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去 魔难消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记得在一九九九年后去北京证实法时,我曾被临时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的后院内。当时,有几个警察来也和我们一起闲聊,其中一个警察对我们开始讽刺挖苦,说我们反党反政府、扰乱社会等等。话赶话,我当时就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我们这群人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是信仰真、善、忍的,你说真、善、忍不好,难道假、恶、暴好吗?他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无趣的走了。

当天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这里是邪恶的黑窝,当时在看守所监室中,监室内所谓的“号长”,二十多岁,是北京当地人,曾想打我,我当时并没有怕,反而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 ,跟他说:“其实我来到这里,在这个地方,你若打我,我也没办法,我不会还手的。但我要告诉你,其实你若真打我,对你不好,真的对你不好。”他一怔,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告诉他,当时监室内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转向了我们,紧张的看着我们,不晓得牢头会怎样对待我。牢头看了我几眼,对我说:你坐在那儿。可能他觉的有点下不了台,说:只是闹着玩儿,你看你还当真哪!话虽这样说,但他随后却把室内的一个强奸犯给打的够呛。

放风时,有一个狱警,突然对我发难,说一些不干净的话。我当时就正告他说:你不要这样,没必要这样,其实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你说是吧?!他当时怔怔的说:你是干什么的,是同行吗?我笑而不答。他无趣的走了。

我在流离失所期间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洗脑班。刚开始,洗脑班的头头们,到我住的宿舍来找我所谓的谈话,叫着我的名字说:某某,你有什么打算?有什么想法?我慢声细语的说:你是谁啊?他没有回答,我接着说:什么有什么想法,来到了这个地方还能有什么想法。我当时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并没有去看他们,他们一看我不正眼看他们,也许觉的没趣,没说几句话就走了,走后还说:象这样的人,什么都没有了,吃了很多苦,入门太深了,太顽固,转化不了。

他们观察了我几天后,洗脑班专门负责“转化”的警察,来找我谈话了,谈了一两个小时,他后来问我:你们修炼的人,都有一套自己的说法,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怎样才能圆满呢?我说我的理解,举个例子说,修炼人怎样才能修圆满,比如从咱们这儿开始走,最后的目地地如果是北京天安门,在规定的时间内走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就可以了;再比如说爬山,到达最后目标是山顶,那从山脚下开始爬起,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山顶就行了。若要说,去北京走到半路说自己找到更好的目地地了,爬山爬了一段后说自己又发现了更好的地方了,那只能说是半途而废。就这么简单。他笑了笑说:就这么简单吗?我说:我认为就是这样的,就这么简单。

后来那些帮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犹大”们,看说服不了我。就给我拿来了大法书,让我学了几天法,又用她们的那套说词,对我進行所谓的法理交流,谈悟到了什么高层法理等等,一看我就是不上她们的套,不顺着她们的思路。我告诉她们:开弓没有回头箭,修炼就象爬山一样,只有到达山顶才算圆满,别的没有捷径可寻。她们一看说服不了我,就大骂我什么都不知道,学了这些年法,不懂法理,你白学了,还不如一个幼儿园的小孩呢,并嘲笑我说:“小朋友,走,咱们爬山去,爬到山顶就圆满了啊;或者说,咱们到北京去啊,只要走到天安门就圆满了,嘿嘿!”

本来这些犹大们已经不再找我,可后来又有一个犹大从外地回到洗脑班,她们就又开始了对我的迫害。记得后来的一个晚上八点多,她们把我叫到一个房间,室内只开了一个灰暗的小灯,记的当时可能还摆了一些食品,感觉到一种阴森的气氛,她们有大约七、八个人,围着我用她们的那套说词,想强迫我屈服,我想出去就是不让出去,直到半夜。半夜时分她们叫着我的名字,突然狂喊起来,说什么快明白过来啊。我是关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的任何景象,但当时的感觉就是阴森恐怖,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虎视眈眈,在参与迫害,一个恐怖的场出现在面前,当时我真是一个激灵。我马上稳住心态,笑着对犹大们说:怎么连小道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可笑吧!这小道的东西能起什么用啊,没有用的!她们说:只要你能够明白,什么都可以用啊,我们为了你,什么办法都用上了,怎么你还不明白啊!我笑笑说,你们不是说悟到了更高的法理了吗?修到更高的层次了吗?怎么反而把那些小道的、邪门歪道的东西都拿来了,不可笑吗?那这样吧,咱们今天就这样吧,我回去休息了。她们都怔在了那儿,都没有反应过来我就回去了。直到我离开这个邪恶的黑窝,她们再没有到过我的房间。离开这个黑窝时,在走出大门时的瞬间,感觉一个象山一样压在我身上的物质被掀了下去。

面对邪党对大法弟子上门骚扰,同修们有不同的悟法,有的强调不能配合邪恶开门,有的则认为要直面上门的警察及社区工作人员,讲清真相。个人认为,用平和的心态,正念对待,怎么做都行,但抱着怕心怎么做都是有漏的,甚至会受到损失,自己既有教训也有经验。

一次,恶警上门骚扰,家人同修开门发现是警察时,由于怕心,不能稳住心态去讲真相,而是突然把门关上,不给开门,结果邪恶破门而入,造成很大损失,许多大法书被邪恶抢走。

另一次,当时家中来了两位亲戚(一个同修,一个常人),看到派出所的片警带着几个警察来到社区骚扰,一位家人同修和常人亲戚就出去了,但当警察们来敲门时,我们没有打算开门,只是静静的在室内发正念,这时出去的常人亲戚不知什么原因,却回来在外面喊门。我想出去,但亲人同修及亲戚同修不同意,但亲戚同修却出去把门关上,在外面和警察们讲真相,但发生了争执,当时我并没有怕,也没有产生仇恨的思想念头,只觉的这帮人也真可怜,无知的在犯罪却不自知。静了静心,稳住心态,走了出去,并没有让他们進家,而是把警察们劝到了楼下,给他们讲起了真相,谈了几分钟,他们就走了。

我体悟:在面对邪恶、面对危险时,不产生怕心,不出现常人的怨恨及争斗心,能稳住自己的心态时,自己修炼好的那面就会发挥作用,因为修炼人修出的善,是巨大的能量,就能制约住周围的环境,化解一切险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