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患肝癌的丈夫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0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我在一九九七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炼。觉的大法好,也让丈夫看《转法轮》。那天他刚拿起《转法轮》看了几页,就又带着儿子去公共澡堂洗澡去了。从澡堂回来他惊奇的告诉我,他在洗澡时看到自己身上有各种颜色象硬币大小的圆圈在转,我告诉他那是法轮,让他接着把书看完。他又断断续续的看了总共不到二十页。从此以后他再也拿不起大法书了。

不修炼 但有良知善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丈夫虽然自己不修炼,但不反对我修炼。二零零零年六月,一同修被邪党公安人员非法抓捕,经不起县公安局恶警的恐吓、殴打,供出师父的新经文是我给她的。当时邻近县公安也正在查师父的新经文的来源,一听到我县的经文是我传递的,于是就认定两县的经文都是我传送的。

其实经文是另一同修从外地带来的,为了保护同修,我就说经文是我自己打印的。我对丈夫说,我不能为了自己出卖同修,即使不修炼的人也不能这么做人。丈夫赞同。当然,当时大环境形势那么严酷,我和丈夫承受的压力和怕心都相当大。县公安局及本单位各方联合起来对我進行迫害,并且上报到市里,当时市委书记办公室主任专门下达了对我的处理决定。

因不放弃修炼,我这个工程师被派去打扫职工宿舍卫生及厕所。我的亲弟弟看到我都躲着走,但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同为工程师的丈夫不但完全不在意别人对我的冷眼、嘲笑,还帮我一起去打扫厕所。单位领导挑唆丈夫回家打我,丈夫就对他淡淡一笑。丈夫不擅言词,在这风雨兼程的二十多年中,一直用他的方式支持我,同修也都知道丈夫人好,可不知为何他就是不肯修炼。

学法左侧肝叶肿瘤消失

丈夫有肝病已经二十多年。二零一九年去唐山市传染病医院复查,发现他的肝炎已转变为肝癌。因传染病医院条件有限,去市三甲医院做加强CT,结果是:右侧肝叶边上长了大约3厘米的肿瘤,左侧肝叶中间长了0.4厘米的肿瘤。医生说,右侧肝叶边上的肿瘤手术好做,左侧肝叶中间的做起来难度很大,得把左叶肝从中间劈开,并说肝脏拉开就是一包血,要在一包血中找出0.4厘米肿瘤难度很大,只能靠手摸,也不见得能摸得着。于是我们决定去北京做手术。单位给联系了北京301医院。正赶上放长假,在医院挂了号后回家,等待医院通知哪天去做手术。

同修们得知丈夫的事后,不少同修来家里看望他,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劝他修炼大法。一位家在农场的大法弟子年纪大了,行动并不方便,却骑电动车跑二十多里路,多次来我家劝我丈夫修炼大法。十几年前的老邻居,夫妻俩都修大法,听说丈夫得了肝癌,那位从来不串门的男同修,特意穿的精精神神来到我家,用他修炼大法的亲身经历和体会,劝我丈夫修炼,每天给他放一讲师父的讲法录像,同时让他听师父讲法录音。

丈夫刚看了前八讲,就在家人的陪同下去北京301医院住院,准备做手术。到那里自然要先做CT。检查结果:左侧肝叶中间的那个小肿瘤消失了。医生只给他做了微创手术,采用消溶技术烧掉了右侧肝叶边的肿瘤。手术后三天就回家了。

师父不让我放弃他

因丈夫从小家庭条件好,娇生惯养,懒散成性,做啥事都没有长性,一点苦也不能吃。虽然为治肝癌得法了,可是要真正修炼就难了。我告诉他我们每天学一讲《转法轮》。他也不反对,可每次刚学二十多页,甚至十几页他就说身体没有劲,不舒服,明天再学。

我和同修切磋后,远处的两位同修决定来我家一起学法。在同修不断的鼓励下,丈夫每天才能坚持学完一讲。后来改由我们本小区的两位同修来陪着我们学法。但每天我们都得拿好书坐那等他,叫好几次才过来学,有时我叫不动,同修就哄着,甚至是央求似的叫着他学。过了一段时间他每天学一讲法也就成了习惯。同修说,咱们只学法不行,学完法后一起炼功吧。

