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市66岁吉芝兰女士遭受的残忍迫害

更新: 2021年01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邢台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吉芝兰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多次被绑架关押迫害,在石家庄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曾经被吊铐、遭两个恶警轮番用电棍电、野蛮灌食。

下面是吉芝兰女士诉述她的遭遇:

我叫吉芝兰,女,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初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上访,半路被邪恶截回。我去北京上访期间,单位派专人在家等我(我在邢台市直工委工作),邢台市钢铁路派出所警察焦立强一直在单位等我。回家后就去了单位,单位对我进行“双规”,在原邢台市人大四层招待所,派三位同事看管,每天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晚上再派一位女同事陪我。

三天后也就是七月二十四日下午,邢台市钢铁路派出所副所长边平涛,带领焦立强等几名警察,把我劫持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放回。

之后,邢台国安、公安、国保、610和派出所监听电话,钢铁路派出所派警察焦立强,经常在楼下监视我。有一次邯郸市我叔叔给我打来电话,半夜之后邯郸国安、公安一帮人就到他家询问情况;还有一次石家庄一个朋友给我打来电话,邢台国安就过去查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给同修传看了一份明慧网祛病健身的资料,邪党恶徒最后追查到我头上。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深夜,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计考(邢台市桥西专案组组长)、带领钢铁路派出所副所长边平涛等十来人到我家到处翻腾,连缝纫机内、窗帘盒上都查看。当夜把我绑架到邢台市桥西专案组(矿务局一层招待所),专案组都是深夜十二点以后审问,连续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追查资料来源和去向。审问我的有桥西公安分局副政委、专案组长魏计考、桥西公安分局申素梅和钢铁路派出所边平涛、焦立强等。

四天之后,我被劫持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又从看守所提出来连续审问一天一夜,又关押到邢台市第二看守所,直到四月二十六日,邢台公安局长张思岚、邢台市610主任陈汝宝、桥西专案组魏计考等,非法劳动教养我三年。邢台市桥西分局恶警李金刚和司机,把我送到河北省石家庄劳教所女子四大队进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六日,到石家庄劳教所女子四大队一中队,四大队大队长尚长明(男),副大队长付振爱(女),三个多月每天强制劳动十几个小时,冬天洗冷水澡也是奢侈。一中队分队长刘峻岭经常搜查,不让传看、不让抄写有关大法的东西,收笔、纸、衣服、被褥和人身经常搜查。九月二十二日,洗脑演讲团来到石家庄劳教所,强制全体法轮功学员去听。

在劳教所,我们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签名状告邪恶之首江泽民,遭到劳教所严厉盘查。多次绝食反迫害,叫我们坐墙根,别人什么时间收工,才让我们回屋,夏天在外面暴晒,天冷在外面冻着。

中共酷刑:冷冻
中共酷刑:冷冻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给我野蛮灌食插管时,血顺着鼻管倒流,我顺手把管子拔下,他们用卫生纸把管子上的血捋了捋,又从我右鼻孔插进去。之后,我的左鼻孔经常不透气,流黄鼻涕,晚上睡觉黄臭鼻涕流到嘴里,别人靠近我都能闻到鼻臭味。直到从劳教所回家后十几天,才从鼻孔擤出来一个有小拇指粗、两公分长的一个臭不可闻的黑血块。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十日,邢台市直工委副书记带领工委三位工作人员,到石家庄劳教所找我签字,说共产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后来市直工委下达文件开除我党籍,撤销我副科职务。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石家庄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把在女子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劳教所五个大队,我被分到三大队。四月十日强制我们穿劳教所的服装,逼着每个人写“遵守所规队纪”,这时候从外面来了一帮穿黑衣服的特警,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特警拉到食堂,被电棍电、胶皮棒打、上绳。我被强制拉到四楼,四个恶特警强制我写,我不写,他们就把我左手铐上手铐,把手铐搭到窗户最上方的护网横棍上,准备再把我右手铐上,我个子矮右手够不着,其中有一个高个子恶警,就用他的右腿膝盖,把我屁股往上一顶,我右手被铐上了,他把腿一拿开,我的两只脚就够不着地了,我左手抓住窗户竖棍,右手和身体往下坠着,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的右手腕被勒进一道深沟,这时才把我放下。之后三个恶警穿着大皮鞋拿脚踹我,打累了又铐上我一只右手,其中两个恶警轮番用电棍电我,最后把电棍放在我右手大拇指根处不动电我,致使我右手半年活动不便,邪恶至极!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对我们严管,每天强制长时间坐小塑料凳子,不准说话,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不准低头、闭眼,为了搜查经文把我们被褥都拆了。连续四昼夜不让我睡觉逼着写“四书”。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多钟,邢台市桥西公安国保大队长宋嘉熙、政委宋希江、副大队长刘洪志等七八个人到我家乱翻,以“扰乱社会秩序”,把我家台式电脑抢劫走了,我被他们绑架到矿务局招待所一层邢台桥西专案组,宋嘉熙把我锁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之后又把我送到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洗脑班校长刘丽香、副校长邱有林组织邪恶工作人员和犹大,天天围着灌输歪理邪说不让睡觉,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邢台市委副书记王雁飞主管迫害法轮功,经常到洗脑班查看,河北省610头目王x志来邢台检查工作,把我叫去大嗓子喊叫训斥。五月六日洗脑班校长刘丽香向我家人索要“学费”两千六百元(2600元)。

五月二十八日,邢台桥西公安国保大队长宋嘉熙带领一帮恶警,把我从洗脑班直接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四日宋嘉熙向我家人,勒索一万元(10000元)保证金没有任何手续。后来知道宋嘉熙把法轮功学员从洗脑班关押到看守所,再一个个往外提,索要钱财,每人一、两万元不等。

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上午,以六十周年大庆“维稳”为借口,邢台桥西公安国保大队长宋嘉熙、政委宋希江等八个人,来到我家乱翻。每遇到敏感日,公安、国保和所辖派出所恶警就来家骚扰。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向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控告书。八月四日上午、和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两次,邢台市南小汪派出所刘俊两警察和邢台市达活泉街道办事处人及邢台市青青家园居委会两人来家骚扰。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一到所谓“敏感日”,邢台公安、国保、派出所警察刘俊和青青家园居委会就来家敲门骚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