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大法弟子面对面讲真相的体会

更新: 2021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日】我是一名在大陆媒体工作的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得法后参与过各种项目。近年来因为生了孩子,其它需要潜心钻研的项目无法進行,开始单一的面对面发放资料并劝退。

我遇到一些老同修讲“讲真相这么多年了,很多人都退了”,而在我面对面的实际过程中,却看到:有人基本真相不知道;有人基本真相知道,对大法也能够正面理解,但是就没人给办过三退。我们体会,没有三退的人还很多,里面有很多是很好的人。

一、单刀直入效果佳,劝退率低可能是观念的障碍(搭话技巧)

我们经常就劝退方式進行交流。以前我自己劝三退,顾虑心重、铺垫长,劝退率很低。后来和同修配合,借鉴了他们常年面对面讲真相的方法,劝退率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比如,如果是年轻人这样说:大姐您好,正好路过,我多句话(如果等红灯、或其它情况下能够搭两句常人话,搭上话后再说效果更佳),现在疫情很严重,我希望您平安,好人就应该平安,有灾难都是淘汰坏人的,跟好人没关系。咱们党、团、队都不要,不给他们奋斗终生,生命是自己的谁也不给啊!就叫运成,党团队都不要,好吧?是党员吗?共青团入过吗?红领巾肯定戴过啊?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江泽民找人演的,咱不能信啊,真诚、善良、忍让让人做好人的。咱做好人永远没错啊,祝你们全家都平安啊,好不打扰了,再见!如果是老年人就可以直接上来问候平安。然后再讲。

我作为年轻大法弟子,在自己的劝退实践中,老年同修的话,有时不太适合我,人家效果特别好,我要用就别扭,排除自身修炼因素,我觉的,自己是个年轻人,打招呼的方式要符合自己的身份,如果上来也问候平安的方式切入,让人感觉唐突。如果切入方式不得当,后面展开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就根据自己觉的搭话自然的方式,又加了一个“我多句话”。我觉的,一般人为了避免麻烦是不会“多句话”的,一般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多句话”就是说对我来说,我可以不说,我说是为你说的,大概有这么个内涵。也比较客气,不容易引起抵触,比较容易获得认同和好感。

当然,这只是基本的内容,根据情况可再详细讲述“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和共产党的真实面目。最近我们讲真相,愿意携带扫二维码翻墙的卡片,看到有年轻的,或者真相接受的很好的人就给一张,介绍下使用方法,再告诉他们这个很珍贵,是翻墙软件中安全度最高的一款,用得好就推荐给朋友。众生接受的很好,这样可以巩固劝三退效果,并将更多真相传播出去,在这里感谢卡片研发的技术同修们,这个非常方便。

在出门前发正念,讲的时候同时近距离发正念,都是必要的。尤其在讲之前的几秒(看到那个人,准备讲正念就出去)和讲的过程中近距离发正念,效果很明显。有时光顾着讲,结果没退,才想到刚刚忘了发正念。

二、选择合适的时间并注意仪表和谈吐

我是青年弟子,去年出去讲真相的时间选择在午休时间,有几个方面的考虑:1.晚上下班需要看孩子,整理家务,较难出来。2.午休属于自己的时间,不耽误工作。3.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考虑到众生的看法,如果我在一般人上班的时间讲真相,众生会觉的:哦,炼法轮功的,年纪轻轻不上班,就干这事。本来旧势力就在妖魔化法轮功在众生心中的印象,我们讲真相再多,可能也抵不过这种实际的表现在他们心中的判断。一旦这样想,那可能生命的未来就因此而断送了。其实我的工作时间是比较自由的,不太需要坐班,只要保证到时候把该做的做完就行。上下午都可做自己的事,但是,别的事可以做,讲真相的事就需要自己多想想。需要对众生负责。

今年,时间上做了调整,选择上下班的路上,中午炼功。出去讲真相,我一般都会化妆,就是一般的职场妆,着装也注意形像。

三、自然、真诚

同修跟我们交流最近讲真相的情况,她在最后都要嘱咐:回家跟家人,跟亲友一定一定把三退的事告诉他们,让家人都平安,一定一定告诉他们九字真言。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同修的真诚,这位同修多年来坚持面对面劝退,可以一对多劝退。我觉的一对多,需要更大的能量和更平稳的心态。她之所以能够做到,因为她心念的纯正,抱着一颗完全为别人好的真诚的心,为了众生,为了他们的平安。当时我听她讲,很受触动,在自己讲真相的结尾也加上这样一段话,我觉的效果很好。能让众生感受到真诚,也给了他们选择更好未来的机会。

