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家族人讲真相二三事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4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我的老家是农村,退休后去城里给儿女看孩子。之前给家族六十多人都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其中九人在大法中修炼。为了做到让他们真正明白,每逢年过节、晚辈们结婚、生孩子我都抓住时机回去聚一聚。做各种各样的明慧期刊、光盘等大法资料和大侄女(早年我带她走進来的同修)发遍全村,让父老乡亲看到在这土生土长的儿女从远方送来的真相,听闻让生命得救的佛法。同时给亲戚每家一份。过程中虽然在财物上要付出很多,但也值得。

一、哥哥脸上的灿烂微笑

嫂子是最近几年开始听法学法的。哥哥虽然也答应了三退,但在他跟前讲起大法来,他从来不表达自己的意思,就是无语。一次家人反馈说,嫂子晚上接到了一个真相语音电话后告诉哥哥。哥哥说,又是咱妹干的。回家后在吃饭的时候我当着十几个晚辈的面提起此事时责备他:什么事我都当面回家说,还用得着以这种方式吗?还说是我干的,再说能听到这样的电话那是多大的福份啊。他难为情的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也没说大法不好啊。

回来后和同修说起此事是表达真正救一个人很难的意思,同修指出是我太强势。这一句使我猛然醒悟,向内找,从小争强好胜的我已经形成习惯,自己根本觉察不出来。师父也多次讲过对家人讲真相的法理,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哥哥就以为我说什么你就应该相信。原来我是用人心和强制代替了慈悲,还在埋怨他人的不是。

想到往事一幕幕:一九四七年我父亲在兖州战役去世时,二十七岁的母亲拉着三岁的哥哥和一岁的我艰难度日。哥哥只读到初中毕业,母亲因为吃够了家里没有男人的苦头,就把哥哥留在生产队里干活。我家祖辈是书香门第,哥哥虽然文化不高,可是能写会算,还有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经常被村委聘去结年账、给全村写对联。大家都说当个村委或大队会计绰绰有余,可他从不涉近一步,少言寡语的老实过日子。和从小立志要出人头地好让母亲过好日子、却满身党文化的我反差太大。是慈悲的师父不嫌弃我,从地狱把我捞起,叫我去救度有缘人,这么好的哥哥,我们这么特殊的渊缘关系有什么理由嫌弃他?

女儿(同修)提醒我,为了舅舅的真正得救,让我把她几年来的书法、绘画作品和在葫芦上雕刻的“法轮大法好”的工艺品捎给他看,表示这方面的特长是舅舅的基因遗传的,以此来启发舅舅的佛性。我这样做了,哥哥看完作品后连声夸好,高高兴兴的把葫芦挂在中厅的大镜子上。

今年他身体不适,到我所住城市医院做了个小手术。之前我和女儿告诉他“法轮大法好 真念万劫即变”[1]的法理和身边发生的神奇故事。由于医院床位紧缺,他术后两天就出院了。回来后他特别兴奋的告诉我们:手术前一点不紧张,心里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过程中和术后一点异常感觉也没有,特别轻松舒服。看着平日少言寡语的哥哥,此时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滔滔不绝的健谈着,这哪象刚做过手术的人?我一边听,一边抹着兴奋和感恩的眼泪,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二、侄女当活传媒

在和家人的多次接触过程中,我感觉到有一个侄女可能出于尊重长辈或碍于面子的原因,也同意了三退。但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上观察有点不是真正的认可,我利用各种机会接触、交谈、关心她。一次我听说她农村的公婆来她家暂住,我把朋友给我的贵重礼物亲自送给她公婆,并给其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她公婆觉的儿媳的姑姑来看他们,感激的不行。后来侄女高兴的跟我讲了一件事:学期考试她儿子成绩提高幅度大,老师要他入团,儿子不入,老师问为什么,儿子说问我妈吧。接到老师的电话,侄女说:我们不入,教孩子做个好学生就行了,谢谢老师。对她的真正改变我很欣慰。

前年她心情沉痛的告诉我,她的闺蜜得了乳腺癌。我叫她把《绝处逢生》等明慧期刊和护身符送给闺蜜,并给其做了三退。后来侄女告诉我,闺蜜手术很成功,身体恢复很快,和她丈夫承包了一片山林,搞种植和养殖业,收入可观。今年她参加嫂子的生日宴会我俩见面时,她含着眼泪紧紧的拥抱着我,连声说谢谢姑姑,谢谢姑姑。我说我们是缘归大法,是师父赐予你新的生命和福份。

后来领导把侄女从车间提拔到办公室工作。她把我给的《九评》等真相资料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同事或朋友去,她就拿出来给他们看,成了宣传大法真相的活传媒。

三、坚冰溶化

我老伴(同修)的妹妹、妹夫在某油田工作,妹夫是单位的纪检书记,经济条件优越。因嫌当地的空气水质不好,在我们老家海边买了楼房,每年回来住几个月。第一次去见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很抵触。妹妹说:嫂子,我看你就是吃饱饭撑的没事干。当时我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因我们顶多一年见一次面,相互很尊重。我知道她说出这言不由衷的话是对我心性的魔炼啊。

第二年我跟老伴说,咱还得去救他们啊,老伴很为难的样子。我说假如山体滑坡,眼看就把你妹压在里面,能不去拉她一把吗?那天我有事离不开,老伴一人坐车去了。回来后满脸的不高兴,说被人家下了逐客令了。听后我也有同感: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哪!

真也巧,转过年我们回家,单位同事去海边请客。饭后同事抢先给买了些礼品一块顺路去了妹妹、妹夫家,大家在中厅围着一圈有说有笑的吃西瓜。我用手指触了一下妹夫的肩膀,他有所悟的向卧室走去,我们谈了很多。我说:兄弟,你的职位高嫂子高兴,你现在就是总理、国家主席,嫂子都会为你自豪,但更重要的是为你的生命负责,我才三番五次的来看你。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这是天意啊。他为难的说他在单位就是干这个的,我说这个与干什么职业没关系,你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在这方面你有权可以智慧的保护这些善良的修炼人,不是说枪口还可以抬高一厘米嘛。三尺头上有神灵,那是功德无量的。最后他释然的松了口气说:我明白了怎么做,嫂子你给我退了吧。

坚冰终于溶化了。临走时老伴看到我俩高兴的样子就知道结果了,他暗暗对我竖起大拇指。

今年防瘟疫解封后,我们又去看了他们。妹夫双手接过我们带去的如何防瘟疫的真相期刊和女儿雕刻的“法轮大法好”的葫芦吊挂,满面笑容的连说谢谢哥嫂。妹妹从妹夫手里抢过葫芦说,这个给我!大家都会心的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4/给家族人讲真相二三事-414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