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内幕:一份沉甸甸的实名证词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明慧记者综合述评)从2006年至今,14年过去了。2006年,活摘器官,这个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首次曝光。其后的十余年中,共有2000余个电话录音、亲历者言证等证据表明,在中国持续发生着一场由政府、军警、医院操控的,系统的器官活摘罪恶产业。

日前,14年来,一份由中共官员家属实名举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活体器官摘取的证言,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引起了广泛震动。

这份证词,呈现了活摘器官的前后过程,以及现场手术反应、组织背景,而且真名实姓、过程详实。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份证词的具体细节:

陆树恒,1950年出生,持绿卡,在美国经营装修。

陆树恒2002年回中国上海探亲时间,他嫂子的姐姐及其丈夫期待陆树恒帮助联系美国器官移植“业务”。

陆树恒嫂子的姐姐夫妻俩是什么人呢?姐姐周清是医生,先后任上海市浦东医院妇产科主任、上海宛平医院院长;姐夫毛叔平,原上海劳改局副局长、司法局副局长,与时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吴志明(江泽民侄子)关系密切。

毛叔平对陆树恒说:联系到一台手术比做装修远远赚钱!陆问是什么事情?毛说是器官,肾脏啊,肝脏啊,什么眼角膜什么的。

残忍的活体摘取

陆树恒在证词中讲到,周清是老外科医生,做过大量的临床外科手术,在参与几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做不下去了,因为她总做噩梦,不敢做了。由此可见现场的惨烈。

周清开刀的时候,被活体摘取器官者会拚命地叫,因为痛得要命!那为什么不麻醉呢?因为不是每个地方都可以麻醉,需要的地方不能麻醉,越新鲜越不能麻醉。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共这种活摘器官,完全不同于移植界的脑死亡供体“活摘”概念。证词明确说:被捆绑的法轮功学员进入手术室时,都喊着“法轮大法好!”这表明:第一,他们是法轮功学员而不是什么死刑犯;第二,他们都是神智健全、行事行为能力正常的人,而非脑死亡供体。

产业化的链条式运作

周清2002年做活摘器官,没在她供职的上海市浦东医院,而是去了武警上海总队医院,可该家医院始终没出现在中共公布的获准开展人体器官移植名单中,2004年还被中共评选为首批“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

这再次证明了中共军警系统的医院,无论有没有器官移植资质,都系统地参与了活摘罪行。

周清的丈夫毛叔平,是上海司法系统高官。活摘器官在中共内部也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那么,毛叔平为什么能够参与进去呢?

在江泽民掌权时期,不惜破坏共产党自身的组织体系,“迫害才上位”,迫害不积极者被取消晋升资格。毛叔平对于江泽民最为重视的打压法轮功,积极表现自己,获取了上海司法系统的高官职位。在获得江泽民侄子吴志明的信任之后,毛叔平了解到许多机密内情,并最终堕落为江泽民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血债帮”的重要成员。

毛叔平不择手段赚黑心钱,直接安排其妻周清去武警医院操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唆使亲戚陆先生在美国拉客户去上海做器官移植。

毛叔平说,司法系统当中啊,会用一些人替换出来一些犯罪的人。还有人跟他要犯人去做试验。都是中央、北京来人,要求替换犯人。听口气,要的是法轮功学员。毛还告诉陆:谁来要的犯人,留下的纸条,他都留着;谁打电话来,他再打电话时就录音,要留后路。“他们原来给我纸条,我都COPY(复印)啊!”

不择手段封口

因为希望陆树恒在美国拉客户去上海做器官移植,陆的嫂子、毛叔平等给陆讲了一些内情。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他们意识到出了问题,便威胁陆树恒不能讲出去。

2010年,周清女婿威胁陆树恒:如果把周清参与活摘的事讲出去,他们能让美国政府送陆树恒回大陆。陆树恒不信,说:“不可能!”周清的女婿说:你真傻!你不有行李要托运到美国去吗?我们可以在里面放东西,美国人查出毒品,就送你回来(陆树恒知道确实有这类事情)。

2013年,陆树恒的嫂子叫他千万不要在外面说活摘器官的事。

公布这份证词是为救人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人命关天。虽然陆树恒也害怕,但他说:“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知道共产党活摘的事情,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讲出来。”

陆树恒的勇气提醒世人,不要漠视暴政的罪恶,不要无视良知的呼唤。大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仍身陷囹圄,正面对酷刑或活摘器官的危险。迫害必须停止!

多年来,由于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过于惨烈,有时人们甚至不愿意提起,因为在正常人心目中,这样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难免会震惊:“这是真的吗?!”

邪恶之徒施行完活摘手术后,立即毁尸灭迹,抹掉现场。14年来,经过法轮功学员十余年的调查、取证,在无法拿到现场案例的情况下,从各个维度构成了一个庞大、详实的证据链。

在2020年3月,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发表最后的书面判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在中国大陆普遍存在。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

尼斯大律师表示,他们对所有证据进行了严格审查,“我们非常严格,对所有未经检验的事情保持谨慎。”共有29位证人、26位专家,出席了两场听证会。证据分为两类,一类是有过被超常规抽血经历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中共监禁系统大剂量、非常规抽血;一类是录音证据,来自中共上至常委、总后卫生部负责人,下至医生、器官移植中介者等等。

陆树恒此次实名举报的不同点,在于首次呈现了案例式的活摘器官的完整的执行过程、组织背景,因此意义重大。

结语

更深层、更隐蔽的活摘真相,仍然被中共牢牢地控制在不为外人知的秘密场所,然而已经披露出的事实,已经足以引发所有人的深思!

为什么“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从2000年至今持续了长达二十年?

为什么从2006年曝光至今,众多法轮功学员仍然面对着被活摘器官的危险?

为什么相当一部分人对于活摘真相听不进去,脱口就说“不可能”?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笃信上天与神灵的存在,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必遭上天的惩罚,人们都相信这个朴素的道理。历史走到了今天,对于善与恶的选择,对于好与坏的分辨,只在一念之间,而这个选择却决定着每一个人是否能劫后余生、走向未来。

无人能替你选择。每个人都在自己选择。选择的结果由每个人自己承担。

有一中国古语,“瘟疫有眼”,在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再度突袭人类这样一个危难的历史时刻,活摘法轮功器官的人和事被真名实姓举报,这是否在敲响警钟、呼唤良知,给至今背对自己良心的人们一个仅有的、甚至最后的机会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