我有时和同修一起去劝退,同修多次说我讲真相很自然。可能与我的工作有关,我经常需要去采访,与人打交道,记者采访在对方回答上一个问题时就需要想下一个问题,不能因为记者自己思路没跟上而使采访中断,因此也养成了我一边听,一边想的习惯。不过这只是人这层面的表象。其实我在常人中是一个容易害羞、说错话怕别人笑话,又有点腼腆的人。自从我修炼大法后,尤其需要面对面讲真相,在一次次与人打交道一次次锤炼中修去这些后天的观念和习惯,让本我显现。其实“内向、不会说话、害羞、不知道说什么、张不开嘴”这些理由我觉的很大程度上都带有人的观念,都是需要我们修掉的。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做,就是有没有一定要做,迫切的想做的正念,正念一出师父就知道了。但是真正做到,还需要自己在过程中克服各种困难,比如上面说的这些理由,它们是活的,你要讲真相,需要克服它们,它们就死了,所以这些东西一定会挡着的,就会表现出来各种心里的难受,编各种理由不让本人去讲。对我来说主要是怕与名,怕别人说自己神经病、怕别人不理解、怕被别人另眼相看,这些都是后天观念和求名的心演化出来的假相,但是越是怕啥,啥就会来,因为自己带着这些因素,相由心生,怕啥遇啥,其实是自己不纯而招来的。怕就会导致自己不自然,修掉怕,堂堂正正的打招呼、搭话,根据当时的状态来选择适当的切入点。如果自己没有那些想法,堂堂正正的“我就是为你好,你是我的众生,我就一定要为你负责,你明白那面比我还清楚呢。”就这样想,众生能感觉到我的真诚,从眼神中能看到我的坚定和理智,加上正的场和正念的作用,一般就不会发生嘲笑和不理解,即便遇到了能够正色的纠正他,也会起到破除邪恶的作用。

就是遇到什么事,自己这不动,自己的神情、姿态、语言和语气都能够体现自己的坚定和理智,都能给众生带去“大法是正的”这样的讯息,这是面对面讲真相的好处。就像神韵的表演,不用多说什么,人的整个状态就在讲真相,这比话语更可信,更能动人。自己不动就能够制约别人。一次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遇到一个人上来就态度特别不好,就说共产党怎么好,当时我没动,就绕过他的话题讲,破除共产党的谎言,结果他后来很听话的退了。回来同修讲,到后来,我说什么他是什么,整个就像特别听话的一样,我说什么他都说“是”。我也有点纳闷,其实就是不要被众生的话语所动,就有智慧去破除众生心里的障碍,如果这个人可救,师父就会帮。

四、不强求与“泥忒”都需要

众生心态和层次各异,对真相的接受成度不同,内心想法不同,我们要理智的鉴别,不和他们发生对立,不要强为。常人讲与人说话要“察言观色”,面对面讲每天遇到不同的人,我觉的这方面还是需要注意的。适时适度,不要让人反感、敌对。为什么说“泥忒”(方言,意思大概是不容易放弃,有点粘人)也需要呢,就是我们救人有时需要反复说,有时,没说完走了,需要追上去说完,没说清还需要追上去说清,名字没起好,或没听清到底是团还是队,需要确认,很多情况,就需要我们不能蜻蜓点水的做事。但是“不强求”和“泥忒”要根据不同的情况做相应的处理,都是为众生负责,都是为达到好的效果,不起反作用。

五、救人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有时一上来就连续几个人不退,而且态度不好,心情就低落,或受打击,或觉的“这人还能救吗?”各种情绪,想想还是动心了,我们本着慈悲去做事,但是众生都有选择的自由,自己受众生态度的影响,说明空间场有消极败物或者其它执着,找到去掉。做事不为常人所动,稳如泰山,那么周围的环境就会围绕我们动了。

我和几个面对面讲真相坚持很好的同修交流,大家都有这种体会,每天出去效果就好,如果因为有事间隔一天两天,再出去就不如原来“得心应手”,需要“适应”一段时间。常人讲业精于勤,荒于嬉。如果一天不精進就会影响讲真相的效果。因为直接面对面,每天都会面临人心的碰撞,一天不出门讲,爱面子心、怕心等等就会涌现,形成阻隔。所以尽量的每天都能够出门救人。

经常出去面对面救人,各种人心会很集中的很强烈的反映出来,不修掉就挡着救人的路。一次遇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一直跟我强调牺牲就是伟大的,是高尚的,就怎么也不退,就要兑现誓言。我回来找自己,原来自己内心深处也有这种变异想法。想到为大法牺牲,为众生牺牲是一件光荣的事。但这不是师父要的。这里有求名的心,还有魔性,因为共产党是讲牺牲的。而师父是要成就我们,挽救众生。放下生死,并非真的要失去生命,而是放下对死亡的恐惧心,面对任何考验都能够不惊不惧。面对面,对状态要求严,自己要求自己做好每天的学法,正念要强。

讲真相三年来的一点经验和教训,与大家交流,层次所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