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洗涤 去掉观念、私心

更新: 2021年0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走入大法修炼至今已有二十五年了,回想一下,经历了初得法时的喜悦、精進,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的迷茫、懈怠,以及从新修炼大法时遇到的关、难和去除各种人心执著的考验。我觉的自己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精進实修,以至于有些关过得不好,拖的时间长,甚至出现反复。

我在修炼前是一个性格内向、比较自私、脾气易怒的人。爱面子,总想让自己各方面都比别人强;遇事不服软、据理力争;在个人利益中爱算计,不想让自己吃亏。由于虚荣心和显示心又想表现出自己各方面都优秀,想获得别人的赞扬、认可,但却总是事与愿违。有时觉的心里很苦,又无处诉说,觉的不公平又非常无助。那时给人的印象就是很严肃,爱皱眉头,不容易接近。真象师父说的:“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1]

走入大法修炼后,我才渐渐明白,这都是在人世间泡在“情”中养成的各种人心、执著、变异的观念,以及邪党文化的污染造成的。在去除这些败物时,也是经历了一番辛苦。下面仅举两例:

事件一:

几个月前,丈夫捕到了一只小动物带回家了,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从师父讲法中,我明白修炼人不杀不养的法理。我觉的不适合饲养,建议送人。正巧同事听到了,表示自己想要,我与丈夫电话沟通后,就同意送给同事了。同事说,下班后和她丈夫到我家楼下来取。

下班回家后,我惊喜的发现,丈夫专门去配了一个精致的饲养箱,装好小动物,一起送给同事,还说这样也显得让你更有面子,我也挺高兴。随即拨通电话给同事,问他们什么时候过来拿,并说我丈夫专门给配备了饲养箱如何漂亮如何好,心里还美滋滋的,认为同事也会惊喜,并感激我的。没想到同事说话支支吾吾的,有些不好意思躲躲闪闪的,好像她丈夫不太想要的样子,她也比较为难,决定不要了,我也有些失望。

这时,发现丈夫和儿子听到我们的通话后,已经很生气了。他们说,你同事这不是在玩弄人吗?还专门弄了个饲养箱,跟巴结她似的。人家拐着弯拒绝你,你都听不出来呀,你傻不傻!我辩解了几句,说同事人挺好的,可能家人不同意,她也为难。

当时想,还是我们修炼人大度善良,仅凭这么点事就把同事想这么坏,你们了解人家吗?就妄加猜测。我认为自己不是傻,不能把别人往坏处想,不能认可常人的观点。因为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1]我觉的这件事是让我做到忍,所以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有一丝不平衡,可是我没有往下想一想,为什么让我碰到这件事情,是去我什么人心执著呢?

事件二:

前几天,同修H说有位阿姨C同修(之前未见过)的女儿开了餐店,忙不过来,想找一个男孩帮忙料理外卖单子方面的事情,让你儿子去试试吧,暑假在家也没事。

第二天,我和儿子由同修带着去了C同修家。C同修很热情的将我们的来意介绍给她女儿。结果同修的女儿说:“过两天再说吧”,好像还有一些其它事情。同修阿姨C把我们领到一间卧室,把餐店里工作的内容及情况介绍了一下,感觉与当初听到的情况有些差异。虽然是第一次相见,感觉和同修阿姨C还是很亲近,我也把自己的观点和儿子的一些情况表述了出来,说话也没有太多顾忌,完全没有考虑儿子和同修的女儿的感受。同修C让我儿子和她女儿互留了联系方式,我们就走了。

回来的路上,儿子非常生气,当时就说不会去这里工作,并把这事告诉了他爸爸。我觉的一切都挺正常的,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认为儿子不包容。

