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许昌原政法委书记董晋平迫害法轮功的恶行

更新: 2021年0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许昌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董晋平于二零零零年一月~二零零二年七月任政法委书记,对其在任内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被举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河南许昌市政法委积极追随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凌驾于法律之上,指挥部署操控许昌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办事处、居委会、社区、乡镇等部门,采取监控、骚扰、抓捕、抄家、罚款、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洗脑班、开除公职等手段,残酷打压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使许昌众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庭身心遭受到巨大伤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以下仅举几例董晋平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1、禹州尚水池遭北京朝阳区看守所毒杀

尚水池,男,时年四十九岁,河南禹州无梁镇无梁中学体育教师。尚水池修炼法轮功之前,有血压高、半身麻木、心脏跳动不正常、脑瘫健忘等毛病。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得到了健康,在学校受到全体师生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下令迫害法轮功,尚水池遭到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刚过中国新年,尚水池去北京上访,被镇六一零、派出所恶警劫持回来,直接送进禹州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看守所把他长期与犯人关在一起,并不断给他换监室,换一次监室就会脱一层皮。

由于尚水池坚持炼功,副所长王海洋就给他打背铐,一只手从肩上向后背,一只手从背后向上抬,吃饭、睡觉、解便从不开铐,一连几天。尚水池手不能炼功了,就盘腿打坐。王海洋发现后,又给他戴上十八斤重的脚镣,逼他多次在院子里趟镣。

所谓“趟镣”时,恶警郭广林在后边手推、脚踢,有时用电棒电,有时用胶棍打,赶着尚水池让他走快。尚水池的脚脖被铁镣磨出了血,露出了骨头,仍不让停。

即使这样,尚水池仍坚持背法、炼功。恶警李刚只要发现他炼功,就让他把头从铁门的观察口伸出来,这个口很小,一般人是不好伸出头的,有时把脸挂破,有时把耳朵挂出血。李刚抓住尚水池的头发向外拽,天冷时,向头上泼水,天热时,长时间晒太阳,有时打耳光,有时用鞋打。郭广林让尚水池戴着大镣,用脚趾站在花池的边上,脚跟悬空,郭用脚跺脚镣,尚水池人一下子向后仰倒,平身甩在水泥地板上,有时头也甩在地上,连续多次残害。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尚水池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被绑架、送进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刚进看守所院内,武警就来个下马威,飞起一脚,踢着裤裆,挑起几尺高,刚摔在地上,又飞起一脚,连踢数脚,步步围逼,尚无声地忍受着,连恶警都说这人还象个大法弟子。

在监号里,尚水池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八天,恶警暴力灌盐水,每人每次灌三斤盐,尚水池仍不配合。看守所恶警向屋内放毒气(这间屋子里关押的都是外地的不报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一天后,看人没反应,就在馍里下毒(一种慢性毒药)。为推卸责任,对中毒严重者,看守所用汽车将他们拉往北京郊外京津公路无村庄的地方,使中毒昏迷中的大法弟子自己往车下跳,摔没摔死无人管。尚水池光着脚,穿一身薄毛衣、毛裤,外面穿的厚毛衣及外罩都被扒光了。他跳下车后,无方向地跌跌撞撞地走一阵、爬一阵。当时北京冰天雪地,冒着零下十度的低温,他顺着铁道不知道怎样走到了天津郊区离一个小火车站不远的地方,他倒在了雪地上,再无力支撑身子,他站不起来了。最后在好心人帮助下联系到家人回到家中。

清醒过来时,尚水池对妻子说:“我如果不是炼法轮功,早死在北京看守所了,那里的恶警真凶呀!好厉害呀!”(他从离家到回家,前后三十多天)。在家里,尚水池的十个脚趾的肉全都烂掉,脚趾骨头脱掉了一节,呼吸越来越微弱,说话时嘴动而没有了声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尚水池面带着微笑离开了人间,死后第三天埋他时,他的尸体一直没有僵硬,一直笑眯眯的,时年四十九岁。