这下问题又来了,丈夫学动作倒挺快,可每个动作都不按照正确的姿势炼,让他炼动功时按照师父的要求,双腿弯曲,他就是要站直,抱轮双手臂抱圆,他的两只手臂举起来象士兵投降,怎么说也不改。每个动作姿势都达不到要求。不是做不到,就是不认真,不严肃对待,不愿吃苦。炼了一段时间,他还是这样。有一次炼功时,同修看到他这样不认真,心里承受不了,哭着跑回家去了。

我们几个同修相互鼓励,不被丈夫带动,就是不放弃他。我们知道在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走進大法的,说明他还有这个缘份,我们一定要珍惜。所以我们尽量不抱怨他,不指责他,让他能感受到我们空间场的纯正,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修炼大法的美好。

开始我们是每天晚上学一讲法,发十五分钟正念,再炼五套功法。前两天,他说时间太长了,不行。我们鼓励他,习惯就好了。就这样一天天的坚持,慢慢的他确实也习惯了。有一次学法,因我要看孙女,他和两个同修学法,居然学了将近三个小时,学完法后又炼功。

不久,一起学法的一同修因在小区发疫情真相资料被绑架,遭非法关押。我们学法小组停止了。只能由我带他学法、炼功,这一下他又开始折腾了,学法磨蹭,炼功磨蹭。

我天生就是个急性子,要干啥必须马上行动。对别人也是这样要求。在工作中也是这样,做啥事,说啥话,居高临下,下命令似的,没有商量的余地,长期养成的就是这种邪党文化的作风,不管是同修还是家人,看谁都有点瞧不起。现在看到丈夫学法炼功这么磨蹭,又不能发火,心里憋得象个充满的气球一碰就要爆炸一样。就不想管他了,爱学不爱,爱炼不炼,是你自己的选择,不管了!

一天正在憋气,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说:“他比你来的还高!”瞬间感觉身体一震。我知道是师父在警示我,我错了,我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一定耐心对待他,带他认真学法、炼功。”从这之后,不管他怎么表现,我尽量不动心。

现在我俩每天下午学一讲《转法轮》,晚上炼功,学法炼功他不磨蹭了。偶尔学法时间到了,我还没有叫他,他能主动来叫我了。一天晚上我有事去同修家回来晚了,進门他还问:“怎么才回来?”意思是他等着我炼功呢。

修大法 释前嫌 父子重归于好

我们有一个儿子。因是独生子,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各方面能力都差,性格内向、怯弱,可找对象偏偏找了一个强悍、刁钻的女孩。他爸爸受不了,多次劝儿子离婚,把对儿媳妇的看不惯、气恨全发泄在儿子身上。

二零一四年,丈夫和儿媳妇打了一架,吃饭时,儿媳妇把盛米粥的碗摔地上,丈夫实在忍不过,顺手将一盘菜照儿媳妇头砸了过去,儿媳妇头被打破,缝了四、五针。儿媳妇缝针后,头上裹着纱布,到处追找丈夫,扬言要取丈夫的命,并且到派出所举报丈夫。丈夫不敢回家,躲在外面,儿媳娘家的姐姐、弟弟都从老家赶来追打丈夫。后来丈夫单位的领导出面调解时,儿媳妇的姐姐竟然骑在丈夫身上劈头盖脸的打,她打完了,儿媳妇还要打,大家都在制止,儿子知道他媳妇不解恨不会罢休,就吼着让谁也别动,让他媳妇打他爸爸,谁也没有想到儿媳妇真会动手,而且手里攥着一块铁,对着丈夫头顶砸两拳,丈夫头上马上就起了包,过后头痛了很久。

从此,丈夫只要看到儿子就骂,跟仇人一样,儿子一直躲着他爸爸,不敢和他爸爸单独相处。去年,丈夫因肝癌去唐山、北京医治,他宁愿找我妹妹家的孩子陪着去北京,也不让儿子去。

从301医院做完手术回家后,随着他学法,慢慢对法理的认识上提高了,心中对儿子怨恨心也在慢慢的溶化。我也对他说:咱们学法了,就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得修去对儿子的这些怨恨心,不平的心。有一次儿子说他们要过来吃饭,丈夫又开始要骂儿子了,我说你看看,你又没做到忍,他笑了。慢慢父子之间关系越来越好了,儿子还给他爸爸买了他爸爸喜欢的鞋子。现在父子之间经常能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儿子、儿媳也想着法买东西经常送来,给他爸爸吃。大法使父子重归于好,家庭和睦美好。

大法使丈夫绝处逢生,并使家庭的积怨烟消云散!

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谢谢同修对丈夫的善心、耐心帮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