到家后,父子两人对我严厉指责。大意是,我看不出眉眼高低,儿子说,一進门就看出同修的女儿不愿意理咱们,态度冷淡。你不知趣也不走,还跟她妈妈(同修C)说的挺多。能看出你们同修都很和善,待人真诚热情,可是不满意她女儿的做法。但是店是她女儿经营的,她本人不愿意,她妈妈在中间传话有什么用。丈夫说,你的同修缺人手,都是好心让儿子去试试,同时也是相信你们。看到给你弄那难堪,孩子脸上都挂不住,你还没事似的。我心想,这算个什么事?为什么他们反应那么强烈呢?同修都是好意,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他们的指责越来越严厉,甚至愤怒了,我的心里也越来越难受,感觉像个无辜的孩子在遭受无理的训斥,我百口莫辩,觉的委屈、颜面扫地、被嘲讽……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对着丈夫爆发了。丈夫生气的走了,我伤心的哭了。

这可真是一关没过好,下一关又来了。可是事情的出现都是有原因的,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我知道是自己出问题了,是自己的空间场已经不正了,和别人拧劲儿了,必须好好找一找自己的漏洞了。

师父告诉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师父还讲过要“怀大志而拘小节”[2]。我觉的自己做的事是好的,可是我认为的好是完全为了别人好吗?达到无私无我的标准了吗?与人为善了吗?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吗?有没有想到会对别人造成伤害?注重做事的方式和细节了吗?我没有做到,更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当同事答应要小动物时,我就急切的想送出去。可当同事家人不愿意接受、同事表现左右为难时,我没有考虑她的感受,还在有意向她推荐,其实我已经给她造成伤害了。我的做法是为私的,目地是想尽早把小动物送出去,好没有顾虑了。而且还想让同事搭我个人情,从中还想显示丈夫多体贴,对我多好。这正是名、利、情的表现,都是我要修去的东西。

还有,带着儿子去同修家太仓促了,没有事先打招呼经得同修的家人同意。因是星期天,我休息,只管对自己时间方便了,认为同修都善解人意,直接就去了。可是,我没有考虑同修的女儿的感受。就是去一个普通公司应聘面试,也是需提前约定时间,经双方都同意后,才可進行的。我怎么就把这个给忽视了呢?是我没有做到先尊重别人,又怎么得到别人的尊重呢?让同修在中间左右为难,在此,诚心对同修C阿姨说声对不起。这真是做事急于求成,自以为是,又不礼貌的党文化的表现,出发点是为私的。

过程中,儿子没怎么说话,都是我在与阿姨同修沟通,所表达出的都是我的观点,可我却不是做这个工作的当事人呀!我没有考虑儿子的感受,是在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在党文化思想的灌输下,大陆做家长的,总喜欢给孩子做一些决定,希望孩子听话,按自己的意愿和安排做事。我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必须要去掉了。人各有命,我怎么能掌握儿子的人生呢?我认为自己的一些决定是为儿子好的,可是从他的角度上理解,他会认为是好的吗?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的人的做法是自私不善的,这是想管天、管地、还要管控别人思想的邪党文化因素呀!

师父告诫弟子遇事向内找,可是当父子俩共同指责我的时候,我就心里不平衡、狡辩、不愿认错、不能忍、甚至大声反驳。这是典型的争斗心、爱面子的心、怨恨心、不修口、不让别人说,一说就炸。我真的错了,我发自内心向家人道歉,并指出了自己的错误,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丈夫说,你没错,你们修炼人境界高,我们达不到,我也支持你的修炼,就是想让你知道现在社会的人不会都像你们一样实在,怕你受伤害。儿子说,看到你们修炼人眼神中都透着善,面相让人一看就很舒服。我们说这些也是要你保护自己,不然总会吃亏,现在的人不都像你这样善良。我听了很感动,自己做好了,空间场正了,环境也就变了。

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弟子去掉了这些不好的观念。正像师父说的:“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3]。

修了这么长时间了,感觉自身还有这么多不好的因素。但我明白,这些都不是我,这些是在人世中形成的各种为私为我的变异观念,以及在邪党文化影响下覆盖在先天本我上的灰尘、污垢。我不害怕,我知道师父在领着弟子在大法中洗涤着这些污浊,最终会显出先天的本我。

在此感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