尚水池被迫害的详细情况,请见《优秀教师尚水池被毒死-妻子控告首犯江泽民(图)》一文。

2、壮年孙培杰被郑州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含冤离世

孙培杰,男,三十九岁,大学毕业,许昌县五女店镇位村人,任许昌县张泮乡民政所所长。一九九八年初,孙培杰修炼法轮大法后,胸膜炎等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后,孙培杰本着自己的良知和善念,为向政府和世人说明法轮功真相,两次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孙培杰因面对面散发真相传单,遭恶人举报,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郑州监狱受迫害。

在郑州监狱四监区非法关押期间,被恶警长期关禁闭。每当监区东厅全体人都出工(奴役劳动)后,恶警便对他进行不知什么手段迫害,大家都听到传出来的喊叫声很恐怖。一天,犯人架着孙培杰下楼,说是他要下去看病,孙培杰摆脱搀扶,大声说:“我没病,这是被打成这样的……”再看孙培杰,两腿僵硬,行走不便,可想而知受到的迫害有多重。在非法关押期间,孙培杰抵制迫害,不穿号服、不向恶人妥协,曾经绝食抗议,被长期关押在小号,受尽屈辱。

孙培杰被折磨的瘦骨嶙峋,出现严重的疾病,生命垂危,狱方才通知家属,于二零零五年元月底将其送回家中。孙培杰于八月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

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五花大绑 遭六个区县游街示众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许昌市政法委六一零对许昌市三县三市一区的十名法轮功学员(五男五女,分别是:禹州李大帅、鲍爱枝;许昌市芦文学(又名芦俊杰)、白瑞敏、秦军、王云霞;许昌县刘明州、段玉镯;长葛杨建军;鄢陵县郑双喜)非法劳教,宣判劳教的形式是有上千人参加的所谓“公捕公判”。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早上,许昌市政法委六一零、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苗仲凯、魏都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文建伟、刘苏萍、许昌县公安局周恒伟、各派出所警察等很多人来到许昌市看守所,将这十名关押在市看守所里边的法轮功学员叫出后集中起来,押上一辆大军用汽车,拉到禹州市公安局,在那里把他们十人全都用绳子五花大绑,两只胳膊扭绑在背后,又把他们拉到禹州开宣判会的地方。在开往宣判会场的途中,有很多群众围观。

在会场外,警察又把他们十人用一根长绳子串起来。当会场里一声令下,警察把他们十人全部押进会场,在主席台前站列一排,面对着会场里上千的观众。他们每人身后都站立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按住他们的肩膀和扭住两只胳膊。当以“利用×教组织扰乱社会秩序”宣判完他们的所谓“罪名”后,高喊一声“押下去,立即执行!”,把他们十人押出会场。

这十名法轮功学员又被押上大军用汽车,游街示众后,拉回禹州市看守所。下午又把他们十人拉到襄城县开宣判大会,会后又拉回许昌市看守所。第二天上午,他们十人又被五花大绑的拉到许昌县、下午拉到鄢陵县,第三天上午又被拉到长葛市、下午拉到许昌市魏都区开宣判大会。

就这样,三天时间,这十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被五花大绑的拉到六个地方,开了六次宣判大会,并游街示众。之后,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投入许昌第三劳教所、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

三、抓捕迫害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对法轮功发起了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为给大法和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纷纷放下生死,进京上访。许昌市政法委操控指挥许昌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公检法司、办事处、单位、乡镇社区等部门,抓捕迫害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采用监控、骚扰、绑架、抄家、罚款、拘留、劳教、判刑、洗脑班、开除公职等手段,使许昌众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仅举几例如下:

禹州市部份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王俊伟,男,一九九九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鲍爱枝,女,二零零零年六月非法劳教两年。
李帅峰,男,二零零零年六月非法劳教两年。
马星红,女,二零零零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胡运卡,男,二零零零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黄喜存,女,二零零零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肖振同,男,二零零零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刘素军,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非法劳教两年。
赵刚帅,男,27岁,二零零一年二月非法劳教两年。
徐爱花,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
唐金玲,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两年。
唐金兰,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半。
朱松枝,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半。
会梅仙,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
李爱平,女,二零零一年八月非法劳教一年。
安彩红,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非法劳教。
王永胜,男,二零零一年六月非法劳教两年。
王瑞芬,女,二零零一年十月非法劳教两年。
王仙珍,女,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两年。
文爱珍,女,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两年。
郭小红,女,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劳教两年。
朱改玲,女,二零零二年三月非法劳教。

四、鄢陵县郑双喜被迫害案例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郑双喜,为了给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二月八日郑双喜到北京上访。在北京,他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被当地公安带回,直接关到鄢陵县拘留所,关押两个多月,之后又被劫持到鄢陵县洗脑班关押一星期。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郑双喜正在家里吃饭,鄢陵县六一零与大马乡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无辜将他绑架到鄢陵县拘留所,关押半个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鄢陵县六一零与大马乡派出所警察到郑双喜家,又无辜把他从家中绑架,关押到鄢陵县看守所,几天后,又把他拉到许昌市高桥营看守所关押。在各看守所关押时都被强制劳动干活,从早上干到晚上。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在许昌市看守所,他和另外九名法轮功学员(五男五女)被从看守所提出来,押上军用大汽车,五花大绑的被拉到禹州开“公捕公判”大会,并游街示众。三天时间,又被拉到襄城县、许昌县、鄢陵县、长葛市、魏都区,五花大绑的被押到各个“公捕公判”会场,宣判后被游街示众。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他被判两年劳教,从许昌看守所送到许昌第三劳教所关押。

郑双喜从许昌第三劳教所刚回家不久,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鄢陵县六一零警察又无辜将他绑架到鄢陵县看守所,再次将他非法劳教两年半,送进许昌第三劳教所关押迫害。

五、许昌市白鸿敏被酷刑迫害

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党集团迫害大法以来,许昌市法轮功学员白鸿敏(男)因坚持“真、善、忍” 信仰,被多次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他到一同修家,许昌市魏都区分局政保科恶警文建伟等人把他绑架到许昌市看守所死囚号,白鸿敏在里面遭受疯狂毒打。一个月后恶警提审时,他坚决抵制不进号里,并要求恶警在笔录上写明在看守所遭非人折磨,若有意外由他们负责,恶警怕出意外担责任,把他转拘留半个月,罚款两千元以后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白鸿敏正在单位开会,魏都区女恶警刘苏萍冒充同修给他打电话,把其骗去后以“串联”之名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后又在拘留所关了三个月,交了九百元生活费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白鸿敏依法进京上访却被绑架,魏都区恶警威胁其单位派人一起坐飞机去北京接他,路上大吃大喝,来回花的六千元让单位交,单位又把这些费用转到白鸿敏身上。并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许昌市有人撒真相传单,恶警抓不到人就谎称有人举报,把白鸿敏从家中绑架走,随后无任何手续就抄家,在没有任何东西情况下将他关押一个月,交了三百元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元月白鸿敏回禹州老家过年,许昌魏都区恶警把他从家中再次强行绑架,在无任何法律依据下,劳教三年直接劫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

在劳教所,白鸿敏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遭受到许多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被关小号、不许睡觉、吊铐、橡胶棒毒打、电棍电、连续多次上绳、强迫超体力劳动等,身心受到摧残。劳教所为了达到暴力“转化”目的,对他施以酷刑“烤全羊”,将他双手双脚捆牢,用一根棍穿过手脚,四肢朝天长时间吊起,跟着是几只电棒、警棍及拳脚相加,轮番折磨。他被此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浑身血肉模糊,双手几近残废,几个月了仍不能拿东西。 二零零四年元月,三年劳教期满,又被恶人非法加期一年。

