骚扰、抄家等违法行为轻描淡写为:“没得啥子的。”

警察对桂大律的女儿非法摄像,桂大律的女儿说,没经过本人同意,不准照像,侵犯我的人权,肖像权。警察已经违法,却说:没得啥子的,照一下主要是备案。

如未经允许私自入室,乱翻人家的床、翻人家的衣柜,已经严重违法,却对房主人说,没的啥子意思的,只是看看;政府人员、警察纠集一伙骚扰老人,恐吓老人,抢劫老人,让老人身心受损,强行剥夺他人信仰自由的严重违法行为,在他们看来,仍然是“没得啥子的。就是喊她不要炼了,给她解除了”;到上班地点胁迫人跟他到外面去“摆龙门阵”,影响了别人的生活和工作,侵犯他人的信仰自由的权利了,却还是说“没得啥子的。”

把肖道秀的家翻的凌乱,法轮功学员肖道秀说,她的媳妇回家找她又哭又闹,田太荣却轻描淡写说,没得啥子的,主要是她不理解,给她解释一下就行了。故意违法,损害了他人的利益,却还要别人理解,真是邪党的邪恶逻辑。

二零二零年五、六月份,田太荣带警察、政府人员骚扰纳溪区竹林村的法轮功学员,发生了抢劫、恐吓、强迫签名盖手印“除名”、“消案”的恶性事件,他却说出这样一番轻描淡写的话来:“我都喊他们(警察)不要穿制服,害怕整的人家心心慌慌,说我不好。穿一般衣服就像走人户一样,免得人家觉得你奇奇怪怪的。”穿一般衣服,象走人户一样的去干坏事,那就不是在干坏事吗?掩耳盗铃的愚昧,在田太荣看来很高明。

总之,清零骚扰中,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正念,在加速中共的解体;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不论以什么名目,都是强弩之末之,尽显中共灭亡前苟延残喘、丑态百出之败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