六、许昌市何占凤女士被迫害案例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何占凤女士和许昌市法轮功学员共十七人一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在天门广场被抓,他们被许昌公安接回,关押到看守所。何占凤被送到许昌襄县看守所关押一星期,这次她被敲诈1000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何占凤等二十七名许昌市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在许昌东方宾馆办的洗脑班,限制人身自由,她被关了10天,被敲诈300元作为伙食费。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晚十一点多,魏都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文建伟带领七、八个人到何占凤家,翻箱倒柜抄家,抢走4300元。这次她被转了三个看守所,关押了11个月,最后被非法判刑,判三缓五。以上关押的11个月不算。

七、遭罚款、开除公职迫害案例

二零零零年四月,禹州市火力发电厂热工车间副主任王向上,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许昌灯具厂职工王秀珍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公安勒索1000元;在许昌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许昌市热电厂职工娄亚红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公安勒索2000元,其中1000元无收据;在许昌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许昌市毛巾被单厂职工冯建华女士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许昌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原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八月,许昌火车站职工王应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7天,被公安勒索1000元。从看守所出来后,被原单位开除路藉,留路察看两年,每月只发三百元生活费。单位还被搞株连,扣罚车站全体职工奖金。

王俊英,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17天,罚款5000元;
张保萍,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襄城县看守所17天,罚款5000元;
张庆珍,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许昌县看守所15天,罚款5000元;
张秋红,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鄢陵县看守所28天,罚款5000元;
贾爱仙,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长葛县看守所10天,罚款5000元。
杨秀芹,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关押在许昌看守所一个月,罚款4800元。二零零一年十月被人诬陷又被抓看守所20多天,罚款4700元,就这样两次罚款9500元。

八、统一部署指挥二零零一年六月的大抓捕

许昌市政法六一零、公安国保、派出所等通过对法轮功学员监听监控、跟踪蹲坑等手段,查到许昌市一个法轮功资料点。二零零一年六月底,在许昌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指挥下,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魏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等统一行动,大面积抓捕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复印机、真相资料被查抄,仅几天时间,许昌市区就有近四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单位或家中抄家抓捕罚款骚扰,关押到多个看守所。其中:

何占凤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被从家中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十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判三缓三。
张秀平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被从家中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十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判三缓三。
张保平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被从家中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四个月后,非法劳教两年。
王秀珍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三十日被从家中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四个月后放回。
晁红星于二零零一年七月被从单位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四个月后放回。

九、办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在许昌东方宾馆办洗脑班,共二十多天,每天强制听念诽谤法轮功的报纸,许昌至少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其中有何占凤、张保平、张花粉、晁红星、王应根、禄丽君等,离开时被强迫交伙食费300元。最后,禄丽君的家人被逼迫交罚金1000元才让她离开。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在许昌灞陵党校办洗脑班,劫持许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由本人所在单位出钱,强制洗脑,每个学员还必须有本单位来人帮陪。六一零还指使许昌电视台来洗脑班录像采访,胡编内容后在电视上播放,诋毁诬蔑法轮功,毒害世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上,许昌市政法委六一零下令统一行动,仅许昌市区就有张培生、苗会玲、李玉亭、徐美莲和她女儿陈珂、娄亚红、韩翠萍、吴素芳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到许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几天后,许昌六一零又派许昌电视台来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录像采访,胡编内容后在电视上播放,毒害世人。之后几天,苗慧玲、徐美莲、韩翠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投入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劳教迫害。

董晋平的个人信息:

董晋平,Dong,JinPing,男,汉族,一九五一年四月生,山西省垣曲人。现任河南省许昌市政邪党组书记。
一九九六年五月-二零零零年一月,省公安厅三处处长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零零二年七月,许昌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零零六年九月,中共许昌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中共许昌市委副书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任许昌市政邪党组书记
董晋平电话:1863746699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